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种田重生-> 《重生农女喜种田》-> 第二百六十三章 以后还是注意一些的好
第二百六十三章 以后还是注意一些的好 作者:凛冬已至1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11-15
  •     一瞬间里就吸引了大多数人的注意力。

        苏沫儿早就知道会有人盯上辣子生意。

        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早。

        “你想怎么做?”

        “有多少要多少,这东西在这边不能种植,但是在京城南边的热棚里还是能够种的。”

        “然而,你没有种子。”

        “这就看两位苏姑娘是否能够割爱了。”

        “不能不存在的,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李大夫打了一套养生拳,往花厅走的时候,听见了商九跟苏柒苏沫儿说的话。

        在苏沫儿开口之前就给了拒绝。

        不能不拒绝啊!

        他还想吃跟辣子有关的肉。

        各种各样的肉,如果让商九把辣子带走,他吃什么?

        ……

        “来年辣子就多了,九掌柜如果有心,可以来这边收购辣子。”

        “也行,那就来年再来。”

        商九能怎么办,这边的人都是得罪不起的。

        只能灰溜溜的离开了。

        当然,离开之前还在这边噌了一顿早餐。

        早饭是金宝做的,量大份足,好吃的很。

        商九盯着金宝研究起来,琢磨着把金宝带走挣钱的可能会有多大。

        然而,看了没一会儿,就被铁蛮子提溜着扔了出去。

        ……

        苏柒一脸震惊。

        这个在张富贵面前摆谱的人,竟然被铁蛮子丢出去了,而且,商九一点儿也不生气的样子。

        ……要知道所谓的县令儿子在商九面前都是恭恭敬敬的。

        怎么商九在这边就抬不起头的样子。

        难不成这个李大夫,地位影响力比商九还好。

        这样的话,她苏柒还是李大夫教出来的接班人的妹子,那她岂不是也很了不起。

        不对不对,不能飘,自家姐姐现在还不是接班人。

        苏柒盯着李大夫兴趣足足的。

        李大夫被苏柒盯着心里有些不大适应。

        赶紧往医馆走去,早早开始坐堂看诊了。

        苏柒在花厅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县城,村子里的事儿还多着,生意上的事儿也多着,以后大概会越来越忙碌的。

        煤炭生意得抓紧了。

        家里的养殖也不能停。

        喂鸡喂鸭喂鹅,这些都是可以来钱的。

        只要一想,苏柒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像她这样的人,似乎大概没有多少。

        可能她就是传说中的女强人,苏柒走回村子,脸上还带着笑。

        路上遇见人了也不似以往那般眼睛长在额头上,瞧见比较相熟的人还会主动打个招呼。

        县城里。

        苏沫儿走到医馆。

        看一眼李大夫,问道:“您还在找可以传承衣钵的人?”

        “在找,不好找,如果哪天我死了,都没有找到徒弟,你就得承担起帮我收徒的责任,将我学到的这些医术都传下去,咱们也不是蔽珍自扫,如果遇见想要学的心思正的就可以教……

        “你可以长命二百岁的,这些就不用交代了,自己的徒弟你自己教。”

        “小丫头。”

        李大夫摇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反正他的话已经交代下去了,以后会有什么发展,就谁也说不准了。

        如果他早早的没了,就不信小丫头遇见合适的人不帮着他传承。

        李大夫在心里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一个赞。

        苏沫儿翻了个白眼,这老头子看着就是长寿的命,想要让她辛苦调.教徒弟,呵呵……

        走到院子里,将自己收购的驴皮处理一下,按着李大夫说的方式,继续熬制驴胶。

        熬制驴胶是个漫长的工作。

        苏沫儿守在院子里,仔细的注意火候的变化,中间还会往里面添加一些草药,让熬出来的阿胶更纯粹。

        金宝走出厨房。

        看见院子里的大锅。

        瞅了几眼。

        问道:“煮的什么,可以吃吗?”

        “可以吃。”

        阿胶本来就是吃的。

        世面上买来的阿胶可不是驴皮熬制的,里面很大可能会掺杂猪皮牛皮,或者其他的皮,这样一来效果肯定不如阿胶好。

        苏沫儿自己熬制的原因也在这里。

        “……”听见能吃,金宝也守在了院子里。

        盯着锅里的东西。

        其实闻着气味,并不是很好吃的样子。

        不过,金宝是一点儿也担心。

        毕竟,煮鱼的时候也会有不大好闻的气味。

        但是煮出来的鱼依旧香喷喷的,过程都是艰苦的,结果只要是美好的就可以了。

        一锅驴胶熬出来,成品并不是很多。

        苏沫儿处置一下,发现金宝还盯着驴胶,想了想从医馆里取出一些可以直接食用的阿胶。

        让金宝准备一些桃花,红枣,黑芝麻,黄酒等等东西。

        阿胶砸碎,加入黄酒,倒入锅里文火烧着,黄酒可以去腥,烧上一会儿,锅里的阿胶就炀化起泡了,这个时候可以把红枣,黑芝麻核桃肉冰糖倒入锅里,一起熬煮,中间搅拌,烧上一刻钟左右,红枣变黑,锅底粘稠,阿胶糕就可以出锅了。

        放入模具里面。

        晾晒待凝结成块,取出切片,就是传统的阿胶红枣糕。

        阿胶里面憨厚丰富的胶原蛋白,女性吃起来尤为好。

        可以护肤美颜,防止衰老。

        做好之后,递给金宝一块,年纪小的人用不着吃阿胶糕,当成零嘴有些腐败。

        但是……

        作都已经做了出来,掌握了方法,医馆里也可以多摆出一个空间,专门卖这些固元膏,养生食品。

        金宝尝了一块,眉头皱了起来。

        “不如桂花酸奶好吃呢?”

        “就会一个吃。”

        “奴婢还会洗衣做饭,还会暖床,可是,主子您也不需要暖床。”

        金宝说着,看了一眼苏沫儿。

        苏沫儿头皮发麻,回头,对上铁蛮子幽怨的目光。

        ……

        她一个女人还能把金宝怎么了?

        这人!!!!

        男人小气起来,真的是可以连女人一起防备。

        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苏沫儿溜走了。

        把空间留给两个人。

        金宝瞥了一眼铁蛮子,小声嘀咕两句,转身往厨房走去。

        至于铁蛮子,革命依旧没有成功。

        直男追人……

        得有的熬了。

        苏沫儿把熬出来的阿胶红枣糕,递给李大夫一块。

        “怎么样?”

        “还成。”

        李大夫尝了一下,反应不像金宝那么剧烈。

        仔细回味了一下。

        将火候的不足,材料的选择说了一下。

        ……

        一个好大夫的嘴巴,有时候比一些精密的一起还要精准。

        随便尝试一下,就能品尝出哪儿有问题。

        比大厨子还厉害。

        苏沫儿将李大夫的话记在心里,回到房间又写在了自己撰写的书上。

        同样的,还配了图。

        总觉得的这样的书如能能偶顺利经过枪击炮火的时间,就能成为教科书一样的存在。

        当然也可能流传到某段时间,就会没了消息。

        不管怎么样,改写的还是得写。

        写完之后,苏沫儿拿起羊皮卷子。

        ……

        时间一晃就到了腊月。

        寒冬腊月里,宋先生的学堂终于结束了。

        三年的守孝也完结了。

        年前宋先生就要离开鹿城,往京城去。

        苏棠作为宋先生门下弟子,次年也得去京城报道。

        国子监也好,太学也罢。

        既然有心想要搏一个前程,那就得经过正轨的培养。

        两个地方总得去一个。

        宋淮安离开京城之前,苏沫儿自然要宴请一番。

        一桌好的饭菜自然是少不了的。

        宋淮安的夫人罕见的也出来跟人寒暄。

        看一眼宋夫人有些蜡黄的脸,不用别人说,苏沫儿也能看出问题。

        怕是又流产了

        一次一次又一次。

        这身体,若是不调上两三年怕是不能继续怀孕了。

        宋先生为人虽然清贫,但是也不是那种迂腐的人,宋夫人身子这样肯定是请大夫看过的……宋夫人知道自己身体出了问题,会怎么做呢?

        苏沫儿正想着,宋夫人走到苏沫儿身边,拉着苏沫儿走到一旁。

        带着三分试探,问道:“苏姑娘可是知道哪家有踏实长得好看的姑娘……”

        “……”就算知道也得说不知道。

        苏沫儿可不想掺和这样的事儿。

        男人后院只要女人一朵,肯定是要出问题的。

        苏沫儿摇头。

        “很少回村,对村子里那些情况也不大了解。”

        宋夫人眼神黯淡几分。

        看向苏沫儿,抿了抿嘴唇,好一会儿才说道:“苏姑娘这般年纪,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吧。”

        “……还没到。”

        “苏姑娘长得好看,只是,出门行医抛头路面,怕是不好成就姻缘,倒不如……”

        “不如什么?”

        苏沫儿盯着宋夫人,心里有些气恼。

        她长得这么好看,凭什么要被看不起。

        还抛头露面。

        瞧瞧,这都是人说的话?果然女人最喜欢为难女人了。

        遇见事情不仅不会帮忙,还会踩上一脚,说上两句风凉话,仿佛,只有贬低别人的时候,才能衬托出自己的伟大。

        “不如给淮安做小,你放心若是你生了孩子,可以养在你那边。”

        “……呵呵。”

        苏沫儿转身离开。

        “苏姑娘,你仔细考虑一下,你弟弟还在宋先生这边念书,你就不想更进一步,让淮安教导你弟弟的时候更用心。”

        “宋夫人您还是闭嘴吧,这些事儿不用考虑,也无需考虑,更不要把这种带着交易色彩的事儿说的这般冠冕堂皇,宋先生既然为人师,自然会传道受业解惑,不然岂不是对不起师这个名头,您说的这些话若是传出去,岂不是污了宋先生的名头,以后还是注意一些为好。”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