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4、再试一次 作者:乾坤问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02
  •     陈家今年的年夜饭依然安排在百宴,不过没像以前一样包场。陈若玟也是听杨安心说了才知道,高家这几年自己家也在百宴吃年夜饭,刚好两家关系不错,家里人又少,所以哪怕明明可以安排在两个不同宴会厅却还是拼了个桌,这几年都是一起过的。

        “潘潘什么时候到?”排座位的时候陈若玟突然问了一句。

        高唐带着一脸的郁闷一屁股坐到了陈若玟旁边。

        干嘛呢这是,

        小贺想也不想地接话道:“飞机不晚点的话要差不多三点才能到。”

        陈若玟闷闷地哦了一声:“催他。”

        “……啊?”小贺傻了,“师父在飞机上,电话也不通……”

        “催他。”

        “……好的。”小贺郁闷地给潘潘发了条短信。

        飞机上又没信号,催了也收不到啊。

        就算能收到,都在飞机上了,还能怎么快?

        改成坐火箭?

        高唐黑着脸往陈若玟面前的小碗里倒了半碗醋,然后扔进去一只饺子滚了半天,夹进了她碗里。

        陈若玟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干嘛?”

        “吃吧。”

        饺子皮都被泡破了,沾饺子的醋从各个角度溢出来铺满了碗底。

        陈若玟莫名其妙:“吃饺子还是吃醋?”

        “你吃饺子,我吃醋。”

        陈若玟:“……”

        高长睿从喉咙里低笑了一声,叫人给陈若玟换了一只新碗。

        “年夜饭都还没开始,你乱吃什么醋?”

        高唐闷闷趴在旁边,把那只泡了醋的饺子自己抢过来吃了。

        以前要吃白谨言的醋,现在沦落到潘潘的醋都要吃,这日子没法过了(╯‵□′)╯︵┻━┻

        年夜饭本来应该吃很长时间,但陈若玟胃口不好,没过一会就不想吃了。

        “我先回去了。”

        陈若玟说完就准备走,高唐想也不想地跟了上去。

        “我送你。”

        两家大人看着孩子们的背影,摇了摇头。

        唐怡主动跟杨安心碰了碰杯。

        “玟玟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吗?”

        杨安心一脸忧郁地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但是……唉。”

        “我看她状态好像不太好……”唐怡有些担心地问,“没事吧?”

        杨安心又是摇头又是叹气,传染地唐怡也跟着连声叹气。

        “既然心情不好,还是得有个人陪着才好。安心,唐唐你也看到了,他这么多年来对玟玟一直很关心……我没有别的意思啊,我们这些做父母的,不就是想让孩子们过的开心吗?”

        杨安心又闷声叹气,但就是不接唐怡的话。

        唐怡的意思她听得懂,但是高唐……不靠谱啊!

        另一边,高唐刚把陈若玟送回家,就吃了个闭门羹,想约她出去看电影的心思也歇了下来,改为躺在离陈家不远的那个草坪上发呆。

        陈若玟则是坐在卧室里发呆,呆了不知道多久,耳畔突然传来了“嗖——嘭”的声音,然后有几道闪闪的光芒从窗户外照了进来。

        陈若玟眼神动了动。

        有人在放烟花啊。

        她光着脚走到窗户外,望着不知道从哪里升起来的烟花,就那么一直看着看着,直到放完。

        她也放过好多次呢。

        为那个人,为那个纪念日,曾经很多次地放了能照亮整个南城的烟花。

        可是烟花的寿命太短暂了,绽放之后,留下的是怎么都填不满的黑暗。

        陈若玟动了动,找出了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用过的手机,拨出去了一个号码。

        “喂,玟姐?”康文博接到陈若玟电话的时候还觉得有点奇怪,不过很快就爽朗笑道。“新年快乐啊!我还准备初三再去找你拜年呢。”

        “白谨言在哪?”

        “这……玟姐……”

        “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

        “玟姐,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有东西要还给他。”

        康文博其实有点不太愿意说。

        订婚宴那天他强烈要求请白谨言,其实也有另一层考量。

        他是想试试这两个人能不能复合,但白谨言虽然答应了邀请,却没有表达出任何想复合的意思,甚至还当着陈若玟的面请别的女人跳舞来划清界限。

        陈若玟这个时候突然要找白谨言,他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从康文博那里要到了一个地址,陈若玟收拾了一些东西就往外走,只是刚出卧室门,小贺和小卓就跟上来了。

        陈若玟脸色一沉。

        “别跟着我。”

        两个小孩纠结了。

        师父要寸步不离地跟着小姐。

        可小姐不让他们跟。

        师父说就算小姐不让跟也要跟着她。

        可是小姐……

        “小姐,师父说……”

        “你是他的保镖还是我的保镖?”

        “小……”

        “再跟,就开除。”

        小贺和小卓闭上嘴巴,站在了原地。

        陈若玟飞快地从车库里挑了一辆车,踩下油门开了出去,留下小贺和小卓在原地你看我我看你。

        “怎么办啊?追不追?”

        “不知道啊……要不然,给师父和陈董他们都汇报一下?”

        “好……诶诶,你看那边是不是高少的车?”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点点头。

        搬救兵。

        ……

        陈若玟沿着华江一路飞驰,来到了康文博说的那个中档公寓。

        白谨言现在没有住在白家,而是自己在外面住,公寓的视角很好,推开窗户就能看到华江。

        陈若玟乘坐电梯上了二十楼,站在这道从来没有来过的陌生门房前,举起手,又放下,然后再举起。反复了很多次,才终于敲下了房门。

        不管结果怎么样,她都一定要再试一次。

        总要见过黄河,见过太平洋,见过了珊瑚海,才能死心吧。

        屋子的主人似乎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来客人,过了好一会才过来开门。

        一扇门,两个世界。

        各自在自己的世界里飞奔了四年的昔日恋人终于在世界的尽头汇合,再次站在了彼此面前。

        “……”

        白谨言的嘴唇动了动,却没发出声音。

        “你不请我进去吗?”

        白谨言站着没动:“你……找我……”

        “是,我找你。”

        “有什么事吗?”

        陈若玟抬头望着他。

        “怎么,我现在连你家的大门都进不去了吗?”

        白谨言沉默,退开半步,让出了一条路。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