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追婚索爱》-> 第一百五十九章 心在梦乡。身在现实
第一百五十九章 心在梦乡。身在现实 作者:格霓小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01
  •     “季维骁,你够了!”

        顾毅忍不住开声打断对方。

        “顾毅,我很少见你这样?是不是真有情况?”季维骁不依不饶,非要顾毅说实话,“你太不够意思了,跟我说说怎么了?我还是不是你兄弟?”

        季维骁今天也是大嘴巴,对顾毅问东问西的。

        “你先和我说说你和蓝无忧怎么了!”

        顾毅想办法把话题扯会季维骁身上。

        他的事情还是一团乱麻,他说什么呀?还不如问季维骁。

        “我和她能怎么?没怎么呀!”

        顾毅在电话的另一头翻了翻白眼,“季维骁,别说你不是我兄弟,我可是懂你的。我不知道你对蓝无忧的态度转变成什么样了,但我还是要劝诫你,你既然认定了唐羽纱,就守好本分,记清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招惹蓝无忧。”

        顾毅觉得自己现在和季维骁一样,陷入一种模糊不清的关系里面。

        季维骁去招惹蓝无忧还能说是因为季心音,而他是为了什么?

        他顶着慕凡的身份自由进去关家好一段时间了。

        “我很清楚。”

        顾毅的说辞让季维骁有些不高兴了,什么叫他对蓝无忧的态度转变了。

        他一直都觉得蓝无忧的存在是对季心音和楚天远婚姻关系的威胁。

        “你清楚就好!”顾毅没有计较季维骁这突然变化的语气,“蓝无忧在去R国之前,打电话找过关沐兮,她还安排了私家侦探跟踪你们……”

        “什么?”

        如果没有顾毅的提醒,季维骁还不知道他们被人跟踪了。

        他一直以为他把事情安排地很妥帖。

        “我知道了。”

        季维骁匆匆挂了电话,顾毅则在心里希望关沐兮安排过去的人不要坏了季维骁的好事。

        放下手机,季维骁直接安排下属去排查。

        下属的办事效率很快,很快就把那个私家侦探找了出来。

        谁让他在医院里偷偷拍照……

        私家侦探被带到了季维骁的面前。

        “把手上的东西交出来。”

        他此时坐在医院的一个空病房内,病房没内没有开灯,只有细碎的灯光照进来,私家侦探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个男人的侧影。刺鼻的消毒水味还充斥鼻腔内,耳旁响起自己跟踪了一天的男人的声音。

        “我什么都没做。”

        纵然室内的压迫感很强,但他还是死守自己的阵地。

        被人发现本就是他的失职,但他想还能挣扎一会。

        他带的仪器并不显眼,想来对方不会发现。

        季维骁没有说话,出现在地上的暗影指尖动了动,没过一会就有人围到了他的身边。

        “你们要做什么?我要baojing了。”

        没人出声理会他,而是控制住了他的身体,对他进行了搜身。

        很快,他那些所谓的不显眼仪器一样一样地被人搜了出来,还投放到了病房内的白墙上。

        对方做的准备比他还要足,连投放照片视频的仪器都准备好了。

        “我不为难你,回去告诉你的雇主,蓝无忧在我身边安全得很。”

        听男人的语气,他似乎已经知道自己是谁安排过来的。

        私家侦探有些泄气,他没想过自己这么快被人发现了。

        他没敢搭话,眼睁睁看着对方的人把他辛辛苦苦拍来的东西清除粉碎掉。

        看到所有的东西清除地一干二净以后,季维骁抬腿离开了这个病房。

        “小侦探,爷说了,这些东西贵重,他就不收了,你带着这些东西,该回哪去会哪去,不要再出现他面前,不然他就不是清除数据这么简单了。”

        说话的男人一脸凶神恶煞,说出的话语也凶悍,吓得私家侦探浑身一抖,接过对方还给自己的宝贝,忙不迭地点头。

        他发誓,这是他做过的最惊险的一单生意了。

        季维骁他知道,可他也只见过他意气风谦和儒雅的模样,没想到他会有这般冷漠狠厉的一面。

        私家侦探离开以后,连夜搭乘飞机回了T市。

        “哥,这侦探的活一点都不好做。”

        换了一副面孔,他就往大哥的房间跑。

        “那你还要我名下的店?”

        “我不要了。”

        侦探做了一个鬼脸,跑出了大哥的房间。

        知道自己弟弟会把事情搞砸,男子早就安排了专业的侦探出门,现在他还安全地隐匿在季维骁和蓝无忧身边。

        他没想到关沐兮会让他们去跟踪人,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心里还欢呼雀跃了很久,当即就把自己最得力的侦探安排了过去。

        关沐兮都在圈内安静了好长一段时间了,他都有些想念她了,但他又不能表现地太明显。

        希望她下一次能打电话给他们。

        她委托他们办事却不跟进他们的工作进度,看样子也不着急的样子。

        男子想了一下,觉得自己可以向关沐兮报备一个自己搜集到的情报。

        他可以戴上了变声器,拨通了关沐兮的电话。

        “嘟嘟”的忙音传来,失望顿时就爬上了他的心头。

        放下电话后,他突然想到自己弟弟被季维骁发现的事情。

        说不定季维骁更加警惕了,他的人得非常小心才行。

        提醒完远在R国工作的侦探以后,他才彻底放下心来。

        侦探事业只是他喜欢的一个工作,不然他也不会开设侦探事务所,但他并不沉迷,他的肩膀从来不是为担起侦探事业而存在的。

        季维骁回到蓝无忧的病房,发现她还在睡觉,但他离开之前放在床头柜子上的那杯装满热水的杯子已经见底了。

        是醒过一次又接着睡了么?

        季维骁伸出手,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

        还好,没有重复烧起来。

        重新拿起桌面上的杯子,季维骁走到一旁的饮水机处,再次接了一杯满满的热水。

        谁都不知道蓝无忧会什么时候醒来,但他看她干裂的双唇,想着她不久以后会再次醒来,索性接好水给她,免得她想喝水的时候没水喝。

        季维骁不觉得蓝无忧会开口让他去接水。

        她开不了这个口。

        放下水杯,季维骁拉过病床旁的椅子坐了上去。

        他面朝着蓝无忧的方向,双眼直直盯着她,出神地不知在想些什么。

        睡梦中,蓝无忧觉得自己的嗓子快要撕裂了,肿胀发疼地厉害,难受得让她睁开了眼,嘴巴张张合合却没有发出一切声音。

        手习惯性地往桌面上摸索,一不小心就碰倒了那杯放在桌子边缘的水杯。

        水撒到了季维骁的身上,还有不少落到了地上,尽数被地毯吸入。

        杯子落到地毯上的闷闷声响惊醒了坐在椅子上的人,季维骁一睁眼就看到蓝无忧垂着头,半截身体都快栽到地上的模样。

        她是不是忘记了自己手上还扎着针?如果她的动作再大一点,针头就从血管里拔出来了。

        “蓝无忧,你在做什么?”

        季维骁把蓝无忧的身体扳回床上,双手扣着她的肩膀。

        “我要捡杯子……”

        季维骁只看到她的双唇在动以及努力发声的神情,没有听到本该属于蓝无忧的声音。

        “嗓子哑了就不要说话。”

        季维骁面无表情地说着,并松开其中一只扣着蓝无忧的手,往一旁的桌面上伸去。

        杯子呢?

        他挥挥手,抓了个空。

        扫了一眼桌面,季维骁眉头都皱了起来。

        衣袖被人用力扯了扯,季维骁垂下眸子,把目光转移到了蓝无忧的身上。

        后者拉着他,指了指地上。

        杯子掉到地上了,她刚刚就想把它捡回来。

        “我去捡。”

        季维骁走了几步,突然发现西装的裤筒有点湿湿凉凉的感觉,时不时贴着他的小腿。

        这水是蓝无忧洒的吧!

        把水杯捡起来以后,季维骁转身进了病房内的洗手间,把水杯清洗了一遍,重新装了一杯温水,递过去给蓝无忧。

        “喝!”

        一杯水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蓝无忧惊讶地抬起头。

        这一眼让她看到季维骁满眼的红血丝,仿佛刚才的闭眼并没有扫去他满身的疲惫。

        蓝无忧烧得糊糊涂涂,梦里汪逸尘一直在照顾她,为她忙前忙后,清醒过后,她看到的人是季维骁。

        哪怕她心里不愿意承认,但现实给她当头棒喝。

        在她生病发烧的时候,是季维骁在照顾她。

        这个房间里面只有他和她,蓝无忧不是分不清男人和女人的手,她一开始怀疑是医院的护士在照顾她,但后来发现不是。

        从头到尾,待在病房里面最久的人是季维骁。

        她所认为的汪逸尘,其实是季维骁。

        蓝无忧想沉浸在梦里面,但不应该带着现实中的感官。

        那不是汪逸尘,而是季维骁。

        她不该为了满足自己那点私人情感而把情感寄托在旁人的身上。

        心在梦乡,身在现实。

        如此深刻的思考让刚退烧的蓝无忧脑子发疼,痛感一抽一抽地传来,很不好受。

        喉咙因着发炎而有灼热之感,温水漫过还隐隐有些发疼,但她总算觉得好些了。

        蓝无忧小口小口啜着杯中的水,眼睛缓缓眨动着。

        等蓝无忧一杯水喝完,季维骁觉得时间过去了很久。

        突然,他想到她还没有吃药。

        蓝无忧刚才睡了很久。

        在季维骁走到柜子旁给蓝无忧取药的时候,他听到蓝无忧嘶哑着嗓子叫他。

        “季维骁。”

        “说话费劲就不要说了。”

        季维骁听到这副声音,心里突生烦躁,取药的同时,他还在抽屉里面找笔和纸。

        “我想喝热水!”

        如果她不说话,没人知道她想做什么。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