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试探 作者:陌里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2-14
  •     翌日清晨,苏风廉三人早早地就起来了。

        一来是因为三人都是习武之人早起惯了。二来是因为今天就要面见落虺宫宫主。虽然没有人见过这个落虺宫宫主,但是这好歹也是江湖中令人闻风丧胆的人物,他们三个正道中人要见这个魔头难免心里还是会有些紧张。

        “三位,我们宫主想请您三位喝个茶。”果然他们吃完早饭后,迎面就来了个笑意盈盈的婢女。

        “那便多谢宫主了。”

        “三位请跟我来。”

        不出片刻那婢女就将三人带到了一处狭窄的山洞,那个洞口极窄只容许一人通过。

        “这是?”

        “苏小姐,落虺宫地形奇特,诸位跟我过来便是。”

        婢女笑了笑,说道。

        三人带着狐疑进入,没想到进去之后里面竟然别有洞天。

        土地平旷,处处皆是奇花异草,有一些花草饶是苏风廉三人也是见所未见。

        三人走了好一会儿才看见一处凉亭,四处都围着幔帐,风吹过来,幔帐挥舞隐约可见亭中人影。不过最最惹眼的还是亭外那抹红,衣红胜火,肤白如雪,微风吹动,衣袂飘飘,美艳得无可方物。

        “来了。”

        幔帐里的声音透着些许笑意,听起来却有些让人不寒而栗。

        “晚辈拜见宫主。”

        三人说道。

        “不必多礼,三人少年英雄,我纵然是很少出去,也是对你们三人早有耳闻。”

        落虺宫宫主从幔帐中走出来,年过半百的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的模样,丝质的衣服松松垮垮地穿在身上,头发也是随意扎起,五官深邃,皮肤雪白,长得很是美艳,虽然是一副慵懒至极的模样可还是盖不住他强大的气场。

        虽然东方瑾与落虺宫宫主长得有三分相似,可气质却是截然不同。

        同样是美艳,东方瑾的美艳中透着的是几分恣意轻狂的潇洒和不羁,而落虺宫宫主的美艳中却充满了邪魅与神秘。

        “来人,上茶。”

        落虺宫宫主半躺在椅子上,轻启薄唇。话音刚落就有几个婢女端着茶呈了上来。

        “你看我这落虺宫怎么样?”落虺宫宫主笑着向苏风廉,说道。

        “甚好。”苏风廉回答道。

        “你看我女儿如何?”

        “甚美。”

        “可愿留在这里,我将女儿嫁与你如何?”

        “此时我若是直接说好,宫主您信吗?”

        “哈哈哈......你若是直接说好我会直接杀了你。”

        落虺宫宫主笑了笑,聊天似的说道。若是苏风廉直接答应恐怕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贪生怕死,贪图荣华富贵,这种人落虺宫自然是不能留;二是他根本就没有归顺落虺宫的想法,只是假意答应然后伺机逃走,这样便更不能留了。若是直接拒绝,那就相当于对那些个所谓的名门正派表示了忠心,这样的人也是不能留的。可是现在苏风廉却把问题直接抛给了落虺宫宫主,可谓是高明至极。

        “苏姑娘的茶没了,鸩,去给苏姑娘看茶。”落虺宫宫主的手往后挥了挥,不知从那里出来了一个男子,一个面具遮住了大半张脸,浑身上下带着一股邪气。

        是他!虽然知道自己早晚要跟他碰上面,但是苏星心里还是微微一惊,那人正是十几年前带人灭林家满门的落虺宫杀手。

        很显然,他们刚来的时候落虺宫宫主就看出了他们各自的身份。

        “多谢这位前辈了。”苏星面上还是微微一笑,报以谢意。

        “苏姑娘不必介怀。”那人的声音让人听不出喜怒。

        “呵呵呵......”听到这里,落虺宫宫主突然低低地笑了起来。

        “宫主何故发笑?”陈曦和问道。

        “当今太子,清波门门主,还有数百年来唯一一个让峨眉破格收的弟子,三位来到我落虺宫当真是让我心中欢喜,倍感荣幸。”

        落虺宫宫主轻而易举就说出了他们的身份,话虽客气,语气倒是丝毫不客气。

        “落虺宫宫主从不在江湖之中露面,如今让我们见到了真容,我们三人也是荣幸之至。”苏风廉面对落虺宫宫主的话,丝毫不惧。

        “这世间没几个人配看我的真容。”落虺宫宫主这话说得狂气十足。

        “父亲......”东方瑾还是没有忍住,叫了一声。落虺宫宫主往她那里瞥了一眼,她便将刚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陈公子可觉得我这话说得狂妄了些?”落虺宫宫主故意问贵为太子的陈曦和。

        “晚辈觉得众生皆平等。”陈曦和没有直接回答落虺宫宫主的话。

        “好一个众生皆平等!这种话竟然也会从一个皇室中人的嘴里说出来。”落虺宫宫主显然都对他们的回答很满意。

        “行了,聊了这么长时间,我也有些累了,你们这些小辈就自己玩儿去吧。”落虺宫宫主说这句话的时候倒是有了几分长辈的样子。

        苏风廉三人走后,就只剩下了落虺宫宫主和东方瑾。

        “方才想说什么?”

        “就只是想请父亲放过他们,父亲,您放他们走吧。”东方瑾几乎是哀求地说道。

        “这三人身份可不一般,而且无论是才智城府还是武功修为届是上等,若是就这么放走了他们,不用十年定会成为落虺宫的心腹大患。”

        落虺宫宫主看了东方瑾一眼,眼神中毫无波澜。

        “父亲若是执意要杀他们,那女儿也只能和他们站在一起。”东方瑾的眼神中充满坚定。

        “你这点倒是有些像你的母亲。”落虺宫宫主看见东方瑾这般模样,心中不免微微一震。东方瑾自小便是对他唯命是从,也从来都没有让他失望过,这种表情还是他第一次看见。

        “那便想办法将他们留在这里。”落虺宫宫主转过头去,没有看她。东方瑾知道,他有些心软了。

        “这是父亲第一次提及母亲,她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东方瑾有些泪目,十几年来落虺宫宫主从未提及到自己的母亲。

        “她很好。”最终,他只说了这三个字便不再言语。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