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最强弃女攻略》-> 第十一章 千方百计好算计
第十一章 千方百计好算计 作者:百舸争流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2-26
  •     “媛子,你先到后面玩会,我跟你张婶说点事”阿桂妻子转头对媛子说道。

        “哦,好吧”媛子不情不愿的走了,虽然她也很好奇,但是她对于阿娘的话很少会违背,也许是因为她觉得她阿娘凶起来的样子很可怕吧。

        过了一会,张寡妇来到后院,她突然间一下子把媛子抱住,一句话也不说。

        媛子两眼一抹黑啥也看不见,只是妇人柔软的身体和她身上的淡淡清香让她有些许心安,她也抱着张婶,虽然她还不是很清楚张婶为什么突然要抱她。她有一种直觉,她觉得问题一定是出在自己爹娘的身上了,可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现在的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

        过了一会,张寡妇才松开媛子,她看着媛子,眼中有一股浓浓的不舍和恋爱。

        “媛子,我问你个问题吧,你觉得有钱人家的生活好不好呀”

        媛子不明白张婶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么简单的问题还用问?

        “当然好呀”然后媛子不确定的又补上一句“应该会很好吧”

        张寡妇笑了笑,道:“那媛子想不想去有钱人家里生活呀”

        媛子这会更摸不着头脑了,去有钱人家里?张婶这是不要我了吗?阿娘他们这是又要把我送到哪里去呀,我不想再离开了,我喜欢和张婶在一起,我不喜欢有钱人家,也不觉得有钱人家里好了。

        媛子突然眼泪花花的,她委屈巴巴的说:“张婶,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你为什么不要媛子了,当初爹娘不要媛子,如今连你也不要媛子了,媛子真的好伤心啊,是媛子长得太丑了吗?还是媛子哪里惹张婶生气了,张婶你说,我改,我一定改,求求你,求求你留下媛子,媛子想和张婶在一起。”

        媛子一句一句的说着,她的每一句都重重的砸在张寡妇的心口,一阵比一阵疼。听到最后她也有些心软了,就是啊,媛子哪里做错了,媛子她这么好,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张寡妇轻轻摸着媛子的脸,尽量用一种波澜不惊的语气说道:“媛子乖,媛子最好了,媛子不丑,也没做错什么,更没惹张婶生气,张婶也很喜欢和媛子在一起,真的”

        媛子半信半疑的看着她,好像在说既然你也喜欢我,那为什么还要让我走。

        张寡妇受不了媛子可怜兮兮的眼神,她回头对着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后院门口的阿桂夫妻二人问道:“事情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媛子她才十四岁呀”

        “我们也没办法,谁知道他们嘴上说的好好的,背地里却是另外一套,现在村子里都传遍了,我们也没办法,而且媛子过了年就十五岁了”

        阿桂妻子有些心虚的说着,其实她也没想到这些有钱人明明都已经说了那些东西都是小玩意,不在乎的,可是转眼就变卦了。摊上这样的亲家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了,早知道自己当初就应该拒绝的再果断一点,虽然失去了攀高枝的希望,可也不用像现在这么被动呀,现在的话说什么都晚了。

        媛子有些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什么挽回的余地,什么送回去,什么就都传遍了,而且和自己十四岁还是十五岁有什么关系?可是没人理会媛子,也没人想去征求媛子的意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是这样的地方让人不爽。

        “那你们就没有当面去问问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就没和他们说和当初说好的不一样?”

        阿桂也开口道:“张婶,你也别着急,我们今天来其实就是想去问一下张老爷家的,问问看为什么会闹成这个样子”

        “要是他们不承认咋办?”

        “那就没办法了,只好委屈媛子了”

        “你们就舍得?”

        “谁能舍得呀,可是要是这次的事弄不好还会让媛子背个骂名,那以后媛子想找的时候就没那么容易了,媛子不可能永远不长大,总会有一天她将离开我们。要怪就怪她遇上了这么个爹娘,要怪就怪她生了个漂亮脸蛋”

        “混账,这事能怪她?”

        张寡妇脱口而出,可是等说出去之后就发现自己失态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再怎么想拯救都无济于事了,这是他们的孩子,那是媛子的爹娘。

        让张寡妇真正失态的还是阿桂,他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竟然怪到媛子头上了,难道长什么样是可以自己决定的,难道长得丑了你们就开心了?这还是当初自己认识的阿桂嘛,不是的,自己一定是听错了。

        阿桂并没有生气,反而他心里还很高兴。很高兴张婶可以这么护着媛子,很高兴媛子可以遇到张婶这样的人。可自己也是有苦衷的,那天等自己回家的时候,一路上不断有人跟他说什么恭喜恭喜之类的话,那时候他才知道有人来提亲了。

        等自己回到家一看,明显多出来那些的聘礼就是最好的证明。

        可那会妻子还洋洋得意的说是天上掉馅饼了,我们白拿了这么多好东西。气的阿桂差点忍不住就要一个耳光扇过去,白拿?世上会有这么好的事,你出去听听,到处都在传我们家拿了人家的聘礼,不日就会把桂媛嫁出去。

        你现在说白拿,说和自己商量,商量个屁。

        可自己总不能真的因为这样就不要自己的妻子了,她终归是和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人,虽然她有些傻乎乎的。于是阿桂决定当这个恶人,因为只有自己来当恶人他才会说服自己,只有自己成为恶人之后,他才有决心让媛子嫁出去,不然,他根本舍不得媛子。

        当然,他并没有放弃,这次来问张老爷也是真的,为此他特意雇了几个人把聘礼也带来了,只不过没有声张,毕竟退婚这种事不好听 ,虽然自己根本就没答应过。

        媛子还是没听明白啥意思,咋就和自己的漂亮脸蛋有关系了?咋张婶听到自己的漂亮脸蛋却骂她爹爹了,她来了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见到张婶骂人呐,吓的她不知道该往哪里躲。

        院内四人都没开口说话,有不知道说什么的,有觉得说了没用的,有根本就没弄清况不知和谁说的。

        安静,死一般的安静,好像要窒息,好像安静也没什么不好。

        阿桂突然打破沉默,道:“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有事,那张婶我们就先走了,媛子,要好好听张婶的话呀,我们一会就回来”

        说完之后没等张寡妇和媛子回答就率先出门去,阿桂妻子讪讪的朝着二人笑了笑,然后跟上阿桂,她不能说什么,因为这都会因她而起的,虽然她真的是一片好心。

        媛子看着离去的爹娘,不知为什么她有些想哭,那是一种情绪的渲染,她觉得他们刚刚说的应该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张寡妇不知何时来到媛子身边,她蹲下去,看着媛子,好像她以前没看过媛子似的,好像要把媛子的每一个头发丝都刻进眼里。

        “媛子果然很好看,尤其是媛的脸蛋很漂亮啊。记住,漂亮很好,漂亮不是罪”

        被张婶这么看着和夸赞,媛子略微有些羞涩,她微微低下了头,虽然她对张婶后面的话还有些不明所以。

        张寡妇看着媛子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腮凝新荔,

        鼻腻鹅脂,

        温柔沉默,

        观之可亲。

        果然天下最好看的风景就是女子的娇羞,去他的张大老爷儿子,俗人一个,谁配不上谁呀。

        后来客人慢慢地来了,一大一小两个女子又开始忙碌起来,忙碌是个好事,至少他可以让人暂时忘记烦恼和忧愁,至少媛子看到这些穿的花花绿绿的人们后是这么以为的。

        日头从东方升到对正头顶,又慢慢的向西缓缓移去,媛子每隔一会就忍不住朝门口那里看看,因为她爹爹说过他会回来的,虽然今天的爹爹有些奇怪,可她还是相信她爹爹会再来的。

        是的,无比坚定的相信,相信爹爹说话会算数。

        终于她又看到了她爹娘的身影,只不过这回她并没有不顾一切的跑过去抱着他们,可能她觉得今天的爹娘有些奇怪吧。

        阿桂还是依旧对媛子笑了笑,然后没有打扰媛子。他们直接来到张寡妇那里,然后张寡妇交代了说让媛子看着点铺子就和阿桂他们一起去了后院。

        媛子点头示意知道了,虽然她也很想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可终究还是没有去,她知道,该说的时候他们一定会和自己说的,她知道他们一定有什么事要和自己说的。

        “张家的人咋说了?”

        张寡妇没有和阿桂他们客气,直接问道。

        “没说什么”

        “没说什么?什么意思”

        阿桂叹了口气,摇头道:“我们根本就没见到张老爷,看门的人说张老爷今天不在,去城里做生意去了。后来我们又问大管事在不在,他说跟着张老爷一起去城里了,然后我们就找不到主事情的人,只好再门外等着。后来张家看门人过来告诉我们不用等了,这一次出门得好几天才能回来,他说等张老爷和大管事回来会通告他们的。人家都这么说了,我们也不能赖在人家家门口不走,就只好先回来了”

        “怎么会这么巧,该不会是张家的人故意骗你吧,为了把你打发走才这么说的?”张寡妇有些怀疑的说道,做了怎么多年生意了,除了遇到像阿桂这样的好人之外,也会遇到些心思很重的坏人,她不想冤枉一个好人,却也不敢不怀疑一些个坏人。

        “不能吧,我看他说的挺像那么一回事啊,而且他有什么理由骗我们呐,我们不过是过来问个事情,顺便还个东西而已”

        “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他们就是不想让你们有机会还东西,你想啊,要是把东西还回去的话,张家的面子往哪放,这门亲事还会增加一些变数,只有不给你解释的机会才能定下这门亲事。就是不知道张家是一开始就计划好了的还是临时起意,要是一开始就计划好了的话,那就半点机会都没有了”

        “那如果是临时起意呐?”

        “有区别吗?都没机会了,很多时候一件事情并不是看一开始是什么初衷的,他们只要结果如意就好了吧。好个张家,好个大管事,真是会算计”

        “哎,可怜的媛子”

        “哎,可怜的媛子”张寡妇跟着说了句。

        “哎,可怜的媛子”突然阿桂妻子也跟着感慨了句,却立刻被阿桂和张婶盯着看,那眼神好像要把她给吃掉似的,吓的她立刻不敢看这二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