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掌心女皇》-> 第344章 轻松一点
第344章 轻松一点 作者:晢晢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28
  •     萧苓微沉默了,娘似乎是话中有话啊,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杨慧君接着说道:“你跟你这个姑姑接触不多,不了解她这个人,我从前跟她打过几次交道,深知她不是一般的女人。

        “她从小跟着你祖母长大,心性就不同一般人,后来进了宫,一步步坐到了贵妃的位置,还生下了八皇子,不知道经历过多少风风雨雨,她都扛过来了。

        “这一次,就算是遭受了丧子之痛,她大病一场也重新振作了起来,将后宫权力牢牢地抓在了手中。

        “所以说,你不要小看你这位姑姑,她的心比任何一个女人都要坚硬。”

        萧苓微若有所思。

        这时,杨慧君突然话锋一转,看向萧苓微的目光变得担忧:“你外祖父收到消息,皇贵妃向陛下提议封你为郡主,接你进宫,入住昭阳宫。”

        萧苓微脸色微变:“皇贵妃她想干嘛?”

        杨慧君:“我猜她是看中了陛下对你的宠爱,想借你固宠,或许等你进了宫,她会收你为义女。”

        杨慧君猜中了萧皇贵妃的意图,但没猜中全部,事情远远不是她想的这么简单。

        萧苓微一听顿时就不乐意了:“那我不回京城了,你们回去吧。”

        杨慧君脸一沉:“又胡说什么,陛下下旨我们一家都要回去,包括你二哥也要回京城。你要是不回去,那就是抗旨。”

        抗旨就抗旨,她还怕他不成?

        转念一想,她若是一个人,抗旨跑了也就跑了,谁也追不上,但是她还有家人,还有族人,她若跑了,其他人就遭殃了。

        萧苓微顿时就沮丧了。

        杨慧君看她这个样子,心中一软,柔声道:“你也别太担心,总归是她要求着你,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这话听着不知道是安慰萧苓微还是安慰她自己,说完之后自己都觉得心里没底,总觉得现在的皇宫波诡云谲,一不小心,就会被吞噬。

        萧苓微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何况这个时候最担心的是杨慧君,她没什么怕的,进宫就进宫,还能丢了命不成?大不了,事情不对,她就跑嘛,这还不简单。

        于是,萧苓微重新挂上笑容,笑嘻嘻地对杨慧君说:“娘,等我们回到京城,外祖父外祖母看见萧新和萧昇肯定特别高兴。”

        萧新是萧凌风的儿子,已经有三岁了,而萧昇是萧凌云的儿子,也有两岁了。

        两个小破孩现在会走路了,满院子跑,一个不注意,就会跑出刺史府,好在宜州在萧林珹的治理下,治安很好,没有什么拐子。有一次,下人没看住,让萧新跑了出去,幸好遇到刚从乡下回来的萧苓微,把萧新给抓了回来。

        没想到回去之后,两个人都遭到了杨慧君的训斥,萧新被训斥不必说,但萧苓微被训真是无故躺枪了,因为杨慧君说:“小新就像你这个姑姑,小时候就爱往外跑,不对,你现在大了,也喜欢往外跑,就是你带坏了小新。”

        当时的萧苓微简直是无语望天,事后狠狠地骂了萧新一顿,总算把心中窝火发泄出来了。

        提起两个孙子,杨慧君的心情好了一点:“他们刚睡醒,这会儿正在你大嫂的院子里玩呢,你去跟他们俩玩会儿,让你大嫂二嫂去收拾东西。”

        “”

        还把她当小孩子呢,跟两个刚会说话走路的小破孩能有什么好玩的?不过就是想拘着她罢了。

        心里郁闷得想撞墙,面上却愉快地答应着:“是,娘,那我走了哈。”

        萧苓微到了唐娇娇的院子,唐娇娇和康楚楚一看见她就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

        主要是两个小破孩太淘气了,有时候连下人们都追不上,别说她们两个弱女子了。

        而且,两个小破孩只听萧苓微的话,因为她每次都会给他们表演轻功,他们特别高兴,就不会乱跑。

        萧苓微朝着萧新和萧昇咧开嘴,做出猴子的模样:“齐天大圣又来了哦”

        第336章

        三天后,皇后崩,皇帝下旨,以皇后体制下葬,不加谥号,后宫嫔妃为其服丧。

        虽然皇后死后仍然是皇后,但丧事办得很低调,丧期一过,整个大渊朝的人们就将这个皇后抛诸脑后。

        当远在宜州的萧林珹等人收到这个消息时,萧凌风和萧凌辉正在向他和杨慧君辞行。

        萧凌风跨上马,睨向黎玄:“黎玄,你在宜州也逗留这么久了,怎么,黎大都督没催你回太原吗?”

        黎玄心中清楚他这是赶他走呢,但是,他还要留在宜州,看住童莫康,免得他把萧苓微给拱了。

        “我是个闲人,不像萧将军是朝廷栋梁,忙得很。”

        萧凌风冷哼一声,喊道:“出发。”

        几匹马绝尘而去。

        黎玄回到院子,却看见裴智望在等他。

        裴智望开门见山地说道:“我过几天就要离开宜州去一趟成都府,你要去吗?”

        成都府,去见三师兄?

        他虽然没见过蜀王,但好像也没什么事要找他,何况父亲正催着他回太原呢。

        “不去,我还有事。”黎玄摇了摇头。

        裴智望盯着黎玄看了良久,直看得黎玄浑身不自在:“老师,你干嘛这样看着我,瘆得慌。”

        “唉”裴智望突然叹了一口气:“多情自古少年郎,不要王侯要美人。”

        黎玄听得一头雾水,这老头突然发什么疯,还装作一副情圣的模样。

        “你若喜欢你师妹,就应该好好讨好你未来的岳父岳母,成天往外面跑是没有用的。”

        黎玄惊悚,这个老头是在教他追女孩子?

        惊悚,太惊悚了。

        这还是那个学识渊博受人尊重的大儒吗?

        完全就是为儿子担心姻缘的老父亲嘛。

        “额我”支吾了半天,黎玄想反驳,突然发现没话反驳。

        这个反应在裴智望看来,就是一个为情所困的少年手足无措的表现,他走到黎玄身边,重重地拍了一下黎玄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孩子,努力吧”

        黎玄:“”

        望着裴智望逐渐消失的背影,黎玄的心中真是百味聚杂,说不出的奇怪感受,他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

        第二天,刺史府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望着黎震霄身边的心腹侍卫索猛,黎玄知道自己不得不回去太原府了,好在他接下来收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童莫康的外祖母去世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