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之岚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5
  •     “太好了,我们真的不是兄妹。”

        民国二十二年,江城周家,周公馆后花园的湖边,尚有那么一丝料峭春寒,早春的迎春花不畏寒霜从容地开着,却是慵懒地堆积在角落的一抹黄。

        在蓬蓬垂落的早春花枝下,周家二少周慕青忍不住把“妹妹”周之岚揽在怀里,眼圈通红道:“知晓你的身世,我实在太高兴了!”

        “哥……”身世明了,却让周之岚的心境变得格外烦乱。

        “我终能光明正大说出我爱你了。我对你的就是发自内心的爱。之前纵使我疯狂地嫉妒李绍文,可我们是兄妹,我打算压抑情感祝福你。时至今日才能向你坦诚我自己。”慕青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

        周之岚抽去力气似的,倚靠在他怀里一动不动,低着头不发一言。

        “我懂得不该在今天说这些,是我太不顾忌你的心情了。原谅我自私,可我再不说就来不及了,我不能眼睁睁看你下个月……成为他的新娘。”

        “我和李家大少,是那天明记遇上就冥冥中注定了。如今身世明了又如何?我周之岚活到二十多岁,才发现自己竟是个笑话。祁家只听一个道士的话就随随便便抛弃了我,多么可笑又荒唐?然而这般天方夜谭,就在我身上真真切切地演着!哥,这可不是梨园阁的新戏码。我感激爹娘养育了我。可我毕竟不是周家的人,在周公馆里哪还有立锥之地?”之岚只觉一片栖遑,她望着慕青,忽然感叹道,“要是我早一点知道身世该多好!也许那时还有转圜的余地。”

        “现在还有机会!只要你没有嫁进李家,我们就还有机会!”

        “哥,我已经不是自由身了,怎么能反悔?即便我明白,为何爹会带我去明记吃饭,不偏不倚遇上了李绍文;为何爹和大娘一次次逼我出去和李绍文约会;为何爹替我应下了和李绍文的婚事,又能如何!他们唯一的想法,就是把我嫁到李家去,可我的确没资格不嫁,我的性命都是周家爹娘给的,这是真真正正该我报答的养育之恩。

        我是祁家不要的,有幸被爹娘收留的孩子,能有今日活着的周之岚都已经是天大恩典了,怎么还能挑三拣四?哥,我出嫁后请你按照既定目标走下去。”之岚面带痛苦轻轻启唇,她的身世令自己有些迷濛,说得每一个字都重重敲在慕青心上。

        就在那该死的明记饭庄,让岚儿第一次遇上了自己的情敌李家大少李绍文,事情就变得不可掌控,慕青懊恼地想着。他不语,凝视着之岚的眼睛,在她的眼底打探到完完全全的自己。老天还给不给他们机缘呢?之岚的回忆似乎拨回了那一天……

        江城有三家显赫的商贾家族。周之岚正是周家三小姐,又是万德商行主事的周二老爷膝下独女。

        生活于她不过是后花园春秋冬夏的交替而已。女校毕业已一年,她不必像同学一样急着找事或忙于找人嫁了,爹一心培养她淑女的技能,特意请钢琴老师来家教习钢琴,因此她每天早上读书作画,下午小憩后练琴至日头西斜,闷了则花园散步或写日记,五点后待周老爷和两位哥哥返家,再同用晚膳,把一年当了一日在过。

        今日却蹦出一个例外,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例外却枝蔓出故事的开头。

        刚进春总有些寒意,春困天寒,人们都喜欢躲在温暖的被窝里,被子除了是抵挡寒冷的利器,也是卸下各种伪装后的保护,在被子里永远最放松自在,随便用什么姿势躺着,都以休息一词蔽之。之岚也不例外,她晚上看小说看得忘了时间。早上听到妍翠急促的敲门声才惊醒,险些误了早餐。

        洗漱完毕,开门出来遇上二少爷周慕青。

        “今天可要迟到了哦,二哥。”之岚笑着眨眼。

        “是啊!”慕青被她的笑意感染,望着她的眼里含笑。

        餐室菜已布好,周老爷、大太太和大哥周悦华都已就坐,老爷子自然是主位,右边依次坐着大太太和周悦华,左边则是慕青和之岚。

        “爹、娘、大哥,早。”她和二哥慕青找了自己位置坐下,依例与大家招呼。周管家带仆人随侍一旁,老爷子先动筷子,大家方开动。周家一向讲究食不言寝不语,餐桌上只闻觥筹交错。

        老爷子用完餐,定定地望着小口喝粥的之岚笑道:“岚丫头,你不是吵了几天要去吃明记饭庄的片皮鸭吗?今天中午得空,十一点我来接你。”

        之岚脸上掩不住孩子气的兴奋:“哇,谢谢爹!”

        大太太和悦华瞥她一眼,之岚忙敛了笑意低头继续舀着,心怀里还是有些按捺不住的喜悦涌上脸容。

        “让妍翠把你那套淡紫色裙装找出来,你穿那套最好看。”老爷子想了想。

        餐后,周慕青回房换衣服,与老爷子同车到万德商行上班。周悦华则去另一个方向的万德银楼工作。大太太在佛堂做早课,唯有之岚托着腮盯着滴答的座钟发呆,期待指针飞转。妍翠早早给她化妆换衣裳,换好后之岚对着穿衣镜旋了个圈,又问过好几次脸上妆有无脱,心思早飞到明记去了,有弧度的裙摆掀起一阵风浪。

        门外传来汽车发动机轰鸣,是爹来接她了!她抑制不住冲动,忙忙奔下楼。老爷子在厅堂里拉着她左看右看,感叹这丫头长大了,正是花朵含苞待放的年纪。他满意点头,带她坐进车里。

        车至明记饭庄,老爷子大步流星往包间去,之岚亦步亦趋。

        “你来了,周老弟!”周老爷和之岚一进包间,有位长者同老爷子笑打招呼。未料里间尚有旁人,之岚面上有些羞赧。

        “致远兄,反让你们久等了,该罚该罚。小女之岚一直想来尝尝这里的片皮鸭,我特意带她过来。”周老爷自坐下,这时对面有位男子起身走来为她拉开座椅。

        “谢谢。”之岚羞涩地对他轻声道谢后落座。

        “这是我家老大绍文,我早已把生意上的事情全权交他处理,忙了一辈子也该享清福啰。”原来这人是本城三大家族中的李家老爷。之岚只听家人闲聊过,这才对上号。

        听到李绍文这个名字,之岚心里咯噔一下,对面年轻男子便是堂姐周静如心心念念的人?不由悄悄用余光打量。李绍文自有一派神韵,英锐凛然的五官给人印象深刻,尤其是他的眼睛,他拥有一双犀利眸光的双眼。虽然他此时挂了副淡淡的笑意,但依然让人感觉到他骨子里存的一抹狠劲。

        眼下他正目光灿然望着自己,之岚急忙避开他的眼光,低头喝口茉莉花茶。

        她想起昨天堂姐周静如来家做客时对自己说的话。因明天就要去梨园阁听戏,昨个儿两个人就聊到听戏的话题上。

        “这次听戏我表哥他们也去呢。要知道我绍文表哥,一年也见不到几次,可难得有这个机会。”静如满目期待。

        “你对你绍文表哥的小心思也太明显了吧?我耳朵都快听出茧子来了。”之岚笑道,“话说你的两个表哥,只听说很小就送去上海读书,说得我也好奇想见见。”

        静如笑道:“后天你就可以见到啦。”

        不料还没到看戏时,就在饭庄提前遇见李绍文。

        “想什么呢,岚丫头,你念念不忘的片皮鸭可上桌了。”周老爷提醒着发呆的之岚,“且先给李老爷、李大少夹过去。”

        侍者端来一大盘包好的鸭肉卷:油光水滑的鸭片和着葱段,卷起裹着甜面酱的面皮中,码在盘子里齐齐整整。

        之岚拿起筷托上的一副筷子,往李老爷和李绍文的碗里分别夹了一个:“请慢用。”

        李老爷笑呵呵:“不客气不客气。周家侄女这样漂亮懂事,不知哪家儿郎有这个福气。”

        说得之岚面皮一红,偷偷瞥眼周老爷笑模笑样的不语。

        李绍文忽地端起面前红酒杯道:“周小姐,初次见面你我对饮一杯如何!”

        二哥慕青喝酒时她偶尔尝试过两次,第一次是呛过来的,第二次是忍过来的,听到要自己喝酒,之岚十分为难回头求助爹。

        但周老爷正和李老爷推杯换盏,之岚下定决心刚要推拒,不想企图被老爷子看穿。

        “岚丫头,讲来李家与我们可谓亲戚,这个酒你该同他饮。”老爷子威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此话一出之岚什么推辞的理由都噎在嗓子眼里。

        她并不想同这位李大少有任何交集,明面上她不喜欢他那带着几分轻佻却志在必得的表情,深层次静如对他的心意始终萦绕在她脑海里,成为她了解他的障碍。

        她满心不愿举起自己面前的酒杯,大大咧咧举起示意,随便抿了一口放了下来。这酒怎如此辣?她眉头都要拧在一处。

        “慢着!周小姐,按本地习俗敬酒的可要喝干哦!”李绍文慢悠悠说了一句。

        之岚一听满心不悦,反感地横他一眼,得寸进尺!她没好气地瞪着他:“我酒量不好,恕不能从。”

        “岚丫头,你说的什么话?李家贤侄说得在理,这确实是本城习俗。”周老爷全程在她背后监看似的,爹的肯定令她咬牙闭眼,梗脖灌了下去。这酒越辣越涩就越让她对李绍文反感不已,呛得她咳了好几声。

        “周小姐好酒量!周家有如此诚意,何愁万德与致和合作不成?”李绍文抚掌微笑,自己也把一整杯酒喝个精光。

        之岚细细体味这话,原来自己只是爹带来谈生意的筹码,不免心生屈意,碍于老爷子的颜面,只能暗暗哑忍。

        好容易吃完这顿难以言表的午餐,两家寒暄几句就要分开。李绍文手抄裤袋,走到之岚面前道:"周小姐,虽然你我初次见面,但我觉得你面熟得很,仿佛哪里见过似的。”

        他做了个思考的动作,顿了顿又道:“相信我们缘分不止于此,定会再见的。”

        之岚面露不喜,明知是俗套的套近乎,但自己的经验不足支持她对付面前这个男人。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客气笑笑,随周老爷上车离去。

        回家好久,李家那个三分自得的男人还驰骋在她脑海里。她怨爹谈生意非要带自己,又怨自己不该多嘴提出想吃明记的片皮鸭,怨来怨去只把思绪扭得一团糟。

        她心烦意乱起身挽窗帘。远处花园中池塘的水面透着阳光金灿灿的碎影,近处玉兰树上常青的叶子在微风中轻轻摇曳。她窗外景致极好,整个小花园一览无余。树叶上洒下的光斑明透清新映得满眼绿,这样生动活泼的颜色令她心念一动,坐到桌前抽出本子写日记,文思涌动写完后只觉口干舌燥,喊了几声“妍翠”无人应答,便自己开门下楼去厨房倒水。

        忽然听得厨房方向爆发一阵怒吼,她闻声紧赶几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