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慕林》-> 第六百八十七章 台阶
第六百八十七章 台阶 作者:Loeva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4-04
  •     关于燕王府嗣子的风声已经在京城传了很久了,连远在湖阴的谢家人都听到了消息。

        只是风声传得虽久,燕王殿下本人却似乎一直没有表态。哪怕所有人都清楚,他膝下无子,皇家又一向有过继皇子入燕王府的传统,当今皇帝的某位皇子在不远的将来会成为燕王嗣子,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差别只在于被过继的是谁而已。

        谢慕林此前从萧瑞的信里了解到一些内情,也大概知道皇帝更属意哪位皇子过继,萧瑞只说燕王心里有数,但不知道他有什么想法,如今听焦闻英透露的消息,似乎燕王对于皇帝属意的人选不太满意?

        这里头有什么缘故,外人也难以知晓。焦闻英作为皇帝心腹,本不打算干涉这种皇室家务事。可如果燕王迟迟不作表态,惹得皇帝生出猜疑之心,那对朝局可没什么好处。燕王府手握北方重兵,几乎可以说是北方的土皇帝,若不是无子无嗣,迟早要过继皇子,又与皇帝是一母有胞,以当今皇帝这种性子,怎么可能至今兄弟和睦,毫无冲突?

        这两兄弟间的关系一旦有所变化,皇帝对北方的军政格局插了手,影响到边疆的安稳,那可就麻烦了。北方敌国刚刚与本朝结束了一场大战,伤了元气,但并不是一蹶不振了,早晚还有卷土重来的一天。焦闻英是绝对不希望当今皇帝自断臂膀的。

        焦闻英不确定燕王迟迟不对嗣子之事表态,是什么原因。如果仍旧希望由亲生骨肉继承王位,眼下的时机也未免太迟了些。燕王妃年纪大了,身体又一直不好,燕王还不愿意纳侧妃,连个妾室通房都不纳,怎么生儿子?还不如早早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而如果燕王是对皇帝属意的嗣子人选有所不满,也可以提出来,跟皇帝再作商量。不声不吭是不行的,他得让皇帝知道他的想法。而不是叫皇帝透露出了过继嗣子的意思,却除了几个曹家党羽外,无人应和,燕王府与北平官员更是连一个上本支持的都没有。

        皇帝有些下不来台,急需要有人给他搬个台阶。焦闻英来传话,未必没有得到皇帝的默许。本来,若谢家人未进京,宫里似乎是打算让永宁长公主帮着传话的。可永宁长公主近日好象在为即将临盆的二儿媳操心,连太后都嘱咐皇帝皇后别给她添乱了。皇帝心里未必不清楚,母亲与姐妹是不想插手皇子之争。可他总需要有个人替他去传话给兄弟呀!

        焦闻英来找宋氏,是很难瞒得过皇帝耳目的。但有了为帝王分忧的理由,皇帝也就没什么好在意的了。燕王对谢璞的

        当然,如果燕王是真的存有私心,不想将权柄交出来,那皇帝估计就不会再有这么温和的态度了。

        谢慕林与谢谨之听着宋氏分析目前的局势,都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

        原本以为北平会是个再安稳不过的地方,有燕王庇护,就算京中皇子夺嫡闹得天翻地覆,也影响不到谢家人。没想到,作为谢家庇护者的燕王府,原来也要面临这么大的风险。

        谢谨之低声问宋氏:“燕王殿下会怎么想呢?我们替今上传话,身为臣下儿女,倒没什么好抱怨的,可燕王殿下是否会因此而对我们家心生不满?会不会不再信任重用父亲?”

        宋氏叹道:“不至于此。燕王殿下此番愿意应召上京,想必心里也明白,到了他该表态的时候了。你们去传个话,也是让他知道今上的想法。今上暂时还未有逼迫燕王的意思,只是需要知道燕王忠心不改。至于其他的,就是两位贵人之间的事了,还轮不到我们这些外臣操心。”

        谢谨之默默点了点头,又看了妹妹一眼:“若真需要去拜见燕王殿下,孙儿出面就好了,妹妹就不必同行了吧?”

        宋氏道:“焦大人说得含糊,燕王此番是应召上京,但太后那边也传了话去北平,说想念孙女儿了,兴许燕王殿下还带上了永平郡主。若有郡主在,你最好还是把真姐儿带上。以燕王殿下对你们父亲的器重,等进了京,你们几个姐妹也肯定要跟郡主打交道的。”

        谢慕林忙道:“我不怕。二哥,你就让我一块儿去嘛,起码相互可以做个伴,打打气,有事也可以两人一起扛啊!”

        谢谨之不由失笑:“这有什么好扛的?”却不再多言。反正燕王郡主是否随行进京,还是未知之数,兄妹俩现在就争起来,未免太早了些。

        谢慕林又问宋氏:“燕王殿下估计哪天进京?我们只在京城待几天而已,难不成还要特地等他?”

        宋氏点了点头:“等就等吧。燕王进京,自然有自己的船队。按照惯例,各官民船只或商船若要跟随在后,燕王殿下也是不会命人驱赶的。北平商人甚至时常让船队跟着燕王的船驾来回京城与北平,只需要交纳不多的费用酬谢卫队即可,因此商家很喜欢到北平去,也使得如今的北平商贸发达,四方客商云集。燕王上京应该不会久待,还需要赶回北方主持边疆大局,谨防冬日里敌军南下扰边。我们索性就等着燕王府的船队折返,跟随在后,一路都有官军开道,比自个儿走水路都方便多了。以你们父亲在北平府的官职,我们连费用都不必交呢。”

        听起来似乎不错。谢慕林与谢谨之对视一眼,都接受了宋氏的建议。

        时辰已经不早了,谢慕林兄妹俩陪宋氏又说了一会儿话,商量定了谢谨之搬到小庄上暂住几日的安排,又与谢梅珺母子三人一块儿吃一些茶点,便坐上回城的马车,驶往珍珠桥的谢家大宅了。他们还得把今天得到的惊人消息告诉家中兄弟姐妹们一声。

        谢慕林坐在马车上,掀开车帘一角,看着外头街景飞快掠过,忽然想起一件事,便飞快地拿出随身的文具,避开兄长的视线,写了封短信,严实封好后,叫停了车夫,唤来一个做事利索又嘴紧的随行婆子,将短信交给了她。

        谢谨之转头来问:“怎么了?为何忽然停车?”

        谢慕林冲他笑了笑:“昨儿听说了一家药铺,出的膏药挺好的。我让人去下个订单,买几样对沙场老将常见的陈年旧患比较有效果的膏药。到时候我们去晋见燕王殿下时,拿来送给随行的王府亲卫,也可以打点一下关系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