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番外二十五 作者:六月丁香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7
  •     “王上,王上。”马龙刚要去追,一守卫匆匆跑来,急急的行礼道:“王上,大卫国的太子说要见您。”

        “他?”马龙皱皱眉,“怎么这个时候来?”

        不会是设计好的吧?

        “你们去追,务必将大卫国的皇上皇后安全抓回来。”马龙现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如果是计,他到要

        “是。”努哈带人往兽房抓人。

        马龙整理好衣装,对下面的几个人道:“走,随本王去会会大卫国的太子。”

        卫国带着卫城站在边界,也不知道父皇母后现在怎么样了?母后传字条让他们拖延时间,也不知道这时间拖延的对不对?

        马龙迈着君王步伐朝他们走来,冷眼道:“太子舅舅,怎么今日到是好兴致要约我商谈了?”

        “我要见我父皇母后。”卫国一上来便提出要求道。

        马龙微微一怔,随即便冷笑道:“你若不答应我的条件,你以为我会让你见吗?”

        卫城从马龙的细微表情中看出一丝端倪,轻轻碰了碰他大哥,卫国领会,便道:“大卫国不是我卫家一言堂,说给六洲给你便就答应给你,这样,你放了我父皇,我便先答应将云洲给你如何?”

        马龙一听要把云洲给他,有些动摇,若是大卫国的皇上和皇后还关在铁笼里的话,一个大卫国的皇上换个云洲也是很划算的,反正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抓大卫国皇上,是他自己往他铁笼子里钻的。

        “我父皇身体不好,你把他关在兽房,得不到好的照顾,他定会犯病,我们都很担心他,御医也请来了,你就把我父皇放了,这是云洲的契约,只要放了我父皇,我便签字。”卫国拿出割让云洲之地的契约很认真道。

        马龙看着那张契约,真的有种眼前有肉却吃不到遗憾,看他们兄弟二人的样子,似乎并不知道他们的父皇母后逃走之事,不过他可以拖一拖时间,说不定努哈他们抓回了大卫国的皇上和皇后了呢?

        “等着。”马龙丢下这两个字便转身就走。

        卫国和卫城互视一眼,卫国皱眉,打眼色道,难父皇母后没有逃走?

        卫城摇了摇头,他也不肯定,刚看马龙的神色,他们那里绝对是发生了事的,不然马龙也不至于故作镇定了,卫城压了压手,让他大哥先别慌,先看看再说。

        反正他们这次过来也只是为了打探父皇母后是否已经逃脱,若没有,父皇被马龙真的带过来了,大不了与父皇演戏,卫洲那边再闯进来,说各大臣不同意也就谈判告终了。

        马龙让人快马加鞭赶回了行宫,问问人抓到没有?

        去询问的人一来一回用了一个多时辰,回来禀报人还没抓到。

        看样子这要到手的云洲是得不到了,马龙懊恼的狠狠抽了一鞭子,将一棵大树抽出了一道深痕,“你去回大卫国的太子,就说一个云洲还想换大卫国的皇上,让他做梦去,没有边境六洲,大卫国的皇上和皇后一个别想见。”

        “是。”负责带话的人便去见卫国太子了。

        卫国卫城听完马龙的传话,兄弟二人又是互视一眼,嘴角噙着无法查觉的笑来。

        “太过分了。”卫城演戏演到位,正要冲过去打人,被卫国拦住,“别冲动,你一冲动不要紧,父皇和母后可就要遭罪了。”

        卫城只得‘作罢’指了指传话的下人,“告诉你们国王,最好给我好好照顾好我父皇母后,否则,我绝对饶不了他。”

        马龙就躲在门缝后面看,见卫城如此动怒,便觉得大卫国的皇上和皇后逃走一事,他们是不知晓的。

        若是不把大卫国皇上皇后抓回来,出个什么意外,别说想要边境六洲了,一旦大卫国开战,他们哈萨国根本就不是对手。

        卫国卫城刚一上马车,卫洲卫霄便问:“如何?”

        “父皇母后逃出来了。”卫城得到答案道。

        “真的?”卫霄很是激动,“希望廖将军他们能顺利的把皇爷爷和皇祖母接回来,等皇爷爷和皇祖母安全回来了,我定要好好揍揍那个马龙,还要将疆吉夺回,这种白眼狼,皇爷爷和皇祖母没必要对他那么好的。”

        “爹支持你,等你皇爷爷和皇祖母回来了,我们父子二人痛打哈萨国,好好教教马龙以后怎么做人,以前真的是太放纵他了。”卫洲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把马龙狠狠的揍一顿方能气消。

        安然与卫临并没有跑远,安然知道这些人肯定会以为他们从兽房的东南西方向的一处逃跑的,这三处方向,定会派出很多人手追他们,卫临身体不好,他们若是逃跑,定跑不了多远便又会抓回来了,所以安然决定以险求胜,躲进兽房一角,趁着行宫里的人大乱时,带着卫临钻出了兽房,往行宫人极少的偏殿去了。

        二人钻进殿里,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大口大口的喘气,安然摆了摆手,“果然是年纪大了,玩不动这么刺激的游戏了。”

        卫临张嘴呼气,同意皇后道:“人老了,气力不行了,要是换在年轻时,咱俩杀也能杀出去了,皇后,接下来该怎么办?”

        “等天黑,打晕俩个下人,换上衣服出去。”

        “好。”卫临擦了擦额上的汗,一脸嫌弃身上的衣服穿了好些天,都有一股子兽房的臭味了,“真想沐个浴。”

        安然笑,“在别人的地盘上呢,哪有这个条件,你先忍一忍,等我们逃出行宫了,找间客栈,好好洗洗换身衣服。”

        安然也嫌弃自己身上这身臭味。

        “嗯。”卫临从偏殿的一角拖了一些干草过来,“皇后,你先休息一会吧。”

        “你不也累吗?”安然道:“一起休息吧。”

        卫临摇了摇头,“我就不休息了,现在不比年轻时,警惕性特别高,人老后耳聋眼昏的,你先睡,等你休息好了,再换我。”

        “那好吧。”安然也不跟卫临客气,躺在干草上便闭上眼睡了。存书吧 

        许是因为还不安全,安然没睡多久就醒了,卫临见她才睡这么点时间,便问:“是不是睡的不舒服?”

        “不是,心里有事,哪里能睡的好,卫临,你休息吧,换我值守。”安然坐起来道。

        卫临嗯了一声将头挨着安然的腿边,昨夜一晚上没睡,真的太累了,卫临躺下没多久便沉沉睡着了。

        安然抚了抚卫临掉下来的乱发,昨夜为躲哈萨国的追兵,真是苦了卫临跟着她紧张一晚上了。

        快到夜幕时,安然赶紧叫醒卫临,“皇上,皇上,醒醒,醒醒。”

        卫临不动。

        “醒醒啊,快要天黑了。”安然推他。

        卫临还是未动。

        安然心一下提了起来,卫临这么多年养尊处优,年纪越大后,身体机能一向不好,他不会?

        安然颤抖着手去试卫临的鼻息,还好,有丝丝热气喷到她手指上,安然这才松了口气,吓死她了。

        她真怕卫临经历昨晚的刺激后,会突发心脏病,就此睡过去了。

        知道卫临没事,是他贪睡,安然气得去捏他的鼻子。

        卫临吸不了气,一边打掉安然的手一边张嘴吸气,不愿醒来。

        “嘿,你这老头子啊,年纪越大你还越能睡了,我睡不着,你到睡的挺香的,难怪胖成这样的。”安然见这样都还没弄醒卫临,真的是哭笑不得。

        叫不醒他,只好用绝招了,安然趴在卫临的耳边,轻声道:“皇后被抓了。”

        “嗯?”卫临一个激灵就窜了起来,要不是安然早有准备捂住了他的嘴,此刻他定大叫了。

        “嘘,我在这儿。”安然笑道:“别喊。”

        卫临甩了甩头,清醒过来,“皇后你没事就好。”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卫临惊讶道:“我睡这么久了?”

        皇后连一个时辰都没睡到,他竟从早到睡到了差不多晚上了。

        “你说呢?”安然无奈的笑了笑,“皇上大概是真的累到了,所以睡的很香吧。”

        “那皇后要不要补个觉?”卫临不好意思道。

        “不用了,你心宽体胖能吃能睡,我可没你那好福气,我一点也不困。”安然羡慕卫临能睡道。

        果然胖子都是吃睡出来的,像她,就吃不下什么,也睡不好。

        要不是人胖会影响身体健康,安然觉得像卫临这样也能吃能睡挺好的。

        “我去抓人咱们换身衣服趁着天黑逃出这里,你留在这里。”安然拍了拍卫临准备行动道。

        “还是我去吧。”这种粗活怎么能让皇后去呢,卫临爬起来道。

        “你去个屁呀,就你这身躯,一棵大树都藏不下你,别人没抓到,还把自己暴露了。”安然打击卫临道。

        卫临被皇后嫌胖,无奈道:“那你小心点,别勉强。”

        “知道了。”安然点头,摸了出去。

        出去没多久便找到适合的嬷嬷,安然趁她不备将她打晕,扒了她的衣服换上,把她绑了起来,堵了嘴,免得她醒来大叫招人来。

        卫临的衣服就有些难找了,得找个胖子扒衣才行啊。

        安然在行宫里晃了一圈,也没找到合适的给卫临穿的衣服。

        这可怎么办啊?

        早知道有今日之祸就不该让卫临把自己养的这么胖的。

        “欸,把这饭菜给国王送去。”安然正在心里怪卫临太胖时,背后有人戳她肩膀。

        安然回过身,见一肥硕的厨子拿着食盒自看着她。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胖子自己送上门来了,安然正高兴时,那胖厨子对她道:“你很面生啊?新来的吗?”

        “我新来的你妈。”安然一点也不客气的将那胖厨子点了穴道,低声喝道:“走。”

        他得把这胖子带到偏僻地方才好扒他衣服给卫临穿。

        胖厨子被点了哑穴,叫又叫不出来,见这瘦嬷嬷拿刀威胁他,脾气一上来,趁着安然不注意,身体一斜,一个泰山压顶将安然压倒在地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