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嫡女重生之棺运亨通》-> 第十三章节:未来夫婿
第十三章节:未来夫婿 作者:离忻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3-24
  •     她曾想过去赫连礼时常出入的地方假装巧遇,可到头来,她发现自己竟然对他知之甚少!好像她从来都不知道他喜欢什么,也不知他爱去什么地方!

        她也曾试图向苏仲严了解赫连礼的事情,可每次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毕竟苏家千金不过十岁,加之不常出门,与赫连礼毫无交集。若贸然说出赫连礼的名字,只怕会引来苏仲严的怀疑。也就作罢了!

        没想如今,他倒自己现身了!

        “姑娘,可是王玉裳小姐?”赫连礼信步轻踏,来到她们身边,恭敬以礼。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丰神俊朗,就连这说话的调调,依旧温和如风。

        琉璃胸口一疼,十指紧握。如果可以的话,她现在真想手上有一把刀,一刀扎进他的心窝子!让他也尝尝她的苦!

        “我……”王玉裳有些不知所措,琉璃率先开了口:“这位公子,想必就是玉裳姐姐未来的夫婿了。可是,公子怎么不知女子未出阁前,是不能与未来夫婿见面的呢?”

        赫连礼尴尬,没想会被个十岁的小娃娃给指出了不合礼之处。连连道歉道:“是在下唐突了。”

        “自然是唐突了。”琉璃冷冷一笑:“既知唐突,那你还走过来,便该是轻浮了!”

        赫连礼面上尴尬愈浓,只得轻笑掩饰。

        也是,想他年过二十之人,却被一个十岁的女娃娃指责。怒也不适,笑也不妥。当真是不知道如何应对才好!

        “妹妹!”王玉裳羞红着脸嗔怪一声,忙对赫连礼赔礼道:“小女子王玉裳见过公子。此乃丞相府的苏小姐,还望公子念她年岁尚小,莫要责怪。”

        琉璃睨一眼王玉裳,有些不喜。

        她倒是忘了,赫连礼即将成为王玉裳的夫婿,自然是要帮衬着赫连礼。毕竟人家才是一家子!

        “馥儿小姐说的也并无错,的确是在下思虑不周,有些唐突了。下次定不再犯,还请馥儿小姐原谅?”赫连礼略带磁性的声音里满是一贯的温和。就好像他从来不会生气,也从来不懂的什么叫恼怒。

        “罢了!”琉璃摆手,嘴上带着旁人听不出的嘲讽:“左右你娶的人不是我!问我有何意义?”

        原本是一个很大度的动作,看在赫连礼与王玉裳眼里,却颇有一副小大人的姿态,双双忍不住地浅笑吟吟。

        琉璃见着他们笑纳闷,半响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吃了这副十岁身子的亏!

        琉璃指甲嵌进皮肉里:“听闻公子剿灭了叛贼,不知那苏将军是如何谋反?公子又是如何剿灭的?若是听的不错的话,那苏将军可是手握重兵!”

        爹爹如果谋反的话,单单是手里握着的兵马,都足以让这京城里端坐着的人颤一颤!又如何会一夕之间被他们满门抄斩!!

        “馥儿小姐对此事感兴趣?”赫连礼问。

        在他的眼里,苏馥儿不过是个十岁的女娃娃。一个小女娃子,懂什么朝堂之事?全当她是好奇问问罢了。

        “自然是感兴趣的。”她将军府满门的性命,她怎能不感兴趣?

        “这种事情,你年岁尚小,不懂。”赫连礼似乎不打算与她细说。

        “你又怎么知道我不……”懂字还未落下,就见悦容火急火燎地跑来,拉了琉璃便要走:“小姐,府上来人了,老爷让你赶紧回去。”

        “谁来了?”琉璃脸上有些不喜。为何这个悦容总是火急火燎,就跟被追魂儿似的?

        眼下好不容易碰着了赫连礼,不说报将军府的仇,坏了他这桩婚事儿,自己还是有把握的!再说了,不是她要自己来帮王玉裳参谋参谋吗?她参谋了,不合心意!

        “奴婢也不清楚。只知道门前停着辆马车,像是从宫里来的。”

        “宫里来的?”琉璃诧异。宫里怎么会来人,而且还是找她的?苏馥儿不过十岁,就与宫里的人有牵扯了?

        “既然是宫里来的,妹妹还是快些去吧。”王玉裳面上的红晕淡了许多,却揣上了一副少女含春的模样。想必,是对这未来的夫婿极为满意了!

        罢了,琉璃心中惋惜。自己当初瞧上的人,王玉裳又怎么瞧不上?

        此番虽然坏不了赫连礼的婚事,但她总有一天,要向他把将军府的帐一笔一笔讨回来!王玉裳,或许还是她牵线搭桥的帮手,那——何必断了他们的联系!

        “妹妹先回府了,改日再来看姐姐。”琉璃说着,不情愿地向赫连礼拜一礼。

        如果可以的话,别说是行礼,她不仅不会对他客气,反而还会在他脸上踹上一脚,划上一刀!看看他还能不能继续保持翩翩公子的一贯温和!

        无人知晓,她口中的银牙,几近要将舌咬出血丝。

        只因,唯有痛楚,才能让她保持清醒。她现在的身份是丞相府的小小姐,断然不能贸然所为,连累了苏丞相。这点,她万分清楚!

        回眸,远远看去赫连礼与王玉裳似乎相谈甚欢,颇有一副郎才女貌的天造地设之貌……

        谁知,她心中何苦?

        琉璃在悦容的陪伴下,刚刚跨出尚书府大门,便见一人跨步走来。

        琉璃俯身见礼:“见过平陵王。”

        悦容也随之俯下身子:“奴婢参见王爷。”

        容成赋轻唔一声,迈了跨步往里走,算是应了。转脸见琉璃颈项上束着的薄纱,扭了头问道:“这馥儿小姐是怎么了?”

        琉璃木讷。他不是知道吗?那日还在平陵王府见过,听他这话,倒像是从不知道她受伤般。

        ……抿一口茶的功夫,琉璃琢磨出了他的意思,又行一礼道:“侥幸捡回了一条命,有劳王爷关心了。”

        “无碍便好。”容成赋抬腿进了尚书府。

        琉璃看着容成赋的身影,不免奇怪。看来,他与苏仲严的见面,是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明日便是他的大婚,他不在府邸上操持,忙自个儿的婚事,怎么跑来尚书府来了?若真有什么事儿的话,他大可以唤了王尚书过府去。

        眼下看来,平陵王也是个对自己婚事不上心的主!

        “祖父。”琉璃跨进丞相府门槛,远远地便唤着苏仲严。

        苏仲严暗暗摇头。心想:前几日忘了事儿还懦懦弱弱的,现在恢复了,又如以往一般了!

        自然,琉璃是故意的。这几个月的旁敲侧击,已大致了解到了苏馥儿的性子。虽然有着失魂症作庇护,可一个人忘了事儿,是断然不会轻易将性子也换了的,那是打从娘胎就生的东西,骨子里也忘不掉!

        苏馥儿虽然身子骨弱,言行与其他大家闺秀并无两样,但是对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苏仲严,是没什么规矩讲的。无不是仗着苏仲严的宠爱,所以肆无忌惮。平日的知书达理,不过是外人眼里的苏馥儿。所以,苏馥儿只要对外举止不失大家闺秀的教养,苏仲严是会纵容她的……

        “还不见过墨王爷。”苏仲严看似严厉的呵一声,却并未真的动怒。

        若真说起来,连皇上都得给苏仲严几分薄面,更不说是这个不得圣心,连个封号都没的墨王爷了!容成墨,还入不了他的眼!

        墨王爷?容成墨?

        琉璃纳闷。他怎么来了?那辆马车不是宫里出来的,而是容成墨的吗?

        “苏小姐。”容成墨率先见礼。

        今日不同那日所见,容成墨垂散的鬓角梳理妥当,穿戴整齐,如墨的长发高高束起,一丝不苟。细看之下,还有几分贵公子的清新俊朗。只是,似乎不曾这般打理,显得甚是生疏,并没有平陵王那般信手拈来,玉树凌风。

        琉璃琢磨着,这样的他,是有几分王爷样子的。

        “不知墨王爷前来,所为何事?”

        “那日多谢小姐帮助,故而今日特意登门道谢的。”容成墨说完,一旁的小厮便捧上礼盒,将里面上好的绣花布料,女子所用的首饰,均呈现在琉璃面前。

        布料她认得,是妙衣坊的云锦,还在将军府时,自己也时常去那儿订料子。首饰则是金银轩新进的成套饰品,发簪、镯子、耳坠子。她听王玉裳提起过,金银轩新请的手艺师傅,工艺了得,堪比宫里专司饰物的女官手艺……

        容成墨可知道,这些东西值多少钱?

        那日,她不过只是给了一枚珠钗,还抵不上他送的这些布料昂贵!更何况是那些成套的首饰?

        “王爷这礼未免忒贵重。”琉璃不打算收下。她记得,他那日可是连酒钱都给不起的!

        “钱财乃身外物,我也不知道苏小姐喜欢什么,便让下人去操办了。”容成墨这意思,是他并不知道这礼物价值几何。还以为是她看不起这东西?

        也是,就算是个不受帝王之爱的王爷,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那王爷的谢意馥儿便收下了。”人家都眼巴巴地送来了,她还怎么好意思不收?左右,也是来道谢的,这般倒是不欠了。

        容成墨目不转睛地留意着琉璃的一举一动,似乎是想将她看出一朵花儿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