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蓬门伊始》-> 繁城行 卷二章六 被谋害的戚博文(下)
繁城行 卷二章六 被谋害的戚博文(下) 作者:东曦宸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02
  •     头很重,颈很酸。耳边很聒噪。

        可是朦朦胧胧中,意识不清,什么也辨不分明,只感觉浑身上下都不大对劲。

        卢玖儿眉头一蹙,很想赶走身边那烦闹吵人的苍蝇,没想到手才一动,神经便抽痛起来,眸子没由得猛地睁开,思绪完全清醒过来了。

        原本蹲坐在旁边哭鼻子的戚博文见状一怔,吓得打了个呃,然后愣愣地傻盯着她。

        “你……哭什么?”开了口,才发觉嗓子有丝干哑。

        见她真清醒过来了,公子爷反而不哭了,随意抹了几把脸孔,擦掉了眼泪鼻涕,却擦不掉兔子般的红眼睛,和一下子停不下来的打嗝。“血,嗝,一直在流,嗝。可是你怎么都唤不醒……”话越说,嘴便越想扁起来。

        他这么一提,卢玖儿看到他衣袖上的污血迹,也开始感觉到额上的痛楚和湿意。从怀里抽出汗巾,捂实了血淋的伤口,定了定神,环顾四周。“我们……还在车厢里?”

        实木造的车厢已破损变形,几处角落位都开了裂缝,从外往里透进的光亮,让她清晰地看到马车内颠倒混乱的一切。幸好主家为了旅途舒适,车壁和车座都布置了厚厚的软垫,他们才不至于受到太大伤害。只是卢玖儿偏偏才伤过额头,这次又刚好撞到无护垫车顶,将伤口撕裂开来。

        她缓缓撑坐起身,身体的几处抽痛不由得让人倒抽了几口凉气。从小到大她最怕的就是痛,可偏偏如今却避不开去。昨天是这样,今天又是……不由得瞥了眼身边的人,难不成他还真是个灾星。可如今也只得边忍耐着,边催眠自己去忽略那些不适感。

        只是当卢玖儿和戚博文爬出了车厢外,俯瞰着眼前的无比宽广的茂林和远山,和瞧见身处的这层半崖边地,除了倏地爬满脑子的后怕感和一背脊的冷汗外,什么血呀痛呀全部飞散到九天云霄外了。

        翻倒的车厢稳侧在半突出的崖石阶上,拴着驾座的半根麻绳垂吊在崖壁上,风一吹来,飘飘然然。麻绳的另一端早就在坠崖的时候被嶙嶙的石块磨断,随着骏马悲怆地跌入崖下那片密林下了。

        戚博文反而不害怕了。他左看右望瞅见一侧的石壁上攀生着许多藤蔓,神色一凛,严肃地朝阿玖说:“有本爷在,你不要怕。看见那藤木了吧,只要沿附着藤木下崖,定能逃出生天。”

        卢玖儿循着他的目光望去,莫名其妙地觉得好笑,只是一时间笑不出来,后怕已是散了许多。转念间,知道这少爷所说的不错。有这宝贵金身陪着,的确是不用担心的,大宅里定不会置主人血脉于不顾,定会派发人手寻过来。

        这样一想,心思也就定下来了。

        “我们不走,就呆在这儿。”

        她微微弯起唇,眼眸里复起的光辉让戚博文茫然起来。

        “呆这儿?”

        卢玖儿点头,瞅着他忍不住笑问:“你怎么晓得攀着藤蔓就能下崖?”

        戚博文闻言不乐了。“本爷博知广闻,当然知道。”

        “好,若我们体力真那么好,能撑着落到崖下,那么博知广闻的公子爷,我们该往哪个方向走才能回到大路上?”

        戚博文张口欲言,却被满目绿意所止,吐不出一句话来。眼前看见的除了树木,还是树木,根本就辨不到东南西北。

        卢玖儿小心翼翼地回到车上,摸出些零散的跟车物品。心下暗赞乌梅的细心,还随车准备了些许哄人的糕点和茶水。

        “山里风大,你要是冷了就用上。”她将翻出来的披风递给他。那大小很明显是为他备用的,“这些零嘴儿不能太快吃完,你要觉得饿狠了再告诉我。”

        望着天色,还算早。府里要调人来寻,路上也得花些时候。

        戚博文见她这般行事,不免负气地坐到地上。“难道什么都不做,就这么坐以待毙吗?”

        “要相信家人,他们一定会来寻你我的。”有时候胡乱自救,反而可能使得情形更为恶劣。

        他闻言沉默,半晌扯了抹涩笑。“是了,你有个好父亲。”

        一路上他就在厢里偷望,那种温情的父女相处之道,让羡慕和妒忌油然而生。他是被人捧在手心上的公子爷,可是父亲从来没有慈爱地与他说过一句话,母亲也是不常与自己待在一处,还远远地送到了别庄上……

        心里揪着一紧,大颗大颗的眼泪便滚下了眼眶。

        “……式微,式微!胡不归?”卢玖儿忽尔偏头看他,问,“这欧阳夫子教的,下一句是什么来着?我想不起来了。”

        戚博文被问及,下意识回想,便道:“微君之故,胡为乎中露?”

        卢玖儿点点头,又问:“再下一句呢?”

        他又想想,答:“式微,式微!胡不归?微君之躬,胡为乎泥中?”

        卢玖儿惊喜地鼓起掌来。“七少爷,你好厉害哦!记性真好!”

        “那是自然!”戚博文吸了吸鼻子,挺起胸膛来。

        真是个小屁孩。卢玖儿抿嘴偷笑。

        待得天黯将黑,卢玖儿再三思量下,终究是咬了咬唇,狠下心用火摺子点燃了实木做的车厢,领着戚博文远远地坐在石块上看着火光冲天的熊烟来。

        卢玖儿托着腮,戚博文盘着腿,两人四眼愣愣地望着暖人的火舌舞影。

        “七少爷,这篝火与烟火比起来,哪个更好看些?”

        “烟火吧。”戚博文望着被微微映红的小块天空,“起码能升得再高些,映得再亮些。”

        卢玖儿闻言,瞅向戚博文。这小爷年龄不大,却也确实聪颖。

        “那是……”戚博文迟疑地抬起手来遥指,“你看看那边。”

        卢玖儿远远望去,只见一片树影幢幢,然后眼一花,黑林里似乎跳跃出红彤的光来,却又眨眼间淹没了。他们面面相觑,再定睛远眺,不须臾,果然又见到移动跃动的火光,而且后面还冒出多几团来。

        卢玖儿惊喜地站起来,伸手拢在唇边,对着深森远山放开了喉咙:“哎——”

        戚博文也明白过来了,那是人拿着火把子在路上走啊。立时开心得手舞足蹈,也学着双手拢起呼唤。“啊——”

        夜风在林间穿梭,惊起几起雀鸟展翅扑腾。

        戚博文凝神偏首,拉了拉她。“嘘,你听。”

        卢玖儿不由得憋息侧耳,刚开始听得还不是很真切,后来声音越来越清晰了,是有人在唤:

        七少爷——阿玖——

        果然是来寻他们的人。

        当两个仆从分别背着孩童从半崖上攀藤落到地上后,卢玖儿见到迎面上来居然是意外的故人。

        “戚……戚大少爷?”她疑惑地眨眼,下一秒转眸环顾,见到的都是陌生的脸孔,只除了戚家盛主仆。她只讶异了片刻,便朝他们弯眉盈笑了起来。“见到你们真好。”

        戚家盛手持着火把站在她跟前,望着火光映亮的笑靥,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瞧她一身的脏污,头发凌乱,刘海不知道粘了什么一团团的,前额上凝了血块,右颊上的血迹也是隐约可见……

        她居然还笑着说,见到你们,真好……

        他就这么瞧着瞧着,不知道为什么,像被感染了般,嘴角也不由得抿起抹笑意。

        “阿玖,你真狼狈。”

        说完,他转面望向她身旁的小豆丁,挑了挑眉。“戚博文,没事吧?”

        戚博文勉强认得没见过几面的自家人,但也不熟,就胡乱嗯了声,将脸别了开去。

        戚家盛笑笑,让仆从到前面开路,这才走了两步复又顿住,回头侧首等他们。

        “走吧,回去了。”

        “好。”她牵起戚博文肉乎乎的嫩手,小跑两步,紧贴地跟在戚家盛身后。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