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点翠夫人》-> 第五十七章 终相见
第五十七章 终相见 作者:庄椿岁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1-21
  •     “别不识好歹!”安培庆恼羞成怒:“我耐堂堂官家之子,瞧上了你是你的福分,今日你又

        点翠见他动了歹意,赶紧道:“公子误会了,公子风姿俊朗,令人忘之脱俗,”点翠忍住心中不适,假意奉承道:“非是点翠不愿,而是……”

        安培庆一听,却是有门,脸上的戾气也稍稍卸下了些,换做一副自诩风流的样子,道:“而是什么?”

        “而是……”

        “二少爷!”点翠突然眼中一亮,对着院门西边大喊一声。

        安培庆闻声一震,立即看去,半晌却也不见人影。

        这时旁边的点翠就似那滑不溜秋的泥鳅,等他稍稍一分神,拔腿便奔了门外去。

        安培庆自知上当,面上狠色顿显,抬脚便也跟了上去,只是他方才力气使到了别处去,此时难免脚步虚浮。再加上点翠前世里做丫鬟做的日子不短,对这府中是再熟悉不为过,花墙院房、小道回廊甚至狗洞水渠,哪有她不熟悉的,三下五除二,竟叫她跑了去。

        再往里便是人来人往的内院,安培庆自知不能往前追了,只得气急败坏的离去。

        却说点翠为了躲避安培庆,依着前世的记忆过了一座小院儿的角门,左拐过了一个穿堂,是一个大院子,此院子曾用来招待夫人那边的亲眷,此院正门不开,点翠便钻了个洞子进,又钻了个洞子出,而后是三层的仪门,出了仪门,再往右过了一片枫树林的花园儿,最后来到一处假山湖边站定。

        再回头,那安培庆终于跟不上了,她便知道自己安全了,因着再往前走便是夫人所在的东院儿,湖那边都是来来往往的丫鬟和婆子。

        念起这是老爷和夫人所住之处,点翠有点怔怔的痴望着那个院子。

        毫无察觉一个穿着洒金红斗篷的女子缓缓的面无表情的站在她的身侧。

        “那是老爷夫人住的地方,”归楚玉今日的声音略带着些不同于往的慵懒,而她也完全没有掩饰。

        点翠亦是面无表情僵硬的回过头,良久,伏身道:“点翠拜见大小姐。”

        归楚玉呵呵一声娇笑,笑意却未达眼底,道:“你我一同长大,叫大小姐岂不生分了,还是叫姐姐罢。”

        “奴婢不敢,”点翠姿态愈加的恭敬。

        归楚玉这才微弯了唇角:“这几日,待得可还习惯。”

        “习惯,点翠很好,劳烦大小姐惦记了。”点翠说话愈发客气。

        归楚玉嗤笑一声,喃喃道:“从哪里学来的这些酸腐官话儿,听着就厌烦,倒叫我怀念以前有一说一的乡下日子来。”

        归楚玉嘴里说着听好话儿厌烦,点翠了解她为人,道她心里可不是这般想的,乡下来的小姐一朝飞上了指头最最忌讳的便是别人不能拿她当正经小姐那般恭敬有加,这些道理也是后来点翠看了些袁知恒给的闲书才想明白的。

        “你觉得今日的安公子如何?”归楚玉突然劈头盖脸开口问道。

        终于,点翠心中惊惧,心快要提到了嗓子眼儿一般,艰难的涩声道:“不知大小姐说的是哪个安公子,府中并无安姓的公子。”

        归楚玉咯咯笑了起来,笑的点翠头皮直发麻。

        “都说春日里湖水开始泛暖,你说,这湖水它是真的暖了吗?”归楚玉又突然指着这湖没头没脑的问了起来。

        点翠有些摸不着头脑,疑惑的看着她。

        突然,归楚玉转过身子,朝她诡异一笑,身子往后一仰……

        “咕咚”一声,落到了水里去。湖水不深,这跳下去的声响确实不小。

        湖水那边的丫鬟婆子,都瞧见了身穿红衣的大小姐突然落了水,立即呼喊着跑过来救人。

        点翠睁大了眼睛,欲哭无泪,先是撞见她与安培庆的奸情,又是在自个儿面前投湖的,前世里可根本没有这些情形啊。

        府中会水的下人不在少数,加上湖水也不深,不出片刻归楚玉便被打捞了上来,并扶到了离此处最近的邬氏院里。

        邬氏将将小憩醒来,听到外面人声喧哗,便见着吕嫲嫲与人抱着湿淋淋昏迷不醒的玉儿进来,邬氏大惊失色,喊道还不快请大夫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待归楚玉渐渐转醒,邬氏这才放下了提起的心,拉起归楚玉的手不停的唤我可怜的儿,而归楚玉却是皱着眉头不肯睁开眼睛。

        “你们怎么伺候的,好好儿的大小姐怎么会落水?”邬氏转头对着一屋子的下人斥道。

        “是她推大小姐下水的,”一个丫鬟指着边上一直发楞的点翠说道:“夫人,奴婢见她与大小姐在湖的另一边说话儿,不一时大小姐便落了水,定是她推的!”

        邬氏转头看向点翠,是个相貌俏丽的陌生丫头,模样倒是面善不像个恶人。只她一直愣愣的看着自己,眼中似泛起泪花,邬氏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却是个傻子一般不回话。

        这时躺在榻上的归楚玉痛苦的咳嗽了一声,邬氏立即心都揪揪了起来,却见那个丫鬟一点愧意也无。

        “说!”邬氏一向是个极有威严之人,见这小丫鬟痴痴傻傻的心生烦躁。

        点翠这才反应过来,叹口气,喃喃道:“不是奴婢推得……”

        “不是你推的,难道是玉儿她自己跳下去的不成?”邬氏很不耐烦,厉声道:“来人,将这大胆的奴婢绑起来,先押去后面的柴房。”

        吕嫲嫲皱眉看着点翠,道声是,便亲自上前将她绑了。

        这时躺在榻上的归楚玉突然咳嗽了几声,微微皱眉,邬氏顾不得再理睬点翠,转过身子去轻轻的握起归楚玉的手,满眼心疼的拿着汗巾为她擦拭着脸上的水,一边叠声吩咐着下人给小姐更衣擦身,去熬姜汤。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