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第一神豪》-> 第505章 死人不可怕
第505章 死人不可怕 作者:孙翊文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7-18
  •     啊!

        你在干嘛!

        别闹了,好痒啊!

        别别别,松开我的脚,别挠了,啊哈哈哈哈哈……

        不行了,受不了了,你快出来!

        哎呀!

        你干嘛!

        那里不行!

        臭小子你居然占我便宜!谁让你摸我大腿的!

        你!

        啊!s11();

        不行,痒死了。我身上细痒肉多,别碰了!

        你是鱼吗?不用喘气吗?快出来!

        终于,秦琨在水下戏耍了整整三分钟才出来,笑吟吟的道:怎么样?过瘾不?

        是你过瘾吧!陈梦青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好家伙,我全身都让你摸了个遍!你可真是长能耐了!

        嘿嘿,梦青姐你平时穿的衣服太不显胸了。

        这仔细摸了摸,比想象中的大多了。

        你!陈梦青脸上羞红,用眼睛狠狠地剜了秦琨一眼:再说不理你了。

        好了好了。不捉弄你了,准备吃饭吧。秦琨说着,就将藏在水下的双手举起来,一只手上便是一条肥肥的大鱼。

        到这些鱼。陈梦青还真的饿了。

        天色渐晚,两人上岸后,赶忙将湿漉漉的衣服脱下来,打在了木架上升火烤起来。

        秦琨穿着裤衩,坐在了石头上,将两条鱼干掉后,便用树枝将它们穿起来,架在了篝火上烤着。

        陈梦青显得就比较原始了。

        为了不着凉,让秦琨赶紧找了几个树叶,编了个草裙挂在腰上,遮挡住了要害部位。

        一身衣服,全都和秦琨一样,挂在了树枝上烤着。

        嘿嘿……哈哈……呵呵呵呵……秦琨着陈梦青一身树叶,实在是忍不住,一边烤着鱼一边偷笑。

        陈梦青狠狠的翻了翻白眼:笑什么笑?

        陈大小姐平时穿的那么正式,今天居然这么随意。秦琨捂着肚子,笑出了眼泪来:简直就是两个极端啊,原始人版本的梦青姐,有趣有趣。

        还不是你害的!陈梦青翻了翻白眼道。

        多凉快啊。

        是啊!这小风一吹一过,整的我好像没穿内裤一样。真是凉快死了!陈梦青忿忿的瞪着秦琨。

        然而秦琨却是了挂在树上的小布料,笑的脸上险些肌肉抽筋:你不是好像没穿,你是压根就没穿好吗!

        滚滚滚滚!烦死了!陈梦青还是第一次这么失态。

        不过好在是在秦琨的面前,如果换成是别人,陈梦青早就hold不住了。

        &n

        bsp;聽聽聽转而,陈梦青便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来。

        秦琨沉寂了一天一夜。

        和她疯闹下来,总算是露出了笑容,将那悲伤的事情暂时忘记了。

        转移注意力,是调节情绪很好的办法。

        于是,陈梦青便和秦琨你一句我一句的逗着乐,晚餐的时光,还是很愉快的。

        烤鱼虽然很腥,但这个时候必须放下偏见。

        两人将鱼吃下后,秦琨了天边还是凉的,便对着陈梦青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找点东西。

        找什么东西?我和你一起去吧。

        算了,你还是在这儿烤火吧,现在已经开始变冷了,你要是感冒了,可没有药给你吃。

        emmm……陈梦青蹙了蹙眉。只好说道:好吧,那你尽快回来。

        嗯!秦琨并不担心将陈梦青一个人留在这里。s11();

        现在岛上还喘气的人就她们两个,又没有豺狼虎豹这样的大型食肉动物,根本不用害怕。

        秦琨这一去,就是半个多小时。

        直到太阳落山。

        陈梦青急的原地打转,正想着要不要去找的时候,就到秦琨背着一个大床垫子回来了。

        天!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去了一趟武器处理站,在废墟里找到了这个,还有这个。秦琨将床垫子放下来,同时指了指上面的被褥。

        陈梦青惊呆了,眨了眨雪亮的眼睛:站点里还有这些东西呢?

        当然啊,奥斯汀家族的人有些时候会来,作为一个歇脚的站点,怎么会没有床呢。秦琨笑着说道:不过那边死人太多,我就把床垫子拿过来了。

        嘶!

        陈梦青忍不住抱了抱双臂,感觉头皮发麻。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一想到那些死人,陈梦青就有一种很可怕的感觉,尤其是这样的黑夜。

        这感觉就好像隔壁就是坟茔地一样。

        小琨,这天都黑了。你一个人去站点那边拿东西……你……

        你不害怕吗?

        不对,是这几年来最开心的日子了。

        她平时见得最多的便是那些说话拐弯抹角的奸商。

        如果这样的日子能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陈梦青呼吸了一下周围新鲜的空气,颇为陶醉。

        此刻,陈梦青的眼神变得异常温柔,感觉只要秦琨在身边。自己就有无限的安全感。

        同样的,秦琨的心里也有陈梦青的位置。

        今天虽然走路很累,但真的是这段时间……

        听到陈梦青毫不犹豫的回应,秦琨的瞳孔颤抖了起来。

        聽聽&n

        bsp;聽本来已经到了带娃年纪的她,硬是给秦琨又守了接近四年的身子。

        给!陈梦青想都没想,直截了当的道:当然要给,我等了你这四年的时间。就是为了给你的。

        秦琨侧着头,着陈梦青那秀眉的脸颊,吞了吞口水。

        秦琨低下身子,开始清理床垫上的灰尘。

        陈梦青将草裙什么的卸下来,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陈梦青明知道秦家很有可能走向衰败,朝不保夕,却还是选择要和他在一起。

        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秦琨将床垫子整理好后,在篝火里填加了足够的柴火,说道。

        是啊,虽然天天都盯着一夜的繁星,却很少有心思像现在这样去它。秦琨枕着双臂,欣赏着天上美丽的银河。

        死人不可怕,活人才可怕。

        四年前,秦琨约定等大学结束后,就带着陈梦青一起走。

        这句话一点也没错。s11();

        光是这一点,秦琨就能断定,陈梦青的心里是有她的。

        梦青姐。如果我真想吃了你,你会给我吗?

        闻言。秦琨伸出手来,在被窝里摸索,最后找到了她的手,将那白嫩细滑的手攥在了手心中。

        那个时候,陈梦青就是他的保护伞,一切的难题,只要有梦青姐在,就都能解决。

        陈梦青着秦琨,感觉那种害怕渐渐消失了。

        着天上秀美的夜空,陈梦青惊叹起来:好美啊!

        篝火在跳跃。

        这个约定说的很含糊。但是在陈梦青的心中,却是种下了一颗种子。

        陈梦青从越野车上下来后,到秦琨被打时候那份霸气,即便时隔多年,依旧深深的印在秦琨的脑海里。

        还能这般惬意的着天上的星星。

        事后,她将父亲安排的联谊相亲全都推掉了。

        怕?秦琨笑着摇了摇头道:梦青姐,死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活人。

        我听到你吞口水了,怎么着?陈梦青转过头,笑吟吟的道:你想吃了我吗?

        现在的秦家,已经成了一团乱麻。

        秦琨和陈梦青的手牵着,目光深情的着对方,什么也没说,但氛围却变得越来越温暖。

        在水潭边,秦琨和陈梦青一起捉鱼,一起在水中嬉戏,一起烤鱼,一起天南海北的聊着。

        秦琨填好了柴火后,也来到了床垫前,将衣服叠成了一个枕头。躺在了陈梦青的身边。

        陈梦青不是矫情的人。

        至少在面对秦琨的时候,她想坦然一些。

        这个比她大很多的姐姐,是考核以后第一个给他带来安全感的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