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以身相许 作者:弥洛佛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2-18
  •     皇帝沉默不语,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太后语气阴翳,眼神如毒蛇一般森然可怖:“皇帝对江无眠的宠爱,不过是因着他是皇贵妃的儿子,哀家真是想不通,那女人都死了那么多年了,究竟有什么好,让你这般念念不忘?”

        皇帝看着太后,淡淡的说:“母后,你太激动了,朕让李公公送您回宫休息。”

        太后脸色清白交加,气的一甩衣袖,大步离开。

        皇帝站在那里看着太后的身影渐渐消失,他微微扬起头,月光皎洁,一双目光里,并非是为君者的高不可攀,而是一抹浓浓的悲怵。

        “皇贵妃?她自始至终所求的,我,一件都没有办到……”

        皇帝站了一会,才是负手走进了御书房,转身时,他又是那个冰冷无情的一国帝王!

        走进御书房,他冷冷的吩咐:“出来。”

        暗卫从暗中走出,跪在他面前。

        “查到了什么?”

        “回主子,江湖上并没有姓叶的神医,我们并没有查到和他有关的任何人。”

        皇帝目光微凌:“也就是说毫无头绪?”

        “是的。”暗卫垂着眼,这人就像是忽然蹦出来的一样,没有任何的预兆。

        “朕不信,另外四国呢?”

        “回主子,没有。”暗卫摇头。

        皇帝冷冷眯眸,抬手一挥,砚台都被打了下去,沉闷的声响,御书房中,宛如修罗场。

        -

        太后回到自己的宫中,大发雷霆。

        一直近身侍候的孟嬷嬷急忙过去安抚,倒了杯参茶递过去,温声说:“太后娘娘,您也不必和陛下这般志气,毕竟,陛下还是把太子之位传给了大皇子不是。”

        “您也不能把陛下逼得太紧了,皇贵妃已经去世,也委实没必要和一个死人过不去。”

        孟嬷嬷三两句话便将太后哄好了,太后坐在软榻上,喝了口参茶,孟嬷嬷站在她身后,替她捏着肩。

        “哼,哀家倒是觉得,皇帝是想废太子了,重立尉王了。”太后冷漠的哼了一声,眼底划过一抹戾色。

        这段时间,皇帝对尉王的纵容越发明显,对太子的冷落也越发的明显,中间还有有一个四皇子江景曜,在朝堂上深受皇帝喜爱,这般看来,太子岌岌可危!

        孟嬷嬷说:“太后娘娘,您真的想多了,尉王爷的身体我们都清楚,一脚都踏入鬼门关了,不管是立嫡、立长、还是立贤,都与尉王爷没有什么关系。”

        “陛下现在这样,大概只是为了给尉王爷的未来有一线生机。”

        “当真好算计。”

        “哀家要想个办法,除了江无眠!”太后微微眯眼,眼底俱是阴翳之色。

        -

        尉王府。

        这一夜,注定不太平。

        扶苏殿外,一夜风未止。

        “这么多人想杀你?”叶清绾站在窗前,月光洒落一地,让殿中有了些许的光亮,随之而来的,还有浓烈的血腥味。

        床上,江无眠手中握着箭矢,指尖不小心触碰到尖端,瞬间刺破,血顺流而下。

        他微微抿唇,将箭矢扔在了一旁,淡声开口:“本王乏了,睡吧。”

        风轻云淡的声音,仿佛外面的厮杀与他没有半点关系。

        叶清绾侧过头看他一眼,明亮的眼睛,在黑暗中,也熠熠生辉。

        “你睡吧,我替你守着。”

        江无眠不在说话。

        一夜无话。

        -

        昨日的事就像是烟消云散般,江无眠没有彻查那晚的杀手,但是叶清绾瞧见,那只箭,一直被他放在扶苏殿中,像是为了什么一般,说不出的特殊。

        花园中,叶清绾给江无眠把了脉,正准备离开,手腕却忽然被人扣住了,身后一股拉力传来。

        叶清绾踉跄了几步,伸手扶住了桌子,稳住身形,扭过头看向江无眠。

        “你还有事?”

        江无眠空出一只手扯掉了她脸上的面巾,纵使过了近一个月,她脸上的伤口也没有好全,依旧有些红色的痕迹和褐色的疤痕。

        “你治得了云若菱?怎治不了你自己?”

        叶清绾疑惑:“谁说我,治了她了?”

        江无眠:“你在骗她?”

        “不是骗,有些副作用而已。”

        “报复?”

        “不是。”

        “请君入瓮?”江无眠看着她。

        叶清绾微微一愣,有些意外他会猜出来。

        他这般聪明,又为何会被如此牵制?

        他应该,是一只被困的猛虎吧?

        “怎么了?”江无眠瞧着她一直盯着他看了,顺口一问。

        “你既然在韬光养晦,那就要彻底敛尽锋芒,别让自己多年的计划,功亏一篑。”除了没有自由,他的权利大的惊人。

        这让叶清绾有一种错觉,他总有一天会龙飞九天,所有人都以为他嚣张跋扈,任性妄为,叶清绾却认为,他不过是掩其锋芒,是他们所有人,都小看了他。

        江无眠微微眯眼,扯过她的身体,仰头吻上了她的唇。

        叶清绾睁大眼睛看着江无眠的动作,有些懵。

        而在不远处守着的封麟和玄麟,更是目瞪口呆。

        尤其是玄麟。

        恨不能自戳双目!

        这是他们那个清冷高贵的主子?

        “这,这……主子在做什么!”

        封麟:“这不是很明显嘛!”

        为什么他觉得主子很禽兽?

        叶姑娘才十三岁。

        这不是占人家的便宜?

        浅尝辄止的吻,却也让叶清绾脑子发昏。

        “你这是做什么?”

        江无眠舔了舔唇角,唇中一抹艳色,无比勾人,好半晌后,他才回答了叶清绾的话,“你昨晚说,你想护着我?”

        “嗯。”叶清绾点头,她是他的大夫,护着他,不是应该的吗?

        “那我便以身相许。”

        “……”

        叶清绾很懵,相当的懵。

        “我不用你以身相许。”叶清绾伸手摸着自己的唇,被他亲过后,麻麻的,很奇怪。

        她蹙了蹙眉,说:“你是我病人,我自会护着你。”

        “……”

        这算是……拒绝吗?

        封麟和玄麟听力惊人,可以清楚地听到两人的对话,呆了又呆。

        他们的主子也是厉害,以身相许四个字都蹦出来了。

        而且还被拒绝了……

        江无眠眯眸,眸光越发沉冷。

        就在这时,杨管家急匆匆的外面跑来,中间脚步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江无眠:“天塌了?”

        杨管家还没说话,就被江无眠冰冷的语调惊了一下,下意识的开口回:“王爷,天还没塌,可是,王府快要塌了。”

        “嗯?”

        “前段时间,被叶姑娘救治的那些人现在都突然暴毙而亡,现在那些人都带着尸体过来王府要找叶小姐要个说法。”

        杨管家一口气说完,气喘吁吁的,额上都浸出了一层冷汗。

        人太多,哭哭闹闹,倒不是侍卫拦不住,而是……那些人抬着死人,就放在了王府门口,哭爹喊娘,要是真的动了他们,指不定会更乱。

        叶清绾一听那些人全部暴毙,骤然站起身,目光有些冷,“他们全部死了?”

        她对自己的医术有信心,略微蹙眉,抬脚就准备往外走。

        这一次——

        她直接被拉进了某人的怀里。

        她扭过头,目光冰冷的看着江无眠。

        江无眠屈指在她额间弹了一下,说:“从后门走,你现在要是出去见他们,只会让事情更乱,不如先去查清楚。”

        叶清绾微微颔首,好半天后,才是开口:“你可以先放开我。”

        江无眠却将她抱的更紧了,身子直接窜出,下一秒,江无眠已经站在了屋檐上。

        封麟和玄麟第一时间也跟了上去,只留下杨管家一人在原地急的跺脚。

        这……

        那外面的人怎么办?

        -

        “让大夫出来,他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还我相公的命来,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他死了,你让我们一家人怎么活?快出来,给我们一个交代。”

        夫人哭的稀里哗啦,一把鼻涕一把泪,说不出的凄惨。

        王府门前一共抬了二十几具尸体,有老有少,都有一个共同点,唇瓣皆是紫黑色,面色如雪一样的白,看着有几分骇人。

        这样的场面,让许多过路人都停驻下了脚步,交头接耳,指指点点,一致要求尉王府交出那位丧心病狂的大夫。

        但是因为王府门前有几排侍卫,人人手中拎着长剑,面色冰寒,杀气凌冽,仿佛这些人要是敢擅闯王府,必会血溅当场。

        这也导致,这些人只敢哭喊,却不敢真的闯进王府中。

        毕竟,谁都惜命。

        而在王府前的一家酒馆的二层中,两位女子相对而坐,窗户半开着,这个视线下,刚好将王府门前发生的所有事情揽入眼中。

        桌上摆着几盘小点心,两人却都没有吃的心思。

        云若菱有些坐立难安,面纱遮掩下,一双唇瓣紧紧的抿着,说不出的焦虑。

        “这样做,真的可以?”细细听去,她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惧意。

        她倒不是怕叶清绾,而是——

        她现在是在找尉王府的麻烦,要是事后查到她身上,她吃不了什么好果子。

        容冉的背后,不仅有孤月阁,还有四皇子。

        而她……

        她紧紧的握了握拳,虽然四皇子对她还有一丝感情,可是,总有什么东西在改变,他再也不像以前那般宠着她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