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蓬门伊始》-> 清平乐 卷四章八 送上门的卖身奴(下)
清平乐 卷四章八 送上门的卖身奴(下) 作者:东曦宸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8-19
  •     雇工?他们庄子还小,用不着呀。石头摇摇头。

        “眼下的地都是接原先旧主的,早就分佃出去了,产出按规矩分成。等日后活计多了,再买一些骨骼强壮的男丁回来训练着用就好,不需要雇工的。”

        石头想要教佃农学武,也是短期的应急想法,真要出事的时候,还是卖断终身的奴仆更能忠心维护主人家。

        买……买奴……

        果然是有钱庄户的做法……

        蔡志北再嗯咳一声,问道:“那,他们的月钱……大约能有多少?”

        石头奇怪地睨了他一眼。“也许没有,也许少点,也许多些,均要看主子怎么赏的。连人都是主子的,钱什么的不重要。”若是惹了主家大怒,当下没收财产物什,将人净身打发卖掉那大都是有的。

        蔡志北沉默了。

        本来还想着,看能不能在庄里找份活计,这样看来,他还是回城里继续重操旧业更能挣钱,也还有自由和尊严。

        “啊,九姐姐出来了!”

        小恒远瞧见远处的一抹嫩红衣衫,像打了鸡血似的蹦了起来,兴奋地举手挥舞。

        “九姐姐、姐姐——”

        石头虽然很淡定,但也嘴边衔笑,用目光追随了半晌,才继续手头原本要忙的事务。

        田埂那边此起彼落的招呼声响起,由远及远传到这处,有低语只见人动不闻其声,也有响亮贯彻田野的,似是在喧寒问暖的话语,也有东家长西家短的闲扯……

        但那一声声的“九姑娘早!”,还是清晰入了耳,让人忽略不得。

        蔡志北心里交战了良久,终是问石头道:“庄里的人与事,皆是九……姑娘主管么?”

        石头想也不用想,直接点了头。“那是自然。”

        蔡志北眼神凝在了细弟身上,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灼得小恒远疑惑地仰头望了望还在慢慢爬坡的太阳公公。

        天色还早着呢,怎么这么快就觉得躁热不已了。

        小恒远心下嘟哝着,但很快便撇开了。他继续用口技唤着“咯咯咯”,与鸡鸡一道玩耍去了。

        欧阳夫子和卫子谦的回信陆续送到玖儿手上。掐指算算时日,应是一接到消息后,没几天便立即回递来的,都很给力地随信送来了几卷农桑籍卷。

        卢玖儿是如获珍宝,待在房里看书不知疲倦,眨眼间三天两夜便在翻页间的指缝倏溜过去了,连每日三顿的膳食都是由乌梅送入房中用餐的。待得她闭关出来后,思绪清明许多,一派神清气爽,如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

        乌梅见着明媚的人儿踏进庭院,微笑行礼迎接道:“姑娘安好。”

        卢玖儿递给她一个小纸包,这是阿谦送来的花籽。也不说是什么品类,只让种着,待认得出是什么来就告诉他,到时候另有小奖励。

        “这些籽儿你挑几个好看的盆种下,就摆到房前的走廊边儿上吧。”免得放太远了,一不小心就忘了这回事儿。

        “好的,姑娘。”乌梅恭敬双手接过。

        “石头哥呢,他人在哪里?”她有些正事要跟他商量一下。

        “他就在正厅里……办事儿呢。”乌梅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要不先唤他进来向您禀报。”

        “也好。”卢玖儿点点头,“若是他忙不开身也没关系,不急此一时。”

        “好的,姑娘。”

        正厅里石头对着面前跪着的六个人正头痛着呢,听得主子召唤,连忙让这些人先候着,转身便先去了。

        “姑娘,您找我。”许是赶来时有些情急,石头额上布了层薄薄的汗意。

        卢玖儿见状倒觉得惊奇了,笑问道:“石头哥是遇到什么事了吗?”有点逃荒回来的味道。

        石头咧嘴想笑,却笑不出来。“可能……可能要给姑娘添麻烦了……”

        “嗯?”卢玖儿眨了眨眼。

        其实石头也没想到只是随口提及的一句话,结果没两天便有人自送到面前来,且一来还是六个!

        “不焦急,您先缓口气,详细说说。”卢玖儿坐好到位置上,淡笑着睇他。

        触及到她的眼神,石头不由地心定了不少,回忆地想了想,应该从那天开始说道吧。

        当时划地设操练场,便是想要将佃农都拉练起来,一为强身健体,二为实力储备。但操练场很快简单地拾掇出来了,大伙却兴趣缺缺,任凭石头磨破了嘴皮子也动员不起来。

        这几天刚好大北天天跟着自己“放风”转悠,心里憋得闷了,便顺嘴提了句,说庄里还是要有自己的人才行,若不是才刚开始,实应买断十个八个终身奴仆放在庄里教养的,云云。

        大北听了没什么表情,但也顺着话头细问了一些要求和想法,结果当晚便不见人了,待到今天直接来了六个年纪不一的少年孩童,说是大北哥让他们来此卖身的。一见面便切切实实地跪到地上,怎么叫也不起来……

        “来我们这里卖身为奴仆?”卢玖儿听着也糊涂了,“有提到要多少卖身钱吗?”

        石头苦笑道:“他们说都不要钱,只求有处安身之所。”原本他也以为是来讹钱的。不是自己瞧不起人,实在是认识大北时便尽往偷厄拐骗靠边,因此不得不多虑了些。

        “大北人呢?”始作俑者在哪里?

        “他自那天起便不见人影了。”石头想了想,补充了句,“小远是在的。”

        “那有问过小远吗?”卢玖儿见过他待小恒远的模样,那是真真切切的兄长爱护之情,他总不会一句不吭便离开让弟弟担心的吧。

        “小远……”石头也不知道这两兄弟到底是心太大,还是太过于相信他们,“小远说大北回城里挣大钱去了,让他就待在这里,好好帮……帮姑娘养鸡……”

        卢玖儿闻言,有点哭笑不得。

        蔡志北专门留下宝贝弟弟给自己养鸡,那她该感到荣幸吗?

        虽怎么说,他对自己是有恩在前的,庄里也不差小孩子那份口粮,只是……连招呼都不打一个,直接当甩手掌柜,还多扔了一堆人过来,却什么解释说明的都没有……

        这样真的好吗?

        “姑娘,”石头觉得很是羞愧,他当初无心的一句话,没料到事情会发展成如此,“您莫要心烦,我去将他们都驱赶出庄便是。”

        之前他有有两次提及过奴仆一事,但姑娘始终没甚应和。他猜测,应是姑娘目前还没有这等想法的。那这些人便都打发走算了,不值得影响主子的心情。

        “没事,我到正厅去会一会吧。”卢玖儿想了想,道,“让小远也过来。”

        既说是蔡志北唤来的人,有可能小远会认识也不一定。

        厅室里齐齐整整地跪了六个人,原本在相互不安地交颈细声交谈,听得见门外走廊处有动静传过来,便都噤了声,全身拜贴到地板上去。

        卢玖儿移步走进,只能看到一个个长短不一的身板腰背,或微躬的或僵直的,全都恭恭敬敬地将额头贴着地面,大气没听得有出一声。

        待得主子坐定,石头就站在玖儿的右手前侧方,喝道:“姑娘肯纡尊见你们,还不赶紧磕见!”

        卢玖儿秀眉一挑,淡淡地瞥了眼石头的身影,唇边不意间抿然带笑。

        看来这里面有石头中看的人。

        六个少年孩子声音参差不齐地磕首问安。卢玖儿也不急着问话,只让他们都挺起身抬起头来,便边啜喝着乌梅沏来的花茶,边细细地观察着他们的神情眼色。

        未等许久,小恒远便气喘吁吁地蹦哒着跑来,直直奔到卢玖儿身边,一把抱住了她的腿脚撒娇。

        “九姐姐您终于出房门了!”

        “对呀,几天没见小远了,得瞧瞧有没有长高长壮实呢。”卢玖儿笑着将他安置到旁边的位置上。

        小恒远刚坐好,这才看见堂上还跪着一排人呢,当中乍然还有几个脸熟的。

        他惊讶地唤了起来:“小宋哥、大愚、狗尾巴……你们怎么在这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