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穿越之神医苏清韵》-> 第四十章:被打晕带走
第四十章:被打晕带走 作者:南山有梦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7-25
  •     “哼!你们以后会有求我的一天的!”罗思琦气愤难耐,甩着袖子大步离开傅府,刚一出大门,大门就被紧闭,罗思琦忍住砸门的冲动离开。

        苏清韵见气氛不好,独自回了自己的小院,罗思琦被赶出傅府确实让她大悦。

        但思及傅黎夜的腿伤,她又颦蹙眉心。

        罗思琦毕竟是苏雅君的徒弟,虽不见得全部得其真传,但至少也习得一部分,如今被赶出傅府,肯定更不愿帮忙治疗了。

        苏清韵拿出医术,面带忧色。

        罗思琦在医馆门口徘徊了一段时间,见苏清韵进去后五官狰狞。

        “苏大夫,你

        “午膳吃了什么?”苏清韵一边观察一边又问道。

        女子思忖了一下,娓娓道来,“不过是吃了些鱼虾。”她说着,又皱了皱眉。

        苏清韵又伸出手指搭在她脉上,“以前可有过这种症状?”

        女子摇了摇头,有些不好意思道:“以往……并未吃过虾,但以往吃鱼没什么反应。”她挠了挠头,又询问道:“难道是虾有毒?”

        “呵呵……”苏清韵不由得轻笑出声,之后又摇了摇头,“虾没什么问题。”

        “难道是鱼有毒?”

        苏清韵无奈的叹了口气,从旁边的药柜抓了两种药出来包好递给她。

        “不过是虾过敏,以后切记不要吃虾,这药早晚按时服用,一周之内便可消下。”

        女子这下展颜一笑道谢离开。

        罗思琦见着一个又一个病人从医馆走出来,神色愈来愈暗沉,一双眸子似乎落入深渊地狱,又带着昭示着怒火的红光。

        “看到医馆里的那个人了么?”巷子里一个小混混点着头,面前一个黑袍蒙面女子指着苏清韵。

        “你明白的。”罗思琦狞笑着,从怀里逃出五两银子来扔到他怀里。

        小混混叼在嘴里咬了一下,又在身上擦拭干净,谄媚的应了下来。

        小混混走后,黑衣女子揭下蒙面,正是罗思琦。她将面罩扔在一旁的角落里,朝着反方向离开。

        “啊!”暗角处,一个小丫鬟捂着嘴低呼一声,“这……不行,得去告诉夫人!”

        丫鬟小跑着离开,而所去的方向正是傅府。

        “夫人!夫人!”

        杨慧兰正修着手指上的护甲,今日因为挣扎,食指上的护甲都脱落了。

        “又怎么了!”她没好气的将工具扔在桌上,让她进来。

        “夫人,我刚刚出去见到罗姑娘了,她……”丫鬟禀告着,当时罗思琦眼中的恨意让她到现在都还脊背发凉。

        “哦?确有此事?”杨慧兰吹了吹护甲上的粉末,挑起丫鬟的头。

        丫鬟确认的点头,又拿出那被罗思琦扔在角落的黑布给她看。

        “这件事不许声张。”杨慧兰看了一眼丫鬟,将她手里的黑布攥在手心,“去吧。”

        “我倒要看看,这二人撕咬起来,是个什么景象……”她勾起嘴角将黑布烧掉。

        杨慧兰本就和二人都不对付,无论是哪一方发生了意外对她来说都没坏处,她倒是乐得看戏。

        苏清韵收到订单让她去送药,但恰好医馆的人今日大多有事告了假,唯一剩了一个现在还在忙,她只好亲自去送。

        拎了一包药,苏清韵按照纸条上的地址而去。

        “怎么还没到。”纸条上的地址有些远,而且这路越走越偏。

        眼见热闹的街市已经距离很远,小路周围都是杂草,树木参天,时不时一阵风吹来,让她身上的荷色衣裙荡漾着,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应该就在这边才对。”搓了搓有些凉的胳膊,她喃喃低语道。纸条上写的很详细,为了让她能够找到地方,上面甚至告知了到哪里要转弯继续走。

        但是等到苏清韵到了附近,却发现附近并没有纸条上所说的人家,只有一条阴暗的小路。

        周围风声打着树叶猎猎作响,鸟儿扑棱棱的从旁边的树上飞起,偶尔能听到一些稀碎的声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清韵又将纸条拿了出来仔细的核对了一遍,确认自己走的没有错,复又察觉到不对劲。

        不好!

        她警惕起来,仔细的查看着四周,一步步的朝着来时的路退去。

        “站住!”一个小混混忽然从草丛中窜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根棍子。

        苏清韵下意识的想转身逃走,但刚转身,眼前又出现了三个小混混!

        三人同样的手中各拎着一个棍子,而出来的第一人应该是他们的头领。

        “看你还往哪儿跑!”回过头来,小混混头领晃晃悠悠的朝着她走过来,手中的棒子在另一只手心上敲打着。

        另外三个也一步步逼近,口中发出一声声阴笑。

        苏清韵后背冷汗直冒,但还是冷静的观察着形式。

        对方一共有四个人,而且手中都有武器,而她不过是一介女子,况且又手无寸铁,若是正面打起来,肯定吃亏。

        “你们是谁!要做什么!”她故意装作一副害怕的样子,双手抱在身前,手中的药散落在地上。

        “你们再过来,我可要叫人了!”说着,她将手捂在嘴上,浑身颤抖,但眼低却是冷静。

        “你叫啊!这荒郊野岭的,我倒要看看谁能来救你。”小混混逼近她,另外三个也已经到了她身后一步之遥。

        倒也不怪他们不怕,只是这地方荒无人烟,周围更是茂密的树林,即使她扯着嗓子喊,也不过是能在这周围听见,稍微远一点都传不过去。

        要知道这地方可是他们找了好久才定下来的打家劫舍的好地方,轻易不会有人过来。

        “你们再过来我!我就动手了!”苏清韵又硬扯着嗓子喊到,手指在衣袖下微动。

        但小混混们不以为意,她现在只有一个人,而且看她这副柔弱的身子也不是什么习武的样子,只觉得她是在虚张声势。

        说着她又后退了一步,几乎要贴在小混混身上,而小混混闻到她身上特有的药香气,再也忍不住就要去撕她的衣服。

        “滚开!”苏清韵拂开面前之人,但深情却冷的可怕。

        小混混被推了一个趔趄,正要张口大骂,腿上一软。

        “你!你做了什么!”

        “说了我会动手的。”苏清韵拍了拍手,看了眼同样倒在地上的另外三人,朝着身后来时的路跑去。

        刚刚她利用这几日所学给三人下了强效***,只需要吸入便可见效,而她自己早在刚刚捂嘴假装害怕时就吸入了解药。

        但是因为第一次尝试,她不知道这药效能坚持多久,本就是为了防身而带,没想到真的派上了用场。

        而在她走后,不远处的草丛里又才走出来一个人,若是苏清韵还在定可以认出此人正是罗思琦,罗思琦担心计划失败一直在不远处监视,没想到真的失手了!

        朝着小混混身上踢了一脚,暗骂了一句没用,罗思琦便跟了上去。

        苏清韵从小路回到街市,才放下心来,从着最近的路往医馆走,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一道视线再盯着她。

        她听到动静,状似没发现似的走到一个转角,停下来往后看,但却没发现身后只有一个卖香囊的小贩,心中惊疑不定。

        “姑娘,要买香囊么?”那小贩见她盯着,问了一句。

        苏清韵摇头,又快步的走了一段路,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猛地一回头,罗思琦放大的面庞出现在她眼前,紧接着眼前一暗,失去了意识。

        “呼……”罗思琦放下手中的银针,将苏清韵拦在怀里,朝着一旁的小巷而去。

        “哎呦,姑奶奶,你可是让我好等。”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方锦帕,再面前来回挥弄着,所到之处皆是一股胭脂水粉的香气。

        “人在这了。”罗思琦将苏清韵推给她。

        这女子正是这附近花楼的老鸨,今日原本罗思琦找上她说有生意,她还不信。

        但罗思琦给了订金,她这才答应等她,没想到她真的给她送来一个姑娘,而且还是这般貌美的女子。

        老鸨颜面一笑,头上的钗子流苏颤动着发出叮铃当啷的声响,又拿出一袋银两递给了罗思琦。

        “嘿嘿,这丫头我定会找人好好调教的,您放心。”她挤眉弄眼的看着罗思琦。

        她常年混迹在人群中,看人的本事可是一流,当下就看出二人之间有过节,你是不知道这二位女子都是什么身份。但这些她也都不在乎,只要进了她楼中,定会将她管制的服服帖帖的。

        罗思琦收了银子,又蒙上了脸这才走了。

        “正好今日有位爷想找些新花样,你倒是送上门来,就别怪花姐我狠心了。”花娘拿绳子将她手脚绑住,又招呼了两个人帮忙将她拖入二楼的房间中。

        “你们可看好了,要是出了什么差错,小心花娘我不给你们饭吃!”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