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 第四百二十五章:正面相遇
第四百二十五章:正面相遇 作者:焖葫芦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0-18
  •     没想到我提及韵雯之后,这三伏似乎听懂了一般,一跃而起,脚下踏风,在空中踉跄蹬了好几脚后,竟然有点飞起的意思,我当即震惊,难不成它学会了?然而仅此几步后,它身子晃动的厉害,又一次坠落在地上,将我颠的极疼,不过它心意不坏,只是想着赶快去救韵雯,故此我懂它也便不责备它。

        不过我还是希望它安分的奔跑吧,否则我这大腿以及相关周围部分恐怕都得颠废了,但这三伏可没有任何要停止尝试的机会,再奔走没多久,前方便出现了悬崖,其下方深不见底,毕竟我们现在是在高山之巅,这高度可不是一般的高。

        三伏不可能不知道前方的路有个断崖,因为那山谷下的风明显在呼呼作响,对于环境的判断,它绝对是凌驾在我之上的,毕竟它就是依靠这些感觉而求存的,如果这点判断力都没有,它们早就死光了,由此我想,它这是故意找个高崖。

        眼

        再者,我之前被噬嗑砸中的那一下,现在都还没有缓过来呢,如果身体再受巨大冲击,恐怕身体会因为受不了而当场让我猝死。

        “三伏,停下!不可以。”我大喊,并用脚不住的夹它的肚子。

        但三伏那犟脾气除了韵雯之外,我的话它根本不听,就是一个劲儿的往前冲去,还越冲越快,我魂都要吓没了,心中不免一顿怒骂,但骂也无用,现在这速度若是突然急刹恐怕我也是个被甩出去的份儿,由此只能是认栽了。

        三伏毫无任何的减速,直到猛跑到涯边,它猛地一跃而出,我们俩立刻飞下悬崖,以极快的速度往下坠落,我叫苦不迭,若说心的光荣点也就算了,直接被一匹马带下山崖摔死,这是什么鬼方式?

        然而事实已定,悔而无用。

        唰唰声在我耳边不住的响起,隐约还能听到三伏疯狂蹬脚的活动声,除此之外,我的世界里暂没有其他的声响了,心中想着完了,一切都没救了,我眼睛往下看了一下,不足两三秒后,我必死无疑。

        就在我感慨着自己要被三伏害死之际,忽然我感觉到下降之势缓和了一些,也不知是不是我感觉错了,虽然还在下降,我现在却分明感觉到三伏扑腾着自己的四肢正起着某种作用,这时三伏一声嘶鸣,嘶鸣中带着龙啸之音,像是真正的龙在吼叫的一般。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就在马上着落在地之际,突然间一股强大的气流带动了起来,三伏不断扑腾的四条腿开始像能够踏风一般,能够使上劲儿了,就在我么俩要摔死之时,忽然开始不着落而反而开始上升起来。

        我不由得惊呼一声!

        “我去,真丫的刺激。”我大喊。

        真是够刺激的,堪比极限距离的蹦极,心脏都要吓出来了。

        所幸三伏是只龙马,最终依靠着这一份求生的念头以及在坠下之时,更多次数的空中踏脚,总算是能够及时起飞,就像雏鹰要学会飞翔,也需要从高处坠下那般懂得使用翅膀并能翱翔,三伏也通过这等方式,学会了飞。

        在没有花香姑娘的帮助下,三伏总算能够自己能够飞翔了,此刻见它四足急速踏蹬,脚下生风踏云,宛若飞龙在天在一般,自由无尽的在空中无尽的撒欢。

        很快,我们开始开始在这山谷之上奔走了起来,能听到耳边呼呼的风声,四周的景色越发的动态模糊,依靠这样的速度,恐怕回去用不上一两个小时便会到。

        也不知现在韵雯、灵裳的情况如何了?还有白露,以及她肚中我的孩儿情况如何了,要知道那穿着黑袍的囚徒可是在我驿站处也待了一夜,这一夜他都做什么了,有没有对韵雯施什么暴,有什么对我们城做什么,有没有做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儿,这一切我都暂未可知。

        只能等到了驿站后才能搞明白。

        穿过峡谷、太穹山、危险丛林到达龙城的城门附近,从上往下看,却见城内混乱一片,处处有倒塌的地方,让我没想到的是,鬣狗人、鱼人、偌大鼠人等都聚集在了龙城内,不过满地狼藉之下,诸多死的死,伤的伤,显然是经历过一场恶战。

        再往驿站方向去,却见灵裳也满嘴是血,躺在地上,依靠着墙,我正要下去看她情况,却见韵雯被绳子紧紧捆缚住拴在了房间里,被那宋白露看着,宋白露瞪着我,透过窗口能看到她的模样,可见她痀偻着身子,看来那老婆婆的邪灵已经又附上她身子了,由此看着尤为的异样。

        我倒想去看看灵裳,再去救韵雯,但是三伏不答应,它一个劲儿的要去救韵雯,猛地往驿站房间里扑腾而去,我暂且没有办法左右它的意志,然而就在我往那头去时,我感觉到天空似乎正显露出一丝的异样,乌云拢聚之下,却是只有一片区域,并不是整个天空都有。

        所谓东边太阳西边雨,想必便就是此刻的情形。

        “三伏,先急着去啊。”我喊道,然而三伏依旧执拗冲去,拦也拦不住。

        我从从窗口内可以看到韵雯那流着泪的模样,听到她因为被裹住了嘴呜呜的叫着,我心一慌,难不成她已经被施暴了?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攥紧了手。

        就在三伏要冲进内屋时,忽然天空中一声电闪雷鸣声,一只巨大的黑色腾龙飞旋而下,身上的龙鳞犹如层层的盔甲,那双的龙角更是比三伏要大上数圈,金黄色的瞳孔。

        与传说中的龙基本一致,头似驼、眼似兔、爪似鹰、掌似虎、项似蛇,只是它通体发黑,看着却不是真龙那般的刚阳正气,反而一股阴沉沉的感觉,还没等看完,它一下飞冲,我没来得及反应,三伏也是半空中应激一躲,却将我甩下了半空,直接背朝地摔在了田地上。

        我吭吭了半天,差点喘不过气来,与此同时也看到它追着三伏,一龙一马在空中展开角逐,不过三伏那黑龙盘旋之际,足足能够绕够这小半座的龙城,三伏的体型跟它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虽说逃了片刻,但还是被一下勾住了身子,紧紧掐在爪中,随即找到山顶上一处地方,倒吊着三伏,三伏只能不住挣扎。

        那爪劲儿极大,三伏即便也有龙鳞,却也经不住,马嘴呕出几口血来。

        “小美女,你若不从我,我便将你坐骑捏死,你当如何?”那黑龙在那山顶上,用着极为混重的声音喊道。

        不从?难道说,韵雯并没有被侵犯?还是说只是心意上不从,但身子还是...

        不管了,现在不是管这个的时候,应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