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嫡女重生之棺运亨通》-> 第一章节:满门抄斩
第一章节:满门抄斩 作者:离忻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3-24
  •     湛国,政武帝在位第八年。

        湛国将军,苏德武勾结叛贼,意图谋反。圣旨下,满门抄斩。当日,将军夫人房中自缢,将军亲手扼杀年仅三岁的稚子,唯有年芳十八的大小姐外出拜神,归来时与苏府一众奴仆关入大牢。

        外人对此众说纷纭,有人道是朝中尔虞我诈,苏将军得了谋逆罪名,亦有人说苏德武功高盖主,早已不安只做个将军。至于,真相如何?无人得知。总归,再多的言论,都经不住时光冲刷,被人遗忘……

        幽暗潮润的牢房内,无孔不入地充斥着霉味儿。

        苏琉璃蜷缩在角落里,桃红色的绣水波纹小袄子浸染污浊,那双水瞳暗淡无光。生机?全无!

        她不曾预料,看似寻常无奇的一日,却是苏家满门被斩杀殆尽的一日。

        依稀耳边还回响晨时母亲叮嘱自己出门小心,求得姻缘签速速归来。可当自己归来时,等待的却是母亲自缢身亡,二弟被父亲扼杀,父亲被人一剑穿喉,还有苏家满门被尽数关入大牢择日问斩的事实……

        她今儿求得的姻缘签上明明写着: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中签!算吉!

        如此,又如何能算吉?!

        苏琉璃十指握紧成拳,指甲深陷皮肉,流出的血液比那指甲盖儿上染的蔻丹还红。仿佛,疼痛能叫她从梦中醒来,远离这场噩梦。

        爹爹,苏德武,为湛国驻守边关数十载,饮尽风霜血雨,岂能谋反?反,何必等到这残年余力之龄才反!!

        “开门。”一个沉稳的声音响起,琉璃抬起头。

        一名男子彼时迈腿跨入牢中,银白的袍子镶滚流云,随着他的步伐轻轻流动,未沾染牢内的半点灰尘。是个极爱洁净之人。

        “礼……”琉璃泪水溢满眼眶,轻唤来人的名字,脸上有了色彩。好似见到曙光,照亮了她四周的晦暗。

        他,是来救她了吗?

        可是,他不是护送公主去汴玉国和亲了吗?也正是如此,他们的婚期才会延期啊!此时,他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赫连礼缓缓在她身前蹲下,目光一如往昔般怜惜。温暖的指腹轻柔滑过她脸颊,可转瞬间!那双温柔的眸子变得锋利无比!他如刀刻的五官满满皆是愤恨!十指紧紧扣住她的肩,拉向自己,一字一顿道:“和亲是假,抄你满门是真……”

        琉璃双眸瞪大。

        ……

        “小姐,小姐——!”声声呼唤在耳边炸开,刺痛了沉睡之人的耳。

        苏琉璃仿佛置身于一片黑暗中,躺着的地方柔软而冰冷。

        ‘是,在叫我吗?’琉璃觉得声音明明在自己耳畔,却怎也看不见声音的主人。

        “小…小姐你醒醒啊——”那声音的主人哭声越来越大,声嘶力竭,几乎要震破了她的耳膜:“小姐……你就这么走了,要悦容,可怎么办啊——!”

        哀伤的乐曲开始鸣奏,焚烧祭奠的香烛味儿萦绕鼻端,四周充斥着低低地呜咽声,悲痛万分。

        可是谁过世了?若不然,他们为何如此哀伤?悦容,又是谁?

        苏琉璃用尽全力睁开眼,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奈何眼皮似千斤重,压得她无能为力,反倒开始被一阵黑暗侵蚀,就连那哭泣的声音都在渐渐淡去……

        “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对你心存半分怜惜!”

        一个平淡的声音响起,冷漠而无情,让她如堕冰窟,却又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

        “和亲是假,抄你满门是真……”赫连礼的话,如一记重锤敲在她的心头,直直将它敲散、敲碎,敲得支离破碎!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