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嫡女重生之棺运亨通》-> 第八章节:平陵王府
第八章节:平陵王府 作者:离忻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3-24
  •     “老爷,到了。”马车停下,小厮在马车外小心禀报道。

        苏仲严睁开眼,“唔”一声,掀开袍子跨出马车。悦容也随即进来,搀扶琉璃下去。

        落地时,琉璃才发现,苏仲严带她来的并不是什么游山玩水的地方,而是平陵王府!

        平陵王府就建在京城的城中,与丞相府不过相隔三条街道的距离。可是,她却仿佛马车行驶了许久,足够离开京城好几里地!难道,是为了掩人耳目?这还不是最让她惊讶的,真让她惊讶的,是他们的马车正停靠在平陵王府的后门处!

        堂堂一国相爷,入王府,竟然要从后门?

        琉璃突然想起,那日棺材中曾听见有人说苏馥儿死了亦好,活着也是无用!还被苏仲严厉声赶走。当时那个凉薄声音的主人,就是一位王爷?

        会不会,这个平陵王爷,就是那日在棺材中所听见的人?苏仲严是来兴师问罪的?

        思考间,王府内已经有一名家仆迎上。

        苏仲严顺势将一块纱织的围脖缠到琉璃的颈项上,挡住她颈项间触目惊心的疤痕。

        琉璃不自觉抚上颈项,虽然疤痕已经结淤,但是却见之毛骨悚然。只怕家仆还没到跟前,就被吓跑了。女子身上有伤,也是件伤大雅之事。

        “相爷,我家王爷已在大殿恭候多时。”家仆躬身作请:“相爷请。”

        琉璃转目看向苏仲严。当真,要从后门入吗?

        苏仲严并未觉得不妥,抬腿就跨入了王府的后门……

        进入大殿,平陵王‘容成赋’端坐在殿内。一身华服金绣滚边,彰显着身份的尊贵。只是手中白玉茶盏,茶水只抿了半口,似乎没有家仆所说的‘恭候多时’那般夸张。

        苏仲严和琉璃被引坐上椅。

        他们进王府时,连一个奴仆都没有带。悦容本来是想跟进来的,可被苏仲严一个眼神,就堵在门口了。说来好笑,悦容不怕伺候着的主子苏馥儿,反而怕极了苏仲严这个一年半载都说不上几句话的老爷。

        容成赋察觉到了琉璃打量自己的目光,余光扫向在坐的琉璃时,开口道:“馥儿小姐当真福大命大,这般的刀伤,都未能伤及性命。”

        琉璃不清楚现在是个什么状况,更不知该如何与他搭话,索性闭口不言。

        只是,听他声音,能判断得出他并非那日在棺中听见的人。那个人的声音,比容成赋的声音更显无情,更冷漠……或许,那个人,才是最希望苏馥儿死的人!

        “咔嚓!”苏仲严重重磕下手中茶盏,接过话:“老天待老夫不薄!开了眼,为苏家留了根儿!”

        容成赋点头,表示赞同:“苏相为国为民,老天若不开眼,本王便不信那神佛。”

        琉璃惊讶,这话听起来,怎么有几分奉承的味道?

        虽然平陵王让苏仲严从后门入,但是言语之间,却是出奇地客气!

        平陵王一挥衣袖,放下了手中茶盏:“把那殿外的畜生带上来!”

        琉璃眨眼,判若两人!这般的话语与方才的斯文,完全不像同一个人!这个平陵王,有些让人拧不清!

        容成赋的话音落下,一名满身伤痕的男子,已经被王府的亲卫架上了大堂。

        两名侍卫扣住男子,让他跪下。男子两只胳膊怂拉着,看起来像是被卸了双臂,被侍卫双膝压迫,不得不呈半跪的姿态,倒也算是个有点骨气的人。

        侍卫见他不肯跪下,便一把在男子后背踹上一脚,男子被扑通踹翻,趴在地上。胸前的伤口顺势裂开,血水灼目鲜红,染透了破败的衣裳,直淌而下,污了堂中上好的螺纹毡毯。那臃肿的身子趴在地上,就如同一滩烂肉。

        琉璃看着男子狼狈的模样,忍不住捂了捂鼻,竟隐约觉着臭?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