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神助攻 作者:小草莓园01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3-12
  •     “花花,不得无礼。薛公子是为父故交的儿子,他来投奔我,正好家里缺个伴读,为父就让他做了。你可不要怠慢了他。”

        柳老爷说完又看着杜旭,“贤侄啊,既然你已经证实花花和薛良没什么,那老夫请他做伴读,你没什么意见吧?”

        语气很诚恳。

        杜旭忙摆手:“伯父,我没意见。”

        嘴上没意见,其实心里头疙疙瘩瘩的。如今薛良做了花花弟弟的伴读,那岂不是就是说,在自己迎娶花花进门之前,薛良几乎要和花花朝夕相处了?

        花花瞪着薛良,把不乐意完全表现在脸上。

        薛良却满眼柔情似水的迎上了花花的目光,仿佛换了一个人。

        原来薛良去镇上证实了母亲说的事情以后,就不恨柳老爷,更不恨花花了。想到花花以前对自己的痴情和自己的所作所为,薛良后悔不迭,萌生了把花花追回来的想法,这才去柳府做了伴读。

        花花见事情不能挽回,扭头望着柳珂:“弟弟,你可要看好你的书童,别让他乱跑,我可不想看到他。”

        柳珂迫于姐姐的凌厉目光,只得点头。

        柳老爷直摇头叹息:“杜公子,薛公子,我这女儿被我惯坏了,说话一点分寸都没有。”

        薛良一脸无所谓,摆手道:“没关系,我不乱跑就是。”

        “那就好。”花花不甘示弱,抛了一个白眼。

        柳老爷真是没办法,目光看向杜旭:“杜公子,在我家用过晚宴再走吧?”

        “不了。我今天出来时间够久了,该回去读读书,而且父母还等着我回话呢。”杜旭说着便起身告辞。

        花花也没有挽留,这是以退为进,等着杜旭饱受相思之苦后再突然出现在他面前,那可比整天粘着他强多了。

        花花坐着敞篷软轿送杜旭到门口,挥手告别:“相公,有空来看我哈。”

        杜旭竟然点头:“好,我尽量。”

        第二日,杜府,午后品茶时光。

        “旭儿,柳家和我们家是门当户对,这门亲事成了对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如今你也对花花颇为满意,不如我们就尽快择个好日子把花花娶进门吧?”杜夫人边喝茶边问。

        “娘,花花的脚还有些时日能好,现在提这个有点不妥啊。”杜旭虽然也有意早点娶花花进门,好堵住那些悠悠之口,可是单脚蹦的新娘如何拜天地拜高堂啊?一条腿蜷着,另一条腿单膝跪地?想想就辣眼睛。

        杜老爷表示同意:“旭儿说的对,一切等花花好了再说,也不急于这一时。”

        杜夫人又提议道:“于情于理,我们得差人送点补品过去,也让那些看热闹的人知道我们已经两家和气,可好?”

        父子俩都点头。

        杜夫人又笑嘻嘻的望着杜旭:“旭儿,不如你走一趟?”

        原是随便问问的,不想杜旭竟然点头:“好,孩儿就走一遭。”

        杜夫人和杜老爷交换了一下眼色,都心中暗喜,旭儿这愣小子总算开窍了!抱孙子指日可待了啊。当即收拾好了礼物交于杜旭。

        杜旭带了礼物,坐了轿子直奔柳府。

        柳府内,花花用过午饭,坐着轮椅去了花园凉亭,丫鬟荷花随身伺候。

        看着满园春色,再看看身下的轮椅,花花就忍不住郁闷。当初装崴脚就算了,还非说什么骨裂,这下好了,好好的两只脚不能下地,还要坐轮椅三四个月,想想就头大,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小白,你说我真要三四个月坐轮椅吗?能不能来个遇上个神医突然好了之类的桥段?”花花问。

        小白道:“宿主,这不合逻辑吧?你这是骨裂,就算遇到神医,也得一个月半个月才好吧?”

        “半个月也成,去哪里找个托当神医呢?”花花开始琢磨。

        “小姐,薛公子来了。”丫鬟荷花突然小声说道。

        花花抬头,看到薛良一身蓝衣,款款而来,看起来还蛮正派的,可惜啊,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你来做什么?不是都答应了不乱走的吗?”花花责问道。

        薛良也不生气,微微一笑:“我没乱走啊,如果我乱走,就不是来花园,而是直接去你的闺房了。”

        花花气急:“你胡说八道什么?你若是敢去我的闺房,小心我爹打断你的腿。”又怕丫鬟听到什么传播出去,吩咐道,“荷花,你回避一下。”

        “是,小姐。”荷花欠身要走。

        “荷花不用回避。”薛良身子一斜挡住荷花,望着花花,轻轻说道,“我和你的事,荷花都知道,她回避什么?她若回避了,我们孤男寡女的,不是更惹人闲话吗?”

        “荷花回来吧。”花花觉得在理,又唤荷花回来,只是心里七上八下的,自己这个分身以前和薛良都有什么事?不会都开车过了吧?这可怎么好?

        花花试探性的问:“我和你的事?什么事啊?”

        “传传书信,私相授受啊?这些都是其次,主要是我们的情意啊。”薛良说的很认真。

        花花一听放心了,没开车就好。

        这时,廊下走来一个人,正是杜旭。

        杜旭送礼后,询问花花在何处。柳夫人想让两人独处培养感情,就让杜旭一个人来花园找花花。

        杜旭远远看见薛良和花花在一起,似乎在说什么悄悄话,心下疑惑,便轻轻走上去,躲在树后偷听。

        只听薛良叹息一声,说道:“花花,以前我们有误会,所以我才对你冷漠无情,现在想来,真是后悔极了。”

        花花点头:“是真的就好,以后做个好人,别动不动就把人给卖了。”

        薛良有点发窘,接着说道:“花花,我辜负了你的感情,你要打要骂都可以,千万不要为了怄气嫁给杜旭啊。我保证,我两年后一定中举,你等我好不好?”

        杜旭听了心里一寒,连忙看向花花。

        只见花花一脸的哭笑不得:“什么怄气啊?我是生气不是怄气。我喜欢的就是杜公子,这辈子非杜公子不嫁,等你干什么?你以前只是我的朋友,现在只是我弟弟的伴读,你扯什么呢?”

        杜旭一听,心里又甜蜜起来,对花花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花花,我不信,你以前那么痴迷我,我不信你这么快就转了性,你一定在跟我怄气,是不是?”薛良越说越激动。

        “我转什么性?我看你是转性了吧?”花花说完吩咐荷花推自己离开。

        “花花。”薛良一把握住轮椅把手,看样子要纠缠到底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