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定亲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5
  •     寿宴结束后的一个星期天,一大早黄媒婆就上门了,她由周管家引进来。这婆子不老,才五十上下年纪,浑身上下绫罗绸缎,打扮得阔气却也俗气,人很精明,一望便知惯常能言善辩。

        “周老爷、周太太,老婆子贸然登门。实在是受人之托,现在府上可有一门好亲呢。”黄媒婆笑道。

        “什么好亲?”老爷子心知肚明,却佯装不知,想让对方自己把话说出来。

        “来的都是客,请坐下慢慢道来。周管家,看茶。”大太太接过话头,搀着老爷在沙发坐下。

        “周老爷,您府上的三小姐待字闺中,现在江城很有名望的李致远李老爷特意托我为他家大公子李绍文做媒。不知周老爷意下如何?”

        老爷子早有准备,女儿大了自然留不住,他一直在创造之岚和李绍文的机会,虽然是他心内属意的佳婿,真到论婚嫁还是有些许惆怅。

        “周老爷,李老爷和您府上门当户对,李大少爷和令媛可谓男才女貌。不知您还有何顾虑?”

        “不行!我不同意妹妹嫁给李绍文!”慕青听到这番话,从不轻易表态的他失态地大声说道。

        老爷子面色凝重大声道:“青儿,这里不是你插嘴的地方!”

        大太太瞧着他们。

        “爹!”慕青强项顶嘴道,“这是妹妹的终身大事,怎能如此草率地决定?怎么也得问问岚妹妹的意见吧!”

        “成何体统!”周老爷生气难以抑制,“自古婚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轮到问你们小辈意见?还不给我退下!”

        慕青还打算说什么。周老爷同周管家使了个眼色,道:“此事就这样决定了。岚儿和李绍文天作之合。在这个家里,我就是天,我做了决定的事情,半分都不能改!阿贵,请二少爷回房!不准他随便下来!”

        “什么!”慕青感到天旋地转,“爹,您不能这么轻率地把岚儿许人!”

        大太太插嘴道:“青儿,岚儿早就与李大少爷私下见过面,想必是郎情妾意你侬我侬。你又是什么身份多管?”

        “青弟,你我作为岚儿的哥哥,理应祝福她。李家确实门当户对,李绍文城中新贵,妹妹嫁过去当少奶奶也不辱没她。”楼下动静这么大,悦华也听见了,他走到大太太身边说道。

        悦华的话狠狠击中了他的软肋。是啊!他毕竟只是之岚的哥哥,有什么立场阻止她的婚姻?自己只是她的哥哥,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看她被送到李绍文身边!他强撑自己,用强大的意志力恢复镇定的的样子,手在微微战栗,心在隐隐作痛撕裂流血!

        他无法反抗,任由周管家“请”进了房间。

        “既然您家小姐与李家少爷有情。那我们就更好谈了,现在我们仔细谈谈这桩亲事……”黄媒婆先还不明情况,现下脸上都笑出了花。

        老爷子把情况仔细问了一遍,又交换了之岚和绍文的生辰八字。

        慕青回了房里,给自己倒了一杯醒好的红酒,一饮而尽,不知今天的酒怎么醒这么久还是如此辣口,他咳了几声,烦闷地把手中的酒杯甩了出去,摔得粉碎。

        客厅里因为自己的婚事闹出的响动,隔壁二哥房中摔杯的举动,之岚尽收耳里。慕青尚且为她争不到权益,以她人微言轻,更是难以撼动周老爷的绝对权威。她无法过多瞻前顾后,只有行动能改变命运,她决定试一试。

        “慢着!爹,这件婚事我不同意!”之岚不顾下人们的阻拦,快步从楼上冲下来,带起一阵决绝的风。

        “你有什么资格同不同意!这么多年,我供给你们吃供你们穿,如今长大了翅膀硬了,就敢在家里翻天了么,就忘了恩义么?我告诉你,这件事我已和李老爷议定下来,你愿意也得嫁,不愿意也得嫁,没得商量。”周老爷又一次召唤周管家,“把小姐请回自己房间,别让她下来。”

        之岚满腔怨懑无处诉,正好周管家近前来,怼道:“不用,我自己会走!”

        毫无疑问的失败。她没到自己房间,敲开慕青的房门。

        慕青颓败地坐在桌前,一枚残留着酒渍的碎杯子歪倒着和他的人一样毫无生气。看他难过,之岚益加难过。

        “对不起,岚儿,你和我都没这个能力。大哥说得没错,我更没有这个权利。”慕青淡淡道,听得出他努力抑制着自己的伤情。

        “我知道,我试过了。说来多可笑又可悲,我自己的婚姻自己全做不得主,我只不过是一个长得还过得去的娃娃,大抵去和致和的李大少联姻是我唯一有用的功能。大哥在梨园阁说得对,爹养我无非卖个好价钱罢了。”之岚冷冷自嘲,这样还看不清楚形式?最可怕是明明看得透彻却无能改变。

        慕青借着酒意过来抱她:“我带你逃走,好么?”

        “哥,我们能逃去哪里?”逃走,这是第一次她升起这个念头,很快被自己否定了。逃去哪里他们都还是兄妹,二哥不可能一辈子守着自己过生活,今后怕还会有二嫂……她怎能拖累他的生活?关键是她自己并没有多少钱,她知道他也是一样。

        之岚冷静下来仔细思索:“我不能这样自私,绝不能拉着你一走了之。你会有自己的生活,不能被我带偏方向。眼下万德的归属迟早就是你的,你绝不能一走了之,白白弃了这个机会。仔细想想,爹说得对,他养我们这么久,做儿女的总得为了家效力才是。想想前段时间万德商行危机,若是我嫁过去能为你做点事情,也算不负你的情意。”

        慕青愣了:“为我?”

        “哥,我迟早就是要嫁人的,闹到这个份上,我能选择的好像只有李绍文。现在的情势是:爹顾念大哥无法真正放权给你。一旦我答应了李绍文,可以让致和不与我们为敌。嫁给他,于你大有好处。为你化解了一个外在的敌人,你尽可以放手一搏专心应对家里的事,今天如此被动,还看不明白形势么?我真心希望你能拿到万德,再没有阻碍,能做到你想做的事情。只有你成功了,我也有些指望。”

        慕青半晌无言,没想到之岚报着“牺牲”的想法。他缓缓开口:“岚儿,你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见解。可我不要你去为我的理想做牺牲。比起万德,我希望你能幸福,而不是拿你的人生做筹码或赌注,若你能找到一个人,互相爱慕尊重,相依相伴,这样我也知足了。”

        “哥。也许我不是牺牲,也许我可以试着和李绍文磨合,他不是一个没情趣的男人。”之岚想起他承诺过会带自己感受和见识,“就算我们两个现在没感情,也许婚后可以磨合好也说不定。”

        “你不懂。爱情哪能掺杂一些阴谋?他跟你并无感情基础,只怕你们薄弱的情感长堤就连小风浪都经不住,更别说千里之提溃于蚁穴了。你们两个如何平等,如何相守?”慕青越说越激动,突然站起来走到她面前感伤道,“我要不是你哥哥就好了!”

        慕青眼神复杂地望着她,之岚与他四目相对。慕青终于问出了欲言又止的话:“我问你,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没有你哥哥这层身份,你会爱上我么?”

        他的眼光有怜、有爱、有忧伤、有伤心、有怨、有内疚、有自责…… 她的心弦被狠狠拨弄一下, 他的情绪左右着她,这话出口,她发现自己对他的感情复杂地难以把控:“我想我会的。可是这个前提根本不存在,你是我从小就信赖的大哥哥。”

        听到她的答案,慕青忍不住把她揽入怀里。他的怀抱还是那样温暖,能为自己遮风避雨,之岚不自主地往里缩了缩。

        “岚儿……”慕青忘情地轻呼。他用手导引,抬起她的下巴,情不自禁想吻她。

        之岚如梦初醒,推开了他,头偏向一旁。

        “你觉得我不如李绍文,是吗?”慕青索吻被打断,黯然道。

        “不。”之岚挣脱了他的怀抱,转身不看他,喃喃道,“你是我哥……我们不能这样,天哪!”

        这句话狠狠戳中他的心结。慕青眼圈泛红,强忍着不使眼泪流出来。他慢慢再一次轻轻环抱着之岚,自语般:“岚儿,让我再抱一抱你。哥以后再不会了……”

        之岚不住地鼻酸,背着身眼泪簌簌而落。

        周家破例留了黄媒婆吃便饭。慕青没什么胃口。大太太深知悦华的心事,特意在饭桌上提及让黄媒婆去祁家说合。黄媒婆没想到这一趟另有收获,喜不自胜,一口答应下来。老爷子想想也该让悦华定下性,默许了。悦华兴高采烈,比平日里多吃一碗饭。

        老爷子让悦华交账。好在悦华早有准备,偷偷让心腹李奕把账了了。他不再心惊胆寒,应对自如。老爷子查了,也没什么大的纰漏。

        黄媒婆果然迅速,老爷子很快收到祁家的回音。本来祁家犹豫,黄媒婆几次从中周旋,祁老太太和老爷都不松口。倒是四夫人玉春,坚持为女儿祁珊同意了这门亲事,才令老太太和老爷让步最终答应下来。

        之岚听黄媒婆绘声绘色地叙述,没想到寿宴上病歪歪的玉夫人如此坚毅,祁老爷可不是容易妥协让步的人呢!

        悦华达成心愿甚是欢喜,大太太也放下心来,老爷子也深觉欣慰。

        老爷子让周管家带黄媒婆下去领了赏钱,她喜滋滋称谢离开。老爷子和大太太第一次为了悦华的事坐下来商量。

        晚上饭后,之岚主动邀慕青花园散步。

        慕青感触道:“不知道你还能这样陪我散步的机会有多少,真是物是人非。”

        之岚道:“我嫁去李家之后,你也该考虑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了。没有一个合适的人照顾你,我不放心。”

        “嗯。我知道。”慕青淡淡地,不像以前对这个问题排斥,也不热衷。

        两人不再言语,一前一后向湖边走去。之岚改不了习惯,看到石头就要去踩。她脚下紧走几步,慕青看出她的意图,忙拉住她道:“又想站到湖边的石头上,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我哪能几次三番救你?”

        “曾经我有一次差点落水,是你救了我?”

        慕青自觉失言,原本这件事他打算深藏心底,不意间说了出来,他默然。

        “哥你怎么不直接同我说。这么多年我一直想找到那个救我的人,好好感谢他。”

        “……没什么好说的。”慕青望着远处的湖水,倒映着明亮的月光,一池清辉。之岚突然觉得他的态度,相隔了一层厚障壁,不复以往的亲昵。她更怀念曾经与慕青无拘无束的日子。刚刚两人还能无话不说推心置腹……可是身份问题根本无解,如果他们不是兄妹就好了!她不止一次涌起这个念头,无一例外地被她否掉:这么荒唐的想法,怎么可能!

        慕青凝视着她的面容,苦涩难当。他痴痴望着她。纵然他在心里发誓,要自己放下她重新开始。但知易行难,要做到却困难重重。他疯狂地爱着她,即便知道她是自己的妹妹,即将嫁给李绍文,也没有减一丝一毫。他抬头仰望空中明月,心中默默祝祷,他定会把这份爱深深埋藏心底,以哥哥的身份呵护她直至她出嫁。

        他的心清明了许多。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