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花娇》-> 第二百三十一章 强词
第二百三十一章 强词 作者:吱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11-10
  •     顾曦知道哥哥是想她嫁进裴家的,但哥哥想她嫁的人是掌握实权的裴宴而非空有长孙名衔的裴彤。

        但她接触过裴宴之后却改变了主意。

        与其和裴宴一辈子做个相敬如宾的夫妻,不如嫁给有求于她的裴彤。

        这是她对顾昶的说法。可实际上,她心里隐隐觉得,裴宴不是那么好摆布的,至少在她的感觉里,裴宴待她没有任何的特殊之处,

        特别是裴宴长得还那么地英俊,英俊到让生为女子的她都有种珠玉在侧的不自在。

        她觉得她在裴宴面前没有任何的优势,还有点怕裴宴。

        这和裴彤给她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裴彤也长得很英俊,比起李端毫不逊色,在气质上还要超过李端几分。重要的是他待人温和有礼,谦虚幽默,坦率真诚,看她的目光也无比地柔和,让她在他面前瞬间有了信心,且是生为女子的特殊信心。

        相比裴宴,她更钟意裴彤。

        哪怕裴家现在是裴宴掌权。

        若是裴宴不能为她所用,裴宴就算是掌权与她又有何干系?她又能从裴宴那里讨到什么好处呢?

        想明白了这些,她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裴彤。

        她因此才有意提起了李家的事,还颇有心机地道:“阿兄,你看太太都给我找的是些什么人家?!”

        顾昶不说话,心生愧疚。

        顾曦暗暗松了一口气。

        她的目的达到了。

        只要阿兄觉得有些愧疚于她,她违背了阿兄的意思和裴彤订亲的事阿兄不仅不追究,而且还会维护她。

        她忙道:“阿兄,以前的事我们都不要再提了。关于裴大公子到杭州读书的事,裴三老爷是怎么说的?”

        顾昶也正为这件事头痛。

        在他看来,除非裴彤读书没有天赋,完全靠的是刻苦,否则裴宴就算是想阻止裴彤出头,最多也就压制他几年时间,根本不可能永远压着裴彤。既然如此,为何不卖裴彤一个人情,干脆就让他去杭州求学。况且他们顾家不像杨家,杨家没有什么底蕴,行事作派也就比较急躁,抓着个裴家大老爷裴宥就舍不得放手,恨不得把人家的子子孙孙都拐带到他们家去,把裴家的人脉资源为他们杨家所用,裴家自然反感。

        他们顾家却是世代耕读传家,本着帮衬姻亲就是结善缘,就是为子孙后代造福的想法,不知道指导过多少有读书天赋的亲戚朋友。当然,他也是有私心的。如果裴彤接受了顾家的恩惠,成亲之后肯定得高看顾曦一眼,对顾曦以后的夫妻生活有好处。

        这也是他当初为何听顾曦一说就答应帮她说项的原因。

        此时再听顾曦提起,他苦笑了几声,道:“裴遐光没有答应。照他的意思,在哪里读书要看裴彤自己的意思,裴彤若是有意外出求学,让裴彤自己跟他去说去。”

        顾曦一愣,道:“裴大公子没有跟裴三老爷说过吗?”

        兄妹俩面面相觑。

        顾昶立刻站了起来,道:“这件事不对劲——如果裴彤真如你所说的那样好,他怎么连这点事都不愿意承担责任,反而让你一个还没有正式嫁给他的女子出面。阿曦,这门亲事你要再考虑考虑。”

        顾曦显然也意识到了,但她还抱着一份侥幸,道:“那我去问问他。阿兄你也别那么紧张,说不定这其中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呢?”

        两家已经交换了庚帖,合了八字,就差正式下聘了,婚事已经算是定了下来,若是这个时候悔婚……顾曦已经悔过一次婚了……局面于顾曦非常地不利。

        顾昶沉着脸道:“这件事你先别管了。我晚上还有要事和裴遐光商议,我见着他之后会抽个时间好好地和他说说这件事的。若是裴大太太那边问起来,你就说不知道,已经把事情都交给了我。”

        大太太毕竟是顾曦未来的婆婆,顾曦肯定不敢明着得罪她的。

        顾曦点头。

        顾昶又道:“这次讲经会,大太太过来了没有?裴彤和裴绯呢?过来了没有?”

        大太太孀居,按理是不应该参加这类聚会的。但一来这里是寺院,礼佛的地方,二来是裴家主持的,她以宗房长媳的身份出来帮着裴老安人招待客人也是说得过去的。

        顾曦道:“大太太和大公子、二公子都过来了。不过大太太喜静,只见了我。”

        顾昶听出来了点意思,问她:“你见过裴家大公子和二公子了?”

        他虽然是在问顾曦,语气却很肯定。

        顾曦脸色一红,低声道:“在阿爹同意裴家婚事之前,我就见过裴大公子了。他,他人还是挺不错的,还跟我说他从小和杨家的表妹青梅竹马,可惜她表妹福浅,暴病而亡。”

        裴彤还和她坦言,他心里还想着他表妹待他的好,可从他决定和她成亲的那一刻起,他就只会把他表妹放在心底,会好好地对待他未来的妻儿。因为他未来的妻儿没错,不应该承担他对他表妹的感情。

        这让顾曦觉得裴彤待人格外地诚挚。

        顾昶是个聪明人,他猜也能猜出裴彤对待他妹妹的态度。

        他神色晦涩不明。

        这个他从来没有见过面的裴家大公子显然也不是个吃素的。如果这个人不是他的妹夫,他会击掌称赞,可这个人是他的妹夫,他的要求又不一样了。

        顾昶听着心里非常地不舒服。

        他抬眼看着妹妹满脸的满意和眼底闪过的一丝欣慰,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晚了,他妹妹估计是看上裴彤了。

        夫妻关系也如博弈,谁付出的多谁就输了!

        顾昶忍不住提醒妹妹:“你小心他是在利用你!”

        顾曦却非常地自信,两眼闪着光道:“能被人利用,说明有价值。他利用我,我何尝不是在利用他。不过是比一比谁更有手段罢了。裴大公子现在的赢面太少了,他若是愿意在杨家人面前装深情,于他当然是更好。说不定我还能和杨家的女眷交上朋友呢!”

        这倒是。

        顾昶只怕顾曦真到了那个时候儿女情长。

        顾曦道:“阿兄,我不能永远都依靠你,你就试着放手让我自己走一段路吧?如果不成,你再扶持我也不迟。”

        顾昶想了想,觉得妹妹的话也不无道理。

        只要顾曦成了裴家的媳妇,就算他们两口子反目成仇,顾曦也是裴家的媳妇,说不定还因此柳暗花明,顾曦有了被裴宴利用的价值,得了裴宴庇护也不一定。

        “行!”顾昶最终还是决定放手让妹妹自己走一段路,“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压力,万一不行,还有阿兄呢!”

        顾曦朝着哥哥感激地笑。

        如果没有阿兄,她哪里有这么大的勇气去搏一搏?

        她不想再说这件事,转移话题问起一个她非常关心的事来:“我都要出阁了,阿兄还没有选好嫂嫂吗?”

        顾昶听着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他在甬道上遇到的那个穿蜜合色衣衫的女子。

        如果她是宋、武两家的姑娘也行。

        大丈夫立足于世,不能全靠别人,但是也不能全靠自己。

        宋家现在虽然败落,武家虽然势利,但好歹是勉强能拿得出手的姻亲。

        顾昶感觉心里热呼呼的,他的嘴角在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时候翘了起来,道:“阿兄的事阿兄自有主意,你管好你自己的事就成了。”话还没有说完,他突然间如坐针毡,觉得这个小小的厢房又闷热又逼仄,让他一刻钟都呆不下去了,他人随心动,道,“阿兄先走了。你好好呆在厢房里,养足精神,明天好陪着裴老安人去参加讲经会。这是你第一次跟着裴家的女眷出现在众人面前,肯定会有很多人注意你,你也要多多留意才是。”

        顾曦也要准备明天出席讲经会的衣饰,加之天色已晚,尽管是兄妹,但也男女有别。她没有多留顾昶,亲自送顾昶到了大门口,并站在屋檐下,等到顾昶的身影消失在了院墙外,她这才折回了自己的厢房。

        顾昶一离开妹妹的住处,就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高升:“我让你查的人你查到了没有?”

        “只知道是随着裴家女眷过来听讲经会的。”高升内疚地道,“还没有查出是哪家哪房的小姐?”

        顾昶有些失望地“哦”了一声,吩咐高升继续查,却不知道高升和他一样,弄错了方向,一门心思地往来礼佛的几户世家小姐里去查,下意思地忽视了郁棠也许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姑娘,不过是跟着裴家女眷过来的人。

        宋家和彭家小姐这边,却很快地查到了郁棠的底细。

        宋六小姐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问:“真的只是个普通秀才家的小姐吗?那裴家为何这样地善待她?还有徐小姐,最最刁钻不过了,也和她交好。会不会是我们弄错了。”

        查郁棠的是彭家的人。

        彭小姐立刻不高兴了,道:“怎么可能会弄错?这是我请我们家十一哥去查的。我们家有要紧事的时候,才请得动十一哥。”

        这次要不是彭家有和裴家联姻的打算,她们还请不动彭十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