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最强弃女攻略》-> 第十二章 哪个少女不怀情
第十二章 哪个少女不怀情 作者:百舸争流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2-26
  •     后来阿桂带着妻子还有雇来的人回家去了,路上,阿桂没有和妻子说半句话,阿桂妻子也不知道怎么开那个口,毕竟,聘礼是在她手里留下来的,毕竟她当初是有心思把媛子给嫁出去的。

        只是她没想到口口声声说是不差钱的张家大管事却跟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来这样的招数,这让她对有钱人家的向往大打了折扣。不应该是这样的呀,怎么能这样啊。

        只是她没办法说什么,这会她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虽然结果会和当初自己预想的一样,可是那时候她的高兴应该没那么高兴了吧,被欺骗总是让人高兴不起来。

        太阳渐渐变成绯红,然后慢慢的藏到山的后面,一点一点和人间说再见,直到没法说再见,直到天幕也慢慢的变昏暗。

        “媛子”

        吃过晚饭的张寡妇这会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开始准备第二天的糕点,而是坐在凳子上和媛子拉起了家常。

        “嗯,怎么了,张婶”

        “我问你个事吧,你喜欢一个人了还是两个人了”

        “当然是两个人呀,就像我和张婶一样,两个人子在一起生活,一起工作,这样才不会闷呀,以前我都是和宝儿两个人一起玩,现在我又可以和张婶在一起。所以张婶 ,你上次说一个人挺好我才会觉得张婶你在敷衍我,哪里有人会觉得一个人好了的”

        “可是如果另一个人是个男人的话呐,你还这么认为吗?”

        “当然了,我不是说我以前都是和宝儿在一起玩的吗?”

        “哦,这样啊,那如果是一个你从来没见过面对的男人呐?如果是一个要和你在将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生活的男人呐?如果是一个对你不那么好的男人呐?你,还会认为两个人好吗?”

        张寡妇看着媛子,她想知道媛子的答案,想如果是媛子的话,她会怎么认为成亲这件事。

        媛子有些犹豫,因为他没想到张婶会问这些问题,也没想过这样的问题,所以她得好好考虑一下。张寡妇也不着急,她只是想知道答案,至于这个答案要等多久她才不在乎,毕竟,很多事她其实已经看淡了。

        “我还是认为两人人好,虽然我们没见过面,可是等见了面我会给他吃我最爱吃的糕点呀,这样他就会和我一起玩了。虽然我们将来会很长一段时间里生活,可我会和他讲张婶的故事,讲宝儿的故事,讲爹娘的故事,我想这应该能讲很长时间了吧。”

        媛子想了想继续说道:“至于最后一个问题,我不知道如果我对他好而他对我不好会怎么样,我不知道会不会喜欢和他在一起了,我可能会离开,也可能和他在一起。但是我觉得他应该很可怜吧,如果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不好,那一定是之前有人对他不好过,所以他才会这样。像宝儿,我们对他就都很好,他也对别人很好啊”

        “傻孩子,你怎么这么傻”

        张寡妇有些哭笑不得,也有些心疼,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要嫁人了,她才跟了我不到半年呀,我还没和她待够呐。

        “那如果是让你嫁人呐?”张寡妇直接了当的和媛子说道。

        “嫁人?谁?我?我才十四岁耶,嫁谁啊!”

        张寡妇就知道会是这样的反应,如果只是单纯的认为一个人还是两人人,媛子肯定会说一个人好,可要是嫁人就不一样了,那是一种她没有想象过的新的生活方式,这和一个人两个人关系不大。

        “当然是说你了啊,虽然你才十四岁,可过了年就十五岁了”张寡妇知道这们亲事要想不作数已经很难了,于是她就想这开导一下媛子,提前和媛子说这个事。

        “可是就算是我十五岁也还小吧,嫁人?不应该是十七八岁的姑娘才能做的事吗?”

        张寡妇心中默默的叹息了一声,十七八岁,哪能等到十七八岁啊,张家想出这样的主意,明摆着就就是想尽早完婚,不然凭着张家的实力,和你家结亲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嘛。

        “嗯,虽然是有些小,可是已经可以嫁人了,而且外面也都传开了,就等着你们家承认呐,你爹娘今天来就是和我说这件事的,毕竟,这对你我都是大事,你出嫁,而我将会我失去你”

        媛子听了,半天没说出话来。

        好一会之后,她才说道:“我也不想失去张婶。不过我爹娘要把我嫁给谁呀?我认识他吗?”

        张寡妇有些惊异媛子的反应,而且她感觉媛子好像还有一股小小的期待,这种期待就像当初的自己要嫁人的时候一样,是一种朦朦胧胧的美好向往。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怪不得,怪不得。

        他们之前都想岔了。

        他们之前都是站在长辈的角度想事情的,认为媛子现在还小,早早的嫁出去是对媛子的不负责,再加上张家的人用了不光彩的手段,这才让他们产生了一种媛子只要嫁入张家就会是个错误的想法。

        殊不知,对于媛子来说,嫁人除了是一件不舍的事,是要和父母朋友分开之外,嫁人还是一件值得期待的美好的事。

        十里红妆,凤冠霞帔,高头大马,翩翩少年郎。这一切都让出嫁这件事显得无比的隆重和欢喜,这让每一个见识过的人都有一种莫名的期待,期待自己什么时候也成为那花轿中的新娘,期待什么时候也会遇到这样的翩翩少年郎。

        是啊,因为曾经见过美好,所以对美好充满期待。

        媛子见过嫁人的场面,自然也会有这样的期待。这种期待,曾经出现过每一个女孩的眼里,镌刻在她们的心里。

        “应该不认识,听说是镇上张老爷的儿子,有机会的话我给你打听打听,看看这个对我们媛子一间钟情的公子是什么样的人,眼光竟然这么好,一眼就看出我们媛子是结婚的最佳人选”

        媛子一听,脸蓦的一红,低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其实是,我没有,我”

        媛子说话结结巴巴的,平时的那股机灵不知跑到哪去了,张寡妇笑了笑,没有为难她。

        “好了,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不说了,该做糕点去了”

        “嗯”

        说完之后,媛子就率先离去,实在是太羞人了,自己就是想问一这个人自己认不认识,张婶就说要给自己打听,还说自己是结婚的最佳人选,自己哪有她说的那么好嘛。

        想着想着她还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果然,自己不是那么好,那里就没有张婶大嘛,好吧,人无完人。

        张寡妇看着急急离开的媛子,笑了笑,看来事情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糟糕嘛。媛子这丫头,哎,害的自己和她爹娘白为她担心一场。

        不过,等这丫头真的嫁人了,自己就又变成一个人了,看来自己又得物色一个帮手了,只是自己却再没办法像对媛子这样对别人了。

        一颗炽热的心还没把人焐热就要离开自己,整的这颗心也不那么炽热了。人老了,果然容易悲春伤秋。不对,不对,不敢老,不能服老,真正老了的人还等着自己伺候呐。

        她笑着摇了摇头,好像这样就能吧自己脑子里的念头都甩出去。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间离过年就剩下五天时间了。

        冬日的太阳显得格外的暖和,这一天,阿桂家里又突然变得热闹起来了。

        原来,消失了好几天的大管事又上门来了,这次依旧是一大帮人跟随着,依旧是聘礼媒婆都齐活。

        “夫人,好久不见,这位就是桂媛的父亲吧”

        大管事率先笑呵呵的对二人说道,一点也没有见外的意思。

        阿桂看了看妻子,妻子点了点头。阿桂明白,没错了,这就是那个给他带来诸多烦恼的大管事。

        阿桂妻子也跟着客气了几句,但是阿桂却有些忍不住了,他开口道:“管事先生,前几天我们去您府上找您,只是看门的人说您出去了,就一直没见到您,今日总算是领略到管事先生的风采了,果然不是一般人”

        大管事一点也不介意阿桂的直来直往,也不知道是真的不介意还是装做不介意了。

        大管事悠悠的说道:“嗯,没错,前几日陪老爷出门做了点生意,回到府上的时候听老王和我说过这件事,所以我一回来就来找你了,我想应该是你对于令女的婚事有决定了吧”

        好你个大管事,真能装,难道你自己做过的事一点都不记得了?阿桂有些生气,他上次去张府是为了退聘礼一事,才不是什么已经决定了桂媛的婚事呐。

        “管事先生您误会了,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过我们家受了你们的聘礼打算把桂媛嫁出去这些谣言了?我妻子当初和我说的是这聘礼是你们不要非得留下当做见面礼的,她不懂规矩,不知道这聘礼不能随便收,我已经教训过她了。为了让人不误会,所以我们前几日才专程去府上赔罪,顺便把聘礼给您送回去,只是没想到您不在,这才耽搁了。今天您来的正好,麻烦您顺便把上次的聘礼也一并带回去吧,省的有人在背后嚼舌根。结亲一事还得一步一步按照规矩来”

        “放肆,这聘礼也是你想退就退的,你把我们张家当做什么了?”阿桂话还没说完,就有一个人突然对着阿桂凶神恶煞的说出这样的话。阿桂虽然心里害怕,但还是咬牙坚持不肯让步。

        大管事看了看这人,摆摆手道:“退下”

        那人听大管事发话了,也不敢顶撞,只好退下。

        大管事想了想道:“不好意思,是我的人唐突了,我回去会好好教训他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他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我们张家那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两次上门却还要人吧聘礼退回去怎么也不好听。至于背后有人嚼舌根这种事我会让人去解释的,不用为难,也不用退。你既然说是想按照规矩来,那就按规矩来,一步一步来,就现在来。算命先生请来了,媒婆也就在身后,让她和你谈,谈好了,聘礼收下就是”

        大管事一副不容商量的样子,媒婆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刚刚那个和自己恶狠狠说话的人盯着自己的样子,就连自己的妻子也是向着外人的样子,这一切的一切都让阿桂觉得好无力,他觉得自己可真累,他觉得男人真不容易。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