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重归于好 作者:凡尘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3-24
  •     “王妃弄个丹炉想要干什么呢?”飞雪压低声音好奇地问出心中的疑问。

        寒风低声说:“王妃好像无所不能似的,她若说能炼丹我也觉得没什么稀奇的。”

        “嗯。”飞雪在旁边连连点头,“我对王妃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啊。”

        “你这马屁拍得好。”独孤轩禹微微笑,“要不调你到王妃身边去。”

        “免了。”飞雪恍如惊弓之鸟,要不是寒风按住他就跳起来了,“王爷,飞雪一辈子跟着王爷不离不弃。”

        ……

        树丛后独孤轩禹三人嘀咕着,曌汐的注意力却都集中在手中小巧的丹炉上:“沐九,这丹炉灵气充足是极品啊,应该花了你不少银子吧。”

        “不便宜。”沐九眼中露出狡猾,“但若你的续经丹能炼出来的话多少银子都值了。”

        “嗯,这个你放心,保证炼出来,三七开,我七你三。”曌汐接口说。

        沐九一下子垮下了脸:“你是土匪抢劫啊,凭什么你七我三啊?”

        “就凭没有我,你连那三成利润都赚不到。”曌汐毫不客气地怂道。

        “耶,能算计起我来了,看来总算恢复正常不钻牛角尖了。”沐九不知道自己的宠溺的表情落在某人眼里骤然反感剧增。

        曌汐将丹炉收入自己手指上那随身空间戒指内,她突然感受到手腕处的轩辕木微微震动着。

        随即曌汐就听到轩辕木很不乐意的抗议:“再修炼些你进阶了就能开启我的空间了,不许浪费灵力去炼丹。”

        “哼,你管不着。”曌汐不满的冷哼一声。

        “怎么了?”沐九眉头一挑,“对丹炉不满意?”

        “不是的,是我的轩辕木不满意我要炼丹。”曌汐发出轻笑声。

        沐九半信半疑盯着曌汐的手腕:“曌汐,你在开玩笑吧。”

        “轩辕木真有灵性的,它是活的哦。”曌汐认真的强调说。

        天生万物皆有灵性,或许这轩辕木真的这么神奇,想到这里沐九点点头:“看来你的确是运气好,竟能让这么有灵性的法器认主。”

        “它跟随我许多年了。”曌汐随口说道。

        这话里有蹊跷,这几日沐九也通过各种途径了解曌汐,所得到的讯息跟独孤轩禹是半斤八两。

        若是轩辕木跟随曌汐多年,那她这十几年来只是梅太傅府上柴房的砍柴丫头谁信呢?

        可是话说回来,沐九动用了所有的力量查到的结果却的的确确就是如此。

        看着曌汐,沐九莫名觉得她仿佛蒙上了层神秘的面纱令人看不明猜不透。

        曌汐在心中算了算后说:“少则十日多则半月,我会让人将续经丹送到三界楼给你的。”

        “好。”沐九说完朝旁边又瞥了一眼。

        突然,沐就朝曌汐靠近并缓缓俯下了身躯。

        在曌汐惊讶的注视下沐九压低了声音:“曌汐,你家王爷从一开始在旁边盯着,我若是不送份大礼都对不住他了。”

        “什么意思?”曌汐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见沐九缓缓抬起右手。

        沐九宽阔红袖子正好挡住了他们二人的脸庞,在有心之人眼里是心存不轨故意遮掩了。

        “放开她!”独孤轩禹再也忍不下去从树丛后面冲了出来。

        身形一掠,独孤轩禹一掌朝着沐九拍过去:“沐九,你该死!”

        一手将曌汐轻轻往侧边推,沐九一手对上了独孤轩禹的手掌,周围顿时飞沙走石,两个人的内力都很深厚。

        “独孤轩禹,住手。”曌汐吼完又朝沐九大吼,“你也真是的,捣什么乱开什么玩笑啊!”

        “砰!”结结实实对了一掌之后,独孤轩禹与沐九两个人眼中倒有了惺惺相惜。

        沐九立刻赞叹道:“不愧是战王。”

        “沐楼主深藏不露,佩服。”独孤轩禹飞身退开顺便伸手将曌汐拉回怀中,自己的女人还是在自己怀中比较安全些。

        “干嘛?”曌汐微微挣扎一下,女人都是小气的,她心里的气可还没消呢。

        “我和云湘没关系。”独孤轩禹在曌汐耳畔低语,“我是故意逗你的。”

        回头瞪了身后的独孤轩禹一眼,曌汐刚想要开口就听到他接着说:“对不起。”

        能从独孤轩禹口中听到三个字是多么不容易,曌汐一时间倒说不出话来了。

        独孤轩禹从身后将曌汐环抱住,她微微后仰回首凝视着他,彼此眼眸内有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沐九似笑非笑对满脸尴尬的寒风和飞雪说:“你家王爷和王妃只顾着亲热将咱们晾在一旁了。”

        见曌汐脸上飞起两朵红云,独孤轩禹随手一挥,一段枯枝朝着沐九的方向飞了过去:“多嘴。”

        闪身避开枯枝,摸了摸鼻子沐九感慨道:“看来我是多余的,走了。”

        “哎!”曌汐从独孤轩禹的怀中挣脱出来,“沐九,别走啊。”

        “最近京城不太平,我胆子小还是趁着天未黑回去的好。”沐九跨出了小门的门槛后回头说。

        独孤轩禹凭着直觉感觉沐九这话有些怪异,他立即大声问道:“京城怎么就不太平?”

        “咦,今日传得沸沸扬扬的事难道战王爷不知晓?”沐九笑笑朝寒风和飞雪一指,“王爷问问他们俩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说完后,那身红的夺目的衣裳飘然远去,风中传来沐九的声音:“曌汐,有空咱俩聚聚。”

        “好啊。”曌汐欢快的声音响起,她爽快的答应了。

        手臂微微用力将曌汐往身旁拉,独孤轩禹越来越习惯将自己的大手搭在她的小蛮腰上。

        回过头来不悦地看了独孤轩禹一眼,却在听到他说“抽空我陪你一起去找他”后曌汐的心情顿时十分舒畅。

        “最近京城中出什么事了?”独孤轩禹转向寒风。

        寒风躬身说:“昨儿晚上,京城西大街小巷子内出现了干尸,眼下闹得人心惶惶的。”

        “干尸?”独孤轩禹不解地问,“是什么东西?”

        曌汐抢在寒风开口前说:“就是身体的精血都被吸干而亡,整个躯体呈现干枯的状态,我说的对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