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种田重生-> 《平淡种田文》-> 168女属阴,男属阳
168女属阴,男属阳 作者:黑漆嘛咕咚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12-18
  •     “女属阴,男属阳,男的都不怎么怕冷。”

        俩个人听到周孙氏这话都一脸懵。

        “娘,你这么说确实是有些道理!可是怎么有些胖的女人也不怕冷呢?”

        周孙氏想不到这丫头会这么问自己。也愣了一下。一时找不到回答梅子的话。

        身后的叶木忙忙的开了口。

        “我知道,因为胖子皮厚实,不怕冷,瘦子皮薄所以怕冷。”

        梅子和周孙氏听到叶木这么说不禁笑了起来。

        “这种说法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几人说说笑笑的回了家。刚到家二妞就把刚才熬好的姜汤水给端了出来。

        “娘,你们快喝碗姜汤水去去寒,水我也烧好了,喝完去洗个热水澡。这样就不容易生病了。”

        周孙氏接过二妞递过来的姜汤喝了一口。暖暖的略带辛辣的姜汤顺着食道流到身体里,感觉整个身体都暖了起来。周孙氏忍不住舒服的叹了一口气。

        “你和周竹喝了没有?”

        二妞听到自家娘亲问这话,忙忙的开口。

        “娘,我刚熬好的时候我和周竹就喝过了。”

        “嗯,那就好。”

        “哎呦!不错哦!我们家二妞还会熬姜汤了,看不出来啊!”

        梅子把手里端着的空碗放到桌上,看着二妞一脸调侃的说到。

        “娘,你看姐又欺负我!”

        二妞听到梅子这么说,没有应她,反到是会过身一脸不高兴的跟周孙氏撒起娇来。

        周孙氏看着这姐妹俩一天这么吵吵闹闹的也是有些无奈。

        “好了,你们一人少说两句。”

        说完这话又回头对着二妞说到。

        “你姐也快嫁人了,你就让她多说几句,以后她也没有机会整天欺负你了。”

        二妞听到周孙氏这话不禁笑了起来。

        “娘说的是,只是以后估计我姐夫就要可怜了,我姐欺负不到我,怕是要去欺负我姐夫了。”

        众人听到二妞这话不禁笑了起来,梅子用眼睛瞪了二妞一眼,眼里满满的写着,你要是在敢多说一句看我等会儿怎么收拾你。

        边上的叶木听到这话也是笑了起来,一双明亮的眼睛紧紧的盯在梅子身上。

        “不怕,我脾厚,随便你姐欺负。”

        这话虽然说的正常,但是仔细看还是能看到叶木逐渐通红的耳朵。

        梅子被这几人一说,有些恼羞成怒。

        “哼,我懒得跟你们说,我换衣服去了。”

        众人看着梅子有些落荒而逃的背影不禁大笑了起来。

        刚好周二河这时候就回了家。

        听到大家的笑声,不禁好奇的问了起来。

        “你们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二妞听到周二河这么问,赶紧找空隙跑了。

        “爹,我刚熬了姜汤水,我去给你端一碗来。”

        周二河听她这么一说,脸上也满是慈祥的笑意。

        “哟,我家二妞都会关心人了,这是长大了,哎!不知不觉我也老了。”

        “爹,你哪里老了,是不是啊娘。”

        周孙氏听到二妞这话,往周二河那边看了一眼。满脸的笑意说到。

        “我倒是不觉得我老,你爹我就不知道了。”

        众人听到这话又哈哈大笑起来。

        大家轮流洗了澡,换了干净的衣服出来差不多也到晚饭时间了,今天早上就简单的吃了一点,一直到下午种好了小麦才回来这个时候肯定都恶了。

        梅子准备给大家做碗面片汤。

        梅子去后院的地里摘了些小菜。

        切了点腊肉,配着种菜做了点浇头,又给每人剪了个荷包蛋。

        锅里水温热,就把面片一块块的扯开,顺着锅边放了进去。

        水开让它多煮一会儿,起锅浇上刚才炒的浇头。放上荷包蛋。喜欢放辣椒的放点油辣椒,不喜欢吃的就这么吃也行。

        面片上桌的时候,一人一大碗。

        面片汤又酸又辣,不一会儿就出了一身的汗,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很多。

        叶木估计是第一次吃这个东西,刚开始还有些矜持,后来越吃越快,吃完还问梅子这是怎么做的这么好吃。

        估计是他跟着他师傅长大的两个大男人想着也做不出什么好吃的东西来,就更加不会做这些个小吃了。

        “好吃吗?要不我明天教你做。”

        叶木抬手擦了下额头上面冒出来汗。一双眼里都是明亮的光,一瞬不瞬的看着梅子。

        “真的吗?难不难啊?我怕我学不会。”

        “没事,你要是学不会以后让我姐天天做给你吃。”

        叶木听到二妞这话,想象到那种场景突然笑了起来。

        “嗯,这主意不错。”

        梅子听着俩人的对话,斜了二妞一眼。

        “小丫头这几天是翅膀毛硬了啊!”

        二妞听到梅子这略带威胁的话,无辜的冲着梅子眨了几下眼睛。

        “姐,你在说些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啊!”

        饭桌上的几人听到二妞这装傻充楞的话不禁笑了起来。

        梅子看众人这样也不好在说什么。

        只是吃完饭收拾碗筷的时候把二妞给叫了出去。

        “姐,你叫我干嘛呢?”

        梅子看了她一眼,之后端着碗进了灶房。

        二妞看自家姐这样有些摸不着头脑,又不敢自己一个人先回去。

        只得默默的跟了上去。

        二妞刚进了灶房就看到刚做饭还没有清理过的灶台,还有盆里的碗筷这些。

        自家大姐手插腰一脸笑容的站在边上。

        二妞看着梅子这不达眼底的笑意,背上不自觉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说话的话也没有了刚才的气势。

        “姐,你到底叫我来干嘛?”

        梅子不怀好意的挑眉看了她一眼。

        “怎么怕了?”

        “谁说的,再说我有什么好怕的,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梅子看小丫头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不禁好笑。

        “对啊,我知道你说的都是实话,既然话都说了,就把灶房给收拾干净吧!”

        二妞一脸懵的看着梅子。

        “姐,这个和说实话有什么关系啊!”

        梅子看了眼二妞慢慢悠悠的走到她身边。伸出手拍了下小丫头的肩膀。

        “这是告诉你,有的实话能说有的实话不能说。”

        梅子说完这话,就快步出了灶房门,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回过头来。

        平淡种田文

        平淡种田文2020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