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快穿之系统要我拯救世界》-> 第11章 富可敌国的商户女2
第11章 富可敌国的商户女2 作者:林葵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3-18
  •     话说齐三小姐齐玉秀,因拿不出嫁妆被王家退亲一事传的沸沸扬扬,成为百姓茶余饭后的笑谈。

        贾氏天天哭哭啼啼直言女儿命苦,齐玉秀亦是天天冷着一张脸,似是谁欠了她一百万两银子未还,不知怎么想的,还恨上了齐玉凌,说是齐玉凌妒忌她有了一门好亲事,从中作梗克扣她的嫁妆,毁了她与王家的亲事。

        齐玉宁就是听到了这个庶姐这般辱骂嫡出的亲姐姐,就与齐玉秀争吵了起来,骂她愚蠢无知,异想天开,白日做梦。齐玉秀一怒之下撞到柱子上昏了过去。

        齐玉秀只要跟人起了争执,吵的过还好,若吵不过,直接就寻死觅活,逼得对方赔礼道歉,屡试不爽。

        但这次大概是用力过度,或者是低估了柱子的硬度,一脑门磕上去直接就昏阙了过去。

        当然,这一昏,就成为了齐玉秀的重生契机。

        齐玉秀住的锦绣苑在北,春栖阁在南,走过去时要经过齐府的花园。

        正值春盛,草长莺飞,花木繁茂。花园里百花争艳,彩蝶飞舞其间。

        暖洋洋的阳光洒了一地,一派富贵安闲之景,无不昭显着齐家的富贵。

        见多了虚空昳丽壮观无边无际,叶无卿忍不住放慢了脚步。

        相比齐府其他富丽堂皇的地方,锦绣苑前的院子假山流水,淳淳围绕,翠竹秀挺,芭蕉碧绿,透出一股文雅的书香之气。

        叶无卿到锦绣苑时,齐玉秀的的大丫鬟芳汀正端着药碗从里屋走出来,见到叶无卿,福身行礼道,“参见大小姐。”

        对这位当家的大小姐,芳汀比待她的主子,那位清高孤傲的三小姐恭敬多了。

        丫鬟掀开门帘,叶无卿兴致勃勃的抬脚走入里屋,屋里面一股浓重的药味扑鼻而来。

        一身素衣容貌赢弱的二夫人贾氏拿着帕子坐在床头呜咽抽泣。

        “娘可怜的秀儿,你怎么这么命苦啊?秀儿额头上的伤口那么深,日后要是留下疤可如何是好啊。”贾氏望着女儿,心疼道。

        那些世家大族可是不会娶一个容貌有损的女子的。她这一生已经够委屈的了,只盼着她的宝贝女儿能早日嫁入士族,脱离身份低下的商贾之女的身份,振兴门楣。

        贾氏是没脸没皮的,不知道自己有多可笑,当初如果不是商贾齐家花千金买下沦落成奴婢卖身的贾氏,贾氏哪能成为锦衣玉食呼奴唤婢的齐二夫人?还不知道在哪个秦楼楚馆卖笑呢!哪还轮得到她在挑三拣四,一口一个低下的商户。

        叶无卿走进来,贾氏仿佛没听到看到似的,依然呜呜咽咽的流着好像永远流不完的眼泪好不可怜,是遇见凄风苦雨的纯白小花,惹人怜惜,楚楚动人,哭得越发羸弱可人,“呜呜呜,娘可怜的秀儿!这可怎么了得……”

        叶无卿也不管她,坐下来喝着茶水静静的等待着,小红帽给她提示的,重生女醒来的那一刻。

        “二夫人,三小姐醒了!”眼尖的婢女急忙道。

        “秀儿!”贾氏顾不上其他,望着怀中女儿,欣喜若狂。

        叶无卿挑了挑眉,绕有兴趣道:“终于醒了。”

        好玩的游戏要开始啦!

        听到她的声音,齐玉秀猛然从贾氏怀里抬头,一张长得酷似贾氏的脸,苍白如羸弱的小白花,发红的眼眸里是浓烈滔天的恨意。

        她的目光怨毒至极的望向叶无卿,眼角挂着泪珠,她额头还缠着白色纱布,披着头发,脸看上去有些狰狞。

        怨毒的目光像刀子一样刮过来。

        叶无卿兴奋得想要尖叫起来,打boss就要刺激,太容易打死boss有什么意思?

        还不如在虚空睡大觉。

        感受到她情绪的系统,只想痛苦的翻个不存在的白眼。

        宿主一直想搞事怎么办?

        齐玉秀望着叶无卿,胸口里恨意和仇视几乎要无法抑制的汹涌出来,五脏俱焚,胸口恨得发痛。

        如果可以,她现在就想把齐玉凌这个贱人给千刀万刮挫骨扬灰!

        前世就是这个贱人,害的她身败名裂众叛亲离被软禁至死!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三妹可是还有什么不适?”

        叶无卿缓缓走进来,带着三分笑意,五官明艳,凤眸皓齿柳叶弯眉,嘴角弯弯看上去极是温和可亲,让人无法厌恶。

        齐玉秀指甲刺入掌心,强迫自已克制住。

        忍住,我一定要忍住。齐玉凌这个贱人一向奸险心细,绝不能让她看出一丝的端倪来。

        齐玉秀低下头,压抑住心里的仇恨,哑声道:“我无事,让姐姐担忧了。”

        许是刚醒来,声音很是沙哑无力,七分的虚弱则挡住了她的情绪。

        叶无卿笑嘻嘻道:“怎么会没事呢,我看看,妹妹额头上多大的一道疤啊,又丑又难看,十有八九要毁容变成丑八怪。”

        叶无卿暗搓搓的刺着齐玉秀的痛处。

        齐玉秀浑身颤抖,差点克制不住破口大骂。

        叶无卿继续毒舌道:“妹妹本来就长得清汤寡水普普通通难以入眼,这下可怎么得了,脸上多了那么大的一道疤,要赔上几个齐家家产,才能嫁入高门呀?”

        这下,齐玉秀和贾氏都克制不住破口大骂:“你!”

        没有想到齐玉凌的话那么尖酸刻薄,一时之间气得说不出话来。

        齐玉秀气的浑身发抖,觉得额头上的疤更加痛了。前世并没有留下疤痕,但这辈子她重生回来,万一留了疤……

        “娘!”齐玉秀悲从心里来,满腔仇恨,抱着贾氏哭的惨不忍睹。

        系统在脑子里再次哭唧唧,“宿主,注意人设!人设不能崩,不能崩!”

        叶无卿掏了掏耳朵,假装没听见。

        哎呀,怎么办呢?

        她就喜欢别人痛苦流泪,心里甜滋滋美滋滋。快乐的滋味哟~

        果然,自己快乐就是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的。

        第一个世界的任务真的是太简单了,搞得她都没有什么成就感。

        这个世界,一定要玩的刺激点,不然怎么对得起她大老远的从虚空里跑出来呢?

        叶无卿浑身散发出我要搞事的气息。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