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琉璃满京华》-> 第六十章 天人之智
第六十章 天人之智 作者:衣布衣出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14
  •     刘夫人关心的,却是邵毅为什么会注意夏晏清,他到底存了什么心思,还有没有后续。

        她王家虽不是有根底的大家族,却也已步入仕途,且前程

        她问夏晏清道:“既然知道邵家大爷在左近,怎么不立即回来?万一那人不分青红皂白,上前纠缠,你们一行女子,可如何是好?”

        说起这个,夏晏清那是真的无辜,“街上那么多人,儿媳谨记唐嬷嬷教导,并没有四下乱看,更不知道那邵什么的是谁啊。”

        她看向唐嬷嬷,一脸的谴责兼委屈。没人告诉她,她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内宅女子,怎么会知道姓邵的在看她?

        她这……真是天大的冤枉啊!

        唐嬷嬷被夏晏清连番格挡,有点儿头大了,只得欠身解释:“奴婢以为二奶奶看到了,怕说多了二奶奶羞恼,就没额外提及。”

        夏晏清眨眨眼,这找托词的本事,虽然比她差了一点儿,但也不错了。

        刘夫人叹了口气,再看一眼袁氏,见袁氏脸上也有担忧之色。于是转向夏晏清,严肃说道:“好端端的出个门,就被那纨绔盯上了,着实不是好事。近期,除了必须的应酬,你还是不要出去了。”

        “啊?”夏晏清目光迟疑。必须的应酬?她一个刚从乡下进城三个多月的人,能有什么必须的应酬?

        她把房间里的人挨个儿打量一遍,期期艾艾的问道:“母亲……这是要罚我禁足吗?”

        刘夫人滞了一滞,她的本意不是要夏晏清禁足。可夏氏如此不知深浅、不懂规矩,实在不好单独出门。

        再有,若她真因夏梓堂的缘故,被邵毅惦记上,那就更要避一避了。

        邵毅名声狼藉,根本不在意风评和颜面。她两个儿子前程远大,却是要脸面的。

        刘夫人耐心解释道:“不是要禁你足,而是你娘家兄长和邵爷有冲突,若他迁怒与你,你一个女子,就算他不能把你怎样,只让小厮下人调笑你几句,咱们也是经受不起的。”

        夏晏清眼眸闪了闪,你们经受不起是啥意思?

        难道被恶人调戏几句,她就不配做王家媳妇了吗?

        如果是这样,她还挺期待遇到那邵什么的……

        思维发散之际,忽然看见刘夫人和袁氏的郑重神色,心中一凛,连忙摇摇头,把萦绕在脑海里的念头打消。

        她将来是要出去做事的,可不能让人觉得她是个能被人随意调戏的女人。再说,她还有父母兄嫂,有侄儿侄女呢,她不能让疼爱她的人因她而蒙羞。

        刘夫人见她眼眸变换,温和道:“今日之事,我让家里的管事婆子去一趟亲家府上,知会亲家一声。若亲家认为你出府没有大碍,咱们也不拘着你。”

        夏晏清眨了眨眼,内心极为郁闷。

        这话说的,王家搬出她被邵毅盯着看的说辞,娘家父母和哥哥,哪里还敢坚持让她随意出门?

        说不定,哥哥听了,会再找那邵什么的打架去。

        “不用了吧,儿媳不出去就是。那位邵爷是否要寻衅还不肯定,若娘家兄长当了真,再和人家起冲突就不好了。邵爷身份特殊,还是避着些好。”

        夏晏清说完,起身施礼,“母亲若没别的事情,儿媳这就告退了。”

        人家都要禁她足了,她也就不费那心思,在这里赔笑脸演戏了。

        至于告知娘家,她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刘夫人等人若还给自家送信,那就是唯恐天下不乱,有意挑唆夏家和邵毅结仇了。

        想来刘夫人和王韬并不糊涂,不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看着夏晏清和唐嬷嬷离开,刘夫人无奈叹气:还真是不懂事啊。家里有一个这样儿媳妇,还真让人闹心。

        管教太过,怕她不顾脸面闹将起来。这府里,终究有夏氏陪嫁的两房下人,若有大事,一定瞒不过夏家。亲家什么态度且不说,只夏氏的两个哥哥,就护短的很。

        夏氏没有太大的错处,而自家儿子和徐清慧两人的关系却是硬伤。

        若惹恼了夏氏,把事情敞开来说,就算可以推说是夏氏自己的意思,可明白人一听就知道事情的实质,她王家面上需不好看。

        唉,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她得找儿子说说此事了,不能一直这么着,让全家人迁就夏氏一人。她这哪里是娶回来的儿媳?分明是供了尊菩萨!

        …………

        铁匠的业务素质很强,虽然夏晏清一再强调,她很着急用这东西,可铁匠却坚持不肯提早交货。

        铁匠本着认真负责的精神,给她解释,她那小物件要求材料匀净,那就要对金属反复锤炼,至少也要一天时间,才能交付夏晏清要的第一批,一组六个小构件。

        所以,订货的第二天、第三天,夏晏清除了读书用去半个时辰、下午学规矩,其余时间,都是和白先生一起,准备再次开启炉灶,烧制陶器。

        第三天巳时,大壮媳妇取回测温片,在二门外通传,进到内院,把东西交给夏晏清。

        夏晏清打算在炉灶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各凿一个凹洞,安装测温片。

        她要的测温片,却是每组六个,这是怕铜、铁材料不好控制,有材质不均匀的地方,造成测温误差。

        所以,要在同样的温度环境中,视测温片受热后的弯曲度,挑选最接近的四个。其余误差大的,就只能搁置,和以后的淘汰品一起,再次筛选。

        她找来一个烧烤架之类的长条铁槽,均匀烧了炭火,用来给测温片加热,进行筛选。

        客院中,白先生和巧儿,以及夏晏清的丫头都目光灼灼的盯着六个测温片,等着夏晏清之前描述的现象是否会出现。

        这六个测温片,以侧立的形式,分别把测温片的一端,固定在六个薄陶片上。

        薄陶片隔空放在通红的炭火上方。不多时,铜铁复合片受热,开始出现弯曲现象。

        随着受热时间增加,没有固定的那一端继续弯曲,开始接近、然后超过陶片上的一个个刻度。

        白先生和几个丫鬟围在铁槽周围,看的目瞪口呆。

        这东西,受热后居然真的弯曲了。看这样子,火力越强,金属片的弯曲程度越明显,现在这六个金属片的变化程度,惊人的一致。

        有一个复合金属片,弯曲之后,显示的刻度稍有偏差,但也很有限。

        几个人中,白先生最早明白这其中的含义,她低声惊叹:“二奶奶果真有天人之智,居然能想出如此精妙的物件。有这个金属片做辅助,以后所有窑炉的火力,就算寻常烧火小工,只怕也能操控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