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 归来 作者:一举成神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8
  •     陈家何罪之有?

        当这道苍劲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抬头

        只见,那原本宛若末世的黑暗苍穹突然划过一道寒芒。

        这道寒芒宛若流星划破黑暗,伴着一道夺目流光,呼啸而来。

        那是一把剑,来自千里之外的剑。

        千里之外,千年之前,有九龍拉棺落于青龙山,这把剑就是来自那棺中人,陈家养龙大墓下的第一代天人,狂到敢登天弑神的陈青帝。

        当这把剑卷着劲风,带着龙吟之声飞来。

        风水天师之中,一位老者踏着罡步走出。

        这老者微微佝偻着后背,满脸沟壑的脸上掠过一抹浓烈的战意。

        他叫王圣夫,双耳失聪,人称王聋子,一聋二瞎三瘸四鬼手的王聋子。

        曾一剑万万里封喉的王聋子。

        他的后背背着一把剑,一把看似不起眼的铜钱剑。

        两只失聪的耳朵动了动,王聋子拔出了那柄九眼铜钱剑。

        剑身铜绿斑斑,布满了豁口,每一个豁口都代表着他的丰功伟绩。

        气机爆开,九眼铜钱嗡嗡作响,仿若曾死于剑下的亡魂在咆哮。

        “陈青帝,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你不该趟这趟混水!有人说我是风水圈的最强剑客,今天就让我领教领教这陈家天人之剑!”

        孤傲地冷喝一声,王聋子祭出了剑符,一道弥漫着杀机的剑影,冲天而上。

        空中出现了两把剑,陈青帝的剑大巧不工,带着滔天怒气。

        而王聋子的剑则更加凌厉,宛若一头嗜血的灵蛇,无比灵动。

        两剑相交,咔擦一声,那条灵蛇之剑当场断裂,化为无形。

        王聋子接连后退数步,就连手中的铜钱剑本身都瞬间折断,那九枚吞了万千鬼气的铜钱也顿时洒落在地上,在那一瞬布满了铜绿。

        吐出一口鲜血,王聋子瘫坐在地上,像是疯了般喃喃自语:“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我败了……哈哈……我王圣夫败了!”

        而陈青帝的那把剑斩断了王聋子的剑后,没有丝毫的停滞,立刻又迅速落下,刺在了龙虎山老神仙的太极图上。

        太极图瞬间黯然,不过那老神仙也是真的有了神通。他大手一挥,祭出一道金符,金符落下,那暗淡的太极图再次变得光彩夺目。

        “陈青帝,认命吧!你们陈家从一开始就是错的!”老神仙抬头直视前方,低声说道。

        他话音刚落,我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就像是平地炸雷,但这道雷却在千里之外。

        上次青丘山外,陈青帝力战三大天师时的天雷再次落下。

        显然刚才陈青帝已经使出了最强一击,一击就引来了天罚。

        哪怕相隔甚远,但我依旧可以看到那遥远的天降异象。

        巨大的天棺再次升起,这一次是拔地而起,迎着天雷倔强飞升。

        第二道天雷落下,陈青帝桀骜爬出。

        第三道天雷落在了他的身上,但他顽强地战了起来。

        在血棺中躺了千年的他,第一次给世人展现了他的真面目。

        一身没有皮的血肉身体,看得人毛骨悚然。

        “哈哈,今日我陈家必将血战到底!去你的天道,去你的天罚,我们陈家没有错!”陈青帝忍着天雷炸体之痛,依旧顽强地站立着。

        他对着天雷轰出了有力的重拳,一拳砸在了天雷之上,瞬间天空炸响,震耳欲聋。

        “陈青帝,你就是一个疯子,陈家养出来的疯子!”龙虎山老神仙看到这一幕,也是满脸的骇然。

        而陈青帝却昂起了脑袋,怒视苍天。

        “今日我陈青帝燃尽龙魂,也要助陈家开那白骨之门!”

        陈青帝再一次对着天雷发出一道怒吼,下一秒他的身上发出一团血光。

        他面对接连落下的数道天雷,不退反进,整个人化作一道红光,迎雷跃起。

        几道天雷瞬间落在了他的身上,炸得他血肉横飞。

        他跌落在了天棺之中,天空中飘过一朵血色的红云。

        天雷消失,大雨落下,雨中带血,好像天都哭了,为芸芸众生中失去了这样一位玄门天才而哭泣。

        血雨不停的下,落在了石墓之上,透过了石墓落到了墓里。

        最终,这血雨落在了我的身旁,落到了小尼姑的身上。

        小尼姑本就头顶冒血,加上血雨沾身,此时她成了一个血人,血淋淋的身体看着格外骇人,吓得秦君瑶接连后退,叶红鱼则一动不动地站着。

        而小尼姑同样一点也没有怕,她那布满鲜血的脸上依旧挂着恬淡的笑容。

        她双手合十,一动不动,就地坐化。

        她的双眼中落下了血泪,苍天垂泪,阴姑泣血。

        她的身体似乎在不停地变小,她的身上也开始结痂,一块块血痂宛若龙鳞。

        最后,她变成了一个青铜雕像,坐在了装满了血的四脚棺材中。

        “不好,那四脚棺材要带着陈家天人离开了,速度阻拦!千万别让陈黄皮入棺!”

        秦天道透过残破的三界阵看到这一幕,连忙高呼。

        这时,龙虎山的老神仙在众人合力之下,也终于一举破掉了三界阵。

        “下去吧,阻止任何人任何东西离开这石墓。陈家大势已去,再也无人可阻止我们!”老神仙无比自信地说道。

        就在这时,却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青帝,休息吧。这一次,陈家只许胜,不许败!”

        伴着这道声音,苍穹之上再次出现一只大手。

        这只大手捧起了一捧血雨,洒在了陈青帝的天棺之上。

        轻轻一拍,天棺就重新掉落在了青龙山内。

        与此同时,在穹顶之上仿若有着一个极小的黑影在急速落下。

        那黑影越来越大,证明他在下落。

        很快,就可以看出它是什么了,那像是一口棺材。

        没错,那是一只四脚棺材,和我身旁一模一样的一口四脚棺材。

        当棺材越来越近,才发现棺材上还站着一个人。

        这人不是别人,竟然是死去三年的爷爷。

        千年前,陈家第一世天人陈青帝,脚踏四脚棺材,登天弑神,宛若一不被世人理解的疯子。

        千年后,陈家青麻鬼手陈言,再一次踏着四脚棺材,从天而降,亡者归来。

        他从雨中来,滴雨不沾身。

        四脚棺材落在了石墓前,宛若一座大山,横隔在了这些风水天师们的身前。

        “我陈言,谋划一生,不为天道,不为苍生,只为陈家问心无愧。今日谁若阻我,立斩无赦!”

        爷爷的声音不卑不亢,不骄不躁,娓娓道来,却镇得这些风水大佬们哑口无言,一个个瞠目结舌,无所适从。

        爷爷踏着四脚棺材,走进了石墓,朝我走了过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