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快穿之系统要我拯救世界》-> 第24章 富可敌国的商户女15
第24章 富可敌国的商户女15 作者:林葵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3-18
  •     时辰到,妩媚的舞姬们一曲舞罢,桃花宴才正式开始。

        挽春园内的人,各个伸长脖子望桃花台上看。

        二十位精挑细选出来竞选桃花主的女子,长相姿容才华身世皆是上上。而边上那二十位男子,则被无意识的忽略了。

        原本最初主旨是相亲的桃花宴,彻底变味成为选美比赛。

        赌坊开盘,围观者不少下了高额赌注,是以非常激动,不时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看到下赌的美人出场时,大声的摇喊呐威,丝毫不亚于后世的狂热追星。

        桃花台的每个角落,都有一个花费巨资请来的画师,已经在笔走龙蛇,将竞选的现场绘画下来,旁边还有个提笔记录的人,手腕飞舞,字迹飞快出现在白纸上。一人画一人写,互相配合。边上站都立着几个下人,画一绘好,字一写完,不等墨迹干透,便急急忙忙捧着出去,第一时间内传到扬州场最大的洛义书坊,在最短的时间内再由书坊传至各处。不能出席桃花宴的人,就是通过一幅幅的画和字,得知宴会上的情景。

        桃花宴先比姿容,再比诗词,再比音律。

        齐玉秀容貌在二十人中,算中下,即使打扮得光彩夺目,一轮下来,花束的数量还是差了不少。

        看着宋壁华前面堆积如山的花束,齐玉秀暗暗咬牙,差点控制不住表情,藏在衣摆下的手用力攥紧了衣袖。

        她怎么没掉水里?她苦心的安排,花了不少钱财才计划好,甚至忍着委屈与一个贪图她美色的纨绔子弟虚与委蛇,把他哄骗到池边,打算彻底扫清她复仇路上的障碍。

        可是,这个贱人宋壁华怎么没有按照前世一样掉水里?

        叶无卿把借故把宋壁华找来如意阁喝茶聊天,她没有去池边逛当然不会掉水。而且在如意阁,女主跟她的未来好闺蜜亲切会晤一见如故,顺利根据剧情发展。

        按照系统的意思,过程不一定要一样,只要达到一样的结果,殊归同途,历史还是会照着原来的轨迹发展。

        一轮比拼下来,齐玉秀已经占了下风。

        不急,齐玉秀安慰自己,还有两道比赛,尤其是第二场,她提前知道前世的题目,耗重金请人作了诗,已经熟记于心,就等着落笔惊艳。

        第二轮,是比才华。

        十几道题目密封装在一个瓷碗内,由姚玉德从中抽选出一道题目,由二十位参宴女子根据题目赋诗一首,再将诗作公布出来,由参宴者选出认为最好的一首,将第二束花束投出。

        齐玉秀原本信心十足,胜券在握,看到公布的题目时,震惊的瞪大了眼,手脚发抖。

        “题目不对!”齐玉秀脱口而出,前世的题目不是这个!她记得很清楚!

        她的声音不小,旁边的人都听到了,有些尖锐的声音引来侧目。

        负责传题的丫鬟见状上前,“齐二小姐,题目没有错。”

        齐玉秀急忙道:“不是这个,明明是以孝治国……”

        话音未落,边上响起几声嗤笑,其他参宴女子不屑道:“真是可笑,赌题赌错了竟有脸打呼小叫题错了,你怎么不干脆直接给我们出题?”

        那丫鬟也面露鄙夷,齐玉秀浑身一冷,羞愤和恨意顿时涌上心头,狠狠剜了一眼嘲笑她的那个贵女,指尖差点没刺破掌心。

        贱人,竟然让她当众出丑,这笔仇她记住了!

        “你懂什么!”前世的题目确实不是这个。

        齐玉秀恨恨的磨牙,周围都是人,又是在桃花宴如此重要的场合,她只能咬牙忍了。

        对方冷哼一声,扭回头安心答题,不再理会齐玉秀。

        齐玉秀压制住内心的烦躁怨恨,只能提笔,在纸上犹豫了半天才勉强落下几个字。

        难道这一世她重生就变了?

        考题自然是叶无卿仗着自己是桃花宴的金主,直接把那个题目给换了。

        如果齐玉秀真的才华横溢,哪怕换了题目,也挡不住她大出风头。但实际上,齐玉秀这个扬州才女的名号具体有多少水分,估计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第二场,齐玉秀不出叶无卿所料,收到的花束寥寥无几。

        第三场,比音律。

        齐玉秀自小学琴,齐家特意重金请来名师教导,她弹的那把琴名“凤仪”,乃是前朝墨子大师用千年梧桐木所制,琴中极品。轻轻一拨,乐声清列,如有凤来仪。

        齐玉秀琴弹得好,加上前世在王府后院的哀怨,满腔忧思悲愤尽诉琴声中,让听者落泪,闻者伤心。

        一曲罢,竟有不少人落泪,尤其是女子。

        也有人道:“这琴音中,闺怨之意甚重,齐二小姐不过十五来岁吧?怎么弹出这种闺怨之音?”

        “听说齐二小姐跟王家公子情根深种,因为王家狮子大开口婚事未能成,莫不是因为此?”

        “嘿,别说,这王家也是异想天开,开口就要齐家一半家财,这是要娶媳妇啊,还是卖儿子?他儿子有那么值钱吗?”

        这些议论齐玉秀并没知道,此时还在桃花台上的她,脸色无法控制的阴沉,低垂着脸看着眼前筐内不算多的花束。

        姚玉德将统计出来的结果公之于众,一时间,场上之人或失望或兴奋或恼懊之声不绝于耳。

        成为本年桃花主的宋壁华含笑大方方的接受众人的祝贺。

        只有齐玉秀阴森森的站立一旁,旁边的人被她身上的气息弄得皱眉,鄙夷的撇了她一眼,远远走开。

        没有成为桃花主固然遗憾,但技不如人,只能服输。齐玉秀这表现,就太让人不耻了。

        扬州城大部分的贵女都不喜欢,甚至厌恶与齐玉秀来往,齐玉秀这人,自视极高,似乎认为天上地下没有人比得过她,为人心眼小刻薄爱记仇,又惯会装模作样,一言不合就哭哭啼啼寻死觅活,好像被她们害了一样,一口一口的锅往她们头上盖。别说在女子品行磊落大方的扬州,就连流行一句话弯弯绕绕千回百转说出来的京城贵女,也很反感齐玉秀这种性子。

        所以,齐玉秀在贵女圈没得好脸色,反而是一些酸迂,把她清高才女的形象捧的高高的。

        当然,按齐玉秀自己说法是她们在嫉妒她。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