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美食攻略:王爷,你好鲜》-> 第一百九十三章:吃醋
第一百九十三章:吃醋 作者:四喜团团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06
  •     沈母仔细想着过两天有哪些好日子,一边想一边用簪花小体记录下来。

        沈父在一旁

        沈母一边写一边说:“平常也没有什么事,你当然见不到我的簪花小体。”顿了顿,沈母有点不满意道:“还杵在那干什么呀?过来帮我研磨。”

        闻言,沈父连忙应声道:“好好好,来了来了。”

        沈母看着沈父鬓角的白发,说:“唉,一个不注意都过了这么久了,孩子都要成亲了。”

        沈父笑道:“这不正合你的心意?这样你好早早抱上你早就想抱着孙子啊!”

        沈母突然有点忧伤,她摸着自己的脸说:“怎么办?我觉得我自己已经老了,都要当奶奶了。”

        沈父说:“哪里老呀,在我眼里你一点都不老。”

        沈母闻言笑了起来:“就你嘴甜,当年呀,你也就是凭着这张嘴才把我追到手的了。”

        沈父“啧”了一声,没说话。

        沈赋在旁边听的满脸无语:“母亲,我和燕儿这会连亲都没成呢,您就想着抱孙子了呀?”

        沈母瞪他一眼:“我这不也就想想吗?你有这会儿和我闲聊时间,还不如赶紧给我折腾个孙子出来。你都二十岁了!别人家的儿子二十岁孩子都满地跑了,你看看你,二十岁了才要刚刚成亲!我都没催过你!”

        沈赋自知理亏,并没有说话。

        沈母见儿子不再说话,这才心满意足地转过头去继续去挑选日子。

        她一边挑一边对着沈父指使道:“你去城东家的如家铺子里,和他们说一声,让他们下午来给燕儿量尺寸做一身嫁衣。”

        沈母停了一下继续说:“本来呢,这嫁衣应该是女儿家自己做,但是呀,燕儿有点特殊,所以还是用他们家的吧。另外酒席呢,就放在鸢儿的火锅楼,老爷,你拟一个名单,看看要请哪些人。”

        沈父一听不乐意了:“又不是我成亲,我为什么要管这件这事儿?要做也该是他去。”20岁的人了,该是准备着把整个沈家都接手下来了。当然,后半句沈父没说出来。

        沈赋非常无语,暗道 您直说您想撂挑子不干不就完了吗?非得说的这么拐弯抹角,好像你说的这么拐弯抹角,我就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似的。

        沈父可不知道儿子心里是怎么想的,他转头就对着他问:“你说呢?这事是不是该你去干?”

        沈赋无言,只能默默点头然后顺带着出去通知如家的人来给他的新娘量尺寸做嫁衣。

        如家的人来得很快,他们是上午通知的,下午如家就已经带着人过来了。

        领头的人是个30多岁的老妈妈,她一进门就先对着沈父沈母他们笑了:“这大喜的日子,怎么二位还愁眉苦脸的呢?”

        沈母说:“这不是婚事办的太急,怕慢待了新娘子,到时候让人家不满意吗?”

        老妈妈赞同的点头说:“确实,您要我半个月之内就把这嫁衣赶出来,说明这日子确实办得过急了,要不,再等等?”

        沈母撑着脸叹气说:“等什么呀?没法等啊,再过一段时间女儿就要和女婿走了,没法再等下去了,但是又怕委屈了新娘子。哎,这事儿真是纠结死!”

        三个人正说着话,没想到炎燕突然从外面进来了,她看着沈父沈母说:“不委屈的,我没有那么多讲究,也什么富家小姐,不需要阿赋他八抬大轿的把我抬进门来,我只要他能安安心心的给我个名分就好,真的。”

        沈母一愣,随即抵着额头笑了起来:“这傻孩子,真是对小赋太好了。”

        炎燕不好意思的笑起来:“真的,伯父伯母,不用那么麻烦的,燕儿自小在深山长大,真的没有那么多讲究。”

        老妈妈有点惊讶地看着炎燕:“哟,这小姑娘长得标致,这就是新娘子吗?沈公子可真是好福气啊!”

        沈母笑:“谁说不是呢,也不知道那臭小子哪来这么好的福气!”

        老妈妈说:“既然新娘子都这么说了,那咱们再纠结可就没有意思了,既然人家不在意,那就按照这么着办吧。炎姑娘,跟着我移步一下到您房间量衣服去呗?”

        目送着这两人离开,沈母不知怎么的,就突然又想到了沈莹莹,感叹了一句:“都是一样的人,为什么差距就这么大?”

        沈父握住她的手说:“别想了,反正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多想也无用。”

        炎燕在房间内配合着老妈妈的动作,听着她们报出自己的穿衣尺寸,这时候,她的甜蜜几乎要溢出来了!

        曾何几时,她都不敢想象自己会和沈赋有这么一天。炎燕心里这么想着,脸上的表情也显的是愈加甜蜜。

        老妈妈见状笑着调戏:“都说要结婚的人会显得特别漂亮,这话果然不错。”

        爷爷不好意思地笑笑,不说话。

        忙碌一下午,总算是把尺寸量好了,炎燕躺在房间的床上非常高兴,一想到自己半个月后就要和沈赋结婚了,她就兴奋的睡不着觉,她现在只能盼着结婚的日子,赶快到来。

        半个月后。

        趁着天黑,一个人绕过了沈府府中巡视的府卫,身体轻盈地翻进了一座院子。

        院子内,炎燕正准备睡觉,就听见外面有了动静,一时不由得心中大骇——不能怪她,实在是上次沈莹莹给她留下了过深的阴影。她低声喝道:“谁?!”

        沈赋悄悄的推开窗户道:“燕儿,是我!”

        炎燕震惊地看着沈赋,过了一会儿,忍不住笑了:“你这是干什么呀?”

        沈赋一边手脚麻利地翻进窗户里,一边说:“不行,成亲前三天不能见面,但是我太想你了,我忍不了了,白天母亲看的又严,我就只能趁晚上来了。”

        炎燕笑的的甜蜜:“你真是的,要是让外人知道,堂堂沈家大公子还要翻墙,会怎么想啊?”

        沈赋耍起无赖:“那我不管,今天晚上的事,只要你我谁都不说,那就没有人会知道了!”

        炎燕无奈,但也只能依着沈赋,这一晚,沈赋没有离开,他搂着炎燕心满意足的睡去。

        由于昨晚两人知心话说的太晚,所以今早沈赋并没有起来。

        喜娘一大早就要来给炎燕梳洗打扮,结果一进来就看见了沈赋,不由得叫了起来:“唉呀,沈公子,你怎么会在这儿?”

        刚刚穿戴好的时候沈赋看见喜娘,连忙把食指竖在唇间说道:“你们小声一点,哝,这是给你的封口费,今天早晨看见的事别说出去。”

        喜娘收了沈赋的钱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赶紧让沈赋离开。沈赋临走的时候悄声在炎燕耳边说:“等我骑着高头大马来娶你。”

        炎燕羞羞答答的推了他一把,说:“ 快走吧你!”

        婚礼办的十分热闹,没有人会去问,为什么沈赋身边突然就多了一个女子,他们只是带来了他们最忠诚的祝福,先前误会过他们的百姓,也纷纷前来送上了自己的一点薄礼。

        “吉时到!”

        炎燕听着外面热闹的动静,心中的幸福感几乎要溢出来,她想,从今之后她就是沈赋的妻了。

        余生,她将以他之姓,冠她之名。

        拜堂,送入洞房,再喝了交杯酒,两人之间算是正式成亲了。

        沈赋按捺着自己激动的心情,缓慢的揭开了炎燕的盖头,由衷赞叹道:“燕儿,你今天可真好看。”

        炎燕笑了,难得的反调戏了一句:“再好看的人也只是你一个人的。”

        沈赋让炎燕这句话撩的心神难耐,再加上今天又是刚刚成亲,情浓蜜意之时,发生什么事,这都是顺理成章,并不需要刻意去推动。

        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晨,炎燕压根就没起得来,无他,只因为沈赋昨晚把她折腾的太晚了。

        所以早晨沈母连媳妇儿茶也没喝到,顿时恼了,把气撒在了沈赋身上,她道:“我好不容易就这么一个媳妇儿,你可倒好,把人折腾的,连媳妇儿茶都没法儿来给我敬了!”

        沈赋连忙赔不是:“是是是,我的错,昨晚怪我太没节制!”

        沈母冷哼一声:“倒懒得和你计较,燕儿一会儿起来之后,你带她出去买点东西,时至今日,你可是连定情信物都没有给人家吧?”

        听闻母亲提起这茬,沈赋尴尬的咳了一声。

        确实是,到今天他还没给燕儿买过什么东西呢!所以等到下午炎燕起来之后,直接就被沈赋拽了出去。

        炎燕有些无奈问:“干什么呀?我还没去拜见母亲和父亲呢!”

        沈赋说:“拜见什么啊?母亲说了让我出去买东西。”

        说到这儿,沈赋停顿了一下,炎燕好奇的问他:“买什么?”

        沈赋凑近她耳边道:“定情信物。”

        炎燕再一次脸红,也不说什么了。

        刚出沈府,炎燕就看见一个非常眼熟的人站在眼前,沈赋也看见了,他愣住,好一会儿他才听见了自己的声音:“舒敏,你怎么在这儿?”

        炎燕看了沈赋一眼,心下有点不大高兴——叫的太亲密了。

        邱舒敏看见沈赋,一双杏眸立刻含了泪:“沈公子,求求你收留我!”

        沈赋皱了眉头问:“怎么回事?邱府是出什么事了吗?”

        邱舒敏哽咽道:“王哲,王哲他和我成亲是有目的的,当初我父亲为了帮助我们邱家,更上一层楼,强迫我与他定下婚约,我们结婚之后,王哲借着我的手一步一步蚕食了邱府,如今他得到邱府却不愿意再要我了,呜呜呜,我已经无处可去,所以,沈公子求求你收留我!”

        沈赋皱着眉头,有点犹豫。

        这一会儿的功夫,炎燕已经想起来这个女人是谁了——她当初在淮阴城的时候见过她,想必就是那个邱府家的大小姐了,她居然又来找阿赋了!

        这时候炎燕又看见了沈赋犹豫的样子,顿时醋意大发,她抿了抿唇,直接挣脱神父的手跑了出去,

        见此状况,沈赋也顾不得邱舒敏还在旁边看着了,连忙追了出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