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槿秀》-> 第一百四十六章;可能跟他有关
第一百四十六章;可能跟他有关 作者:染夕年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7-03
  •     烦人的家伙离开,杨文槿再次转头,当

        她又是悲从心来。

        “小槿,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我想你两位兄长也不想看到你这样伤心。”

        凉灵公主开口劝说。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

        杨文槿呆呆的坐在那里,凉灵公主也没有再开口。

        只是安静的在边上陪着她。

        侯府门口,此时可就热闹了。

        杨家主母和小姐少爷,三人被人押着跪在大门口。

        一下子就吸引来了不少人。

        “这什么情况?这三位是犯了什么错?”

        “你们看,这两位婢女不是胤王妃身边那两位吗?”

        “难道说是胤王妃?”

        “这胤王妃也太过分了吧?这好歹是她的二娘和弟弟妹妹啊,怎么能这样对待。”

        “不孝,不仁,实在太过分了。”

        面对这些人的议论,夏竹和秋月的脸色也不好看。

        “你们大家看看,这就是胤王妃,仗势欺人,回娘家来,打二娘和弟弟妹妹。”

        秦云娘抹着眼泪大叫起来。

        如此言语,又引来了不少人对胤王妃付出声讨指责。

        见状,秦月娘也是越说越激动。

        “瞧给我女儿都打成什么样了?”

        “她以前在侯府的时候就没少欺负我们娘仨,现在嫁出去还回来耀武扬威。”

        “各位你们给评评理。”

        “太不讲道理了。”

        “这做法太过分了,就她这样的人,就应该关起来。”

        “就是,这种人应该关起来。”

        四周群情激奋,夏竹和秋月也实在看不下去了。

        “继续编,你女儿为什么挨打你心里清楚。”

        “自家两位兄长离世,不伤心也就算了,还在边上幸灾乐祸,也就是我家王妃脾气好,要是换做旁人,直接杀了她都不为过。”

        秋月这话一处,四周议论的声音立马就都安静下来。

        片刻之后,一片哗然。

        “杨家两位少爷死了?”

        “这怎么可能,昨天不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说死就死了?”

        “这个你们就不知道了吧?今早我看见有人带着杨侯爷和两位少爷从城外回来,看着好像是受伤昏迷了。”

        “什么?难道是跟昨夜京郊大营的事有关?”

        京郊大营的事并不算是秘密,今早街头巷尾一直都在议论。

        此时听说杨归云父子三人也中了招,两位杨家少爷还死了,这些人心里都是颇为震惊。

        “自己女儿不教好,挨打怨得了谁?”

        “别说是她,就是你,还有你这儿子,也都该打,该杀。”

        秋月冷冷的目光扫过四周所有人。

        “我家王妃接到消息过来,你们居然阻拦不让她进府,是什么意思?”

        “王妃请公主带着太医过来诊治,你们却一直胡搅蛮缠,又是什么意思?”

        “依我看,你们就是巴不得侯爷和两位杨少爷死,这样你们就能成为侯府主人。”

        “就你们这点心思,还想瞒得过我家王妃?让你们跪都是轻的,没直接杀掉就已经很仁慈了。”

        哗!

        四周又是一片哗然,杨家的情况很多人都知道,此时听到秋月这话,立马就有了联想。

        所有人看向秦月娘三人的目光都有了变化。

        “胡说,你胡说...我没有...”

        “我胡说?要不请凉灵公主过来说说刚才在府中发生的事?”

        秦云娘脸色突然就是一白。

        虽说秋月说的大多都是猜测,但是就刚才杨文清说的话被传了出来。

        外门的人立马就会有所联想,不光如此,就她那做法,说到那里去都没有道理。

        将来她的名声直接就臭了,遥想再找婆家,恐怕都没有机会。

        “你别以为这件事会就这么算了,你们做过什么王妃一定会查出来,到时候,你们一个也别想跑。”

        “就是,刚才我们过来的时候,可是没有在府上看到有一位大夫,甚至说连一个照顾伺候在边上的人都没有。”

        “你们都洗干净脖子等着吧,王妃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直接就将刚才还一个劲指责杨文槿那些人的注意力全都转移了。

        “最毒妇人心,真没想到这杨夫人居然是这样的人。”

        “废话,高门大户这种事还少吗?”

        “她怕是想着让自己儿子承袭定军候爵位吧?”

        “杨侯爷和两位少爷如果真的出现意外,她儿子就是杨家唯一的男丁,这位子肯定是他的跑不掉。”

        “你这么一说,好像真是这么回事。”

        “恶毒,这女人也太恶毒了。”

        “借刀杀人。”

        “一石三鸟,厉害厉害。”

        听着这些话,秦月娘的脸色苍白无比。

        虽然这些人只是猜测,但是句句都戳中了她心里的真实想法。

        这些事,放在暗处可以,要是摆在明面上来,就算她还没有来得及这样做,心里也是不免有些害怕。

        这就是做贼心虚。

        她如此表情一出,更是让四周看热闹的人,越发觉得她肯定有这方面的打算。

        “难怪胤王妃会让他们过来这里跪着,原来是看出了他们的恶毒心思。”

        “活该,真是活该啊。”

        风向一变,原本对杨文槿的指责声没有了不说,反倒不少人都觉得杨文槿这样做实在太对了。

        中午,杨文槿的情绪才微微有些缓和,看着床榻上的两位兄长。

        虽然还是不能接受,但是毕竟已经是事实。

        杨家两位少爷亡故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王城,杨家的那些下人,也开始准备后事。

        刚从京郊大营调查回城的太子,一听到这话消息,心神狂震,也顾不上回府,直接带着人就来到定军候府。

        “王妃,杨侯他...”

        “有劳太子挂心了,我父亲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闻言,太子松了一口气,不过紧接着面露愧意。

        “弟妹,关于你两位兄长的事...为兄实在对不起。”

        “不怪太子,你又不是凶手。”

        杨文槿平静的说道。

        “太子可有查到什么?”

        “这个...”

        太子沉思了一下,才开口道;“暂时还不能确定,不过为兄接到消息,这件事可能跟雍王有关。”

        “雍王?”

        杨文槿面色一冷,双眼死死的盯着太子,就好像要看穿他一般。

        面对她这样的目光,太子虽然有些不自在,但是却也很坦然。

        “是的,本王刚才接到消息,雍王一派的人昨夜有联系过雍王,他说了一句话。”

        不待杨文槿询问,太子直接就将昨夜左相府上的事简明扼要的说了一下。

        杨文槿沉默了,难怪太子说可能跟他有关系,如果光凭一句话就将一切都算在雍王头上,实在是有些牵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