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哑症(中) 作者:绾紫彤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01
  •     颜素问刚一提及那日船上发生的事,巧巧就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眼神里也带着一丝惊惧。

        “巧巧别怕,你告诉阿姨的事情,阿姨保证都不会告诉别人的。”

        颜素问说着,将巧巧拉过来,搂到怀里轻轻拍着。

        “阿姨知道,巧巧一定遇见了非常可怕的事情,但是巧巧,已经发生的事情,仅仅靠着躲避是不行的。”

        颜素问松开手,改握住巧巧的双肩,然后以目抵目的

        巧巧看着颜素问,先是用牙齿咬着嘴唇不吭声,过了许久,才看了她祖母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你们是不是遇见了什么人?”

        巧巧先是点头,跟着又摇了摇头。

        “巧巧会写字吗?或者画画也行。阿姨很聪明的,看巧巧的画也能猜出来一些。”

        巧巧点头,然后找来了纸笔,简单的画了起来。

        巧巧先是画了一条船,船上画了一个大人,一个小人。大人,不用说,就是巧巧的父亲,至于那个小人就是巧巧自己。紧跟着,船翻了,两个人都落到了湖里。生在湖边的打鱼人,别的不会,游泳一定是会的,所以在第三幅图中,巧巧从水里浮出来,并且用手抓住了渔船的一边,而巧巧父亲这边,却始终不见人影。

        第四幅话里,巧巧的父亲出了水,但背后却多了一个黑色的影子。

        “这是什么?人,还是水里的怪物?”

        巧巧慌乱的摇着头,眼睛里带着害怕,颜素问见状,也就没再问下去。

        张婆婆瞧着孙女儿的样子十分担忧,她先是看了看那些图,跟着问颜素问:“我家巧巧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她到底是被雷给吓着了,还是被这怪物给吓哑了?”

        “都不是!”颜素问打开小药箱,取出银针来:“巧巧失声是因为她中了哑毒。巧巧,你看着阿姨,阿姨手里拿着的这个叫银针,是医家常用的给人看病的东西。阿姨要用这个银针给你看病,或许会有一点点的痛,但阿姨保证,绝对不是让巧巧能痛出眼泪的那种。巧巧不要害怕,咱们把喉咙治好好不好?”

        “不好不好,这东西怎么能给人身上扎呢。”巧巧还没回应,张婆婆自己倒先给拦住了。

        “自然是能扎的,而且扎对了,针到病除。要不,我给婆婆你演示一下?”颜素问说着,就捏了银针,往自己手背上,胳膊上各扎了一个。整个过程,她都面不改色,甚至是笑眯眯的:“喏,婆婆看见了,巧巧也看见了,我自己扎了自己,证明我这个东西是很安全的,而且我自己也有这个本事,能确保巧巧也是安全的。”

        “这个针真能把巧巧给看好?”

        “当然不能,除了这个银针,还要吃药。”颜素问解释着:“银针泄毒,药石排毒,只有双管齐下,才能让巧巧尽快的好起来。另外,我只能保证巧巧可以开口说话,但嗓子能不能恢复到跟原来一样,这个目前还不好说。我是大夫,不是神仙。”

        “能说话就好,能说话就好。我知道,我都知道。巧巧这嗓子,之前也请人看过,可他们都说没办法。眼下,我老婆子别无所求,只求我这个可怜的小孙女能开口说话就行。好歹,等她长大了,嫁了人,遇到了委屈也能说出去,让人知道不是。”

        颜素问又询问了巧巧一遍,见小姑娘点头,这才捏住银针,轻轻刺到了她的喉咙上。银针以缓慢的速度变成了黑色。拔下银针时,婆婆跟巧巧的脸色都变了。

        “这是——”

        “毒,哑毒。”颜素问看了下巧巧的脖颈:“这些毒,怕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泄干净的。这样吧,明日一早,我再来找婆婆跟巧巧。”

        “多谢夫人,多谢夫人。”张婆婆说着,竟拉起巧巧就要给颜素问下跪,被她赶紧起身给挡住了。

        “婆婆千万不可,我与我家夫君也是恰巧路过这里,遇见婆婆,遇见巧巧都乃是天意。许是老天见巧巧可爱,不忍心让她成为哑巴,这才叫咱们来了这里。”古人迷信,将事情跟老天牵扯上,就会莫名的多了几分可信度,甚至是诚意:“婆婆,咱们家是不是跟什么人有仇啊。湖上行凶的一定不是怪物,若真是怪物,直接将人吞下即可,何必大费周折的去下毒。”微微吧 

        “仇人?我家没什么仇人啊。”张婆婆轻轻摇头:“我张家世世代代都是老实人。不管是我死去的夫君,还是巧巧的父亲都不曾与人结仇。”

        “那有没有谁家嫉妒咱家生意好的?”

        “没有。”张婆婆依旧摇头:“咱家生意是好,但咱家只是做鱼的,除了鱼别的菜都不行,也不做。这些年,的确有人慕名而来,可客人到了咱们饭庄里不能只吃鱼吧,所以别家的菜也可以送到咱们庄子上,这样一来,大家伙儿的生意也都跟着好了。说句不好听的,如果我家没了生意,那别人家的生意也都会受到影响。”

        颜素问看了巧巧一眼,巧巧点头,证明张婆婆说的都是真的。

        来之前,颜素问也曾留意观察,这湖边店铺虽多,可吃饭的却没有几家,且各具特色,所贩卖的品类也不同,想来也是这么多年经营下来的一种选择。

        “那您儿媳妇呢?她有没有什么仇人?”

        听颜素问提及自己的儿媳妇,张婆婆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过了半响,才回道:“她一个妇道人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能有什么仇人。”

        见张婆婆不愿意深谈,颜素问也没在追问,收了药箱,就回到了顾长风的身边。

        “如何?”

        “巧巧中了毒,毒药应该是凶手趁着巧巧昏迷不醒的时候直接灌到她喉咙里去的。小孩子,又惊又吓,加上醒来之后发现自己不能开口说话自然更觉得害怕。另外,我怀疑巧巧的爹,也就是张广恩他也是被人下毒害死的。只是,人都下葬了,咱们手里又没有确切的证据可以证明,光是凭着猜测,不可能让张婆婆她们同意咱们开棺验尸的。”

        “巧巧的喉咙能治好吗?”

        “九成把握,但具体如何,还要治了才能知道。”颜素问说着,往小厨房的方向看了眼,这才低头道:“我觉得吧,张广恩的死,跟那个崔莺儿有关系。说不准,就是这个崔莺儿与人合谋,谋杀亲夫的。”

        “证据呢?”

        “没有,但我一定能找到。”颜素问坐回到自己的凳子上:“那个崔莺儿的确有古怪,且刚刚我故意在张婆婆的面前提了提她,张婆婆对她似乎意见颇大,只是碍于张家的门面才不愿意深谈。这个崔莺儿没准儿就是另外一个潘金莲。”

        “夫人的猜测是做不了证据的,况且,张家的事情,也不在夫人可管辖的范围内。故事,听一听即可,参与太深,未必就好。”

        “知道知道,我有分寸的。”颜素问夹起一块鱼肉放到顾长风面前的小碟子里。顾长风看了她一眼,默默夹起,吃掉。

        吃过鱼,问张婆婆要了条船,在湖上飘了半天,看了看湖光山色后,又将船划回到了张家。晚饭,照旧是在张家吃的,只不过还多要了别家的小粥和小菜。颜素问大方,除了支付应有的饭钱外,还多给了不少的小费。当然,这些钱,不是白花的,颜素问通过那些七嘴八舌,得到了不少的小道消息。

        例如,张广恩是患有隐疾的。据说,这张广恩小的时候曾被一条毒蛇给咬到过,这毒蛇虽然没要了他的命,却将他那个地方给咬坏了。能办事儿是能办事儿,但估摸着跟正常人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这巧巧娘有巧巧的时候,张广恩就曾怀疑过巧巧不是他的亲生女儿,怀疑是巧巧娘在外头跟别的男人有的。就因为这件事,在巧巧娘怀着巧巧的时候,张广恩就时常辱骂她,甚至动手打她。要不是因为张广恩,巧巧娘也不至于那么早就没了。

        张广恩的这种猜忌,直到巧巧出生后才消失。为啥?就因为张婆婆说了句,巧巧跟张广恩小时候是一个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