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祁家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5
  •     “是谁允许你们编排主子的?反了反了,周管家,把今天在厨房里的下人记下给我全部撵出府去!”这是桂妈的声音。

        之岚连赶几步到厨房门口,正看到里面剑拔弩张的情形。

        一个胖嫂子出言顶撞道:“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何必拉扯别人。大家评评理,本就是大少爷害了我女儿阿花。我虽是个下人,但也不能尽着你们周家欺辱吧!大少爷做下这等龌龊事,现在夫人出面赶我们走。你们周家吃干抹净就想赖账?今天我非要替我女儿阿花讨个公道不可!”说着,她拉起一旁一个少女的手。

        阿花姑娘粗布衣衫样貌朴实,眉眼周正,甚至还有些稚气未脱,她红着脸低着头,木讷立在一旁。

        桂妈打量着少女冷笑:“真可笑!看看你家阿花,又蠢又笨。我们大少爷什么女人没见过,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怎会看上粗使丫鬟。定是你这没皮没脸的女儿纠缠我们大少爷,主动贴上来的吧!大少爷还没说自己吃亏呢,你们还有脸扯这些。马大嫂子,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这件事你该问问你那不要脸的女儿。”

        听得之岚撇撇嘴。大哥的风流韵事连她深闺女子都有所耳闻。

        周悦华是远近有名的风流公子。他众多桃花韵事最有名的,当数他和本城守备官孙宗翔的侄子争夺沁香苑头牌红姑娘一掷千金的壮举,曾引得富贾王孙纷纷侧目。最后还是爹出面,又是赔礼又是请宴,还把姑娘让给了对方,才把这件事平息下来。

        那时爹愤怒异常,令大哥禁足在家,还收回给他的月例。为这些风月事,大太太这些年没少训诫大哥,不过大哥常常故态复萌。

        今天这事恐怕又是大哥兔子吃了窝边草后不想认账。说来亦奇,不知怎的姑娘们就吃他甜言蜜语这套,之岚眼看桂妈就要让人把马大嫂子母女带到柴房去。

        正在拉扯间,大门处有声响,正是爹和两位哥哥回来了。

        之岚反应极快,笑迎过去:“爹你回来啦!”

        老爷子脱大衣时就听见厨房里响动不小,那里的嘈杂似还夹杂着女人的啜泣。

        他皱皱眉,问向款款下楼的大太太:“怎么回事?”

        大太太勉强笑道:“下人们没做好事情,桂妈正在训斥她们。”

        之岚不经意望了她一眼,无意道:“娘,我怎么听说厨房那边的事和大哥有关?要不让大哥确认一下?万一真是诬陷,大哥怎能受不白之冤?”

        “嗯?什么事与你大哥有关?”老爷子来了兴趣,转头问大太太,“夫人,究竟出了什么事?”

        大太太哑口无言,怨毒的眼光向之岚投射而来。

        之岚摆出无辜的笑容,大太太无奈只得跟着周老爷往厨房去。

        之岚心里却松口气,老爷子做主不过是给些钱撵出去,总好过大太太把人拉去柴房灌一种什么不孕之药,虽然她没眼见,只是听人在说。万一果真如传闻呢,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今天恰好碰上老爷子处理也是阿花的幸运。

        周慕青拉着之岚走在后面,悄声问道:“怎么了?”她不答,目视悦华,慕青顿能感到悦华的惶惶不安。

        慕青心领神会,拉起之岚的手,对老爷子道:“爹,我和岚儿先回房了。”老爷子应允,两个人一起上楼。

        慕青的手温暖宽大。他一身得体的素色洋装,打着笔挺的领带,有着温柔的朗目,高直的鼻梁,微抿的唇和清爽的发丝。之岚望着他,最能找到形容他的词汇大概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总之有他在旁,她很心安。两人一起进房间说话。

        “你猜大哥又犯了什么事?”之岚一脸神秘兮兮的语气。

        “因为什么?”慕青被她说得好奇起来。他猜测到悦华的事,十有八九和女人有关。

        “厨娘马嫂子的女儿阿花被他坏了。马家的不依不饶,在那里吵呢!可怜马姑娘,年纪这么小,大哥实不该就这么毁了人家一生,若不是爹和你们及时回来,恐怕又要被私了呢。”

        “我搞不懂大哥的想法,以前的教训还不够么?”慕青沉思着感叹一句,“不过爹肯定是给点钱打发她们母女出去。”

        说起悦华,慕青虽然平静,之岚却从他眼里读出了不屑和鄙夷。

        “我常听大哥慨叹花无百日红,人不风流枉少年。”之岚道。

        “不说他了,道不同。”慕青柔和地转了个话题,“明记片皮鸭好吃吗?”

        之岚不想再提这件事,勉强点点头。

        慕青定神地看着她,想起什么一拍脑门:“哎呀,这么一闹我都忘了,明天我和爹要去鄂城一趟,没办法陪你去梨园阁听戏了。”

        之岚“哦”一声,脸上写满失望,对他撅起嘴巴。

        “不过~我提前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等我。”慕青神秘又兴奋地对她一笑,开门时回过头强调了一遍,“surprise!”

        慕青夸张的模样逗得之岚捂着嘴笑,她心中期待起来。慕青再进门时,手里捧个扎着花结子的礼盒递给她:“快拆开看看吧!”

        之岚喜悦拆看,盒子里是套连衣裙,俏皮的圆领泡泡袖,腰身紧束,有个大大的蝴蝶结,毛呢格子的细纹,配上领口的白色百褶,即不花哨又不过于素净。

        她拿起来走到穿衣镜前比着,笑眯眯道:“我哥有眼光,真好看!”

        她仅仅比了一下,出现在镜子里的样子慕青特别惊艳,令他的心微微弹跳了一下,顿时后悔自己按耐不住热切,非赶在今天送这礼物给她,不禁说道:“明天……”

        “怎么了?”之岚拎着新裙子比来比去,对着镜子敏锐意识到慕青说不出口的迟疑。

        “没什么,这件衣服真的很衬你。”感受到她的喜悦,他按下了话头。

        周家的两辆福特汽车停在梨园阁门口,之岚看见同坐后排的悦华一路上没好气地偏头望向窗外,想必大哥还在怨自己多嘴,平白挨爹一顿训。

        昨日之岚旁敲侧击问容妈马家母女去向,容妈叹口气道:“还不是给了钱打发出去。听说老爷单独问询了大少爷,大少爷当场被问得脸上没个好颜色,又把太太气个不行。”

        之岚心道果如此结局,倒也一颗心放回肚子里。

        从小她与大太太王氏的母女关系算不得好,如今更坏又能怎样?偷瞥悦华丧气又暗自怨闷的样子竟有半分幸灾乐祸。

        车到了。戏园经理带领伙计们迎候门前。记者们多如过江之鲫,远远望见周悦华便如蝴蝶寻得花蜜,瞅准机会靠近悦华,抢着问平日难得一问的问题,悦华一一官样文章答复得滴水不漏。

        周老爷和周慕青出差,周家由大老爷领着,打头走着是大老爷和静如的娘——万玲珑,悦华挽着大太太王氏居中,次后就是大老爷的两个姨太太和静如的妹妹们,之岚和静如手挽手落在最后。

        之岚抬眼望着: 梨园阁不愧是江城最豪华的戏园子,门口竖立的木制单门牌坊甚是气派,坊上提名梨园阁三个大字。再看戏楼是一栋两层小楼,飞檐斗拱争奇斗艳,配色彰显雍容华贵,本就不是一般的戏园子,自然不是一般的豪奢。门旁的花牌延绵不断,花锦芳杨贵妃扮相的海报格外醒目。

        静如四顾左右压低声音对之岚道:“你听说过本城三大家族中的祁家么?祁家可有意思啦,祁老爷娶了四房妻妾,各个生下的都是女儿,坊间传说祁家女儿各有千秋,等会她们来了,我倒真想瞧瞧。”

        “姐姐你消息比我灵通多了,我几乎一无所知。”之岚一脸佩服。

        “不怪你不知道。"静如笑道,“你家也没人会谈论这些。二叔家规矩最多,我每次来都不敢多呆。”

        听到这话之岚点头称是,周公馆里仿如遗世独立,楼中日月长,世上事再过变迁沧海桑田的,打迈进黑漆大门光阴便停驻了。若时日真的停住长生不老那该多好,而世上安有永生!该衰老的增长的依然随着时间流逝,这就是之岚悲摧之事,年齿渐长,对世事洞明学问却没任何长进。

        她和静如两个悉悉索索低声聊天, 忽听得身后有一阵刹车的声音,祁家的车子在门口停下,说曹操曹操到,两人不由站定好奇观看。

        记者们又去围堵他们,众人围着祁老爷问答的,拍照的,祁府管家率一些家丁同戏院的伙计一道把记者们排开,场面顿时混乱不堪。

        恰时,头车上下来一位中年女子。那女子一身锦缎团花旗袍,长久养尊处优蕴养出浑身贵气,她美丽异常,眉眼中还透着几分妩媚,此刻神情却敛容顺目。她指挥着几个仆妇穿行照顾,又亲自从车上搀扶下一位白发苍苍威严的老夫人。

        祁老爷赶过来,和这位美妇人一起仔细地搀着老夫人,一个伙计赶忙头前带路,这气势令吵嚷不自觉安静下来,连周家诸人亦纷纷停步。

        祁老爷和美妇人搀着老夫人经过周家人身边时,对众人一笑,大家不由都答了个礼,他们径直搀老夫人进门去了。

        第二辆车子陆续下来的都是女眷,有一个女人,略略有些发福,身段却还能看出当年的玲珑有致,举手投足间独有风流,打扮偏大红大紫,她熟练地在镜头前摆出造型,毫不介意闪光灯齐唰唰聚焦在自己身上。

        悦华和身边丫鬟燕儿戏言道:“你信不信,凭我的经验,这位夫人不是从戏班出来的就是青楼出身的。”

        大太太怪他多嘴,瞪了他一眼。

        万玲珑听了笑对大太太道:“华儿好眼力。刚刚过去的老夫人正是祁家的一家之主——祁老夫人,搀扶她的是当家的二姨太碧春,华儿所说的是三姨太瑶春。弟妹,你不知道,碧春出身小户人家,是云阳街上徐裁缝之女;至于瑶春的出身更不值一提,是当年梨园阁如意班的一个不出名的小龙套;只有四姨太宋玉春是书香门第,她们嫁给祁老爷前都不是现在的名字,是祁老太太请人占卜,说是能保祁家兴旺发达才改成现在这样。咦,四姨太没有来呢,估计又病了。”

        之岚惊讶于万玲珑消息之灵通,静如露出不值一提的表情,附耳悄声道:“别忘了,我娘大名可叫玲珑呢。”

        “就你话多,我们走吧。”周大老爷不快道。

        大家都进门去,周悦华有意落在后面,和之岚怀着同样目的想看看祁家的小姐们,静如陪之岚走在后头。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