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最强弃女攻略》-> 第十八章 有心坟前把香上
第十八章 有心坟前把香上 作者:百舸争流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1-19
  •     当媛子模模糊糊的想要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怎么也睁不开,也不对,是睁开和没睁开一样。以致于她认为这其实是自己还没睁开眼吧,无尽的黑暗包裹着她,让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

        她只觉得自己处在一处空间极为狭小的地方,这地方就好像一片牢笼,四周都有东西阻挡,而自己则是躺在这牢笼里了,连挪个身子都很困难,连呼吸都很困难。

        媛子有些害怕,她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黑暗。以前的的黑暗虽然也黑,但不是这种黑,至少还有一点点光,比如月光,星光,比如烛光的存在会让周围的物体也跟着发点淡淡的光。

        从来见过没有像这次一样,黑的这么纯粹,黑的看不到任何东西,也看不到自己。

        媛子好害怕,她打算开口呼救,如果有人能听到的话。她觉得这时候哪怕随便有个人来回应一下自己的呼喊,她都会觉得很安心。可是当她真正要发出第一个音,“来”的时候,她就发现不对了。

        她发现自己的嗓子根本无法完整的发出这个声音,更别说来人呐这三个字了,这时候,好像每一个字都重若万钧,平常最为简单的说话在现在是如此的艰难。

        她的嗓子就像被什么东西撕扯碎,竟发不出半点声音。

        她试着用自己的唾液来润润自己的嗓子,好让自己能够说出话来,可是她发现自己的唾液少的可怜,她甚至不知道这种方法有没有作用。

        她不知道哪怕自己就算最终润好了自己的嗓子会不会有人听到自己的声音,也不知道自己润好嗓子之后是什么时候。

        于是,她感觉好失望,好害怕,该不会自己所处的地方是阴间吧。可要是阴间也好歹来个人吧,来个人告诉自己已经是个死人了好不好啊,来个人让自己诉诉苦好不好啊,把自己一个人扔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媛子着急的想哭,可是她却发现自己徒有悲伤,却掉不出眼泪。她看不到自己有没有掉眼泪,也就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掉眼泪,她只是感觉自己的眼睛很干涩,于是就认为自己应该没有掉眼泪吧。

        女人所有的‘武器’在这一刻好像全无作用,好像上天在这一刻不再眷顾女人,哭泣和呼喊得不到半分怜悯。

        不,不对,女人还有一样‘武器’,那就是女人的身体。

        想到这里,媛子就好像有了希望,她努力的抬起自己的手,虽然她感觉自己的手不像是自己的手了,不怎么听使唤,但还是艰难地把自己的手抬了起来。

        可是当抬到一定高度却好像有什么东西挡着自己的手了,于是她就开始想要推开这东西。

        也不知道是媛子力气不够大还是那东西太重的缘故,她却怎么也推不动。

        媛子看不到自己的手,也不能准确的感觉到自己手的高度,但是那种触感让媛子感到了希望,她偏执的认为只要去除掉前面的东西,她就可以获得自由。

        哪怕只是在阴间和已死之人交谈的自由,这也不错。

        只要不是扔下自己,只要不是让自己一个人就好,她真的很不喜欢一个人啊。

        “嗤嗤嗤”的声音慢慢响起,指甲和那东西摩擦的声音让媛子感觉到一丝的慰藉,终于,终于不再是一片死寂了。

        媛子咧开嘴笑了笑,只是这笑容,除了天神,谁也不知道是好看还是不好看。

        应该是好看的吧,毕竟大家都说媛子长得很好看哩,媛子也认为别人没有骗她。

        阿桂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把他的烟枪拿出来在院子里悻悻的抽了起来。他闲下来的时候总会想一想媛子,一晃媛子走了已经有十天了吧,不知道她现在走到哪里了,有没有饿着,会不会挨冻,有没有人欺负她了。

        阿桂很庆幸自己在最后一刻告诉了媛子真相,让媛子逃走,虽说媛子的逃婚在那天确实让他和一家人难堪了好久。

        可是这些总会过去的,只要人还在,就都有希望,不能拿媛子的幸福作为妥协的对象啊。

        虽然妻子到现在还在埋怨自己的突然举动,说要不告诉就彻底不告诉,这都到了结婚当天了才告诉媛子算怎么回事。可是阿桂却不太在意,他那会是真的感觉不能这样就让媛子稀里糊涂的入了火坑,至少,她有权利知道真相,虽然这真相比较残酷。

        好吧,阿桂承认自己是有些矛盾,这矛盾是在为一个好还是为几个人好之间的矛盾,是一个人重要还是大对数人重要的矛盾。阿桂最后选择了一个人,这不应该是一个家中支柱的选择,可他是是在最后一刻这么做了,而且不后悔。

        牺牲无论多寡都是牺牲,尤其是这牺牲还带有一些功利性,就会让这牺牲看起来倍惨烈,媛子不该做出这样的牺牲,媛子没做错什么。

        媛子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幸福,只是阿桂在最后一刻才想明白这一件事,还好,不算晚。阿桂有些骄傲,自己总算是为媛子做了一件父亲该做的事情。

        突然阿桂瞥见有人来了,便停下来胡思乱想。他看着来到自己院里的张婶,想起张婶那天知道自己让媛子逃走之后的反应。

        那天张婶非但没有怪罪他这样做的鲁莽,反而是很轻言细语的安慰了自己几句,也没说自己做的对与错,只是那眼神让阿桂有些不好意思。就像是小孩子做对了算数题老师看到后的欣慰眼神一样似的,没错,好像就是欣慰,这是那天唯一一个和别人不一样的眼神。

        那眼神让他很不适应,他很久没见过有人那样看自己了,阿桂记住了那个眼神。

        只不过阿桂这次看张婶,和上一次看到的张婶不一样了,这次的张婶好像有些生气,而且他感觉到张婶生气的原因还是因为他,这让他一阵阵头皮发麻。他没做什么对不起张婶的事呀,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子看着自己。

        不过张婶身上的那股悲凉才是让阿桂蓦然一惊的原因,他看着张婶,道:“张婶,你怎么来了?”

        张寡妇没搭理阿桂,自顾自的进到屋里,看着正准备给自己倒水的阿桂妻子道:“不用忙活了,我说两句话就走”

        阿桂妻子也是一惊,张婶今天这是怎么了,但她还是不露声色的停下手中的动作,坐在张婶对面,等待着张婶的下一句话。

        阿桂也站在门口,他早就没心思抽烟了,张婶这次来一定是有什么事,而且,很有可能还不是什么好事,他抽个屁的烟。

        “你们听说了没有,说是张府最近办了一场丧事,好像是给一对夫妻办的,而且是说这对夫妻刚结婚不久就突然双双殒命”

        “夫妻?刚结婚?”

        阿桂妻子神经大条的说道,她还不理解张婶什么意思。

        可是阿桂却好像明白了什么,手中的烟杆砰的掉到了地上,手也不住的颤抖,他有些不敢相信他听到的是真的。

        阿桂妻子看着阿桂,也有些后知后觉,她不可置信的朝着张寡妇问道:“怎么可能,这不是真的吧,那天阿桂不是已经让媛子走了吗?而且,怎么会突然就双双殒命?就算,就算真是媛子,那也不该怎么巧啊?她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啊”

        张寡妇神色淡漠道:“我打听过了,那对夫妻确实刚结婚,而且娘家人是你们村的。你想一下,你们村最近还有别的人家嫁过女儿吗?而且还是嫁到了张府。至于为什么会双双殒命,张府口封的很严,我猜应该是媛子不肯屈服于张府的傻子,于是就做了傻事,结果自己也,也”

        说到这里,张寡妇也说不下去了,她只觉得自己喉咙里有什么东西卡住了,她只觉得这一切都不像是真的,媛子,那么好的一个姑娘,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傻事,为什么就这样没了。

        这孩子命是苦,可是总得好好活着呀,为什么这么冲动,为什么,这么傻。

        想到这,张婶就不自觉的伤神起来,她恨自己,恨阿桂,恨媛子没出生在一个好人家。

        于是,她不想在这里待,她起身就要走。她觉得这里的人是这么的无情,包括自己,是她们这些大人,害了媛子。

        阿桂拦住张寡妇,他颤颤巍巍的手,他激动地语气显示出他内心的波澜,他问道:“这不是真的,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她没有嫁入张家,她没有死,我让她走了的,我让她走的远远的来着呀”

        张寡妇没有和阿桂争这个,她只是淡淡了说了句有机会去媛子坟上上柱香吧就推开阿桂的手独自离开了。

        阿桂和妻子被这巨大的噩耗打击的半天没缓过神来,张寡妇也不好受,她一出了阿桂家的门,眼泪就控制不住地留了。

        她这次来并不是来问罪了,她只是想让阿桂他们知道真相。要是问罪能让媛子活过来,她不介意天天来问罪,可是她现在能做的只有赎罪,多几个人去坟头烧烧纸钱,就当赎罪吧。

        张寡妇走了之后,阿桂看着妻子,阿桂红着眼框,他向妻子问道:“这不是真的,对吧”

        宝儿不知何时从外面刚玩回来了,一进门就看到他爹眼睛红通通的,好像要吃人。

        于是宝儿进门的时候犹豫了半拍,但他还是踏了进去。如果爹爹要吃自己,自己好像跑不了啊。姐姐打扮的漂漂亮亮走了,就剩下自己白白嫩嫩的,但愿爹爹下嘴的时候轻一点,自己可怕疼了。

        “爹娘,我回来了”

        宝儿脆脆的声音响起,让两人恢复了一丝生气。

        是呀,还有宝儿呐。

        哎,只剩宝儿了呀。

        一句话,两个心声。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