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王爷嗜甜 作者:弥洛佛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2-18
  •     王爷不是有洁癖吗?

        他怎么没有一掌把这个人劈死?

        怎么可以随意让他碰?!

        震惊,诧异,嫉妒,所有怪异的情绪在她们心中徘徊,这个少年,到底哪里好?

        “叶公子,请吧。”侍卫不耐烦催促了一声。

        “封麟,什么时候也有人可以在我面前大呼小叫了?”

        漫不经心的话语落下后,封麟低低的应了一声:“是。”

        黑影闪过,周围的士兵在一瞬间全部被扔的飞了出去。

        众人的耳边只听到了几声惨叫声,脸色大骇,眼睁睁的

        太后看到这放肆的一幕,脸色煞白,气的脸上都暴起了青筋,“江无眠,这里是皇宫,容不得你放肆!”

        气氛在这一刻似乎便的冷凝起来,群臣们个个盯着自己眼前的美酒佳肴,不敢抬头。

        若说方才,他们还在谴责那大夫不懂规矩,不分尊卑,那么现在尉王公然表达了维护的意思之后,那叶大夫就算是在无礼一点,他们也可以当做视而不见。

        尉王连太后都不放在眼里,当着皇帝的面就干这么肆无忌惮,他们又何德何能,有几条命去招惹他?

        别以为是今天是皇后的寿辰他就不敢杀人,杀人对于尉王来说,根本不算事!

        皇后低头抿着唇,像是没看到这一幕似的,十分的安静,宫中妃子都十分清楚尉王的秉性,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去自找难堪。

        而坐在女眷靠后的位置上,是一些世家的千金小姐,大多以痴迷的目光看着江无眠,觉得他无法无天的样子,也是帅极了。

        众人心思各异,气氛越发僵直寒凉。

        就在这时——

        “母后,无眠还小,你怎么和他一般见识?”皇帝眼看着现场要失控,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一边是安慰自己的母后,一边又在安抚江无眠。

        “无眠,这是你皇祖母,不可太过放肆。”

        说是训斥,众人都听出了语气中的宠溺之感。

        只能垂头哀叹。

        若非是尉王身子骨弱,这皇位,是不是就该是他的了?

        “哀家今日算是真的见识了皇帝对尉王的宠爱和纵容了。”皇帝的话让太后冷冷的哼了一声,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压下了心中的暴戾杀气。

        皇帝只是笑了笑,视线不找痕迹的从江无眠的身上扫过。

        皇后看了一眼皇帝,微微垂下眼,手指蜷缩,收紧。

        皇上,你又岂止是宠他?

        他这容颜,分明就……

        -

        宫宴开始,歌舞助兴,随着乐音从琴师手中流泻而出,舞姬们身子舞动,殿中的气氛才是渐渐缓和,真正的进入晚宴的流程。

        席上觥筹交错,各种珍馐和美酒,安静的穿梭在席间。

        叶清绾将手中的酒杯放下,提醒江无眠:“你不要喝酒。”

        抬头间,看到了一位身穿黄色衣衫太子朝服的男子,大约二十四岁左右的年纪,身段颀长,面容俊秀,目光深沉,左拥右抱着两位舞姬,周身流露出一种轻浮邪肆的气场。

        这人便是天枢国的太子——江雪城!

        似乎是察觉到一束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江雪城微微转头,正巧对上了叶清绾沉静淡漠的目光,他不由怔了一下,对她微微颔首,举了杯酒,一饮而尽。

        眸光仿佛是不经意的从江无眠的身上掠过,很快便移开了,继续去调笑身边的美女。

        江雪城。

        云陵城的百姓,对他评价甚至可以说是很恶劣了,一个整天沉迷于声色的太子,无治国之能,无帝王之才,就一草包废物,听说,连字也不会写。

        教授他的夫子,已经被气走了无数。

        “这位就是叶神医吗?”陆华浓端着酒杯,嘴角挂着温和的笑。

        “多谢你治好了若菱。”对于大将军夫人来说,她对叶清绾的态度,足够谦卑,也给足了他面子。

        叶清绾只是轻轻颔首,并没有与她举杯,高冷的让人心生不快。

        陆华浓脸色微微一沉,眸光都暗了几分,捏着酒杯的手微微用力,“这杯酒,我敬叶神医……”

        “不用,受不起。”很冷漠的拒绝,有一种让人高攀不起的狠劲。

        陆华浓眉头一皱,眼底闪过一丝不悦,“叶神医,你不要——”

        “本王的神医,想喝谁的酒,就喝谁的酒,什么时候轮到将军夫人置喙了?”江无眠手中拿着一块椰蓉糕点,轻轻的递到了叶清绾的嘴边。

        与他说话语气不符的,是他极为温柔的动作,这么差别的对待。

        叶清绾扭头看他。

        对于他投喂自己的行为,有些不理解。

        “你不喜欢吃?”江无眠微微勾唇,手中的糕点又凑近了一分。

        叶清绾张嘴,因为带着面具,吃着有些不方便,她便只咬了一小口。

        江无眠微微挑眉,“多吃点。”

        陆华浓捧着杯酒,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站在那里,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更何况,还看着江无眠喂叶清绾糕点,整个人都呆掉了。

        旁人也是,惊的都恨不能自戳双目。

        原来,尉王不近女色的原因,竟是因为他喜欢男子?!

        封麟和夜麟看着自家主子的行为,嘴角都不由的抽搐了一下,他家主子是不是忘了,现在的叶小姐,是男儿身!

        会让旁人误会的!

        虽然,也不怕什么误会,可是——

        不忍直视呀!

        皇帝自然也注意到了江无眠的行为,眸中闪过一抹戾色,手中的酒杯,轰然碎开。

        皇后急忙替皇帝擦去了手边的酒,明知故问:“皇上怎么这般不小心?要不要宣御医?”

        玉瓷片划破了指尖,血混着手上的酒,滑落而下,刺痛让皇帝微微回神。

        他冷漠的看了一眼皇后,抽回了自己的手,道:“不用。”

        皇后颔首,又嘱咐了伺候皇帝的宫女几句,才是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目光落在了下方江无眠的身上,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怎么突然喂我?”叶清绾微微靠近江无眠,问他。

        “你不饿?本王可是饿了。”

        叶清绾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好像是有些饿了,从昨晚到今天来晚宴,两人几乎没有进食。

        “那你……”

        “嗯?”

        “你心情很好?”叶清绾看着他,清澈透明的眼中罕见的带了几分不谙世事的天真,但也只有那么一瞬间。

        “怎么说?”

        叶清绾吃着手中的糕点,缓缓开口:“猜的。”

        江无眠却没有在说话了。

        吃了几块后,由于太甜的缘故,叶清绾就没有在吃下去了,倒是软榻上的江无眠,一直没有停下过,眼看着一盘的糕点,就要被他解决完了。

        叶清绾这才确定,他原来,真的很喜欢吃甜的。

        虽然,真的很甜。

        这边的气氛美好的让人不忍直视,而周遭的气氛,就真的不那么美好了。

        陆华浓灰溜溜的回去,眸中都染上了一抹戾色,若非是他救了云若菱,她还真就不屑去给他敬酒!

        若非有尉王撑腰,她一只手,就能碾死他!

        江景曜的身边跪坐着容冉,少女今天也穿了一件绝美的华服,和江景曜携手而来时,不知引来多少人的羡慕,可是,在江无眠和叶清绾现身后,这种优越感,瞬间消失无踪。

        从小就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她,心里第一次有了落差感!

        她来到天枢国,皇帝都给了她三分面子,可是这个江无眠,却一次次的在打她的脸。

        容冉倒了一杯酒,站起身,朝着江无眠走去。

        “尉王爷,在下不才,师从孤月阁阁主,身体上若是有什么不舒服,在下也可以替您把把脉的。”

        容冉睁着一双无辜的眼,嘴角挂着温和的笑,人畜无害的模样,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

        可江无眠却连眼皮也不曾抬一下,让宫女给他倒了酒,正准备去品味一番,手腕忽然被人扣住了。

        “殿下,刚刚才说了,少喝点酒,多喝点茶吧。”叶清绾说着,夺过了他手中的酒,给他倒了一杯茶,两手递了过去。

        不仅是容冉,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尉王,什么时候这般听话了?

        江无眠接过,轻轻抿了一口,啧了一声,“有些苦。”

        他后知后觉的想起了容冉,眉间像是带着一股朔风,灼灼猎人,“一群鸡鸣狗盗之徒,还没有资格碰我。”

        容冉的脸登时黑如锅底,指尖都在轻颤,“尉王爷,孤月阁的医术,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鸡鸣狗盗?

        那分明就是在打他们孤月阁的脸!

        九州大陆上,四殿四阁,五国一夜城中,四殿凌驾于所有势力之上,四阁依附摇光殿,在五国中,有着不可僭越的话语权,以至于,四殿四阁中的人,向来眼高于顶,因着能力的强大,对五国向来都不看在眼里,皇权更替,甚至都在掌握之中。

        江景曜也是因为有孤月阁相扶持的原因,才能处处压太子江雪城一头。

        “是嘛?”讥讽的一声,像是在质疑孤月阁的能力一般。

        “尉王爷,敢不敢让我和你的大夫比一比医术!”容冉眼中带着嫉妒,不善的看着叶清绾。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