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快穿之系统要我拯救世界》-> 第14章 富可敌国的商户女5
第14章 富可敌国的商户女5 作者:林葵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3-18
  •     齐家主子并不多,虽然是商户人家,但毕竟是跟官府打交道的皇商,家风清正,并没有一堆的小妾通房,庶子庶女。

        满打满算,偌大齐家,大大小小的主子加起来也不足十人。

        齐老夫人年时已高,生有一子三女,并无庶出。三个女儿已经出嫁多年,独子齐老爷,只有一妻一妾,生有两个嫡女齐玉凌、齐玉宁,和一个庶女齐玉秀。齐家家规不比寻常,不拘嫡庶男女,女儿也可当家做主,执掌家业。

        上一代齐家家主就是齐老夫人,齐老太爷性情懦弱仁善,但无能执掌齐家。齐老夫人精通商道,手腕狠厉,是齐家真正的当家人。这一代,齐老夫人的独子似父,加上自幼饱读诗书,有秀才功名,性格有些酸迂,只好风花雪月,诗词歌赋。齐老夫人年纪已大,现在齐家当家做主的是大小姐齐玉凌。

        五年前,齐夫人颜氏也就是齐玉凌的生母病逝。

        齐爷提出扶立贾氏为正室,因齐老夫人反对,不了了之。因为主母不在,齐老爷就提出让贾氏管里家中庶务。贾氏内心嫌弃齐家是商户人家,恐埋没了她书香门第的身份,一口回绝。

        齐家里的庶务便交由齐老夫人身边的王姑姑,和管家在打理。

        王姑姑是齐老夫人早年收养的义女,一生未出嫁,伺候在老夫人身边。

        贾氏这个人,齐家上下也估计只有齐老爷自己喜欢了,整天无病呻吟,弹琴作诗,风花雪月,悲春伤秋,哀叹自己可怜命苦,生不逢时,沦落于此。

        让外人见了,还以为这个泡在富贵窝里享福的,被称为二夫人的贾氏,受了什么非人的***呢。

        之后,齐老爷数次提出让贾氏管家,但被贾氏以不通俗务为由拒绝,贾氏拒绝时说的,无非是什么“妾身虽卑贱但亦是大儒之家出身岂可与商贾之流同流合污”之类,硬生生踩着商贾抬高了自己的“身份”。

        齐玉秀重生回来之后,觉得她们母女过于清高无尘了,虽然说金银铜臭,视金钱如粪土是士族风骨。但齐玉凌那个贱人,因为她们的清高,就抢走了她们母女的一切,用她最看不起的金银,将她踩到了烂泥沟渠之中。

        是她想岔了,铜钱虽臭,但衣食住行,高枕软卧,样样离不开金钱。前世困于王府后院,因为没有银子打发那些贱奴,只能吃些残羹剩饭。而齐玉凌这个贱人,拿着属于她的万贯家财,硬是让那个恶毒无知又粗俗的齐玉宁成为皇长孙妃、未来太子妃。

        这些本来就是属于她的。

        她,齐玉秀,出身高贵,有士族血脉,外祖赫赫有名。比起生母不过是个粗俗低贱的屠户之女的齐玉凌,好过百倍!

        齐家的家业,凭什么交给齐玉凌?

        无论是出身血统和才华,她齐玉秀比那个贱人高贵百倍。

        这些属于她的东西,在前世,因为她的清高骄傲而被齐玉凌这个贱人抢走。

        重生回来,她一定要把这些属于她的东西拿回来!还要报复前世害了她的贱人们。

        争夺管家权,只是第一步。

        她的复仇,现在开始。

        荣禧堂是齐老夫人住的地方。

        齐老夫人是扬州城大名鼎鼎,如雷贯耳的人物,自公公婆母过世后一直掌管着偌大的齐家,八面玲珑又雷霆手腕,说一不二。整个扬州城的商贾无人不知,无人不服。

        就连丈夫齐老太爷生前也是对齐老夫人言听计从。如今虽说齐老夫人已经不管事了,但余威犹存。

        齐玉秀和贾氏来到荣禧堂,老夫人身边的丫鬟茗茶眼里不由闪过讶异,到底稳重,朝着二人福了礼,脆声道,“见过二小姐二夫人,老夫人刚起,待我通传一声。”说完便打起了帘子进去通传。

        齐玉秀和贾氏就站了廊下,等候了好一会。

        被齐玉秀哭求逼着来的贾氏,眼里已经出现厌烦和无奈,如果不是女儿一直扯着她,早就挥袖而去了。

        她堂堂大儒贾成道之女,士农工商末,要见一个浑身铜臭的老太婆,还要站在门口吹着冷风等,成何体统?

        如果这老太婆对她尊重客气便罢了,公主郡主下嫁婆母还要屈膝行礼,她一个出身士族大家,虽然一朝没落,但在这样低贱的浑身铜臭的商户人家里面,不知高贵多少倍,不说屈膝行礼,敬重总该有吧?

        可别说敬重了,这个老太婆对她没不是没眼不是眼,见面就斥责,如果不是齐老爷千方百计护她,险些就要被这个老太婆害死了。这样恶毒低贱的人不配做她的婆母。

        到底是低贱商户,尊卑不分。

        贾氏满心怨恨的想,脸上几乎要溢出来。

        如果不是秀儿苦苦哀求,她才不会来这里受辱。

        她的请安,这个老太婆配吗?

        意识到贾氏的失态,齐玉秀赶紧暗中扯一下她的衣袖。

        贾氏才勉强保持住笑容。

        比起前世在王府里被人折腾得有苦说不出,这点等候,齐玉秀还不以为苦。

        倒是贾氏,贾府没没落之前是娇养大的,没落之后又成为了齐家二夫人,虽是个妾,但主母婆母不管,齐老爷娇宠,齐家又奢富,贾氏过得贾府抄家前还滋润,越发自命不凡。

        这母女的一举一动皆落在门廊下的丫鬟眼里,几个丫鬟相视一眼,虽然没有说话,但低眉垂眼间不约而同露出了鄙夷的神情。

        老爷跟老太爷一个德性,惯养得贾氏母女心比天高又蠢钝不堪。

        又等了好一会儿,就在贾氏忍无可忍想要拂袖而去时,茗茶出来通报。

        “老夫人有请。”

        贾氏和齐玉秀进了门,厅屋里的主位上坐着一位鬓发如霜面目七分威严三分慈祥的老妇人,身后侍着一个二十多岁的紫衣女子,便是老夫人的义女王姑姑。

        齐玉秀头缠白纱穿着素白,越发衬的面无人色,楚楚可怜,一副柔弱无依怯不胜风的样子,走到齐老夫人眼前行礼,“孙女见过祖母。”

        贾氏低头行礼,细声细气道:“见过老夫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