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春红落》-> 第57章 湘妃的过去
第57章 湘妃的过去 作者:疏清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07
  •     “嬷嬷快起来,听竹宫里远没有那么多的规矩。”

        屋内,王纭儿所念叨的接生嬷嬷此刻正站在她面前。敲着卑躬屈膝的样子,王纭儿是一百个满意在心头。

        “不知嬷嬷贵姓?”

        “哪里担得一个贵字,贱姓曹。”

        “原是曹嬷嬷。”王纭儿说着又让人将自己亲手煮的茶递给曹嬷嬷,引得她一阵惶恐。

        “本宫原也是担心自己的身子,这才寻嬷嬷来想问个清楚。本宫四月份的时候不慎小产过一次,近来一直受着雨露恩惠,只是这肚子倒是不曾在有过动静。”

        听王纭儿这么一说,曹嬷嬷也明白了她的心思,忙接上话茬问她是否想寻寻身子状况。

        “是了,毕竟谁不想早日生下个健健康康的娃娃呢?”王纭儿笑道。

        见王纭儿温柔亲人,加上并不在自己面前摆什么架子,所谓举手之劳,曹嬷嬷便上前替王纭儿把起脉来。

        片刻过后,曹嬷嬷才恭恭敬敬的后退两步向王纭儿解释着脉象。

        “婕妤身子并未受那次小产影响,加上一直以来您都有在喝坐胎药,想来只要您不太过急于一时,身孕是迟早会有的。”

        闻言王纭儿面上的笑容又增大几分,显然很是满意曹嬷嬷这番言论。

        “曹嬷嬷不愧是老手了,只单单这么一把脉就能瞧出本宫一直在保养身子。

        不过说来谁能不急呢,眼瞧着兰昭仪就要诞下孩儿了,本宫这肚子却一直没个动静。”

        “婕妤不必着急,这东西虽说有皇上是来与否的缘故,但也多顺遂天意。婕妤福泽恩厚,怎会不能有自己的孩子呢?”

        想来也是王纭儿待客有道,这曹嬷嬷是十句有八句都在恭维她,屋内一片祥和。

        王纭儿说着说着话锋一转,忽然就提到了李沉兰。说来这曹嬷嬷是打先帝那会子就伺候宫里主子生产的,发觉不对立刻便收了收口风。

        虽然确实没想到曹嬷嬷会有这等子警觉的心思,但是转念一想便又生一计。

        “嬷嬷别紧张,说来本宫与兰昭仪也是多年的闺中密友。只是姐姐她心思细,有孕之后便不再喜欢同我来往了……”

        话说至此,王纭儿微低头作似垂泪装。这瞧见的人自当以为都是那李沉兰没了当年的性情,偏要疏远姐妹。

        然而让王纭儿觉得有趣的是,这番话正中了曹嬷嬷的心思。说起来曹嬷嬷入永福宫侍奉,满打满算有半月了。

        “婕妤有所不知,昭仪娘娘心思极重。平日里除了她身边的那两个陪嫁侍女,别说是老奴了就是她宫里的太监宫女都不给靠近……”

        曹嬷嬷虽然知道这后宫主子金贵,但是长久以来被人这么防着难免生出怨言来。

        闻言王纭儿不禁心中一喜,李沉兰啊李沉兰,这就怪不得我了,自己送上门来的把柄起有不把握住的道理?

        “哦?这么说来嬷嬷还没近过姐姐的身子呢?”

        人就是这样,一旦发现对方与自己有了共同的话题难免就松了警惕。

        “倒也靠近过一次,是跟着宫里的太医一同给昭仪娘娘把脉的。而后就算老奴开了药,也是由太医问过后再由娘娘身边的大宫女盯着煎好送去的。”

        “原是这样,这就是姐姐的不是了。若是防着我们倒也罢了,可嬷嬷您是接生的老手了,别说是一个昭仪,就是给皇后娘娘接生,那皇后也是要敬您几分的。”

        谁不想听别人恭维自己的话,王纭儿三句两句的这么一说,就惹得曹嬷嬷更为开怀。

        “这兰昭仪如此不尊敬人,嬷嬷可又怨言?”

        “有怨言又有什么用啊,我们这些做奴才的还能报复主子们不成……”

        话说到一半,曹嬷嬷突然发觉自己有些失言了忙闭了嘴,瞧见王纭儿盯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打马虎眼。

        “本宫可以帮你啊。”

        王纭儿突然这么一说,别说是曹嬷嬷就是一旁听着的翠月都忍不住一惊。

        “婕妤……婕妤这是什么话,老奴从没打过昭仪娘娘的主意啊。”

        曹嬷嬷也不是个傻子,哪里不知道这是株连九族的罪过,拒绝后匆匆忙忙的行了礼就要告退。

        “本宫听说嬷嬷有个外孙子,如今到了上私塾的年纪了,不知道可找到拜了先生没有啊……”

        此话一出,曹嬷嬷瞬间就定在了远处。

        王纭儿这话是什么意思再明显不过,曹嬷嬷就这么一个外孙还是自己那个苦命闺女留下的,一辈子是豁出了老命疼。只是尽管兼着给皇家接生的活,但家境还是没多好。

        “说起来本宫是真敬佩嬷嬷,这才派人去了解了一下。嬷嬷那不中用的儿子三天两头的来家里搜刮,这小外孙的糊口钱怕都是不够的。”

        “还请婕妤高抬贵手,老奴就这么一个小孙子,他还那样小是不能受一点儿折腾的!”

        见曹嬷嬷上了套,王纭儿嘴角一勾转脸又恢复了原先和蔼可亲的一面。

        “嬷嬷这话说的,本宫是好心哪里会伤害孩子呢?听闻小外孙身子一直不太好,本宫母家是远近闻名的王氏商贾,自然能为小外孙寻最好的郎中。”

        “婕妤……”

        曹嬷嬷心中是一百个后悔,可无奈踏错一步便是步步错。王纭儿不仅知道她的小外孙,还知道自己那儿子。为着两条血脉,自己只怕只能助纣为虐了。

        “嬷嬷快起来,你放心只要你帮我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本宫不仅不会伤他们,还会给你小外孙找京中最好的私塾。

        说来他日小外孙金榜题名了,还得多谢本宫呢。”

        宫外一家最不起眼的酒楼里,长公主同南蛮王子坐在里面,面上是一个比一个有趣。

        “想不到李沉兰这身子倒是争气,这样折腾孩子还在呢。”

        “公主这话说的,怎么说那也算是你嫂子更何况本王子听说,这兰昭仪还曾救过你那小侄女的命呢。”

        哈柯耶虽说不是中原人,但却也知道他们中原皇室的文化。所谓救命之恩万死难以一报,这长公主是真够有意思的,竟连救命恩人都能坑一把。

        “必要时候自然必要处理,皇兄最近注意力都攒在本宫这了,若是不出点儿事吸引一下他注意,你以为你妹妹能那么顺利的入了成王府?”

        提到哈宝音,哈柯耶有些没好气的喝了杯酒。

        “我那妹妹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实打实的陷害人,就差没当着大齐皇帝面下毒了!”

        长公主呵呵一笑,她自然知道自己这个六皇嫂是个傻子。但是为着大计,舍弃一个女人的婚姻算不得什么。

        当初他们不就是这么做的么?

        “对了,你的人都安排好了?我瞧着你这阵子倒是没什么事做,闲的发慌。”

        长公主瞥了眼哈柯耶,虽是没明确回答但到底是个确定的眼神。

        “有一事至今没寻到,本宫还得亲自去找一找。”

        “哦?”还有能让尹璟雅烦心的事情。

        长公主没理会哈柯耶的戏谑,而是自顾自的解释。

        “本宫自幼跟在太后身边,知道她宫里一直有一个密道。为着就是哪日若是有仇家来,她能金蝉脱壳。”

        “那不也是以前么,如今老太太住的是寿康宫哪里还有什么密道。难不成她为着逃命,住进去又悄悄的挖一个?”

        哈柯耶印象里皇宫建筑是不能轻易改动的,但他显然低估了太后的心思。

        “不是没这个可能,我的人进不去内室自然也查不到那密道。过两天本宫就入宫住两天,你若是没什么事就回舫城陪着你妹吧。”

        “你妹!”

        扒着手指头算算,尹忱有半月没进永福宫了。

        这阵子一直是王纭儿在身边伺候,就连平日里伺候笔墨的事也成了王纭儿每日的差事。

        这宫里面的人都说,李沉兰是惹了尹忱大怒了,这日后只怕是再翻不回身终身做个失宠妃子了。至于王纭儿,这弄不好就是第二个受宠的李沉兰。

        养心殿内王纭儿安安静静的提尹忱研磨,外头不知道什么声音想起,尹忱忽然停下笔示意她先回去。

        “皇上,那今晚可来陪臣妾?”

        尹忱喜欢王纭儿的就是这点,不粘着自己让她走就走,但是偶尔的娇气却又恰到好处让人舒服。

        见一次肯定的回答王纭儿这次笑着行礼告退,跟着进来的便是暗卫菏泽。

        “何事?”

        尹忱有种预感,没什么好事发生。

        “皇上恕罪……南蛮公主入了成王府了。”

        菏泽话落许久都不听尹忱反应,刚要抬头

        “朕要你们有什么用?”

        算起来最近就跟触了霉头似的,任务几乎布置下去一个一个搞砸。眼瞧着尹诠是一点点的与南蛮有了联系,这下好了事情成了最糟糕的结局。

        听菏泽的意思,嫁给尹诠的事还是哈宝音闹着要的。尹忱现在真恨当时没杀了哈宝音,就不会有现在这些破事。

        “去,派出所有的暗卫也必须把哈宝音给杀了!”

        他就不信了,南蛮的千金死在他成王府,尹诠还能有什么话说。

        “皇上!自打上次刺杀成王失败后,成王府加强的防卫不止一倍。只怕再去刺杀,只会赔上弟兄们的性命。”

        尹忱被这话说的都快气笑了,他还能怎么办,也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自己这六弟就快拿剑杀到这龙椅跟前了。

        “派一半的暗卫守在成王府,舫城内外。还有长公主也给朕看好了,一有变动不必上报,直接杀无赦!”

        “皇上,长公主……也是么?”

        尹忱闻言神情一顿,是啊连着尹璟雅也是么?

        “长公主……留活口。”

        “是。”

        “诶,我说你什么情况啊,真的就这么把自己关在宫里养胎?”

        湘妃是好容易才说通了李沉兰进来的,刚进来就见李沉兰快瘦了一大圈就那么坐在屋子里发呆。

        “沉兰,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你跟我说啊我帮你解决。再说了我都把暗卫分你一半了,还有什么你不放心的。”

        李沉兰是真的快绝望了,她不敢去质问尹忱有不知道怎么去说的原因,也有还怕答案的原因。

        如果尹忱真的有参与,那么自己该怎么办……弑君么?

        “那么姐姐呢,你不也有事瞒着我。”

        李沉兰没想说湘妃,她找顾筹的事也是挽春无意知道后告诉自己的。那时候她还想着湘妃瞒着自己自然有自己的想法,可当她知道尹忱的事后真的很难再接受别人瞒自己什么事。

        “对不起……对不起我……”

        意识到话说的不对,李沉兰连忙道歉,宫里就湘妃还愿意陪着自己了,她知道不能再伤害 湘妃,可是……

        “你说的是顾筹的事么?”

        没想到湘妃真的会说,李沉兰愣在哪里连自己的伤心都忘了片刻就那么听着湘妃讲。

        “他是我爹的部下,大我十岁有余。小时候我性子皮,相较于恬静的思绾我算得上是个男孩子了。那时候常常跑到军营里找父兄,说白了更多的是为了耍枪弄剑。

        我爹身为将军哪里有时间陪我闹,又怕我一个人出事就让顾筹领着我在演习台上练练兵器。”

        想来顾筹于湘妃而言一定是美好的存在,说道他的时候她一改往常的欢脱性子,噙着嘴角一抹温柔,就那么细细的回忆。

        “他这真的很温柔,无论我怎么胡闹耍性子他都依着我。

        军营里面不都是些糙汉子么,可他不一样,他温文尔雅、文质彬彬,耍起剑来更是世间上最好的温润君子。

        他教我舞剑打靶,带我骑马打猎。小时候我一直以为他是我的老师,是我的兄长。可当我爹给他介绍亲事的时候,我才发现我……

        我竟是喜欢他。”

        这个答案确实出乎了李沉兰的意料,但想来如此美好的男子,换做是谁不会心动?

        “于是我仗着自己将军府大小姐的身份,把他每次的说媒局都给搅和散了。他从没怪过我,甚至同我父亲说是他自己不喜欢,样样袒护着我。

        可能是我胆子被惯的太大了,我以为顾筹也是喜欢我的。于是在知道要入宫选秀的时候,闹失踪、闹绝食,宁死不要入宫……”

        湘妃说到此处突然苦笑起来,看这神情李沉兰也知道,湘妃的反抗一点用没有。

        “我爹是护国大将军,又有着自己的兵,皇上怎么可能放过我。我被绑着到了宫门口,不出意料的同思绾一起入了宫。

        而就在我入宫的那天,顾筹失踪了……

        我拿父亲给我的暗卫找了三年,一点消息都没有。而这个时候思绾怀孕了,为着她能好好养胎,不会有别的受宠的恶人陷害她,思绾让 我去争宠。

        顾筹找了三年了无音讯,大哥也说可能顾筹已经成家了也说不定。再加上我背后还有赵氏一族的安危,我不得不去争宠……”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