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青竹命》-> 第七十章婚宴
第七十章婚宴 作者:苏杭天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1-16
  •     当天晚上,那个小厮遭遇就在柳府的下人中传开了。

        但谁也没有同情他,都说他是自己活该,忘了自己作为奴才的本分,却没有人敢说柳楚三兄弟的不是。

        毕竟万一被张婆子抓到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而且蓝媚儿的惨状经人口述后,也是后怕不已,生怕自己落在张婆子手上,再说柳安也算是张婆子的主子之一,更是说不得。

        如果张婆子知道绝对会喊冤,虽然是她设计了蓝媚儿,可后来全是蓝媚儿自己作死,即使是蓝媚儿在气头上,可她居然敢去踩了李秋儿的痛脚,这不是作死嘛?

        人是比较现实,通常都喜欢爬高踩低,这是人之本性,无可奈何啊。

        碧竹院,所有的人都在忙碌。

        根据最新传来的消息,迎亲的队伍在两天后就到了,所以更要准备妥当,不能出半点差错。

        而柳玉正在对自己的嫁衣作最后的修改,总共有三套,路上穿的是一套,拜堂又是另一套,还有一套备用,只不过拜堂那一**得特别隆重而已。

        柳玉已经知道郑杰没有死,虽然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但却忧愁她那

        她看了看正在忙碌的芍药,很严肃的说:“芍药,你真的要跟我去郑家,现在反悔还来得及,而只要你跟着我踏出柳府,就什么都晚了,趁现在我还能让小三收留你。”

        芍药犹豫了一会儿,但还是坚持了自己当初的选择,一脸正色的说:“小姐,奴婢是绝对不会离开你的,请不要再说这种话了,就算那郑家是火坑,我也陪着小姐一起跳。”

        芍药这一番话,让柳玉大为感动,只是有些心疼的说:“以后,你怕是要跟我吃苦了。”

        “小姐,奴婢不怕。”

        真是主仆情深啊,这也是柳玉的最后一次试探。

        其实,就算芍药想留下,柳玉她也会看在多年的情分上,让柳明收留芍药,也是成全了芍药的念想。

        而其他人就没有这种选择,只能被迫的接受。

        红叶的心思太多了,她是肯定不会带走的;黄婆是从小就照顾她的,所以肯定是要跟着她走的;桂花踏实能干,又有情有义,带给过去也是一个很好的帮手;蓝玉平时不喜欢争什么,又没有什存在感,所以就算了;至于香草,有点头疼,什么都好,就是坏在一张嘴上,所以还是算了。

        可她仔细想想,四个名额还差一个,蓝玉和香草选谁好?

        最终的结果是,芍药,黄婆,桂花,蓝玉。

        她思前想后,还是决定选择一个能把住嘴的。

        但柳玉也不是一个无情的人,给香草安排好了退路,而且到时候香草也会感谢她的。

        时间流流转转,两天后的下午迎亲的队伍也到了,将会在柳府休息一夜,明早就起程。

        队伍的领头是郑杰的二哥郑铭,同时他也是一个庶子,但早已成婚,是一个出身于书香门第的温柔女子。

        其实他本不想来,但也只有他适合,他大哥在晋阳给二皇子做幕僚,小三本人大病初愈,在好好休养,小四也不适合,让没成婚的小叔子来接他未过门的嫂子,外面的人会怎么看他们郑家,所以只好他来了。

        而柳府为晚上的答谢宴已经彻底的忙碌起来。

        郑铭一到柳府,就立即向柳文解释,为何不是郑杰前来。

        在柳老的带领下到了书房,郑铭先是低身行礼,然后满怀歉意说:“柳大人,小弟郑杰半月前突染风寒,近几日才病愈,实在没办法亲自前来,还请恕罪。”

        他确实有些不好意思,难道直接和人说我弟弟是因为和人争风吃醋,然后被人扔进河里后又染了风寒,还请你见谅。

        不但他自己说不出口,柳文听到了又会是什么感受。

        “贤侄多虑了,老夫也不是什么不通情达理之人,希望我那女婿能早日好起来。”

        柳文当然知道事情的原委,但是没有点破,毕竟都是要脸的。

        本来他是钟意郑铭的,可是晚了一步,只好将就一下了。

        “多谢大人谅解,我代小弟谢过了。”

        “没什么,先回房休息一下,晚上有酒宴。”

        随后,郑铭一个人回到了客房。

        客房虽然平时没人住,但经常由老婆子们领着普通丫鬟打扫。比如二丫,呸,青竹就跟着打扫过。

        再加上为了迎接他们,李秋儿还特意让张婆子领着人打扫过好几遍,事后李秋儿又检查一下看哪里可有灰尘。

        等人走了,柳文问旁边的柳老,说:“老柳,这郑铭怎么样?”

        “回老爷,恕老奴眼拙,只看出郑公子待人处事得体,而且不卑不亢,有君子的风范。”

        “是啊,一个人的谈吐最能反映一个人的德行,只是可惜了啊。”

        柳老不知道是可惜了什么,但大致能猜到,但又不敢开口问。

        柳文又问,不过语气没有上个问题般的轻松。

        “老柳,楚儿回来了这些天,为何不来见我,他现在又在哪里?”

        柳老心想,柳楚这回怕是遭了。

        叹了一口气,如实说:“回老爷,大少爷这几天都不在府上。”

        “什么,现在那孽障是在哪里鬼混,难道他不知道今天是他妹妹出嫁的日子!”

        现在柳文是十分的恼火,怎么一个个都不省心啊。

        而柳老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是火上浇油。

        “老爷,大少爷现在应该七花阁。”

        “什么,真是个畜生啊,不对,他哪来的钱,是夫人又给他钱了吗?”

        “夫人没有给,是从明少爷那得了一千四百两。具体是…”

        “果然什么样的主子,就会有什么的奴才,柳老你让人给那个畜生带话,晚宴前我要是见不到他,从今以后他就不是我儿子了,去吧!”

        “是,老爷。”

        晚上,柳府前院摆上了几桌,来赴宴的人也是在本郡有头有脸的人物,有名绅,有大地主,柳文郡衙的同僚。

        后宅,也摆上了一桌,在瑶竹院。

        没错,女眷们是不会出席前院的,特别是柳玉,她现在更不能其他男人面前拋头露面,这是礼数。

        甚至于在郑府的路上,连郑铭都不能看到她的脸,是避嫌,也是为了名节。

        PS:今天就只有这么多了,因为小苏临时有事,抱歉!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