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七公斤的爱情》-> 第150章 糯糯,我喜欢你
第150章 糯糯,我喜欢你 作者:阿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8
  •     打来电话的是悠悠,从她爸爸那儿知道姐姐回来了,就来关心一下,并报告摸底考试重回前五,妈妈很高兴。

        简糯羡慕极了,她就没长这么好的脑子,之后提起贺天泽,悠悠声音小多了,她说以为贺天泽对读书不感兴趣,结果这次也考了第十名,上学期期末,他才二十一名。

        “真的吗?”

        “对啊,很厉害对不对?”

        简糯笑道:“人家一定是觉得,有个学霸女朋友,自己也要更努力才好。”

        电话那边的小姑娘,笑得跟蜜糖一样甜,简糯再叮嘱了一些事,希望悠悠和人家相处要有分寸,别让爸爸妈妈担心,小仙女也好好答应了,最后还说:“爸爸如果对你很凶,骂你的话,你也别不理我好吗,姐姐,我真的很喜欢你。”

        简糯愧疚地说:“是姐姐不好,让你担心了,这次你爸爸没怎么骂我,托我爸爸的福,我逃过一劫了。”

        悠悠笑道:“下次他凶你,你就告诉我,我帮你说他。”

        “彭悠悠……”

        电话那头隐约传来彭正廷的声音,像是在问女儿说什么,悠悠笑着敷衍过去,和姐姐道了晚安,没什么事就把电话挂了。

        “悠悠吗?”高深已经剥出好多菠萝蜜果肉,说着,“她明天有没有空,这么多我们吃完要流鼻血的,给她送一些去。”

        “悠悠去过很多东南亚国家,肯定不稀奇,给你爸爸妈妈送去。”简糯说,“我有些辣酱、脆哨什么的,也可以带给你爸爸妈妈。”

        高深问:“脆哨是什么?”

        简糯跑去拿来一包,介绍道:“简单来说是调过味的猪油渣,但是又不那么简单,这是有肉的,很好吃,下面条做汤什么放一些,很香很香。”

        高深猛点头:“给我一包吧,我妈肯定喜欢,她到现在每年冬天还自己在家里炼猪油,炼出来的猪油渣拌糖、拌椒盐什么的,连我爸都舍不得分一口。”

        简糯又拿来盘子和保鲜盒,巨大一只菠萝蜜,剥出来好多好多果肉,他们两个人肯定吃不完。

        “我明天去奶奶家,跟她说爸爸的事,能带些吗?”

        “这全是你的,真的。”

        简糯高兴地说:“很贵的吧,我会不好意思的……对了。”

        高深还在处理菠萝蜜,随口问:“什么?”

        简糯一脸难为情地说:“我给你说个事情,但你不许笑,笑我们就不要做朋友了。”

        “我肯定不笑。”高深用力抿起唇,又用力点头。

        简糯拿了一块菠萝蜜啃了两口,还没咽下就说:“是我老板的事,彭正廷的事。”

        “哦,对……”高深紧张起来,在对面坐下,一脸认真地

        “你别这么严肃啦,就是我去了趟贵州,回到我爸爸妈妈身边,跟他们发脾气、开玩笑,跟我妈要这个那个吃的,虽然就几天,但是有些话说开了,真的很开心。”简糯捏着手里的水果,说道,“我就发现,是太想我爸爸了,而新项目工作出现问题的时候,被王磊欺负的时候,彭正廷都有好好开导我、帮助我、保护我,还有他那么爱悠悠,你记不记得,你第一次见悠悠,其实也是我第一次正式见悠悠,在甜品店外面,她跑去她爸爸怀里。”

        高深点头:“那时候悠悠没现在那么开朗,很难过的小女孩。”

        简糯说:“我觉得,我是把自己代入悠悠了,对彭正廷不是男人和女人的那种喜欢,怎么说呢,我当然不可能把他当爸爸,但潜意识里还是当爸爸那样的人物来看待。那天脑子突然就转过弯,一点一点心动都没有了,不难过也不愧疚了。”

        高深刚才说完话就又抿住了嘴,他保证不笑的,可眼睛还是出卖了他,一点笑意都藏不住,他太高兴了,这一下,什么顾虑都没了。

        “好吧,我知道你很想笑,笑吧笑吧。”简糯嫌弃地用菠萝蜜核丢了一下他,又拿了一块,美滋滋地吃起来,说道,“反正我今天超级开心,堵在心里的不开心,全都消失了,虽然很担心爸爸,但是妈妈和娘娘在他身边,还有医生护士们,他会被照顾好的。”

        高深拿起一块菠萝蜜,和简糯“干杯”了一下:“那就庆祝一下,简小姐生活回归正轨。”

        简糯笑得眯起了眼睛,连呼吸都洋溢着欢喜:“我跟你说,彭正廷一脸可惜和怒其不争的表情跟我讲不能升值了,也不能去跟进后续工作了,我真的很用力才忍住没笑的,当然了,我知道我很没出息。”

        高深立刻开启他的夸赞技能:“你把本职工作做好,已经很了不起,而且新项目筹备中,你功劳不小吧,你老板心里是明白的。”

        简糯就知道,在小高先生这里永远会被肯定,忽然想起刚才的事,一脸八卦地问:“说了一半那个,硕哥为什么不让你同学追你,是他喜欢那个女孩子吗?”

        高深不禁笑出来,摇头:“不是,他们今天第一次见面,而且他要是喜欢,他能把人家骂走吗?”

        简糯说:“她哭了呢,我在楼下看到她哭了,好可怜。”

        “哭了?”高深直叹气:“陈硕真是,他到底说人家什么了……”

        简糯问:“可是,硕哥不像是会欺负女孩子的人。”

        高深的心脏,又扑通扑通地跳起来,菠萝蜜剥完了,熟的刚刚好,整个家里散发着甜美的果香,如同简糯出现在他生命里后,带给他的所有美好。

        他认真地说:“因为我有喜欢的人了,所以陈硕很敏感,怕我喜欢的女孩子误会,就不让闫心悦接近我。”

        简糯的心一颤,和上午见到那个漂亮女生时一样的不爽,她以为她会很八卦地问高深喜欢上了谁,可为什么这么失落呢,因为要从此远离饭搭子了是吗,这样说的话,她也在硕哥防备的范围里是不是?

        简糯淡淡一笑:“真好,有、有硕哥这样的兄弟帮你保驾护航……”

        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拿起一块菠萝蜜开始吃。

        高深说:“这次去佛山,我想好了,回来一定要表白。”

        简糯点点头,继续吃菠萝蜜。

        高深却突然拿开她的手,简糯自然要抬起头,就看到眼前的人,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自己:“我喜欢你,糯糯,我喜欢你。”

        手里的菠萝蜜掉落在桌上,咚的一声,打破了几秒钟的寂静。

        高深不安地收回了手:“对不起,我、我情不自禁就抓了你的手,我只是想你看着我……”

        上午碰到硕哥,硕哥说:以后他不在,有事你找哥啊。

        当时简糯就觉得这句话好奇怪,现在她明白了,陈硕知道高深喜欢自己,他已经默认,她的事就是高深的事,她找人帮忙的顺位,一定是高深在前。

        事情转回来,陈硕那么凶地把人家女生骂走,还是因为她告状了,也许高深换个女孩子喜欢,硕哥不会那么激动,但他们已经是兄妹了,他怎么能允许喜欢自己妹妹的男人被别的女人抢走呢。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是她。

        简糯一脸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人,他们不是饭搭子吗,他不是说不谈恋爱吗,他不是早(看书就去- o m)就暗示过了吗?

        高深说:“等我意识到我喜欢你,再往前去追溯,其实在昆明接到你电话的时候,就喜欢你了。那么温柔的声音,坐了那么久飞机后,真的很治愈你知道吗?虽然后来看到你本人,和声音有一点出入……”

        简糯一下瞪起眼睛:“我知道我不好看,但我也没有很丑好吗?”

        高深慌得脸通红:“不是,我是说,就是声音像、像……就是温柔婉约派的,然后你本人可爱又阳光,合起来更完美了。”

        简糯放他一马,把掉在桌上的菠萝蜜捡起来,小声咕哝着:“上次有个事情我没跟你说,心里一直有点愧疚,就是我拒绝王磊的时候撒谎了,我给他看我们的照片,我说你是我男朋友。”

        高深立刻兴奋起来:“我不介意,我就想当你的男朋友。”

        简糯说:“那我现在想拒绝你,我找谁假装男朋友呢?”

        高深瞬间傻眼,慌张地问:“糯糯,我、我真的不行吗,当然我尊重你的,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很喜欢你,我到处跟人说,我有喜欢的人了,不仅陈硕知道,我的同事、同学,我师父……”

        简糯问:“那个漂亮女同学知道吗?”

        高深点头:“之前就说过,然后我也在广州碰到她了,她问我抱那么大的菠萝蜜干什么,我说带给我最喜欢的女孩子吃。我们坐一趟高铁回来的,但是不在一个车厢,因为她帮我拿行李,我就叫车顺路送她回去。至于昨天晚上,我加班送同事回家后,回来路过她家那边的路,很大很大的雨,她一个人拖着行李箱走在雨里,情绪很激动很崩溃,我真的没办法丢下她不管。”

        简糯哦了一声,小声说:“你不用跟我解释得这么详细的……”

        高深急道:“当然需要,我不想因为这件事,让你不信任我,我记得的,我们很早就谈过,你还记得吗,你希望另一半和异性朋友保持距离。”

        简糯装糊涂说:“我有这么小气吗?”

        高深摇头:“这不是小气,我完全理解。”

        简糯不禁笑起来,相识到现在,从黄梅天到大伏天,从盛夏到初秋,和高深说话永远都那么舒服,虽然工作上老大给了她支持和靠山,但是刚进临时小组那会儿,高深才是她的精神支柱。

        “糯糯……”

        “那我下次再拒绝别人的时候,就不算撒谎了是吗?”

        高深的眼睛亮起来,激动得手抖动了。

        简糯有些委屈地说:“早晨看到你同学走出来,我气得都回家摔门了,也不想回你消息。刚刚搞清楚状况,可你又说有喜欢的女孩子,我特别特别难过,我以为这次真的要失去你了,现在觉得,我可能也有一点点喜欢你。”

        高深大言不惭地说:“不是一点,是很多,你在贵阳天天骚扰我,我老是看手机,都被领.导骂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