第十八章 燎原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5
  •     “我们去湖边说说话好吗?”慕青温柔地问道,从他知道她不是自己的妹妹,他面上压制惊喜的感觉,还要顾及她的感受,然而自己满腹心语,不得不说给她听。

        现下两人在湖边说着话,听着之岚依然抱着舍身成仁的念想,依然要自己按照既定目标走下去。他不能放任她傻下去。慕青急了:“岚儿,我爱你。我不要你为我为周家牺牲,你是一个完完整整的人,你有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你该自己做主,不被任何东西束缚住手脚才是。岚儿,你看清楚自己的心!”

        “想清楚了我的心有如何?可我们没有力量,哥,我心里真的害怕……”之岚语声低沉,眼里有种对未来不解迷茫。

        “别怕,我在。”听着她的话荡漾在自己胸口的位置,他哪里忍得住?直接用手托起她的头,寻找她的唇,初探时轻轻勾勒着她的唇形,生怕碰碎了一般,他笨拙地亲着,之岚也笨笨地瞪着眼睛抿着唇不晓如何回应,除了这是他们的初吻外,她也确实被慕青惊了一惊,但这句“我在”令她放下所有防备和畏惧,她闭上了眼睛。

        “轰隆隆……”天色暗了下来,一声炸雷惊起。先前就阴沉闷热,现下乌云压顶。

        雷声让之岚受一吓,下意识缩了一下,慕青揽住了她。

        “要下雨了,我们回去再说。”

        “嗯。”之岚沉沉地应了一声。

        一时间狂风袭来,吹得湖水泛波,风扫枝叶,风里夹杂着灰,吹得人睁不开眼,云层压得越来越低。

        “我们要快一点。”慕青拉着之岚,他把她护在怀里,向家里跑去。刚到门口屋檐下,雨立时兜头浇下。

        他们进了家门。

        周管家迎上来道:“二少爷三小姐,快开餐了。我正要派人去找。”

        “这不是回来了。”慕青本来习惯性地要牵之岚的手。之岚缩回了手,瞥了眼周管家。他突然反应过来,忙就手指了指餐室,“都在那边?”

        “是。二少爷,就等你们了。”

        两人走进餐室,坐到属于他们的位置上。慕青心里兴奋多饮了几杯。之岚有些不敢往玉春的方向看,又觉得玉春正不错眼地瞧着自己,甚是难为情。她偷偷瞥了眼大太太和悦华,他们倒神色如常若无其事一般。

        席上玉春不住地给之岚夹菜。之岚不好意思又拗不过,她匆匆拨了几口饭菜就离席上楼回房。玉春脸上写满落寞。

        用过午餐,周老爷安排车子送玉春回去。之岚没有下楼,慕青悄悄对玉春道:“玉夫人,您不必担心。岚儿一时半会接受不了。我会慢慢开解她的。”

        玉春谢过慕青又要再次拜谢老爷子。老爷子制止道:“不必了。”

        玉春走后,之岚关自己在房间,怎么以前还自诩胆大的自己,面对感情,变得裹足不前?此刻她确实看清了自己的心,这么多少年来大事小情都是慕青的帮助和扶持。以前有什么思绪越矩,便把自己囿于慕青只是自己的哥哥的框里。如今把前提抽掉了,她按捺不住自己的心,至关重要还有那个吻,她脑子里快速回放着那个吻的前前后后,羞得捂住了脸。

        门响了,是慕青进来了,正瞧见她捂住脸,奇道:“你怎么了?”

        之岚放下手,凝视着慕青下了决心。她从来就是敢做敢当的周之岚,不由道,“我愿意跟着心走,为了我们试一试。”

        “我真的很高兴,我太高兴了!”慕青情绪高昂起来,走过来,扶住了她的肩膀,寻找她的双眸,“岚儿,我……也会害怕你不情愿。突然让你接受我是太勉强你了,这么多年我都是你哥哥,漫说是你,换作我自己,我恐怕也受不了,今天本来是我唐突了。”

        “我担心,李家那边……”之岚想想李绍文对自己势在必得的样子,尤其那近在眼前下个月二十四日的婚仪,益发惶恐不安起来。

        “既然如此,这个婚事是不成了。不过好在下个月才办,时间尚有转寰余地。你把这件事交给我,我来想办法。”慕青表情凝重起来。

        “哥,每次都是你给我善后。”之岚羞涩起来,她现在望着他,四目相对时就会羞红了脸。

        “你是我心上人,我心里只有你,你的事我义不容辞,就算你要我摘天上星,我也会想方设法为你做到。”慕青深情地说道。

        之岚不自在地低下头,听着他的表白,其实她也动了情。

        “岚儿,我想听你喊一声慕青,好吗?”

        “这可是在家里。”

        “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叫我,我要听。”

        之岚没想到一个英俊帅气的大男人也会撒娇,对他顿时没了主意。她转头看着这张近在眼前的笑脸,这是她熟悉而喜欢的。

        蓦然她从没像现在这样,企望活一回自己。她从来就是爹眼里懂事的孩子,中规中矩地生活,然后听从安排嫁给门当户对的公子、相夫教子,这样的人生简直可以一眼望到底,她逼自己直面内心的声音。其实忽然才警觉她不知不觉中正失去自己,就该不在乎什么世情,自己就是自己。

        她顿悟了,慕青早就占据了她的心,她总能感知他的喜悲,听从他的建议,凡事为他考虑,这就是感情的萌芽,自从知道他们不是兄妹,萌芽苏醒长大了。

        “慕青。”她不再犹豫,抬头仰望他。

        慕青忍不住俯身再次吻了她,这个吻就像他的人,温和轻柔恰到好处。之岚糊里糊涂,脑子一片空白,她不知所措地被他搂在怀里,跟着心走。

        结束这个长吻时,之岚的头有些晕乎。她还没反应过来,慕青直接抱她坐在腿上。这是一个更加亲昵的姿势,连李绍文都没与她如此靠近,之岚愈加羞涩,慕青的唇在她耳畔脖子处流连。

        之岚久久凝睇他,深深地信赖他,他是她的安全感,在他面前她从来不设心防,自然而浓情。

        这种感觉和李绍文带来的不一样,原来这才是恋爱的滋味,以往和李绍文种种见面约会,李绍文只是主动安排着行程,自己被动地接受着,心上也没太大波澜。

        慕青端详她的面庞:“你怎么又流泪?”他察觉到她情绪转向伤感。

        “没有,我一时伤怀,怕我们的事情不长久,万一李家……”

        “嘘~放心,天塌下来有我给你顶着。”慕青用食指封住她的唇,有意逗趣,“谁让我比你高呢?”

        之岚莞尔。慕青痴痴地凝视她,仿佛铭记下她的眉眼笑靥。他打定主意,等自己想办法退掉李绍文这桩亲事,他就想办法公开她的身份,然后娶她。即便李绍文出手,为了她在所不惜。

        有人敲门。

        “是谁?”之岚从他怀里弹起来,与他拉开距离。

        “我是凤凰。二少爷,我去您房间没人,估摸着您在这边,我把您常穿的便服给您拿来了。”

        “进来。”

        凤凰打开门,她只敏锐地扫了一眼,就察觉出少爷小姐的气氛不对劲。她满心疑惑地把便服递给了慕青。

        她本打算习惯性地替慕青换上,伸过去的手被他一挡,不由一愣。

        “你下去吧。”慕青道。

        凤凰应了一声,出去了。

        慕青拿着便服,有意逗之岚,笑道:“岚儿你来帮我换吧。”

        之岚害羞不答。

        慕青起身拉她到身边坐下:“我要你帮我。”不由分说,他脱掉了缎面马甲,之岚起先还帮他拿着。

        慕青继续脱掉衬衫,露出半身,见之岚着慌撇过脸,故意笑道:“看都不敢看我,还敢说喜欢我!”

        “哪有不敢!”之岚不甘示弱道。她扭过头来,慕青身材极好,微微麦色的皮肤显得孔武有力,她真想摸一摸又忍住了。

        慕青换上便服,对上她的星星眼,把她搂在怀里道:“以后我的身心都是你的。”

        之岚不答,但眼里的笑容漾在心底。

        她得到了一个甜吻。慕青继续说:“以前我记得曾答应送你一个礼物。这些天一直在银楼赶制,明天就可以做好,我回来时带给你。”

        “是什么?”

        “保密。”

        “不要,你今天就告诉我好不好,慕青……”之岚笑着往他怀里腻,又被他一吻封住。

        两个人浓情蜜意,完全忘记了时间,一直到凤凰再次敲门,才依依不舍分开。

        第二天之岚是被慕青早安吻唤醒的。她睁开眼看清了床边放大的这张俊逸的面庞,他的唇印在她的额头上,润润的暖暖的。

        “你醒了,快起来吃早餐。我要去银楼工作了。”

        “这么早就走?我好舍不得你呢!”之岚撒娇,从被子里伸出手臂环着他的脖颈。

        “我今天会早一点回来陪你。”慕青半跪床边,动情地说道。

        “好啦,你快去吧,工作要紧。”

        慕青点点头起身,吻了吻她的面颊。开门出来,凤凰在楼梯口侯着,把外衣递给他。

        这两天她觉着少爷和小姐的互动和以前大不相同。可当她看到慕青一如以往接过她手上的衣服,一如以前对她微笑道谢,又不禁暗笑自己敏感。

        二少爷三小姐毕竟是亲兄妹,两人即使有情谊,又岂能发生什么旁的?她甩甩头好像要把绮思抛掉,转身进房间收拾。

        之岚洗漱下楼吃早餐。大太太和悦华对她倒是客客气气,比之前态度好了很多,她还是觉得不自在。看着仆人们穿梭,她恍如局外人,并非刻意,心态变了而已。

        她从来没觉得一天如此难熬。虽然一如往常,但她书读不进,画不成画,连坐卧都不宁。而且她前所未有地思念慕青,以前和李绍文约会都不曾有这种“行也相思、坐也相思”之感。

        好容易听见客厅里的座钟敲了三声,大门一响,不由满心欢喜,冲出房门看到正是慕青回来了。她笑容可掬,站在楼上望着他。慕青把手里衣服递给门边的仆人,三两步跨上二楼。

        “回来了?”之岚千言万语只汇成一句。

        “走,我们进房里说。”慕青拉着她进了房间。

        周管家在楼下抬眼望着慕青和之岚两人,他的面上看不出表情。他望了一会儿,这时凤凰端着水盆从他身边经过,凤凰低着头准备上楼去。

        “二少爷回来了?!”周管家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随意搭了凤凰一句。

        凤凰答道:“是的。”

        “你去吧。”

        凤凰看去,周管家已经背着手离开了。

        房间里两个人情不自禁搂在一起。慕青道:“古人说一日不见如三秋兮,今天我算是参透其中滋味。我想你,忙忙做完手上的工作,特意早早回来陪你。你想我吗?”

        “我也是一样的,不知道今天怎么这么难熬?”

        慕青还没净手洗脸。之岚本欲让烟翠打水,不想凤凰已然端了水盆在门口敲门。

        之岚闻声打开房门,把凤凰唤进来。她自然地接过凤凰手机号里的手巾,耐心地等他洗了手脸,递给他擦干。凤凰冷眼旁观,隐隐感觉他们分明是一对情侣或是一双夫妻。她怔忡间,慕青吩咐她端水下去,才回神收拾退下。

        门关上了。慕青拿出送她的礼物,他手中托着一个精致的盒子。之岚打开看,是一枚镶珍珠的金戒指,叫“明珠”。

        慕青就势举着戒指单膝跪下,对着她道:“希望岚儿你能给我机会,让我照顾和陪伴你的后半生。”

        “我愿意给你机会。”之岚羞赧道。

        慕青喜滋滋地把戒指给她戴上。

        “这是我设计的‘明珠’?”之岚盯着戒指,手掌翻来覆去地瞧。

        “是啊,我很喜欢你‘明珠’的设计,我以前就得到了这颗珍珠,直到看到你的设计稿,才觉得物得其所。”慕青笑道,“漂亮,很衬你。”

        “我也很喜欢那张设计图,没想到做成实物这么美。”

        “岚儿,你答应了我,我们已经定下了终身之约。李绍文那边你千万不要担心,全部交给我摆平,你只需乖乖在家等我的消息,好吗?”

        “嗯好。”之岚瞧着手指上的戒指,脑海里浮现出被她扔在抽屉里的宝石戒指,扔得越远越好,之岚心道。

        两人在一处,顿觉时间飞逝。晚上慕青看账簿,之岚伴在他身边百无聊赖,慕青便指点她学习。她悟性高学得快,看着她在身畔认真用功帮他的忙,慕青觉得以前枯燥的公事多了份乐趣,原来古人云红袖添香夜读书果然美哉乐哉。

        之岚默默陪伴他一个晚上,洗漱就寝时他们才散。甜梦伴了她一夜,睁开眼又是新的一天,还觉得恍如梦境。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