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大清贵人》-> 第四一七章、是谁杀母夺子?
第四一七章、是谁杀母夺子? 作者:尤妮丝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8-07
  •     姚佳欣给质嫔上了柱香,便回了碧桐书院。

        宫女玉露迎上来,屈膝禀报:“娘娘,胡公公求见,他已经在偏殿侯了一个时辰了。”

        “哦?”姚佳欣挑眉,这个胡忠良明明是二五仔,然而那日搜出巫蛊娃娃的时候,却说出了为皇后辩解的话。可见不是合格的二五仔啊。

        “不好好送他主子最后一程,来本宫这里作甚?”姚佳欣语气淡漠,自四爷陛下去过镂月开云之后,皇后就已经不再服药了,四爷陛下也已经把皇后病危的消息散发了出去。接下来只等皇后“病逝”即可。

        这个关节眼儿上,胡忠良却来了。

        姚佳欣眼底暗光流转,“那就让他进来吧。”

        胡忠良,这个昔日的中宫驾前首领太监,如今瞧着精神有些不济的样子,可见这两日他应该睡不安枕吧?

        “奴才给贵主子请安!”胡忠良直接噗通跪下,重重磕了个头。

        姚佳欣淡淡道:“说罢,到底有什么事?”

        胡忠良直接从袖中取出一本账册,“请贵主子过目,这是今年送到镂月开云殿的绸缎衣料单子。”

        姚佳欣挑眉,看样子胡忠良也看出那只穿着粉色妆缎小衣裳的娃娃不对劲了。

        姚佳欣微微一笑:“不必看了,你直接说便是。”

        胡忠良忙道:“其实贵主子回头查查缎库账册,也能分明。这一年来,缎库往镂月开云殿送去的绸缎衣料,一应不曾少了丝毫,其衣料也多是沉稳庄重的颜色,并无粉色衣料。”

        姚佳欣微笑点头,“其实本宫着人问过缎库了,那粉色睡莲妆缎是江宁织造所进献,统共有六匹,其中送来本宫这里两匹,敦嫔、海贵人、那贵人、云贵人处分别一匹。而本宫那两匹,都赏赐给了贝子明海的福晋。”——那粉色太娇嫩了,实在不适合她这个三十多岁的妇女了,思来想去,也就六娘乐筠比较合适,月前六娘入宫请安,便赏赐了她。六娘就快出孝期了,也该预备几身漂亮衣裳才是。

        胡忠良心下大安,看样子贵妃也觉得诅咒小公主并非皇后娘娘所为,他连忙道:“皇后那里是没有这样的料子,如此起码能够证明诅咒小公主的绝非皇后!还盼贵妃娘娘跟皇上禀明清楚。”

        姚佳欣挑眉:“怎么,胡公公不亲自去禀报皇上吗?”

        胡忠良一脸愁容,“那日奴才的言辞,已经让万岁爷不快了,所以……”

        合着是怕被牵累啊。

        是啊,皇后快死了,这胡忠良虽然有心为皇后洗雪冤屈,但显然并不想把身家性命搭上。

        姚佳欣幽幽道:“光这些绸缎去向作为证据,还是有些不够充足啊。”——这还不够证明是小年糕所为,顶多说明小年糕有嫌疑罢了。那粉色睡莲妆缎,又不是只送去了漪兰殿。

        胡忠良连忙磕头:“贵主子所言甚是!那诅咒小公主的巫蛊娃娃被埋在殿外花下,奴才瞧着不是移栽花木的太监所为,就是镂月开云殿出了细作!”

        姚佳欣无语:你这个二五仔,还好意思说别人细作?

        “花房那边奴才查不得,但是奴才偷偷查过镂月开云殿宫人的底细了!结果竟发现,宫女兰佩与敦嫔身边的心腹宫女菊簪竟是表亲!”说到此处,胡忠良咬牙切齿。

        姚佳欣挑眉,内务府家族盘根错节,宫女们在宫里若是没个表亲才奇怪呢。

        胡忠良又露出急切之色:“而且今日一早,那兰佩就不见了踪影!奴才查遍了整个镂月开云殿,竟不知她去了哪儿!”

        “哦?”姚佳欣也露出狐疑的神色,这镂月开云殿已经被御前的人严密把控,这兰佩绝对不可能是不翼而飞了。

        姚佳欣眯了眯眼,“应该是被御前的人带走的吧。”——只有御前的人,才能瞒过胡忠良这个镂月开云殿首领太监的眼睛。

        胡忠良当场愣住了,“万岁爷这是……”

        姚佳欣笑了,“看样子皇上心中也有疑窦,所以才要详查。”

        胡忠良突然松了一口气,“只要万岁爷肯查,就一定能查出真相!”

        看样子这小年糕用不着她费心了,姚佳欣眯着眼睛笑了。

        倒是质嫔的死,还是让她有些猜不准,懋妃……那么蠢……不像!年氏——今日表现很张扬,也不怎么像。

        他妈滴,到底是谁想要杀母夺子。

        九州清晏殿,年氏顶着半边红肿的脸,跪在殿外,啜泣呜咽,端的是可怜不胜。

        “本宫与懋妃一时言语不顺,懋妃竟大庭广众之下便动了手,贵妃娘娘竟也视若无睹,本宫走投无路,才只能来求皇上做主!”年氏一边落泪,一边倾诉满腔委屈。

        苏培盛面露为难之色,“哎哟喂,敦嫔娘娘,可不是奴才不让您进去!而是皇上正在忙着批折子呢。您放心,您的这些委屈,奴才定会如实禀明。”

        年氏咬了咬嘴唇:“可否请公公再去通传一遍?”——她才失了小公主,又遭懋妃羞辱,难道皇上竟无丝毫怜意?

        苏培盛低声道:“皇上的脾气您是知道的!后宫的事情再怎么也也不如朝堂大事要紧!您再这么哭啼吵闹下去,只怕有理也变成没理了。”

        “我……”听了苏培盛这番劝慰,年氏咬了咬嘴唇,“那……还望公公将本宫的委屈好生转奏皇上知晓。”

        苏培盛连连点头,“一定一定!”苏培盛连忙瞪了身后太监小吴一眼,斥道:“没眼力劲儿的!还不快扶敦嫔娘娘起来!”

        “嗻!”小吴公公弓腰上前,满脸堆笑地将年氏搀扶起来,“娘娘您慢走。”

        见年氏的背影走远了,苏培盛却变了脸色,狠狠啐了一口。万岁爷已经起了疑心了,这敦嫔没几天好日子过了,也就现在还能装装委屈了。

        苏培盛收敛了脸上的鄙夷之色,露出憨厚的笑容,弓着腰回到了殿中,“万岁爷,敦嫔已经回去了。”

        胤禛眼底满是冷意,但愿此事不是年氏所为,否则——就别怪朕不顾念年遐龄一世忠忱。

        “不过就是后宫那点小事儿,不去找贵妃做主,竟烦到朕跟前了!”胤禛冷哼,这个年氏,愈发不懂规矩了!

        苏培盛暗道,若贵妃肯替敦嫔出头,敦嫔又哪里会哭闹到御前?可见这贵主子很是厌恶敦嫔啊。也就皇上一直觉得贵妃娘娘贤德宽厚了——自然了,大多数的时候,贵妃是贤惠的。

        翌日,漪兰殿。

        年氏慵懒起床,挑开那丁香粉妆缎帷帐,扬声唤道:“菊簪……”

        快步进来的却是二等宫女芳兰,芳兰屈了屈膝盖,“娘娘,菊簪昨夜着了凉,怕过了病气跟您,已经回去养病了。”

        年氏蹙了蹙娟秀的眉毛,“如今时令不算冷,怎么会着凉了?”

        芳兰忙道:“菊簪为了小公主的丧礼,一连几日都没睡好觉了,大约是太累了。”

        年氏叹了口气,菊簪是最忠心的,“去御药房取些上好的丸药,赏赐给菊簪,让她好生休养。”

        “是,娘娘。”

        年氏揉了揉眉心,心道皇上到现在也没责罚懋妃,还有皇后……也不知皇上打算如何处置。那镂月开云殿封锁倒是愈发严密,竟是联系不上兰佩了。质嫔又突然没了,透着蹊跷……

        一时间,年氏只觉得头大如斗。

        芳兰压低声音道:“奴才听说,镂月开云殿的药皇后根本没动,全都给倒了。”

        听了这话,年氏心中暗中窃喜,看样子是皇上不容皇后活命了!但年氏冷哼道:“她害了本宫的小公主,合该如此。”

        芳兰连忙宽慰:“娘娘别太伤心了,您还年轻,以后还会有生养的。”

        听了这般安慰,年氏反而红了眼圈,“自打小公主殁了,皇上便不曾来看本宫一眼……”——明明都已经栽赃到皇后头上了,皇上竟不怜惜她。懋妃当众扇她耳光,皇上也置若罔闻。

        芳兰忙道:“质嫔这不是突然殁了么,皇上前朝又忙,一时间分身无暇也是有的。娘娘别心急,等事情都了结了,皇上肯定会好好补偿您的。”

        听了这话,年氏心里舒坦了不少,“这质嫔没得有些奇怪,本宫冷眼瞧着,懋妃着实可疑。懋妃年老色衰,无子无宠,趁宫里正乱,保不齐便她要杀母夺子呢。”

        芳兰暗自腹诽,您也照样无子吗?眼下皇上怀疑懋妃,也同样怀疑着您呢。

        “可惜便宜了裕妃了!”年氏撇嘴,“裕妃有亲生的五阿哥,又抚养了七阿哥,哼!贵妃也不怕裕妃坐拥二子,日后势大难以节制!”

        芳兰道:“贵妃也是让裕妃暂时照顾七阿哥而已,这七阿哥日后归谁抚养,还不好说呢!”芳兰的声音低微幽幽,“娘娘您也是一宫主位,保不齐皇上会让您抚养七阿哥呢。”

        听了这话,年氏不由怦然心动,是啊,她失了小公主,皇上合该怜她才对。虽说她将来或许会有生养,但多一个阿哥,总归是好事。

        年氏的这幅模样,被芳兰尽收眼底。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