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农家小福女》-> 第五百九十二章 读史
第五百九十二章 读史 作者:郁雨竹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03
  •     白善宝“嘘”了一声,让她不要惊动白二郎。

        满宝回头看了一眼正埋头在箱子里的白二郎,走到窗台边上,好奇的问道:“你为什么不走门,走窗口?”

        白善宝幽幽地道:“你们也没叫我呀。”

        满宝:“可这是你的房间呀,你回你的房间还要我们叫呀。”

        白善宝顿了一下,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是哦,今天白二郎搬到他房间里来了,这是他的房间啊。

        白善宝看了一眼满宝,转身爬出去,然后背着手从门口进屋,绕过屏风进来。

        满宝:“你直接跳下来就好,干嘛还非得爬出去,再从门进来?”

        “因为他傻。”白二郎终于找到了那本书,正幽幽地站在他们俩人身后。

        白善宝毫不客气的对他翻了个白眼道:“你才傻呢,这也是我的房间,我当然要光明正大的走进来。”

        他伸手从白二郎手里将书抽过来,翻了翻后瞪眼,“讲鬼怪的?”

        “没错,怕了吧,小娘子们可不适合看这样的书。”

        满宝抽过翻了一下,“还好吧,我先看一看。”

        白善宝一听,不乐意了,立即从她手里将书抽掉了,“说好了要陪我一起念书的,你怎么能看杂书呢?”

        “消遣一下而已,又不会占掉学习的时间。”

        “我信你才怪,”白善宝道:“上次你看那本《陈州游记》也是这么说的,结果你连看三天,连作业都是抄我的。不行,在我年中考试前,你不许看杂书。”

        满宝:“……”

        白善宝翻了翻,果断道:“这本还是先给白二郎收着吧,我那里有几本看过的游记,先给周立君看那个。”

        白二郎立即把书抢回去,连连点头,先生也是不给他们看志怪话本的,说是会移了性情。

        周立君一看就不是很会掩饰的人,万一被先生看到书,他肯定会想到是他们这几个搞的鬼。到时候一问就知道了。

        白二郎自觉自己的课业已经够重了,他一点儿也不想再加重一些。

        满宝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白二郎的书,然后推着白善宝去找书,“给我看看,你的游记是什么样的?”

        白善宝嘿嘿一笑,带着她绕过屏风,又绕过屏风,他直接掀开被子,从枕头底下摸出两本书给她。

        满宝只看了一眼便失望了,这两本游记她都看过了,其中便有《陈州游记》,虽然写得不错,但已经看过一遍的内容,再仔细的看一遍不免无聊,偶尔时间空闲倒是可以翻一翻。

        但她没有空闲的时间啊,她晚上还得去系统里的教学室里上课,白天偶尔还要翻一下从系统里带出来的医书,实在是忙碌得很。

        忙到很难对一本已经看过的游记再看一遍。

        满宝叹息一声,拿了书失落的道:“好吧,我把书拿过去给她。”

        满宝将游记交给周立君,道:“你先看游记,等以后觉着能看下史书了,还是应该看一些史书的。”

        周立君问道:“为什么一定要看史书?我记得小姑学完《诗经》要学的是《大学》吧。”

        “因为有句话叫‘以古为鉴’,以史为镜,不仅可以知兴替,还能知荣辱,思得失,我知道你,你读书不为其他,就为了不落于人后,所以史书是必读的。”

        周立君微愣,然后一把抱住满宝,大呼道:“小姑你太好了。”

        她眼眶微微有些红,将头埋在满宝的脖子里,老半天才抬起头,一脸严肃的问,“小姑,你说我以后能变得很厉害,很厉害吗?”

        满宝问:“多厉害?”

        “就是,”周立君想了想道:“有很多钱吧,自己挣的。”

        满宝苦恼的问,“怎么挣呀?”

        周立君摇头,“我想做账房先生,我在县城的时候打听过了,一般铺子里的账房先生,一个月最少也有一两银子呢。”

        在来前,她就想过这一点儿了,她道:“我想找一找,看有没有铺子愿意招我做学徒。”

        满宝问:“万一遇着坏人怎么办?”

        “所以我要找一些是女人在管着的铺子,明天就去找。”周立君攥紧了手中的书道:“可我觉得我不是很厉害,我怕别人不肯用我。”

        她觉得,她要是有小姑那么厉害,那成功性肯定更高一些。

        周立君惋惜的看了小姑一眼,顺口问道:“小姑,等你长大了,你想做什么挣钱?”

        满宝想了想道:“做大夫?”

        “大夫更不好做吧,小姑你现在也只给我们家里人和村里人开过方子……”大部分人还是不用的。

        满宝便挠了挠脑袋道:“等我再厉害一点儿,我就出去试着给人看病。”

        周立君,“大夫也都是男的。”

        姑侄两个一起叹了一口气,真是的,为什么外头做事的都定了是男子呢?

        时间已经不早了,俩人悲伤的时间也只一会儿,然后周立君就开始心疼油灯,将书收好后道:“我明天再看。”

        满宝也要回自己那边去系统里上课了。

        两张床中间隔着两张屏风和一个小外室,私密得很,满宝躺到床上,将蚊帐放下来,便进入系统的教学室里上课。

        或许是因为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也有可能是因为年纪还小没有心事,满宝上完课后出来,躺在床上想要在脑海中复习一下才学的医术,却才开了一个头就睡着了。

        隔壁的白善宝和白二郎也是一沾枕头就睡。

        这一点儿连白善宝自己都惊讶了,他以为白天这么生气,自己今晚会失眠呢。

        谁知道竟会睡得这么好。

        第二天他准时醒来,一出门,便见满宝也打着哈欠出门,俩人对视了一眼,然后打了个招呼,一起拎了木盆去打水洗脸。

        满宝道:“那我今儿去书铺里买书,回来就开始预习课本了。”

        “好,”白善宝顿了顿问,“你有钱吗?要不要我出一些?毕竟是陪我读书。”

        满宝摇头,“不用啦,书是给我自己读的,又不是给你学的,我看了一下你的书单,有些书先生也是要教的,本来也要买的。而且,”

        满宝自信的抬着下巴道:“我怎么会没有钱呢?”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