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看破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5
  •     “岚儿,你妆都花了,我让人打盆水来给你洗洗脸。”李绍文柔声道。

        说着他开门唤进一个过路的小丫鬟,让她打水来。

        他的出现让盲目寻找之岚的慕青顿时有了方向。他悄悄走到窗下。

        门半掩着,慕青顺着门缝望去。

        李绍文半跪着,手里举着一枚蓝宝石戒指,问面前椅子上的之岚道:“第二次,我请求你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以后的风风雨雨让我保护你照顾你,好吗?”

        慕青心下一阵酸涩,这句话他永远不可能同之岚说,只能听凭它从李绍文嘴里说出口,这瞬间他无比羡慕李绍文。

        岚儿怎么回答他,是慕青最关心的,他的手指情不自禁蜷起来抓成拳头,浑身上下似乎无数个毛孔都在注视着之岚。

        “我不能答应。为了我自己的后半生,为了你自己的幸福,也为了如姐姐。”之岚的话很诚挚,其实她思量过,与其藏着掖着拖着吊着,只是三个人的痛苦,不如趁机会说明,断了李绍文的念想,“而且我听说伯母已经选定了如姐姐,若你再选择我,像什么话?”

        “我曾经对你说过的话都是自作多情白费口舌。”李绍文叹道,“我的夫人,只能我自己来选。我看中的就是你周之岚,这颗心就是为你而跳动的。再有天仙佳人放在我面前,我也不稀罕。”

        见之岚凝视着他,他的双眼焦灼地泛红起来,“再问你一遍,你真的不考虑我?”

        之岚摇摇头。

        “做得好,岚儿,你不能答应他。”慕青窥到之岚的回答,忍不住冲了进来。

        “周慕青!这是我和岚儿的事,你偷听谈话不说,还不经允许闯进来?”李绍文的表白被生生搅扰,不快道。

        “岚儿的答案已经明了,你何必强人所难?”有了之岚回答做底气,慕青反而镇定下来,气定神闲地走到房里,一把握住之岚的手,就要带她走。

        “还有,李家为你定好的夫人人选是如姐,你别把岚儿拉进来趟浑水,再者岚儿早就听如姐说她非你不嫁,现下你转头追求岚儿,把如姐置于何地?你让岚儿如何面对如姐?我周家的女子不可能尽在你一棵树上吊死吧。我只有岚儿一个亲妹妹,你也知道我们亲娘走的早。我亲口答应过娘会护她周全,决不允许她在婚姻大事上行差踏错。你和她不是爱情,倘若她以后真的遇到爱情,我不希望她会后悔。”慕青一番话确是掏心窝子,说得之岚湿了眼眶。

        “慕青弟,这话你说得就有意思。我是诚心诚意爱她,我的夫人非岚儿莫属。我敢说,她嫁给别人都不如嫁给我,我有这个自信和实力。以后她嫁过来要雨要风、锦衣玉食,我都能保证,李家但凡有我在,我绝不会委屈她。”李绍文信誓旦旦,就差赌咒发誓了,“再说我们两家门当户对,岚儿嫁给我也不辱没她。”

        李绍文开诚布公,转头低声下气求准备和慕青一同离开的之岚,“岚儿,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我知道这是你一辈子的终身大事,是该慎重的。我能等。这些话代表了我一片心。我会给点时间你,岚儿你自己再多想一想吧。”

        之岚没有作答,她牵住了慕青的手没有放开,两个人刚要出门。

        恰在此时丫鬟打水送来了,李绍文把话一转,殷勤地端过水放在盆架上:“算了。我不想勉强岚儿你,但是你还是来洗把脸,外面人山人海的,大花脸如何见人?”

        “没错。”慕青则直接拧了把毛巾递给之岚,“快擦擦,一会凉了就不好了。”

        李绍文眼看慕青占得先机,几分不甘几分无奈,自我下台道:“也罢。岚儿,接下来还有堂会,我先行一步。”说着自行离开了。

        “他还同你说了什么?”李绍文离开后慕青问道。

        “他安慰了我,把红宝石事情的原委告诉了我,这是一件宅子里的秘辛。”之岚给他复述了一遍。

        “没想到他把宅院里的隐秘毫无保留对你言讲,摆明不把你当外人。”慕青分析道,“如此你更要小心,他说的事,李夫人定然脱不了干系。你想一想,为何五娘会单单拿了三娘和李夫人的红宝石首饰,暗示什么呢?再者,三娘为何会疯癫,这么巧头磕在石头上死亡?李夫人如此厉害手段,若她存心对付你,我不觉得你能应付。”

        “是的。”之岚道,“我小心谨慎,反正不会主动接近李绍文,我说得很明白了,就怕他执拗。”

        “我护着你。”慕青待她洗完脸,把毛巾接过来扔进盆里,“我们走吧。”

        “等我补个妆。”之岚洗脸后,拿出随身手袋坐在梳妆台前补妆。

        慕青抱臂倚靠着梳妆台,耐心等看她描眉画眼,她的眉眼,修长带韵;她的腮红,如花样红;她的朱唇,不点而绛;每一样貌每一神态都是深深印记在他心中的。只怪老天,偏生自己做了她的哥哥。

        之岚补完妆,收拾了物事依旧放进手袋里,慕青自然而然伸出手握住了她温暖的柔荑,带她回了前厅。

        打从有了电影,年轻人不惯咿咿呀呀的戏,之岚回到厅里四周一望,这里布置出一个小舞池,年轻男女正翩翩起舞。

        她有些倦意袭来,静静地看着静如和李绍武跳狐步舞,老爷子走来和慕青说了几句话,有位本城颇有名望的士绅邀请老爷子饮酒闲聊,老爷子特别过来带慕青同往。

        “你一个人当心点,我一会就来。”慕青不放心地叮嘱着。

        “你去吧。我会小心的。”

        现在只有之岚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纵然耳边是热闹的音乐,但倦意不等人,索性靠着椅背眯缝了眼。

        有个丫鬟适时过来,停到之岚面前道:“周小姐,我们大少爷为您安排了一间客室,请跟我来。”

        之岚环顾四周没看到李绍文,此处又热闹喧嚣,男男女女人来人往。虽然说在大厅里打盹确实不雅,但她不熟悉李家,先在那回廊里哭就生出如此多事,哪敢随意跟着丫鬟乱走,便回绝道:“谢谢李大少爷好意,我要在这里等我二哥。他的心意我心领了,你就这么回复他吧。”

        说着把脸侧了过去,不想多言。

        静如在舞池里注意到双玲同之岚说话,眼见着双玲独自退了下去。那不是伺候李绍文的丫鬟吗?她疑窦丛生,顾不得一曲未终,匆匆跟在她身后,眼睁睁瞧着双玲穿过走廊上楼,她也跟着上楼,藏身暗处偷瞄。果不其然,李绍文出来听双玲禀报几句,面上苦笑了一下,听他似乎答复双玲的话,又似乎自语道:“罢了,随岚儿的意思吧。”说要兀自进了房间。

        静如颓唐地站着,未见李绍文时还心怀奢望,果真听这话不由心凉如冰。“岚儿”多么亲密的称呼,静如双手一阵阵出冷汗,脑子里却清清楚楚,她和李绍文的桩桩件件,从梨园阁第一次见面,他为何提出送她们回家,到最后一次让她开口留下岚妹妹,为何每次都有之岚在场,就算之岚要走也非要把她留下?一些她从不曾留意的细节掠过脑海,真真“暗红尘霎时雪亮,热春光一片冰凉。”

        她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般清醒,原本他对自己好得蜜里调油似得,接着又冷若冰霜,原来周之岚厉害啊,不动声色挖墙脚抢走了自己的绍文哥!她恨得全身颤抖,她心中默骂:周之岚!你这个表里不一的贱人,枉我念你姐妹情谊一场,江城少爷公子这么多,找谁不行,你就如此饥不择食吗?!

        她越思越恨,仿如独处于一条深幽漆黑的巷道,出口越来越窄,好不容易费九牛二虎之力脱身,眼看着出口那儿就站着满面微笑的李绍文,刚要往他身旁奔去,转眼间被不知哪里钻出来的之岚轻巧挽住,旁若无人地带走了他。

        静如望着茫茫空无一人的“出口”,眼前仿佛浮现出李绍文和周之岚两人相携的背影,她默默流泪,发着誓:周之岚,你我姐妹情分就此断绝,我永不原谅你,永不!

        这些感受她只在心里揣摩,虽然立在廊下,一动不动,但她心思百转千回

        接下来的晚宴平顺异常。倒是静如沉默许多,之岚同她说话,静如只推说累。

        席间之岚还感觉万心巧的目光若有若无向她瞟过来,待她望去却又了无痕,她只当自己错觉。

        席散后,大家各自话别。玉春拉着周之岚不忍放手,祁珊几次提醒才放开。之岚对她的失态并不觉冒犯,从眼神里看得出她对自己的千愁万绪乃至千言万语却开不了口。

        为何如此?她望了望慕青,他也疑惑不解。

        那边静如目送李绍文,他总是没有看她,他不明白自己满心满眼只有他,他的一切渗入她的毛孔里,如果杀了自己,那流出来的血液也要凝成李绍文三个字的,她突然想起曾经之岚拉她选衣服,她们看上了同一件衣裳的事,静如深知之岚有个琳琅满目的华服衣橱。思及此,她打心里没来由地涌上一阵悲和卑。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