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金枝夙孽》-> 第九百三十六章 九信
第九百三十六章 九信 作者:籽日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14
  •     “一是胆怯,二是名分!这不是小事,也算不上是名正言顺的事情,所以需要人同流合污,或者,狼狈为奸。”太子一笑,没有要粉饰他行径的意思,不仅如此,那样的笑意,还能让人看出几分真诚来。

        九皇子目光一直眨啊眨,不肯轻易表态。

        因为一切都太像那么回事儿了,太顺利了,在这敏感又一发千钧的时刻。过分的顺利,反而更可疑。

        “太子殿下真正想要在我这里得到的是什么?”九皇子一边说着,一边用几根手指,做着不断从桌棱处爬上桌面的动作。他要是不问,也不知道太子会拖延到什么时候才肯说。

        “九弟的府兵。听说他们的实际数量,也比远远看上去的要多得多。”太子凝视的目光流过一丝笑意。九皇子终于成功的在上面找到了一丝忐忑。一定是因为这是在太子脸上不常出现的情绪,才让他一眼捕捉。

        “在平静之中掀起这场狂澜,现在真的是最合适的时机吗?”九皇子问出的这句话,其实是他的真实想法。之前也有很多时候,他也困在自己的混沌之中。而且无论从各个方面来看,今天的这场宫变本应该是由他这个不受待见的九皇子挑起才说得过去。所以,此时望向太子的目光,就像是他在望着他自己。如果自己先于太子,也选择了这一步,现在的表情应该是像他的样子吧!平日里的深深焦虑模样全都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等待解脱的欢喜。

        “九弟说的是担心吗?那种无用的担心,就让那些下贱的人来做好了。我们不是一直如此么!所以才会与他们不同。该不同下去的。可笑的是,如果失败之后,一切,也会变得更加不同。”太子没有吝啬谈及失败。虽然不说的话,会让人更加亢奋。

        太子必须是早已通晓了东宫上下,他造反的意图,所以在他们的谈话之中,仍有婢子前来添茶。

        是以他们话题犹未尽时。

        鲜衣的小婢子袅袅婷婷前前后后送过几遍香茶。看来太子早知道他会优柔寡断,根本无意催他马上作出决定。

        九皇子用舌尖在顶住上牙膛,再用力合上嘴巴,口腔里弥漫起一个柔韧的痛。太子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伸手从婢子手中接过茶盏来,似乎想要送送入唇中,又顿住手,将那茶盏,放在鼻子之下,快速的移动了一下,好让那香气漫出来,供他吸吮。

        半晌,无声沉思的九皇子立起身来,“既然殿下肯亲近于我,与我共谋如此大计,我这便回去调兵。只是我这样独身离去,殿下可会真的放心我会不会别有用心转而告密!毕竟我们从前,做的最好的合作,就是做一双最好的敌人!”他说完,抬起明亮目光注视着太子的反应。

        太子放下手中茶盏,语声淡淡说道,“确实在这世上活得久了,总要有那么一两件事情,再不肯轻易相信。我的九皇弟能够如此坦诚的提出,我这个做兄长的,也不必再有什么相瞒于九弟。我这个诚邀九弟前来共议大计,其中之一,是为了,将九弟从九王府掉虎离山。九弟现在已经离开王府这么长时间,可想而知我已经将多少的兵力注入了王府。让九弟不再有别的退路,便是我能够相信九弟的条件之一。从刚才那个时刻起,这一切,就不再取决于九皇弟同意与否了!”

        九皇子站起身之后,离桌面还有一些距离的手掌,狠狠的扑拄在茶几之上,如果不是那茶几支撑,还很有可能直接摔倒在地上,他果然又中了太子的计,“看来真的是我疏忽大意,太子殿下,才是真正滴水不漏的人。”

        “这世人对我的说法,哪有这么正直向上,大概九弟也早有耳闻,尽是些污七八黑的东西,我在他们嘴里被说得恶毒不堪,如果九皇弟,想要消解心中之恨,大可以也用那些话在心中骂上我千八百遍的!我这个人并不在乎那些污言秽语,只要求九皇弟在心里解过恨之后,依然带那些府兵前来助我,来翻一翻我们头顶上的这片天就好。”

        “不得不说,这就是我要学习皇兄的地方,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在何种情况之下,都能够想到最完美的办法将自己保全。”

        太子移了移手臂,帮他扶住那边将要被他撞翻的茶,“举事的时间,就在半个时辰之后,九皇弟,还是速去速归,切莫耽搁了吧!这种事情,如果让父皇嗅得一点点的风声。我们这辈子的皇子龙孙之胎,算是白投了。对了这是两兵会合的信物,只能吹一次的信笛响箭。”

        九皇子接过去紧紧握住拳头,脸上依稀露出,上当受骗之后的不甘心模样!不过他还是压抑着,没有让他的怨气真的爆发出来,请了一个极度僵硬的礼之后,转身走出去。

        太子垂下头,铺开了一张宣纸,本来每到这个时候,管事都会很小意的递上来纸镇。只不过现时,他的目光一直紧紧盯住九皇子离去的脚步,脸上的表情,凝结成一个极清楚的焦虑。

        太子自己镇住纸镇,“放心吧,他已经相信了我的胆大包天,而且现在,也变得像我们想要的那样,怒不可遏。”

        管事显然已经忧虑起了新的麻烦,“九皇子此去,若是信实了太子殿下的话,误以为殿下是真的要逼宫造反……真的回去王府,看到没有那些所谓兵士……”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我与他在骨子里是流着相同的血的。所以在某些时刻,我是能够猜得到,他会如何做,如何想的?他太恨我了,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这种情况都在累加,并没有一分的释放。然后他们就会占领,他那聪慧的脑袋,让他没有机会,真正的,用他的智慧看清我。总而言之,他不会回府,必定直往皇宫!因为他此时已经足够恨我!”

        走出东宫的九皇子狠狠将手中的马鞭掷在地上,一边的随侍又赶紧为他捡起,然后尽量轻手轻脚的帮他调转马头,是往九王府的方向,被已经接过鞭子去的九皇子狠狠的抽打了一下,此时由打他目光之中释放出来的阴森冷意,吓得那随侍说话都不利索,还完全弄不明白他到底错在哪里,只是一个劲儿的低头认罪。

        九皇子心中终于作出决定。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