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嫡女重生之棺运亨通》-> 第十六章节:变卖首饰
第十六章节:变卖首饰 作者:离忻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3-24
  •     “对了!”琉璃似想起了什么:“姐姐不是说妙衣坊新来了一个绣娘吗?咱们瞧瞧去!”

        “这——”王玉裳瞄一眼旁边站着的妇人,压低声音道:“妙衣坊的衣裳哪儿能与珍衣坊的比,也就我们觉得那儿好。妹妹的身份去了,只怕会招来闲言碎语!”

        京中,贵胄都喜欢珍衣坊和妙衣坊的服饰。可是珍衣坊的衣裳,价钱贵得惊人,一般达官显贵一年半载也就买上一两件!去的多的,便是妙衣坊了。所以,府上之人穿的哪家的衣裳,也决定了门楣身份的高低……

        丞相府的嫡孙女,自然所用之物都是极好的!

        琉璃一琢磨,也明白了王玉裳的意思。突然去妙衣坊,降了价儿,确实会让人疑心丞相府是否不如往昔。不留下几件,苏老爷子那儿也指不定要跟她好好说道一番!老爷子,何等爱面子!

        “把那两件颜色艳丽的薄衫留下,再留几匹素色的布料做成绢帕。”琉璃对一旁的妇人吩咐道:“再按照王家小姐的尺寸,做两身儿送到尚书府去。”

        “嗳!”妇人原本听见她们要去妙衣坊,心里还打起鼓,这一听,便高兴地赶紧挑出琉璃要的衣裳和布料,装进精美的盒子里,着手就开始给王玉裳量尺寸。伺候的,极为周到!

        “妹妹自个儿要就够了,怎么还送姐姐衣裳!”王玉裳有些不好意思。珍衣坊的衣裳太过昂贵,她怎好意思收下?“我的就是姐姐的。自打受伤以来,也只有姐姐真心来府上看望。”琉璃说的极为认真。不过,她并不是苏馥儿,不知道苏馥儿与王玉裳的感情是否极深。她看上的,是王玉裳背后的赫连礼!

        王玉裳因着琉璃的话,也不再推辞,便容了妇人为自己量尺寸制新衣。

        琉璃虽然有所图谋,所言,却也是事实。

        那些听闻苏馥儿没死,来苏府探望的,都是打着看她的幌子,实则来见苏仲严的。哪儿会真的为了她?丞相府的枝儿高,想奉承、送礼的,都是把她当借口!容成墨送她首饰、布匹,是不是也因为苏仲严?

        妇人一离去,琉璃一把就抓起王玉裳的手,凑近两分,耳语道:“老爷子心眼小得很,我不挑几件他喜欢的,指不定得说我不听话了。那些衣裳也就穿给别人瞧瞧,我还是得挑几件轻便衣裳!老爷子早朝没回来,咱们赶紧悄悄到妙衣坊去。”

        平陵王赠了死奴后,苏仲严对她的看守就松懈了些。不过他在府上时,仍然不许她出去的。

        “噗。”王玉裳忍俊不禁,这才明白她并不喜欢珍衣坊的服饰:“苏丞相若知道你这般说他,保不齐得狠狠鞭打你一顿!”

        “也就你们怕他!”琉璃嘴上虽这么说着,但还是叮嘱道:“姐姐莫要告诉祖父!”

        “姐姐岂会害你被鞭打?”王玉裳用玉指在琉璃的鼻尖轻轻一刮:“原以为你转了性子,历经大劫变得沉稳了。没想还是这不般小孩子心性。”

        琉璃呶呶嘴。苏馥儿只有十岁,她不装作一副孩子模样,如何能行?

        悦容端着一叠点心,正好撞见出门的琉璃,不禁问道:“小姐,要去哪儿?!”

        “出去!”琉璃简单的丢下两个字,拉了王玉裳快步往府外走,丝毫不给悦容盘问的机会。

        “嗳——小姐,你要的……”悦容说到最后,‘点心’两个字生生吞进了腹中。

        苏馥儿已经走远,她喊的再大声又有什么用?

        悦容端着点心站在原地,琢磨着:小姐不是说瞧了一上午的衣裳,饿了,要吃城西那家糕点铺子的点心吗?自己刚刚买回来点心,怎么突然就不吃,要出去了?此事老爷知道吗?若是老爷不知道,小姐出了什么岔子,如何了得?

        思前想后,悦容放心不下,随手将点心搁在回廊的石椅上,小跑着,决定去宫门口等老爷下朝,赶紧告知老爷。

        琉璃与王玉裳一路乘坐马车来到城南。

        当看见金银轩的招牌时,琉璃眼前精光一闪,招呼停了马车:“姐姐,我还有事儿,且去去。”

        王玉裳不解。妙衣坊离这儿还有一条街的距离,怎么就下马车了?

        琉璃跨下马车,掀了帘子对里面的王玉裳道:“我替姐姐约见了赫连公子!”

        “什么!”王玉裳蹭地站起。复发现自己反应过度,幸好是在马车内,没被人发现自己的失仪,便又坐下:“妹妹怎可擅作主张!”

        话虽是埋怨的话,但听进耳朵里,都满满是少女怀春的娇羞气息。

        琉璃嘟囔小嘴,假意不高兴:“还不是见着姐姐想见,我才派人悄悄递了竹签子约他的!都已订下婚期,姐姐可要借机多多了解他,莫错付他人!姐姐,你怎可埋怨我!”

        “可是……”王玉裳觉得有些不妥,但如果是她自己出面相约赫连礼的话,自然会被人道逾越。而苏馥儿则不同,她还是个孩童,可以避免诸多忌讳。

        思及赫连礼,王玉裳面上不禁一红!罢了,总归约了。

        琉璃发觉王玉裳的不再坚持,乘热打铁道:“估摸时辰,赫连公子应该已经到了。如果久久不见姐姐,只怕该走了!”

        “那…那我且先去等你罢了!”王玉裳难以为情。许是觉得脸上的绯色实在不宜被人瞧见,说完,忍不住捻紧车帘,怕被人窥见。

        琉璃看着马车离开,四下张望,没有发现丞相府的人,抬腿跨进了不远处的一家金饰坊。

        金银轩内。

        小厮眼光极尖,一见琉璃进门,便认出她身上的衣料都是一等一的好货。忙卖着笑脸热情迎上:“小姐可是想买些首饰?那您可算来对地儿了,咱们店的首饰都是极好,无论做工还是成色皆属一流!小姐是想买金饰、银饰、还是玉饰?”

        虽然疑惑,这十来岁的女娃娃,怎么来了贵价店?但有钱人家的孩子,不好轰赶!只是眼光不停在她身上打量,心里掂量着这位小姐是否买得起店里的贵价物。

        琉璃将藏在绢帕里的首饰取出,打开给小厮看:“这套首饰可是出自你们金银轩?”

        小厮只瞧上一眼,便道:“单看做工和样式,的确是出自咱们金银轩。”

        “是,那就对了。”看来自己判断的没有错,容成墨送的这成套的首饰,果然是出自金银轩:“说说,如果我要退这套首饰,能退多少银两?”

        今后用到银子的地方可能很多,苏仲严给苏馥儿的首饰,她断然不敢卖。而容成墨送的就不同了,左右都是致谢的礼,她卖了又何妨?

        她曾想过,将丞相府值钱的物什都卖了,寻个江湖人士,悄无声息取下赫连礼的首级。但是,她不得不考虑事败的后果,更不能连累了丞相府。她用着苏馥儿的身子,就要承担苏馥儿的职责。自古杀人偿命,苏仲严已经老年丧子,不能再连累他失去唯一的孙女。

        小厮奇怪地瞧一眼琉璃,左思右想道:“首饰是金银轩的不错,但是——咱们店就从来没有卖出的首饰,再退回来的道理啊……这个,恕难办到。”

        还以为是遇到了个有钱的主,没想,是个小丫头骗子!谁知道这女娃娃是哪儿来的首饰?若窃取了府上的来变卖,官府查起来,可麻烦了!

        琉璃不服气:“既然是你们店里的,我不喜欢,自然要退!”

        “咱们这儿,是真的退不了!要不小姐拿到当铺去试试?”小厮面上开始写满不赖烦。哪儿有卖出去的东西,还往回退的道理?

        琉璃焦急。苏仲严应该要不了多少时辰就会来寻她了,眼下,她要怎么再去找当铺?

        “四十两!”琉璃伸出手指,比出一个数:“如果不退,我就将它融了!当金珠子使!”

        小厮惊讶地张大嘴。他没听错吧?四十两?抛开手工不算,单单是那金子就值六十两了!而且上面的玛瑙也值好些银子!她竟然要融了,当金珠子使,亏不亏?!有钱人家的小姐,真当钱财不是财?!

        “退!”小厮毫不犹豫地应下了:“不过,得稍等片刻。”

        只赚不赔的买卖,他自然不能往外推。而且,首饰买卖都有账本可循,先差人去打探一下原先买首饰的主儿,如果不是贼赃,那就退回来!实在不成,全当他白忙活了!

        “那你赶紧的!”琉璃没有猜到小厮肚子里的九九,比起久经买卖人情世故的人,她始终稚嫩。

        小厮笑着应下,转身进了内堂……

        墨王府内。

        容成墨坐在书房中,嘴角挂着笑容,把玩着手中的一对耳坠子,可眼神里,却写满温怒。

        管家奉上一盏新沏的茶,见容成墨脸上的笑,不免吃了一惊。什么事情,让主子生气了?旁人或许不知,他却是知道的,自家主子生气的时候才会这般笑!自从主子被皇上赶去边关后,总好似事不关己般,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他已经许久未见王爷如此笑过了!

        “主子,这不是您送给丞相府小姐的饰物吗?”管家认出了这串耳坠子。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