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种田重生-> 《丑妃的种田之旅》-> 第六百零六章 粮仓
第六百零六章 粮仓 作者:少女不写诗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1-22
  •     “可是先生,我要是不动,不止那些东西要落到那人手上,便是这大好江山,也要落到那人手中了。”男人扯动嘴角。

        “主子,只要不妄动,那江山,迟早都是您的。您才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名正言顺?

        名正言顺就能够坐上那个位置?怕是未必。

        他见多了太多的人的失败,见多了功败垂成。

        唾手可得的位置丢了的,那也是正常。

        眼下他可不就是如此?瞧着一切都该是他的,可他却是知道,他那位好父皇,已经将视线落到了另一人的身上。

        “先生你怕是不知,我的好父皇,已经打算要给他指婚了呢。”

        “这也是好事,我们稍稍运作一番,便能够让那位得不到好的亲事。”比如,传个克妻名声什么的。

        名门贵族,指望的可不就是子嗣绵延,富贵权势长存吗?

        这与皇室联姻固然不错,可要将自己家中培养得好好的闺女送去做个短命鬼,有个王妃身份,又有什么作用?

        除了赔进去一个精心培养的贵女之外,什么都捞不到。

        那时候便不会有人再想着要将女儿嫁给他了。

        所以,这第一个要与那位谈婚论嫁的小姐,可就是他们要下手的对象了。要想个好的办法,能够让人

        这事情有点难度。不过,真的要做,也是能够做成的。

        “先生可知,我父皇看上的是谁?”男人看着身旁谋士那沉思的样子,哪里会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若是其他人,动了也就罢了,可偏偏是他看上的!

        谋士闻声抬头便见得男人眼底的疯狂,心里有个不想承认的猜想。

        “晋华郡主?”若是能够引得这位主子失控的,也就只有这位郡主了。

        “呵呵,我那位好父皇啊,竟然会想着要将晋华许配给他!”要说如今这贵女之中,除了公主,谁最尊贵?

        当然是晋华郡主!

        便是公主中,不受宠的还比不得晋华郡主。受宠的公主,也是要礼让她三分。

        就这么一个人,他父皇想到的居然不是他,而是那人!

        如此,他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晋华郡主?

        谋士心头一惊。

        在这京中贵族的心中,谁人不是默认这晋华郡主是不会嫁入皇家的了?

        这要是知晓她要嫁入皇家的话,那几兄弟还不争个腥风血雨?

        便是他们不争,那些跟在他们身后支持的那些大臣,也会为他们争。

        争赢了,那位置,那就是唾手可得。

        当今必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他们也就没有再想,就连主子有这想法的时候,他们都还觉得这事不大可能能成功。

        不曾想,这当今竟然还想着将那晋华郡主赐婚给晋王!

        晋王近些日子风头正盛,追随他的大臣也是日渐增多,已经是能够在朝堂上与主子分庭抗礼了。

        甚至,隐隐有压过主子的意思。

        不,应该说是已经压制住主子了。

        早在那晋王打完几场胜仗回京之后,他那势力就渐渐长成。眼下,他们根本就压制不住晋王。

        到这个时候,当今还将晋华郡主赐给晋王,这不就是摆明了说他看好的继承人是那晋王吗?

        晋王,晋华郡主?

        是了,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大魏地域辽阔,要说当今看好那位郡主,要选土地肥沃的地方,那也是多得是。为何偏偏要选晋王封地上的?

        要说定国公老家就是在那边,也说不过去的吧?

        谁说老家在那地方,就一定要给那地方的封地?

        再有那封号,晋华晋华,为何非要用那个晋?

        还是说,当今一早就有了这种打算?

        一想到这种可能,谋士便叹了口气。真知晓这样的事情发生,不说他家主子会失控,就算是他这么一个旁观的人,也会失控。

        眼看着属于自己的东西,到头来听到别人说,那东西只是给自己看看,并不能拥有的时候,都会这般的吧?

        只是,当今生出这打算的话,他们可就不能照着之前的想法办了。

        克妻一事,也不能在晋华郡主那边动手。

        真要动了晋华郡主,一旦被那定国公知晓,他们这也讨不得好。

        所以,主子才会想着要对那些东西下手吧?

        此时那些东西属于晋王看守,这要是出了问题,晋王最是脱不了责任。当今便是再看好晋王,经此一事之后,想来对他也会生出不好的看法来。

        事成之后,他们大可以从其他地方给补上。

        尤其听说那位晋华郡主在那些东西上有几分能耐,他们就更是不急了。

        真要是缺少粮食,叫那位郡主种,不就得了?

        少不了粮食,又能削弱那晋王在当今心中的地位,可不就是一件大好事?

        想到这,那谋士也就不再想着要劝说男人收回决定。

        男人虽说早就打定主意,不管是谁来,都不会改变决定。但是在见谋士不再劝说,认同他的做法,他还是很高兴。

        至少这还是有人支持他的。

        他打定心思,等到大业成了之后,定然要给身边的谋士一个国公的爵位。

        不说世袭,至少五代不降。

        事情很快就安排下去。

        他也不会忘记,那次次的失败。

        此次的事情,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代价再大也是在所不惜。

        正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京城西北角,那处大魏最大的粮仓失了火。

        火光烧红了半边天,叫京城乃至附近的人从睡梦中醒来。看到那情形,一个个都吓呆了。

        如坠冰窟。

        那是他们的粮仓啊!

        最大的粮仓!

        这要是有天灾,没了粮仓里的粮食,他们这些人,也就只有活活饿死。

        这是天要亡他们吗?

        身在深宫中的当今自然也是知晓了这个消息,连夜将晋王招进宫中。

        “嘭!”镇纸狠狠的砸在晋王的身上。

        “孤信任你,才将大魏粮仓交予你看管,你就是这样看管的?”原本,他想着自己这儿子稳重可靠,将粮仓交到他的手中,最是放心不过。

        哪想到,这才几天时间,就搞出这么大的事情!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