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第46章 命里有时终须有--所锦(宿命篇)
第46章 命里有时终须有--所锦(宿命篇) 作者:郁所锦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11-28
  •     当你有一天终于遇见自己深爱的男子时,你会怎么做呢!

        所锦从很久以前就有一个伟大梦想:如果有一天她遇见了爱上的那个人,要把世界上最好的,最好的自己,送给他。

        什么是世界上最好的礼物呢?

        选一天为他做一顿饭,然后面对面

        手把手为他织一条毛衣?把自己的满满登登的心意一丝一缕地表达?老师曾经说“临行密密缝”代表了母爱的至高水平……

        哈,哈哈……母爱……

        为他写日记,不管会不会,哪怕就几个字也好?文字是一个女子的真心最真切的表达。

        有机会的话,在山顶上给他一个拥抱,背靠着背看星星?跟他去海边,跟他看一次日出、日落?

        在他生日的时候为他送上自己一份精心准备的礼物,巧克力或者美少女战士牌的蛋糕?

        再或是,把自己打扮得清清爽爽,漂漂亮亮,打包送给他?

        浪漫爱情就是从言情剧情开始的……

        所锦摇了摇头,为自己突然萌发的少女心,哭笑不得……

        所锦最想要的便是寻找一位匠人,为岳熵做一个雕刻品,可以长期保存的作品。

        所锦停在了一间破旧的房子面前。

        她看见那所低矮破旧的老屋危危地立在陌旁,炊烟从老屋后袅袅升腾,宛如一条扯不断的舞动的白绫,缓缓攀上一棵高树的梢头,将它无声包裹。

        这座老房子经过岁月的洗礼,脸上已经刻出一条条深深的皱纹。

        所锦在陌旁的河边休息了一下,看着水中自己头破血流,鲜血淋漓的可怕模样,轻叹一口气。

        在所锦走到这个地方之前,他已经先去找了皇宫里的那些高级作坊匠人。

        但他们只是用手中的工具把所锦头上砸了几个窟窿,让她滚出作坊……

        所锦对骨王这个身份又爱又恨。一方面如果不是骨王的是背负的罪孽,他不至于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

        另一方面,如果不是骨王的再生能力,她不会有勇气踏出家门,不用担心被抢,被偷,被人杀死,积极的去接受,学习这里的新事物……

        所锦又叹了一口气。

        命运既然赋予她使命,为何又让她这样惘然呢?

        被损害的肌肤长全了之后,所锦站起了身,拍拍衣服上的尘土。

        打算迎接下一个挑战。

        生活就是一个不断解决问题的过程,不必为不能解决的问题沮丧,再不能解决的问题,也会在时间的洪流里消失。

        不屈,那是一个人最漂亮最落拓的模样,是生命最有分量的延续……

        所锦绕过生锈的铁栅栏,在尽头,便是狭小的后院,空荡荡的,墙角的飞檐仿佛将在下一秒腐烂,唯有一些杂草野花还开放着。

        爬藤的植物显得特别青翠,攀着墙,努力地伸展着,枝藤与清冷缠绕着,遍布整个墙,用自己的躯体,固执地守护着这个老房子。

        住在房子里面的是一个被遗弃的工匠。

        所锦礼貌性的敲门,但是没有人回应。

        等了半天,所锦才踧踖不安地踏进了那间老房子。

        有人说:当一个人和另一个人初次见面时,她所关注的方面便是他平时至爱。

        不知为何,她第一眼关注的是老人的手指。

        因为所锦见到老人时,老人正缩在地上,艰难爬着。

        所锦迅速地扶起了老人。

        首先接触的,便是老人的手,那双手带给她的是心如刀割的心酸。

        那手的每一根手指头都是极度扭曲的角度,让人一看便想龇牙咧嘴,因为看见了那样透到骨头里的伤痛。

        老人手背上青筋突暴,关节粗大,颜色发灰,手掌上的纹路像刀刻的一般。

        那布满老茧、抹布般粗糙的手,像极了长满结疤的老树根。

        那样苍老的手,微微地颤抖着,奋力挣扎着……

        而后所锦才看清了老人的模样。

        老人消瘦而憔悴,脖颈上有些很深的皱纹,像极了童话世界里面目可憎,令人作呕的巫婆巫师。

        他耳不能听,眼不能明,口不能语,行动不便。

        风烛残年。

        苟延残喘。

        日薄西山。

        奄奄一息。

        这些词语似乎特意为这个老人冠设。

        所锦在学校很少会去做公益慈善,忙碌的生活让她无暇它顾;

        志愿者活动也较少参加,她排斥没有报酬的工作;

        偶尔会去孤儿院,养老院探望老人与小朋友,也只是出于工作的心理。

        经济原因也是一个因素。

        但最大的原因是:她并没有那么多悲天悯人的情怀。

        甚至于她对他人的境遇从来抱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漠。

        但这个老人,轻易让她心中不忍,心下怆然……

        同是天涯沦落人,

        相逢何必曾相识。

        所锦把老人扶****。

        为他找药,煎药,喂药。

        为他精心精力地做饭煮食。

        为他洗漱,洗衣。

        为他整理手上的匠人工具。

        为他打扫整个房子。

        善良,是一种世界通用的语言,它可以使盲人感到、聋子闻到。

        老人在喉咙里口齿不清地嚎啕大哭,所锦手忙脚乱地安慰着他,最后自己也潸然泪下……

        命运是一种很特别的力量。

        他让不相干的人,不经意出现的物,轻易联系,带来血浓于水的相依深情……

        这一幕幕被跟踪所锦的天烬收归眼底。

        心波浮动……

        任何敌意都可止于至善,任何堤防在善良的深海里,溃不成军……

        善良的力量在于她的柔,她的韧。

        善意的每一个动作,可以亲吻一个人的心脏。

        善良的力量无须灌输和强迫,只会相互感染和传播。

        善意,似蓓蕾初绽,聚真诚、善良而洋溢,感人肺腑;

        善意,似兰仙幽草,并温馨、浪漫而色彩,不采而佩;

        善意,似火焰风姿,赋热烈、温暖合美丽,清朗,无染而奋发……

        因为温柔如水,使纷繁经过过滤变得纯净;

        正因为温柔似火,使平淡通过锻烧日趋鲜明。。

        这一刻她的虔诚与博大,她的丰盈与静默,似银洁的夜光,将天烬轻轻感化,让天烬的心,一瞬滚烫……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