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最强弃女攻略》-> 第三章 倘若能与君常伴
第三章 倘若能与君常伴 作者:百舸争流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1-14
  •     一路腹诽,埋汰没停。

        就在她马上要离开大云国边境的时候,她终于控制不住那股燥热了,她需要帮助。

        正巧她瞥见附近的森林里中有一座水池奔去,然后毫无仙女形象的朝那里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沐浴在凉凉的水中,她只有一个念头:好多了,舒服。

        只是她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是一个人跳了下来的,怎么这个水池了好像有两个人?

        没错,她揉了揉眼睛,自己看到没错确实是两个人,除了自己外还有个男的也在这水池里。他在眼盯盯的看着自己,嘴巴张得大大的,要说什么却没说出来。

        她当然是毫不客气的先发制人,一道法术过去然后那男人就中招倒飞出水池中去,然后重重的落地,再没发出半点声音。她这才拍了拍心口,大晚上的,真是吓死个神女了!

        她继续泡了一会,直到水对她压制这股燥热收效甚微,然后才慢悠悠的走上岸。水将她的衣服头发全都弄湿了,绝世的容颜和曼妙的身姿在她从水里上岸的时候毫不掩饰的暴露出来,活脱脱一个条美人鱼,不,是比美人鱼还要好看,好看千千万。

        脸上的那一坨嫣红更是如那点睛之笔,衬得更加艳丽,让人痴痴的迷,如果还有人在的话。

        从头发和衣服上掉落在地上水珠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似乎成为这天地间唯一的见证。

        她本想直接就走,因为可突然想起自己刚刚好像打了什么东西,于是就又好奇的过去看了看。

        她身上的衣服因为身体发热的缘故不知何时已经干了,只剩下湿漉漉的头发还在不时的有水滴下,从她的头发上滴到另一个男人的眉眼上。

        这似乎是一个长得还不错的一个男人,头发散落在地上,瓜子脸,眉毛修长,鼻子高高的,嘴巴嘟嘟的紧抿着,看起来竟有些说不出的可爱。她继续打量着这个男人,从上往下,嗯,这人的皮肤还挺白,胸膛也宽,肚子没有赘肉,嗯,保养的不错哦。

        继续往下,再往下就是,啊,她突然大叫了一声,然后迅速将头转到没人的地方,嘴里还一直叨唠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的字样。原来是看到不该看的了,也难怪,一个正在洗澡的男人被她一招打上岸,哪里有机会做什么遮羞的举动,然后,然后就这样了。

        突然看到的东西让她心中懊悔不已,因为好不容易缓和了一些的燥热在此时确却是如那星火燎原,又复发了。

        甚至更甚之前,腹中邪火也是一阵一阵的。她来人间也是时间不短,对于人间男女之间的那点事也是有所见闻,刚刚是没有注意那方面,等看到的时候就已经晚了,在邪火的驱使下,那些以往的所见所闻一股脑的从她心底深处冒出来,挡都挡不住。

        自己就应该把他扔在这里不管不顾的,非要过来看看究竟,这下子惨了,要遭殃了。

        既然自己注定逃不过这一劫,那这个罪魁祸首也得和自己一起死。不如先将他打杀,自己再随后邪火焚身而亡?

        她觉得可以有,于是就准备动手,看着这个即将死去的男人,自己不免也多了些感慨。想到自己辜负了天后的重托而有些可惜,想到自己再也见不到族人,想到这个男人好像并没有做什么,想到这个男人貌似很无辜,想到这个男人还挺好看的。

        唉,好吧,好看总是是可以被原谅的,就不杀他了。她为自己不杀人找了个不错的理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邪火肆虐的她现在没办法继续赶路,看来她注定要死在这里了。

        死在没有一个认识的人的地方,死在阴暗潮湿的地方,死在死后没人埋葬的地方,想着别人踢着自己死后的尸骨,嘴里还骂着她死都不找个地方的时候。她感到好害怕,好吧,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旁边就有活路的时候。

        他其实长得还不丑,他其实长得还可以,他长得还蛮俊的,他简直就是世上最美的男子了,我给了她不亏。

        于是她开始动摇了,开始看了眼那男子,开始用那芊芊玉手碰了一下那男子,开始对那男子动手动脚,开始和那男子做了那不可描述之事。

        然后又好像做了几次,然后精疲力尽,然后邪火散去。

        她四肢瘫软躺在地上,呆呆的望着天空,说了句,活着真好,她歪了歪头,又呢喃了句,他也不错。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身体才恢复了一些力气,看着身边同样赤露的男人,她不自觉又蹙起了眉头。

        好像现在感觉他不是天下第一美男子了?好吧,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过了一会,她做了个决定,既然是自己把这个男人给强了,那就得对他负责,先跟在那男人身边吧。

        虽然这个男人差点让她邪火焚身而亡,但另一方面男人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唉,果然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然后她把男人丢到地上的衣服给胡乱穿上,接着又给男人服了一颗大梦丸,服了此药的人就会认为不久前发生的事都是一场梦,如此她才好安心跟在他身边。

        不然一天一句你竟然强了我,我要以死明志啥的,谁能受得了,况且,自己强了他又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低调,低调一点。

        然后她给男子找来衣服穿上,看着穿好衣服之后书生模样的男子,不禁让她心中多了些好感,嗯,读书人,还行。

        过了不久,男子醒来了,当他看到自己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姑娘,你看起来好面熟,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

        她愣了一下,然后气不打一处来,见过你妹啊见过,于是又一掌推出,男子随之飞了出去。接着女子又找到男子,她深知没有什么麻烦是大梦丸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颗。于是男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又服了一颗下去。

        悲兮,怜兮!

        当男子再次醒来后,她已经做好准备再将他打晕了,结果男子却说了句“哎呀,怎么身上好疼啊,而且好累,呀,实在不好意思 刚刚没有看到姑娘,冒昧了。在下杨溪,不知姑娘在此有何指教”

        她心里偷偷的笑了笑,能不疼,能不累嘛,表面却不动声色道:“哦,我看到你在路上摔了一跤,然后就晕了过去,我过来看看怎么回事”

        那男人竟信以为真,急忙道谢,然后她找了个借口和他一起上路,然后一直来到这,然后她找借口留在这。

        在这期间,男子给她取了一个叫婉清的名字,虽然以前的人们都叫她小白来着。然后男人还把他们住的地方也叫做婉清斋,然后她们一直到现在,差不多已经一年了。

        她慢慢的将思绪收回来,又回头看了看书桌那的男子,唉,这个傻小子,到现在还蒙在鼓里,也罢,难得糊涂。

        这回男子倒没有再回头看了,因为女子很快就将头转了回去。相较于男子的糊涂,女子心忧的是另一件事,她已经很久没有回过天界了,要是再不回去估计天界会派人来找她的吧,也许是几年以后也许就是下一秒钟。

        可是要她自己回去真的很难啊,经过这一年的相处,她已经迷恋上了这样的日子。她这迷恋这些花,这个书斋,这个地方,迷恋和这个人在一起的感觉。

        或者再等几天自己再回去吧,等到他考上解元,呃不,等到他考上会元,或者要不等他考上状元吧?这样她就可以放心离开他了。可是她成了状元郎之后呢?她突然有些小惆怅,不为自己,为状元郎,为有一天离开自己以后的状元郎。

        又半年,男子如愿考上了解元,晚上,他打算和婉娘一起分享这个好消息。可是,三个不速之客的到来,让这个好消息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夭折了。

        这天晚上天很黑,风很大,雨渐下,没有任何人想在这样的天气里去外面。

        婉清斋外,两个男子一个女子蓦然的出现。不知道他们有什么要紧的事非要在这样的天气里出来,真是太不正常了。虽然他们真的不像是正常人,两对狐耳和怎么也遮掩不住的狐尾暴露了他们的身份,青狐一族无疑了。

        当他们出现之后,屋中婉娘就察觉到了不对,她担心的这一天终于来了。

        她没办法向杨溪解释什么,因为她从来没有跟杨溪提过她真实的身份和那天真实发生的事情。

        可这并不代表她对他的感情不真实,她只是幻想着如果自己没有这样的身份,没有那天阴差阳错的事,那么她对他也是真的喜欢了,她觉得,这应该是喜欢。

        虽然杨溪也曾经问过关于她以前的事,可是在她两三次故意转移话题后他也就没多问,杨溪觉得人得知足,美女不问出处。

        “婉清斋,名字起得到听雅致的,想不到小白竟然会住在这样的地方”

        身穿红衣长袍的女子突然开口说道。

        “要你管,这跟你又没什么关系”三人中个子最高的男人开口说道。

        “你!”

        女子听后很不满,气鼓鼓的就要对男子发作。

        一直没出声披甲挎刀的男子突然转过头,看向二人,道:“都闭嘴,我来这可不是来这听你们闲聊的,小武,你去,带你姐出来吧”

        女衣女子没敢再说话,高大男子也收敛了几分,然后朝着书斋跑去。

        快到门口的时候,被称为小武的男子开口朝着屋里说道:“姐姐,姐姐,你快出来,我们来接你了”

        男子脸上掩不住的的笑容暴露的他内心的雀跃,终于,姐姐又可以和自己一起玩了,真是太好了。

        屋中,婉娘听到之后,心里一暖,原来小武也来了,真好。可是她又有些忧愁,小武来了的话她就更不可能逃掉了。虽然她本来也没有逃的打算,她只是想着自己要是逃走的话,有了自己弟弟的加入逃走的可能性更低罢了。

        天界要是一心想找一人,很少能有逃掉的。

        她看着刚刚被自己打晕在地上的杨溪,眼中满是心疼与不舍。

        实在不好意思,又把你打晕了。

        想想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这般不讲理,不分青红皂白就打晕了你。可这次,这次不是我不想和你讲理,而是让我和你分开这件事本身就不讲理,神人殊途,就是最大的道理。

        这次是我连累了你,真是抱歉啊,要怪就怪你运气不好吧,遇上了我。要怪就怪我运气不好吧,生在了天界。

        我还真怕你被我打出后遗症啊,你以后还要做很多事,考个状元,娶媳妇啊啥的,要是把你打坏了就不好了。不过幸好,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因为我就要走了,而且以后也没机会再见面了。

        我走了以后你可要好好生活,照顾好自己啊,跟你在一起的日子很开心,我会记住的。对了,我还偷偷从你这拿了个礼物,就不告诉你了,我肚子里其实有个孩子了。

        不早些与你分享这个好消息,真的不是我与你拙藏,而是我们狐族和你们不一样,怀胎得三年,而且得第二年才能看出来,嘻嘻,看来是那一次太激烈了,一次就怀上了。

        倘若能与你长长久久,我又何尝不乐意,可是,哎,算了。

        走了,小杨子,不要想我了,重新开始吧,就当我,没来过。

        “好了,我马上就出来”

        她推开书斋的门,走向小武,走向天界,走向注定的要受的责罚,走向暗无天日的阴霾。

        突然她回过头去看了一眼,然后笑了笑。

        瞬间,风停了,雨歇了,云不翻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