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安慰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5
  •     “嘘!”慕青手指比划,他猫腰从凉亭台阶下去,轻轻拨开树丛,脱口大惊道,“大哥,祁小姐是你们!”

        祁珊面色绯红,羞涩不语。

        “二弟,三妹,你们……不要说出去好吗?”这么服软的大哥,之岚还是头次看到。

        “祁三小姐,你爱我大哥吗?”一旁之岚插嘴问道。

        悦华被她这么一问,不禁紧张起来,他期待着祁珊的答案。

        “我爱他。我这辈子非他不嫁。”祁珊绞着手帕,坚定地说。

        “哪怕他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完美?他可能有很多过去,有很多故事,很多缺点,你也坚定不移地爱他?”这话一出,悦华有些不安地望着之岚。

        “我可以。他曾经和我坦诚说过一些,我也听说过他的事。即使他以前有再多不好,只要我相信他包容他,他一定可以感受到。他的过去我不在乎,以后他爱我就够了。”

        “那我没什么可说的了。”听说过大哥的轶事,她还能坚定不移地爱着大哥,之岚不禁佩服祁珊,她终于有点理解为何悦华会对祁珊念念难舍。

        她对悦华道:“大哥,祁三小姐是个好姑娘,你不要辜负她,好好待她。”转头对慕青道:“哥,我们去别处,把这里留给大哥他们,走吧。”

        ”祁三小姐是个勇敢的好女人,外表柔弱内心坚定,能有这样的女子爱着大哥,是大哥的幸运,我很欣赏她。”之岚感叹。

        “得爱人如此,夫复何求?”慕青道。

        “哥,我希望会有这样的姑娘爱你心疼你。”之岚听出慕青的话音里颇有羡慕,她真诚动情地肯定道,“你值得。”

        慕青神情复杂凝视她,心下隐隐作痛,含糊说道:“是的,会的。”

        这时李家仆人们穿梭往客厅里去。

        准备开席了,他们回得正是时候。菜早已布好,各家各族也入席了。周家两房坐在一起。

        大家酒足饭饱后停奢各自聊天。

        慕青见时机成熟,悄悄把盒子递给之岚,给她做了个眼色。之岚离席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李绍文坐在主桌看着心上人捧着盒子来到自己母亲面前。

        之岚站在万心巧面前,恭敬地双手呈上首饰盒,朗声道:“这是我万德银楼特意为李夫人五十大寿精心制作的寿礼,名字叫凤穿牡丹,望夫人笑纳,祝夫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万心巧惊喜地接过盒子,嘴里说道:“哦?专门制作的?”

        她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一条金光闪闪的项链。刚一拿出来金色耀眼夺目,众人都有些好奇,距离最近的李老爷和李家兄弟等粗粗一瞧,确实是件珍品!凤凰姿态栩栩如生,牡丹花瓣晶莹闪烁,手工精湛无双!

        万心巧初看打心眼里称赞,待仔细欣赏发现镶嵌全部是红宝石,登时脸色大变。之岚体察到她由晴转阴的面色,有种不好的预感,浑身紧张起来。

        李老爷的两个姨娘也凑过去瞧,几乎要异口同声赞叹,突然张氏瞥到万心巧的神色,偷偷拉了拉冯氏,两人话到嘴边硬生生憋了回去。

        李老爷站起身道:“周姑娘,谢谢你们,太费心了。”

        “梅儿,收起来吧。”万心巧饶是大户人家的当家夫人,再不悦也忍下来。梅儿把东西收在盒子里,原样放好。万心巧暗地使个眼色,梅儿把盒子原样交还到之岚手上。

        之岚愣神,万心巧道:“你们周家的心意,我心领了。请回吧。”

        李老爷和李家兄弟被这突然转变弄得措手不及。

        之岚心情愤愤,拿了盒子转身便走,忘了行礼。万心巧看着她微微有些皱眉。李绍文目光追随她,当时他发现项链上镶嵌了红宝石,心道不妙,没想到娘这么不顾面子,当众发作。

        之岚心灰意懒把盒子扔给慕青,她不知哪里出了纰漏,无精打采垂头丧气。慕青觉得情形甚是古怪不免疑惑。

        静如好奇问道:“岚妹妹,你刚刚给我姨妈什么?”

        慕青把盒子递给静如,她打开一看惊叹:“好美!”

        慕青接着说道:“这叫凤穿牡丹,以金为底镶嵌红宝石。不知为何你姨妈并不喜欢。”

        “是红宝石镶嵌?”静如重复了一遍。

        “是的,难道?”慕青眉头皱起来。

        “你猜得不错。问题就出在红宝石上,我姨妈素来忌讳红宝石首饰,家里别说放红宝石首饰了,就是这三个字都是禁忌。”

        “这是为何?”

        “我也不知道原因,只知有这个忌讳。”

        “唉!原来如此,早知道我们策划这件事就应该先咨询一下你,是我们疏忽了。我们本是一片好意,却好心办了错事。”慕青悔道。

        大太太心头暗喜。

        悦华心想:叫你们出风头结果弄巧成拙。出了这样的事,坊间很快会传开,到时候银楼经理的位置看你周慕青坐不坐得稳!

        “你们这两个孩子,做事情怎的不和我商量一下?”周老爷登时不快,“青儿你做事向来稳重,这次怎么会不加考虑?是不是岚儿瞎胡闹?岚儿不懂事你难道也不懂?上次周管家同我说了你们去书房的事情,我就觉得不对劲。你们太让我失望了!”

        “对不起爹。是我害了二哥,是我想的主意。”之岚听老爷子话锋不对,怕连累慕青刚刚到手的差事,便把事情揽了过来。

        “跟岚儿无关,爹!她什么都不懂,都是听我的安排。”慕青不愿意老爷子万事都怪到之岚头上,为她辩白道。

        “闭嘴!”老爷子怒道,“青儿,你回去给我写份检查书,有文字上的东西,我也好给股东们解释。岚儿,以后生意上的事情你一个女孩子家就不要插手了。真是添乱!”周老爷气难平。

        “好了好了,二弟。你说也说了责也责了,青儿和岚儿都是为了万德好,念在他们一片诚意这次就原谅他们。”周大老爷为他们说情,也算给老爷子一个台阶下,他没再多说了。

        大太太听周老爷对他们不痛不痒地处置,内心为悦华的忿忿不平。

        远处李绍文惦念着之岚,他决定餐后找她聊聊。

        万心巧丝毫不受这个插曲的影响。略略呷口茶漱漱口,对福管家吩咐撤席。

        管家应诺,撤席对之岚如蒙大赦,她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满耳听到都是她寿礼的议论,有的说周家巴结李家而不得……一时间风言风语,爹的脸色也越发铁青,之岚再听不下去,她飞奔出了宴会厅。

        慕青急了,他不顾一切追了出去。李绍文眼见之岚跑出去,着了慌匆匆赶出门。万心巧大喊:“绍文……”一出口惹得众多宾客转头瞧她,顿时把后半句咽了回去。

        之岚跑得飞快,寿宴后还有堂会,园子里搭起了戏台。她不辨方向,停在一个抄手游廊抱着柱子痛哭。

        李绍文先找到了她。他不顾她的反对,用蛮力打横抱起她,就近把她带到一间偏房。

        “你要干嘛?你还嫌你们家羞辱我不够?”之岚红肿着眼睛哭吼道,“放我下来!”

        “对不起。岚儿。”他狠狠把她箍进怀里,让她在自己的肩头哭个痛快。

        之岚的肢体充斥着对自己的排斥,李绍文什么也顾不得,他抱着她,任她尽情饮泣,捶打宣泄,不停地道歉:“我知道说什么都于事无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她的泪水尽情倾泻。李绍文心如刀绞,内疚感充斥心头,更抱紧了她。

        之岚不只是为了凤穿牡丹的事,更因着心中酸甜苦辣一股脑涌起,全随着眼泪发泄出来。她越思越恨,双手发狠不停捶打着李绍文。

        “岚儿听我说段故事如何?”眼前的情势,他清楚感受到她在恼恨自己,他任她发泄,自己反倒平静下来,仍然不收手地紧拥着她,在她耳畔用温柔的声音说着话。

        “什么故事?”她还带着哽咽声,慢慢停住了饮泣,“放开我罢!”

        李绍文温香软玉在怀,哪里舍得放手,继续讲着故事:“当年我家还有两位姨娘,三娘和五娘。当初五娘最得我爹的宠爱,她曾是三娘的丫鬟。那时我们致和面临最大的危机,爹为了家中生意成日奔忙。一天三娘告到娘那里,说是抓到了五娘与医生通奸的把柄。娘派人从医生那里搜出了一只五娘的红宝石手镯,说是定情信物。没想到五娘抵死不认。于是娘告诉了爹,爹大怒,打算休掉五娘,没想到她个性刚烈,投了湖。”

        “她死了?”之岚惊道。

        “是的。医生逃走了,人死无对证。听说娘丢了一枚红宝石戒指,三娘也丢了一块红宝石的链坠。令人吃惊的是在五娘捞上来的尸体身上,居然找到了戒指和链坠。没过多久,三娘疯了,遍寻名医也不见好。两年后的冬天,疯疯癫癫的她在后园失足摔倒,听说头磕在石头上不治而亡。爹深受打击,未曾再娶妾室。自三娘去世后,我娘就视红宝石首饰为禁忌,不许任何人在宅子里提起,她还把知道此事的仆人们都打发走了。”

        “太离奇了,我觉得这里面肯定另有隐情。”

        “上辈人的恩怨,个中细节我也是道听途说。今天我一定要把前因后果告诉你,不然你心里放不下包袱。你们的一片心意,我们心领的。”李绍文软语安慰,拿出手帕给她擦去脸上泪痕,他松了手,之岚趁机坐到他旁边的椅子上。

        “说来凤穿牡丹确实是一件上佳珍品。不想万德银楼有如此的精妙绝伦手艺。”

        “当然,为了这件首饰,我们费了不少功夫。我的设计,我哥亲自监督,银楼最好的手艺师傅制作的。不想并不被你娘认可,再好的珍品也毫无意义。”

        轮到李绍文惊讶道:“你的设计?你会做设计?”

        “别小瞧人。”

        “我哪里敢,倒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喜欢的人果然厉害!”李绍文这句恭维话令之岚心中舒服多了。

        “你们为了我娘的寿礼如此用心。不论如何我都非常感激。”忽然他深施一礼。

        “没什么,你何必行此大礼。”之岚淡淡说道。

        “岚儿谢谢你。”他动情地握住她的手。

        之岚不好意思地抽出了手,一时间气氛有点僵住。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