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最强弃女攻略》-> 第一章 有佳人兮好人间
第一章 有佳人兮好人间 作者:百舸争流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2-26
  •     大云国,一个宁静的小镇里,一名书生模样的男人正急急忙忙的在路上走着。

        此人长得眉清目秀,仪表堂堂,眼睛中夹杂着读书人独有的那种神采奕奕。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背上背的囊箧暴露了他的身份,让人看一眼就觉得这就是正儿八经读书人的样子。只是让人不解的是不知道什么重要的事才会让他如此急急忙忙了,读书人,不应该都是泰然自若,处变不惊的人吗?

        不多会儿,男人就走到一处茅屋斋的前面,他稍微停顿了一下,理了理身上的衣服,看了眼手上提着的东西,会心一笑。

        然后大步跨出,从一块写着‘婉清斋’牌匾下跨 过。

        婉清斋,读书人每次看到这上面的字,就会想起那屋中的人儿,婉清,婉清!多好的名字。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

        至于把婉清这两字当做斋名会不会显得有些俗粉气,他才不会在乎这些了,他在乎的,只是屋中的人高兴就行。

        主要是可以天天高兴,时时高兴,醒也高兴,寐也高兴,如此,他也就高兴了。

        还没进屋,他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叫人。

        “婉娘,快来,快来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回来。”

        屋中,一个二八年华模样的女子在听到屋外男人的叫喊之后,忍不住掩嘴轻笑了一下。

        不知何时微微皱起的眉头也随之舒缓起来,只是很微不足道的小动作,好像并没有发生什么。但这一笑一舒之间,又好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好像屋中更艳丽了几分,好像花儿更好看了几分,又好像,一个平凡的少女蓦的就成了传说中的仙女,美得不属于人间。

        女子放下手中用来浇花的葫芦瓢,然后缓缓向着屋外走去,她要看看让男子如此急切互换她的到底是什么好东西。

        当然不管是什么她都会高兴的,因为这是那个男人带来的东西啊。

        当女子走出去之后,屋中的花儿好像才松了一口气。它们也很无奈啊,因为只要这女子在屋里,它们就只能暂时沦为绿叶,而且还心甘情愿,而且还得开的更艳丽才行,要不然就怕是连沦为绿叶的资格都不够。它们也不用担心会抢了女子的光芒,因为女子就是这屋里最大的光芒。

        这不是服气不服气,争取不争取的问题,而是理当如此,就该这样。

        女子身穿一身雪白的素衣,一头青丝挽在头上,用簪子简单的别着。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涂脂抹粉的痕迹,很普通,很朴素,却也很出尘。

        “小杨子,你又带什么回来了,这么高兴”

        被称为小杨子的读书男子看到屋中女子出来问话,立马高兴的放下背上的囊箧,然后走到女子面前。他将手中那个精致的包裹提起来,双手捧在手心里,慢慢将它凑到女子眼前,笑意盈盈的说到:“呐,就是这个,婉娘,你猜猜看,是什么哩”

        女子见男子卖关子,也不着急,她看了眼男子,又看了看这个看起来十分精致的包裹,没有说话。

        她身体往前凑了一凑,精致小巧的鼻尖离得包裹的更近了些,一只芊芊玉手也不知何时抬起,在包裹上方往鼻尖方向扇了扇。

        她没说话,然后又扇了扇。

        然后又扇了扇。

        男子看着这一幕好尴尬,想笑又不敢笑,要不直接告诉她好了,可是万一她已经猜出来了岂不是自己自作多情……

        还没等他想好该如何做的时候,那女子却不怒反笑,那只芊芊玉手不知何时已经从包裹的上面了消失了,紧接的是从男人嘴里发出一阵龇牙咧嘴的声音。

        “哎哟,婉娘,疼,你轻点好不好”

        原来那芊芊玉手现在是在男子的耳朵上哩,而且还绕了一个非常夸张的弧度,总之看起来就让人心疼,肝疼,耳朵疼。这哪是什么芊芊玉手啊,这分明就是恶魔之爪啊。

        “好你个杨溪,什么时候变得不老实了,都学会让我猜谜语了,猜谜语?好啊,你先猜我有没有猜出来啊,要是你猜中了的话我就放手”她边说,手上的力道还悄悄地加重了几分,一副不是自己耳朵不疼的样子。

        男子似乎早就习惯了这个样子,也不恼,只是一直嘴上说着求饶的话,好像还有点嬉皮笑脸的样子,好像被女子这么拧着耳朵是多大的福气似得。

        “好婉娘,好婉娘,我错了还不成嘛,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猜了”

        “以后?”女子呢喃了一句,然后便开始思索这样是不是自己满意的答案。可是手上慢慢开始变得更夸张的幅度无疑表示出她似乎很不满意,嗯,至少杨溪是这么认为的。

        杨溪感觉看到她这样子,立马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问题,于是赶忙加了一句。

        “呃,婉娘,我是真的错了,不用以后,我现在就不让你猜了,你快放手吧,放手我就告诉你这是什么”

        “嗯?”

        “好好好,绿豆糕,是你最爱吃的绿豆糕。我刚刚回来的时候在小镇刘老头那里带回来的,他一听我是要买给你吃,还特地多送了几块,就只这样,我都告诉你了,快放了我吧”

        “绿豆糕啊,好吧,算你还有点良心”

        说完之后果真不在狞杨溪的耳朵了,然后将手放到杨溪面前。

        杨溪一看,立马了然,他笑嘻嘻的将手中的包裹放到女子手上,看到女子接过包裹之后,他这才放下心来。

        杨溪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耳朵,边揉边说道:“婉娘啊,你下次动手的时候可不可以轻一点啊,你看看,肯定已经红了”

        “哦,我知道了”

        女子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看到她这个样子,杨溪就知道了,得,人家根本不在意这些,现在啊,她一门心思只都在这绿豆糕上了。

        杨溪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紧接着却笑了笑。这才是他心中的婉娘啊,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

        从他第一天认识婉娘起,就知道两件事,第一就是婉娘长得好看,是全天下最好的的人,没有之一。虽然他不知道天下到底有多大,也不知道天下还有没有比婉娘还好看的女子,可他就是固执的这么认为,很没道理,很理所当然。

        至于第二件事就是婉娘绝对不是一个淑女,她的说话做事有时候与她的形象并不是那么符合,她高兴的时候会很开心的笑,不管有没有人在她周围,她会揪人耳朵,会踩人的脚。

        怎么说呐,她,有点独特。但是她在做这一切都没有让她看起来有任何的违和感,好像就该是这样,好像没这么不对,好像,还挺好的。

        而且她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并没有让她的好看减少半分,她笑的时候好看,吃东西的时候也好看,揪耳朵,踩人脚的时候虽然有点疼,但还是好看,好像不管她做什么都好看。眼里好看了,耳朵脚上也就不觉得疼了,反而心里美滋滋的,觉得这是自己的荣幸,觉得自己和婉娘半点不生分。

        他还挺喜欢婉娘这样的,怎么讲来着,哦,对了,率真。

        婉娘啊婉娘,这样的婉娘真是让人,半点讨厌不起来。

        “嗯,我想的果然没错,还真是绿豆糕啊。怪不得刚刚怎么闻着这味这么熟悉,走走走,快进屋尝尝”

        说完便拉着杨溪一起进屋去了。

        杨溪跟着眼中只有绿豆糕的婉娘,不禁一阵哑然,看来自己的魅力还没有一包绿豆糕来的大哩。还有,什么果然,哪里就果然了,刚刚可是闻了三次都没闻出来,最后还是自己告诉她的。

        唉,幸好,幸好她让自己猜她有没有猜到里面是什么的时候,自己没说她猜不到,不然的话自己又得受皮肉之苦了,虽然皮肉之苦半点不苦,可还是能少则少吧。

        二人走到一张桌子旁,杨溪才刚刚坐下,婉娘就迫不及待的打开包裹,等看到里面果真是那绿豆糕之后,心情大好。葱白如玉的手轻轻的拾起一块绿豆糕,然后缓缓的送入口中,咬了半块,尝了尝,接着就扬起嘴角,微眯着眼睛在那傻笑。

        边笑还边在那说:“好甜,好好吃”

        杨溪看着她一脸满足的样子,也是不由得跟着笑起来。婉娘满意就好,婉娘的满意就是他最好的回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发现他的愿望突然变得很小很小,他发现他的愿望只是希望能让屋中人儿笑,能让屋中的人儿可以得到一点小小的满意就够了。而他自己,则愿意为了这小小的满意,愿意从今往后,愿意这一生,愿意这三生三世都奔波在让婉娘满意的路上。

        他觉得,值。

        “呐,给你也尝尝”

        突然的说话声将杨溪从自己的满腔热忱中拉了回来,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嘴中就被塞了一块绿豆糕。不,准确来说是半块,而且应该就是之前女子吃剩下的那半块,不然为什么会这么小,这么温暖,这么甜。

        他看着这绿豆糕,看着吃绿豆糕的人儿,尝着那人儿喂给自己的绿豆糕便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好。

        好,真好。

        人间大好,杨溪在此先谢过。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